«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李景宜的读书报告(2020.7.1建党节更新列宁农村研究特别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李景宜2019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8
威望: 28 点
金钱: 280 RMB
注册时间:2018-10-09
最后登录:2020-10-27

 李景宜的读书报告(2020.7.1建党节更新列宁农村研究特别篇~)

列宁早期的俄国家庭生产情况研究
——以《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为例

   和很多抱有市侩主义偏见的一般群众与充满着对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偏见以及抹黑的西方资本主义学究们严重的“刻板印象”不同,列宁绝不仅仅是一位政治家、革命家,乌里扬诺夫同志同时还是一位造诣颇高的哲学家(如《哲学笔记》),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家(区别与资本主义世界的“社会学”,如《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一文中对“主观社会学”的批判)。而且,列宁对于法律与经济方面的研究也有很深的钻研——要知道,列宁在喀山大学以全优的成绩从法律系毕业(这中间还受到了退学风波的冲击)。而在列宁的俄国社会研究作品中,对俄国的社会经济状况的研究也是十分出色的。难能可贵的是,列宁的经济学研究是同时兼顾了定性与定量研究的两个方面,既说的对,又说得准,对于今天的我们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俄国革命历史仍然有着极高的参考价值。在本文中,笔者主要从列宁早年的一篇文章《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出发,探讨列宁对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中,农民家庭的一般生产生活形式与俄国社会的一般情况。
   《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一文写于1893年。自1861年沙皇宣布废除农奴制以后,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逐步加速与深化,并且深入到了农村。但是此时的农村仍然有着大量农奴制的残余。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使得农村内部的阶级出现分化,农民分化成为农村资产阶级与农村无产阶级,即俄国的富农与雇农之分。广大雇农深受俄国资本主义制度与农奴制残余的双重压迫。列宁的这篇文章就是在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写成的。在写作此文时,列宁参考了已有的俄国经济统计资料(波斯特尼科夫《南俄农民经济》等),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前提下对俄国农村的经济情况进行了批判性分析。此文开篇便提到了,运用社会统计资料进行社会科学的分析时,需要注意的两大基本原则:第一,不可随意把具有不同条件的不同资料汇总在一起。其二,不能单独描述对象的某一方面而不涉及其他方面,将问题人为地割裂开就会丧失概念的完整性。可见,这两条原则在今天的社会学研究中是仍然适用的基础性原则,即注意“控制变量”与“综合考虑”。需要强调的是,本文写于1893年,与涂尔干的《社会分工论》同一年面世。可见列宁并非如很多“知识分子”所轻视的那样“仅仅是政治家”,他的社会科学研究同样不落后于时代——别忘了这篇文章才是列宁有据可证的最早的著作,列宁后面的名著还有很多——只是被很多其他因素所遮蔽了光辉。
   本文所研究的对象是1887—1890年南部俄国的三个省份:塔夫利达、赫尔松和叶卡捷琳诺斯拉夫三省。重点是塔夫利达省内陆(北部)各县的农民经济情况。具体到塔夫利达省的俄国家庭情况,具体数据如下:
   第聂伯罗夫斯克县:19586户农民,其中德意志裔113户;
   梅利托波尔县:34978户农民,其中德意志裔1874户,保加利亚裔285户,共计2159户;
   在别尔江斯克县:28794户农民,其中德意志裔与保加利亚裔共计7224户;
   三县共计83358户农民家庭,其中外来移民族裔为9496户,约占九分之一。
   列宁在分析时,重点考虑了占总数九分之八的俄罗斯农村家庭的经济情况进行分析。而且,塔夫利达省的农民虽然仅仅是30年前(以当时的时间节点为标准)迁居于此,但是基本的生产生活形态与其他地区的俄罗斯农民家庭并无什么不同,仅仅是相对富裕一些。农村中的经济制度也是典型的和稳定的,可以说具有相当的样本代表性。在对农民的经济情况进行分类时,统计资料中所采取的划分标准是根据播种面积来进行分类。列宁认为,按播种面积来进行分类,相对于按照每户份地或份地耕地的亩数等分类方法要正确、准确的多,更能体现俄国家庭的实际情况。在文章原文中,列宁给出的理由如下:
   1.份地数量不能直接说明农户的殷实程度,因为份地面积取决于家庭的登记丁口5数或现有的男性人数,它对户主的殷实程度只有间接的依存关系。
   2. 农民也许不使用份地,将其出租,并且由于没有农具他也无法使用份地。
   3. 居民以务农为主,那就必须确定播种面积,以便统计生产,确定农民消费、购买和出卖的粮食数量,因为不弄清这些问题,农民经济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搞不清楚,农业的性质以及它同外水比较起来意义如何等等也会模糊不清。
   4. 必须以播种面积作为分类的根据,才有可能把一户的经济同所谓农民土地占有标准和耕作标准相比较,同食物标准和劳动标准相比较。
以此为标准,塔夫利达省的统计人员根据播种面积把农民分为六类。具体的比例情况,如下:
                                                                               
 
农户类型
 
 
别尔江斯克县
 
 
梅利托波尔县
 
 
第聂伯罗夫斯克县
 
 
三县平均播种面积
 
 
 
 
百分数
 
 
百分数
 
 
百分数
 
 
(单位俄亩)
 
 
不种地者
 
 
6
 
 
7.5
 
 
9
 
 
——
 
  种地不满5俄亩者
 
 
12
 
 
11.5
 
 
11
 
 
3.5
 
  种地5—10俄亩者
 
 
22
 
 
21
 
 
20
 
 
8
 
  种地10—25俄亩者
 
 
38
 
 
39
 
 
41.8
 
 
16.4
 
  种地25--50俄亩者
 
 
19
 
 
16.6
 
 
15.1
 
 
34.5
 
  种地超过50俄亩者
 
 
3
 
 
4.4
 
 
3.1
 
 
75
 

   而具体到农民对土地占有和土地使用的情况,更细致的数据如下:
                                                                                                                                                                                                                       
 
农民类别
 
 
每户平均耕地面积(单位俄亩)
 
 
别尔江斯克县
 
 
梅利托波尔县
 
 
第聂伯罗夫斯克县
 
 
份地
 
 
购买地
 
 
租地
 
 
总计
 
 
份地
 
 
购买地
 
 
租地
 
 
总计
 
 
份地
 
 
购买地
 
 
租地
 
 
总计
 
 
不种地者
 
 
6.8
 
 
3.7
 
 
0.09
 
 
10
 
 
8.7
 
 
0.7
 
 
-
 
 
9.4
 
 
6.4
 
 
0.9
 
 
0.1
 
 
7.4
 
 
种地不满5俄亩者
 
 
6.9
 
 
0.7
 
 
0.4
 
 
8.0
 
 
7.1
 
 
0.2
 
 
0.4
 
 
7.7
 
 
5.5
 
 
0.04
 
 
0.6
 
 
6.1
 
 
种地5—10俄亩者
 
 
9
 
 
-
 
 
1.1
 
 
10.1
 
 
9
 
 
0.2
 
 
1.4
 
 
10.6
 
 
8.7
 
 
0.05
 
 
1.6
 
 
10.3
 
 
种地10—25俄亩者
 
 
14.1
 
 
0.6
 
 
4
 
 
18.7
 
 
12.8
 
 
0.3
 
 
4.5
 
 
17.6
 
 
12.5
 
 
0.6
 
 
5.8
 
 
18.9
 
 
种地25--50俄亩者
 
 
27.6
 
 
2.1
 
 
9.8
 
 
39.5
 
 
23.5
 
 
1.5
 
 
13.4
 
 
38.4
 
 
16.6
 
 
2.3
 
 
17.4
 
 
36.3
 
 
种地超过50俄亩者
 
 
36.7
 
 
31.3
 
 
48.4
 
 
116.4
 
 
36.2
 
 
21.3
 
 
42.5
 
 
100
 
 
17.4
 
 
30
 
 
44
 
 
91.4
 
 
全县
 
 
14.8
 
 
1.6
 
 
5
 
 
21.4
 
 
14.1
 
 
1.4
 
 
6.7
 
 
22.2
 
 
11.2
 
 
1.7
 
 
7.0
 
 
19.9
 

   先来分析份地。我们可以发现,在俄国农民中,份地的所有量从下等到上等逐渐增加,其原因是什么呢?列宁指出,这个变化原因不能完全归因于家庭人口是从下等到上等是递增的,因而份地的量也是递增的来解释。家庭人口数目的多少仅仅是一个原因之一。因为有统计数据表明了当时俄国每户农民家庭内部的每户平均人口情况与劳动力人口情况,如下:

                                                                                                                         
 
每户平均
 
 
 
  别尔江斯克县
 
  梅利托波尔县
 
  第聂伯罗夫斯克县
 
 
 
  男女人口
 
  劳动力
 
  男女人口
 
  劳动力
 
  男女人口
 
  劳动力
 
  不种地者
 
  4.5
 
  0.9
 
  4.1
 
  0.9
 
  4.6
 
  1
 
  种地不满5俄亩者
 
  4.9
 
  1.1
 
  4.6
 
  1
 
  4.9
 
  1.1
 
  种地5—10俄亩者
 
  5.6
 
  1.2
 
  5.3
 
  1.2
 
  5.4
 
  1.2
 
  种地10—25俄亩者
 
  7.1
 
  1.6
 
  6.8
 
  1.5
 
  6.3
 
  1.4
 
  种地25--50俄亩者
 
  8.2
 
  1.8
 
  8.6
 
  1.9
 
  8.2
 
  1.9
 
  种地超过50俄亩者
 
  10.6
 
  2.3
 
  10.8
 
  2.3
 
  10.1
 
  2.3
 
  全县
 
  6.6
 
  1.5
 
  6.5
 
  1.5
 
  6.2
 
  1.4
 

   而列宁在这里进行了一次统计数据的“标准化”的操作:列宁将下等户(不种地者)的人口情况与份地拥有情况均作为比较基准“100”,并且按照数据的真实数据算出以100为基准的相对比例量,所得出的结果如下:
                                                       
 
 
  份地
 
  劳动力
 
  男女人口
 
  不种地者
 
  100
 
  100
 
  100
 
  种地不满5俄亩者
 
  86
 
  110
 
  106
 
  种地5—10俄亩者
 
  136
 
  120
 
  117
 
  种地10—25俄亩者
 
  195
 
  140
 
  137
 
  种地25--50俄亩者
 
  259
 
  190
 
  178
 
  种地超过50俄亩者
 
  272
 
  230
 
  219
 

   我们可以发现,每提高一级,人口的增加量是小于份地的增加量的。即除了人口状况意外,还有其他的变量参与其中,否则这一单一变量是不足以支持份地增加更快这一现实情况的。而这个其他因素就是每户农民家庭的殷实程度。而每户的殷实程度可以通过每户购买与租赁土地的情况来反映与确定的。可以看出,不论是买地或租地,它们都越来越集中于上层农民手中,相对地,下层农民所掌握的土地量就相对缩减,相对被剥夺了。家境不殷实,便难以有能力获得更多的买地或租地。而随着家境殷实情况这一自变量的确定,它同家庭人口数量这一自变量一起,又可以反过来解释是那些因素影响了俄国农民家庭拥有份地的量的差异。因为在农奴制废除时,农民所获得的份地是必须向地主赎买的。显然,家境殷实情况也可以影响在30年前农奴制废除时,所获得的份地面积的多少。而30年后的今天,一方面,农民土地掌握的情况反映了农民家庭生活水平的差异,如人口数量与殷实程度。但另一方面,经过30年的发展,俄国农民生活中也出现了新的经济变动,即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俄国农村中逐步扩大,成为了一种“全俄国的普遍现象”(列宁语)。
   根据更多的统计数据与社会事实(列宁仅在《南俄农民经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