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王丽惠:难忘的历程——河南新县调研随笔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婷不下来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0
发帖: 286
威望: 286 点
金钱: 2860 RMB
注册时间:2012-05-06
最后登录:2015-09-08

 王丽惠:难忘的历程——河南新县调研随笔


        量化地看这二十天,十分短暂,但它冲击着我的人生历程。回首、沉思的时候我常反省我过去的求学生活和方式,惭愧自己浪费了很多的光阴。看几本不深不浅的书,陶醉于自己编织的理论单相思之中。我发自内心的感谢这次调研和我的队友们,让我认识到自己的很多弊病,“不讲逻辑”(贺老师语)、拘泥于理论、想当然,因而让我有了很大的提升和进步;曾经的点滴积累也在思考和讨论中迸发,甚至让我看到自身的某些潜力,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一、心路历程,鉴证成长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走出书本之外,进行实践性的调查活动,心中充斥着新奇和兴奋。用二十天的时间进入和解释村庄的逻辑,有几分期待,期待自己可以像华科的学生一样,提取经验的逻辑,信手拈来腹中才学分析村庄,游刃有余;也有几分担忧,担心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在调研结束后给自己、给团队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出发前,石顺林、吴秋菊和我三人去拜访了陈柏峰老师,希望他能为我们的调查提供一些建议和提醒,有一点我记得很深刻,陈老师说,社会学的话语与我们是不同的,是否能够理解他们的话语,是我们面临的困难之一。
    前三天的调研,很焦虑。一是偌大的村庄摆在面前,我毫无头绪,二是,果不其然,我无法进入队友的话语,无法和他们展开讨论,“行动单位、代际剥削、公共品供给”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概念,队友们在讨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能够静静傻傻地听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了,因为这些词的表现力、涵盖力太强了,强到优美。两千多人的村庄只有三个村干部:一个村主任统筹大局,两个委员,负责跑腿,还有两位驻村干部,没有村支书,较为特殊,是能人治村吗?还是村庄另有结构性的力量?前几天的访谈对象就锁定在村干部和驻村干部。农村调研这一块,我是零接触,惊叹队友们,怎么会对乡村有那么多的问题意识和知识储备;后来,随着收集材料的丰富、队友们的知识传授和帮助,我开始进入状态了,队友们总会善意的提醒我,要注意经验,不要拘泥于书籍上的理论(比如,我曾就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纠结了好久),跳出法学专业的思维和视野,我也常用郭亮学长所说的“现象之间找关联,村庄内部提问题”来提醒自己。由于对村庄的逻辑毫无把握,我们的弦一直紧绷着,除了中午晚上的休息外,我们一直在讨论、思考,见缝插针地找村民聊天,收集信息,刚开始,对于我们来说,饭后能散五分钟的步,就是一种奢侈。我们心中充满了困惑,这是宗族性的村庄吗?村庄的结构性的力量是什么?没有村支书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几天之后,特别是第一次大组讨论之后,我们试着剖析村庄了,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进步,有问题意识,对经验和村庄现象有感觉了。特别是队友们的讨论、交流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虽然紧锣密鼓的访谈让我的身体很疲惫,但是每天的新思考、顿悟,对村庄不断增多的认识和把握,这种收获的成就感、精神上的富足感,让我觉得很快乐很充实。我们否定了村庄的宗族性质,“门头”是村庄一种结构性的单位,它对村庄的治理和集体行动都有基础性的意义,但它并不构成行动单位而是认同单位。“门头”的张力表现在对内的松散性和对外的紧密性,日常生活中,它不构成力量,但是在争夺资源、对抗外部、议事合作时,它就是巨大的力量。访谈了几位村庄的边缘人物和敢说话的人之后,焦长权更是总结和提炼了村庄运作的逻辑,“亲为亲,门为门,户为户”,他用村庄“抓典型”的治理方式梳理和说明了“家庭、门头、湾子”这些基础结构与乡村治理的关系。
    最后一周,进入查漏补缺和总结阶段,这是一个瓶颈期,贺老师说“积极地思考比消极的调查更重要”,我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和做到这句话的不易。继续收集的材料,和之前的调查有很多重复,有的可以证实我们得出的结论,有的有悖于我们得到的结论,但是又不能给我们一个新的框架和逻辑;寻找能为我们提供有冲击、突破性材料的访谈对象也是越来越难,常为自己的盲目和无头绪而焦虑不安。村民们普遍谈到“讲理”,这就是乡规民约和礼仪之治在村庄发挥的作用,但是它到底是怎样的进路?发挥多大的作用?在受到冲击而离散的情况下怎样和标准化国家政策、规则互动、吸纳而发挥作用?我很难将它梳理清楚。这个临界点,直到调研结束,我都未能突破。
    有一个冲击,就是意识到我所钟情和沾沾自喜的专业——法学,特别是技术方面在分析、消化中国社会问题方面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正像贺老师说的那样,法学很顽固。它的逻辑、它的理论框架已经嵌入我意识太深了。通过这次调查,发觉现在的法律还是停留在技术治理,尤其是我本科是学国际经济法的,技术设计的色彩更深,太僵硬太冰冷,村民对法律的抵触情绪很强,特别是调解纠纷的时候,只讲法条,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激化矛盾,即使强制性地把权利义务关系分配完了,当事人心中的那股“气”仍然存在,就像炸弹,一触即发,无法化解的时候,甚至会酿成自杀的悲剧。那些西方的经典法学著作,那些话语,此时因水土不服而显得苍白甚至荒诞了。但在潜意识里,我还是觉得法治的趋势和进程势不可挡,因为在农村,乡规民约和舆论的约束力在降低、甚至部分瓦解,还是要靠法律,但是法律怎样才能不再僵化和冰冷呢?普法工作应该怎样进行?向何处去呢?太需要社会学方法的指导和统筹了。访谈了一个司法所的调解人员A,他让我看到了法律在农村的适用的一丝希望,有一个例子,相邻的两家建房子,甲家的厕所正对着乙家的卧室,A根据物权法上的相邻权规定判断,邻居甲应为邻居乙的居住提供一定的便利,就对甲讲“理”,如换位思考等,通过讲理说服了甲。通过和A的探讨,我们得出了一条路径:调解者先在心中根据法律的规定来明是非,分配权利义务关系,在心中有一个基本的裁判,而实施调解的时候“讲理”,化解当事人的“气”,并适时地讲法律的规定,进行普法。通过事例、讲理的方式普法是当事人最能接受的普法方式。当然,这只是很简单的案例,我的想法多少又有些天真,但我还是怀抱希望和期待,希望我们的法律能够变得让百姓接受。
二、感悟村庄
    村庄很原生态,青山碧水,连续的蒙蒙细雨不仅洗涤着村庄,也洗礼着我。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和自然这样的接近,有这样一块清静秀美的土地让我安宁的思考和生活,田野的灵感偶尔迸发,觉得自己的思维也活跃了好多。到县城参观革命博物馆的路上,突然对车水马龙和钢筋混凝土很抗拒,心里牵挂的还是那静谧的村庄。村民也很善良,尽力地配合我们的工作,常听到的一个词就是“实话实说”,为了“堵截”访谈对象,我们很早就到访谈对象家守候,访谈四个小时才结束,这样打扰他们,他们也很少表现出不耐烦,我收获了很多的感动。一位詹叔叔,他给我们讲了很村庄的内幕和负面的人际关系,阿姨在旁边不断地提醒、干预的时候,他还为我们解释,我们只是在进行学术调查,了解深层次的内部原因,相信我们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情。叔叔提供的材料让我们对村庄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知其所以然了。当然,访谈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也会有很多的不理解,采访过一位叔叔,当我们开始记录的时候,他竟然认为我们是来玩的,记笔记只是为了拿文字向老师交差;还有人,把我们当成普及历史知识,特别是文革历史的对象,向我们讲历史,停在表面,我们很难深入。不理解、不配合是少数,印象深刻的还是村民的真诚,村民所给我们的细致周到的照顾,他们的热情、纯朴、体谅幻化成我心中股股温暖细流,涓涓流淌。
    操心,责任。很多的访谈对象,让我很感触,他们透支着自己去捍卫一个家,无怨无悔地履行着自己的责任,我感受到了强大的精神力量。从一个农村妇女的口述史中得知,她从嫁给成分不好的丈夫之后,就过着受歧视、欺负的生活,房子被瓜分,以泪洗面的生活着,80s迎来了平反,她觉得好幸福,可是丈夫却去世了,现在孩子大了,她却宁愿坚守着四处漏雨、到处发霉的老房子,这个老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算的上村子里最气派的老房子了,但是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岌岌可危,随时会坍塌,下雨的时候,她只能出去。她觉得这个老房子是文化遗产,等待着政府承诺的拨款来修葺。她一直朗爽地笑着,和我们讲她的故事,我被她强大的精神力量深深折服。父母们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子孙的幸福之上,他们有着操不完的心,为子女辛苦了大半辈子,然后再把自己的余热发挥到孙辈身上,子孙的未来就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哪里人到那里去,自己的责任,不会推脱”,“认命”就是不计奉献地履行自己角色带来的责任,“责任”或许就是支撑他们的精神动力吧。
三、收获友谊
    从队友友们那里学到的,是“不计较”,我们会坦诚布公地指出他人的缺点,但不会为了自我而斤斤计较,团队的团结进步是我们的信念。对贺老师的那句话,“通过调查,我们不仅要获得经验的知识,而且建立永恒的友谊”,坚信不疑,且事实如此。真心感谢所有的队友们,是他们帮助了我成长,让我接受了一次洗礼,不仅仅是学术能力的提高,还有“不计较”的精神。我们组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实乃缘分。
    焦长权还没来的时候,面对调查经验缺乏甚至空白的我们,刘涛学长总是很耐心的给我们各种指导,他既要做调研的主力,了解村庄思考村庄,又要指导我们,每天他都很辛苦,但无半句牢骚,“不计较”。白天,他用心和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传授访谈方法,首先要建立一个大致的逻辑框架,通过问题层层推进,一定要逻辑紧密,要深入,不要浮于表面,边思考边问,做一个有心人,可以对方谈对象的话进行分析加质问;晚上,他又给我们示范怎样从经验中提炼观点,学长对问题具有很强的敏感度。最初的几天,我能感觉到自己明显的进步,感谢学长,他总是耐心地帮我克服我顽固的学科思维和理论化思维,刘涛学长的随和、宽容、责任感值得我学习。
    焦长权知识面的广度和深度让我只能望其项背,他对法社会学、法人类学的知识的把握之深让我这个法科学生感到惭愧,我的很多疑惑都能从他那里得到解答,他对我观点的反驳也是一针见血,他让我的学术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让我意识到法理学研究存在的很多问题,比如,法理学也研究乡规民约和礼仪之治,但是研究的重点多是乡规民约、地方性的规范是怎样规定的,它们的内容是什么,却从没有把重点放在“治”,没有明确它们运行方式和内在逻辑,法理学不是民俗学。焦长权是很有天赋和慧根的,但我更深刻地体会到,在学术的这条道路上,努力才是进步的不二法门。很佩服焦长权,不仅是能力和学识,更是那种努力地劲头和精神。
    谭林丽,是我们组的外交部长兼后勤部长,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还欠我们一首歌没有唱。既要担当访谈的主力,又要代表我们组和村干部进行沟通交流,非常辛苦,任劳任怨。他能很好地配合组长的调研进度,又常常独挡一面,而且,我明显地感觉到,老谭在调研中有了很大的进步,刚开始,他分析经验,提炼观点仍显得很稚嫩,但是后期,他能游刃有余的游离于经验和逻辑之间。我迷茫的时候,他总是能给我很多鼓励,也能给我很多调研上的指导。外交部长很快就取得了村干部的认可和信任,为我们在村干部之间建立起了很好的沟通桥梁。
    说起阳云云,是我的学妹了,却是我的榜样,“巾帼不让须眉”,冰雪聪明。喜欢听云云给我们讲笑话,没讲几句,她就笑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起不来,搞得大家是一头雾水,常被她的笑声感染的笑出眼泪,她带给我的欢乐不是她笑话的内容,而是她的自娱自乐,云云总是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她的笑话和故事是我解压的源泉,她的思考也给了我灵感和启发。在生活上,云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照顾,贤良淑德,智慧大方,她以女孩子的细心,给了我很多温暖和感动。云云对乡村研究的热爱、对调研的用心,让我很钦佩。
    孙豪,是一个大一的学弟,腼腆可爱,有时我常觉得他是我们组的小天使,他单纯的想法、稚嫩的观点让我对他的成长和进步充满期待。访谈、讨论的时候,他总是认真地听着,工整地记笔记。活力无限,每天最后一个休息,为了让我们早上有热水用,晚上他都会为我们烧好热水,现在还能记得他挥着扫帚扫地的样子。
    “不计较”的友谊,单纯而坚韧;志同道合的友谊,一定会长久。感谢队友们。
结语
    知识是相通的,“法理在法外”跳出法学禁锢,让我“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次调查的收获,我无法用我单薄的文字表达。只能深深地感谢这次调研,它将是我记忆中挥抹不去的一部分。





Posted: 2012-09-21 15:1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2010年调查趣事

Total 0.157631(s) query 3, Time now is:11-29 10:01,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