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介:农业税免除后,中国农村进入后农业税费时代,产生了很多问题,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乡村治理危机。而在“农民权益与公共义务”关系上产生了变异,之所以产生了现代乡村治理危机,根本就在于后农业税费时代,农民不再给集体尽义务,甚至不再参与集体的任何活动,但这是否意味着农民成为中国一个“无义务的特权阶层”呢?笔者认为“不是”,因为在农业税费飞出的同时,大量的农民进城打工,出卖廉价劳动力,以“剩余价值”的形式为国家发展与财政收入仍然尽着义务,由此形成新的农民权益与公益无关系,并影响着现实的新农村建设。
  • 农民“权益与公共义务关系的变异

    ——————后农业税费时代“农民权益与公共义务问题”的解析

          山西省太谷县北洸乡井神村村主任助理    杨洲

          五年前,国家(主要是中央)把存在两千多年的农业税给一步到位地免除了,这样的决策只能放在今天这个急剧变革的社会中设想、决定与实施,而它所引起的结果、影响与变化也必将和社会的变革尤其是变革的主旋律紧密相连。针对“三农“问题,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变革的主旋律集中体现在“资本化、城市化、非农化”,与之相对应,今天农民的权益与公共义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样的变化是社会变革的反映,是主旋律“资本化、城市化、非农化”造成并深化的。

         农业税费时代的农民权益与公共义务问题是一个用今天的标准与规范所无法讨论的,税费时代所依附的社会形态的基本特征(这儿不能用“社会变革主旋律”这样的字眼,因为它是静止的)是“统治专制,小农自然经济,农业主导”,农民没有权益,只有义务,或者用更准确的说法就是:农民只有经常性义务(农业税,兵役,劳役,每年都有),没有经常性权益(现代化的社会保障)。需要特别提醒的是:这个时期当然包括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用今天的标准来看:农民对于国家只有经常权益,没有经常义务,这也正是农业税费时代尤其是封建社会落后腐朽与不合世界潮流的原因。

         而今天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农业税废除,农业上还给补贴,农村新型合作医疗逐渐全覆盖,农村新型养老保险开始逐步实施,加上原有的宅基地保障,低保的广泛实施,现代社会中农民这个群体的权益逐步得到享有,只是水平有些低罢了,但会逐步提高并健全的。

    再看看农民的义务这一方面,农业税减免,农民个人所得税无法征收(一方面大部分农民的收入低达不到交所得税的数目,而一小部分农村的暴发户收入多少是难以确定的)。而农民创办的农业企业(主要是合作社)基本是免税的,尽管合作社极不规范,数额也少。由此是不是可以说现在中国的农民是没有义务的呢?农民是不是不用尽义务的呢?若答案是“可以”与“不用”,就形成一个人数占绝大多数的“无义务的权益主义阶层”,这绝对是世所仅有的。若答案是“不可以”与“用”且农民日常生活中一直尽着义务,那么尽义务的形式是什么样的呢?

    这样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们这些基层实践着,作为大学生村干部一直在村里工作,面临着很多困难与尴尬,也看到甚至亲身感受到农业税免除后产生的乡村治理问题甚至危机。农业税免除后,村民与集体尤其是村委会没有了经常性的联系,村委会也丧失了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甚至形成农民对于村集体不尽任何义务的局面。村里一分钱都没有,日积月累倒是积累了数百万的外债,且每年都在以数十万的速度递增。原因很简单,农业税免除,村委会收入来源断绝,政府财政转移支付刚开始时不健全,就是健全了下拨的那几个钱仅够办公用的,而日常性的公共社会事务与基础设施建设开支没有着落,就是财政给钱,也仅是按比例支付,最多给个70%或者80%,可是村里几乎每年都要有工程项目,比如修路,比如硬化净化美化环境等,一动就得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好的情况下政府给个70%,剩下的自己解决。怎么解决?大部分村庄无集体企业,又无资源比如土地可卖,只能要么工程上偷工减料,降低工程质量;要么“拖、欠、赊”。于是每年必然产生新的债务。而现在很多农民并不穷,很多工程项目完全可以在国家一定的帮扶下靠大伙集资解决。可现在有几个村庄专门开会讨论集资的,集不起来,一方面没有明确的国家政策,而主要的大政策农业税已经废除,且国家一直大力减轻农民负担,另一方面村领导腐败严重,缺乏号召力,农民不会更不愿集资的。若是集起来了并形成村里的惯例甚至新的制度,村领导甚至乡领导到时还不知道怎么鱼肉百姓呢?由农业税费废除而解决的严重的基层矛盾又会死灰复燃并尖锐化。尽管如此,以后只要村庄还存在,集体或者村委会要做的事会更多,且很多事都涉及到农民自身的切身利益,农民一点义务不尽只享有权益也不行啊?从现实层面而言,就必然不断产生债务且越积越多,同时村里的很多事不能做,不愿做,而很多事的钱本来应该是大家一块儿想办法解决的。可是在这后农业税费时代,也正是农村自治民主时代,大家选的干部即村委会必须要给村民办事,乡镇也要求当选村领导每年都要提交新农村建设的工作计划,不过老百姓却认为村领导可以“贪点”,他们常说:“哪个当官的不贪点?”而乡镇领导基本默认村领导在不引起尖锐干群矛盾前提下的腐败行为。农民一点义务不尽,乡镇政府一分钱不给,而双方都要求村领导做事,村领导们还要谋取些私利,还有法律规定乡镇政府与村委会的关系是“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说白了,乡镇领导还真管不了村领导,故村里的钱怎么花的,老百姓不愿管,反正不是直接出自自身,乡镇政府管不了,既有的报账监督措施完全可以被假账应付!所以后农业税费时代隐藏着除了直接的尖锐的干群矛盾之外的一切矛盾,而直接的尖锐的干群矛盾被农业税减免所化解掉了!总之,后农业税费时代,农民相对于集体的公共义务被废除,农民个体与集体经济的、社会的、政治的、道德的、文化的关系已经被斩断,剩下的也许是非常重要的关系比如承包地、自治选举、养老保险等其实反应的是国家而不是村集体与农民的关系,并且这些关系直接被法律确定死,体现的不是村集体的意志,村集体更不无法左右。村集体的法人代表机构村委会往往就是个国家与农民各种关系的执行与操作机构,村委会的日常开支是由国家拨付的,不过他们组成人员却是有农民选举的!

    一句话,笔者的切身感受就是:在后农业税费时代,农民不尽任何义务,与集体无任何关系,不关心集体的任何事情,以致什么问题都不好解决,什么事都不好做,新农村建设更无从谈起!

    我们这些做基层工作的人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证明废除农业税后产生了很多问题,并且以此我们能发起很多抱怨。农村的事越来越难管了,更主要的是在这么一个缺少普遍的义务责任基础与社区公共意志的前提下是无法开展新农村建设的!

    有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出农民是“没有尽任何义务”的,且产生了很多现实的问题!

    尽管如此,若以此得出农民享有了特权那就错了,就农村单个区域而讲,农民毫无疑问只享有了权益而没有尽义务,只不过给他们权益的也并不是农村本身而是国家整体!而农民尽义务了,只是没有给所在的农村集体尽义务!农民的“权益与公共义务”关系或者说属性在社会变迁的过程中伴随着“资本化、城市化、非农化”而一体化了。

    要看到,在废除农业税的同时,一方面实施了严格意义上的村民自治;另一方面加快了城市化与非农化的进程。国家在基本实现工业化的同时加快了资本化(资本对劳动的雇佣或者说需求量增大),大量地农民进城打工,被资本雇佣,支撑着中国包括低端制造业、建筑业、采矿业甚至房地产业在内的整个现代经济体系的发展!中外资本享尽了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好处与便宜,而廉价劳动力的来源主要在于中国的农村,这本身就是中国农民给整个社会尤其是中国这个国家的发展进步所尽的责任与义务。此外也是更重要的是:农民在城里干的活最脏最重最累,而工资一直较低,极少增加,没有节假日没有社会保障福利待遇,可以说资本从农民工身上榨取了巨额剩余价值,而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作为税收上交国家财政,支撑着国家的运行。换句说,农民的农业税是废除了,农村的农民似乎什么税费都没有了,这仅是因为农业的弱质性,但他们在“资本化、城市化、非农化”尤其是“一体化”的支配下,不得不进城打工,不得不出卖廉价劳动动力,不得不忍受“现代剩余价值”的盘剥,不得不用另外一种方式向国家尽义务,而这种盘剥与义务比以前还重。但毕竟是在现代社会,毕竟是处于发展的社会中,现代化的进行早就洗掉那种赤裸裸的剥削与压榨,现代化的进行不论在主观还是在客观都已解决了威胁民众生死存亡的很多问题,断然不会剥削得工人处于“没吃没穿”的状态,也就不会勾起工人被剥削的感觉!总之,尽管农业税废除了,农民以进城出卖廉价劳动力的形式为国家提供着主要的税收,而这样的税收财政再以转移支付的形式返还乡村,但能返还多少呢?能有效解决乡村的公共服务与公共建设问题吗?乡村的困境给了最好的回答。这样的财政转移支付或许只是农民工血汗钱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还是留在城市了。现代社会的运行尤其是城市经济的发展(广义的包括整个东部的经济发展)已经离不开农民工了,农民工一旦离开,导致的不仅仅是经济停滞,而是社会瘫痪!

    农民已经被城市一体化了,支撑着社会的发展运行,为整个国家创造者巨大的财富与财政收入,而国家终于开始拿出了一小部分钱在农村而不是在农民就业的城市普及现代社会保障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农民在城市就业,在乡村生活与享受社会福利。与之对应的是“权益与公共义务”关系在城乡间的错位:“农民在乡村只享有权益,不仅义务;在城市只尽义务,不享有权益。”,这样的错位在世界上恐怕绝无仅有吧!

    但是,一旦这样的错位或者问题出现,新农村建设还怎么搞呢?农民已经不给农村尽义务,也就不可能充当新农村建设的主人翁,国家的财政转移支付总不会承包下新农村建设所需的全部资金与代价吧?而这些资金当然都是农民创造的!从这个方面讲,新农村建设面临的不仅仅是困难的问题,而是悖论与矛盾。

    总之,在后农业税费时代,农民的义务不是消除了而是转化了,而转化的原因与动力就是“资本化、城市化,非农化”,转移的载体就是廉价劳动力所创造的包括巨额税收在内的巨额经济财富,而农民的社会保障也开始实施了。只是给与农民权益的不是农村而是国家,且是在农村并按照农村的标准,而农民所尽得义务的对象不是集体而是城市与国家!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