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之外 >> 国际视野 >>
  • 乌多·乌尔夫科特:德国三分之二记者可被收买
  •  2014-10-23 23:56:51   作者:   来源:观察者网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德国畅销书作者乌多·乌尔夫科特的新著《被收买的记者》于911日出版。瑞士《快报》认为该书完全有理由称为2014年最具爆炸性的新书之一。谁读了这本书,就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媒体世界。这显然是一个经常出现腐败、乱搞以及与经济界、政治界和情报界精英沆瀣一气的世界。

    这本纪实作品仅在一天内就跃升为亚马逊网站畅销书,读者从中可以详细获知政治家、情报机构和金融高层是如何驾驭德国大众媒体的。书中的一切内容都经过深入调查,辅以他本人的经历,并得到上百个证据的论证。作者在这个世界里混迹了很多年,但他直言不讳,点出了名字。例如,当德国联邦情报局向《法兰克福汇报》编辑部提供材料时,乌尔夫科特曾积极参与其事。他公开承认:“我也被买通了。”如今,这让他引以为耻。他对很多记者那种肆无忌惮的虚伪感到恶心:他们趾高气扬地挥舞道德大棒,但却毫无顾虑地让自己被收买。

    瑞士《快报》评价说:这是一本让所有还相信媒体是干净和独立的人感到震惊的揭露性书籍。诸多媒体和记者的腐败行为在业内是众所周知的。但迄今为止这是一个禁忌话题。太多的人从这个运转良好的系统中获益。乌多·乌尔夫科特是使真理最终大白于天下所需的那个勇敢的人。】

     

    主流媒体难幸免

    我在德国最有声望的报纸之一《法兰克福汇报》工作了大约17年。很多报道都曾被收买,而且还得到上级准许,也写过很多人情稿,外面的人会为这样的报道付钱。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记者选择暴露我们的主流媒体是多么腐败。

    德国联邦情报局员工在《法兰克福汇报》编辑部的会客室里撰写报道,之后被作为编辑部文章发表。一些有影响力的亲美帮派,很多最著名的德国记者都加入其中,并享受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权。即使所谓的有信誉的媒体也被人用大量金钱、昂贵礼品(例如劳力士手表或金币)和豪华旅游所收买。这成为了编辑部里的宣传阵线。

    一切听起来很离谱,几乎令人难以置信。或许有些读者倾向于相信这是些个别情况。这真是个别现象吗?

    哦,不,这些都不是孤立的个案。我描述了一个系统。我点出了许多著名媒体里被收买的员工的名字。最主要的是,我也能证明这一点。但这不是传统的腐败。媒体被强制保持一致几乎更具破坏性。我详细描述了情报机构是怎样以及通过哪些机构利用记者为自己的目标服务的,以及公众意见是怎样被引导到次要地位、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是怎样变成一出闹剧的。举例来说,一些编辑部里有情报机构员工的房间,他们在报纸的新闻和评论版面发表文章,就好像那是报纸记者所写的一样。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敢于透露这一点。我也没看到这方面的报道。那是纯粹的宣传广播。

    不论“大西洋之桥”协会、三边委员会还是比尔德伯格会议,到处都出现了德国著名记者的名字。谁还会对许多西方媒体无耻的亲美片面报道感到吃惊?例如,成立于1958年的“大西洋之桥”协会是“战后德国前占领区官员的协会”。今天,著名政治家和记者的名字也出现在该组织的成员名单上。而据专家估计,该组织是亲近美国中央情报局的。

    深陷操纵者蛛网

    我认为三分之二的记者是可收买的。我并非想简单地传播这种观点,而是试图令人信服地去证明它。我提到了记者的名字,看过前雇主《法兰克福汇报》的编辑部,并且批评了以狄克曼为总编辑的《图片报》。我报道了传奇性的比尔德伯格会议,那是让权力和报道员碰面的一个组织。贪得无厌的扎比内·克里斯蒂安森和乌尔里希·维克特等响亮的名号受到检验。乌尔里希·维克特是一个应该被说一说的人物。此人写了一些关于道德的书,很多银行都给他提供过丰厚的报酬。因为这一切仍不能让他满足,因此现在他尝试当一名犯罪小说作家。我的书打破了一个禁忌。政界、优质媒体和金融精英会恨它,因为我揭露了上千个名字和喜欢秘密工作的网络。可能很多人会控告我,但我能证明一切。

     

    我最初没有发觉自己陷入了幕后操纵者的蜘蛛网。到某个时候就无法逃脱了。那时你对别人的盛情太感兴趣了,你接受了太多的豪华邀请,你被收买了。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被收买了,然后按照精英们要求的那样去报道。有一些亿万富翁给我们支付一切。真的是一切。我写的正是这些。首先,我自己是腐败的。然后我提到了大量名字和媒体,它们至今还这么做。我希望我的做法能改变一些事情。因为外面的人有权不再被继续欺骗,而是最终获得真相。

    我的结论是:我们的部分媒体被强制保持一致,它们俯首听命,不愿意调查。它们试图强力操控民众。乌尔夫科特提到一个例子:人们想对蒂洛·扎拉青怎么评价就怎么评价。但根据民调结果,大多数德国人赞同他的观点,认为他是民族英雄。德国记者的报道却不同。他们说他是邪恶的化身。乌尔夫科特批评说,由此可见,记者和媒体想教育我们。他们对待我们的民众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引入欧元时的情况也是如此。大多数德国人和奥地利人反对欧元。但媒体和政界一起启动了近乎洗脑的宣传,以便取消德国人的马克和奥地利人的先令。

    (本文改编自《参考消息》1023日刊载的《德国三分之二记者可被收买》一文,原文出自瑞士《快报》网站,原题为:被收买的记者——乌多·乌尔夫科特谈媒体腐败与操纵,作者:米夏埃尔·布吕克纳)

     

  • 责任编辑:齐燕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