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思想评论 >> 一家之言 >>
  • 吕德文:“江湖”秩序
  •  2014-07-28 19:07:05   作者:吕德文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吕德文:“江湖”秩序
    字号:小中大 2014-07-28 09:16:11
    更多 42
    关键字 >> 乞丐江湖假乞丐弱势群体乞讨欺讨城市管理主流社会法律基层治理
     
    7月27日央视新闻报道,太原商业街的一些乞丐“定点”上班,有些假乞丐被戳穿后恼羞成怒,指责记者破坏规矩,都像记者这样“不都乱套了吗”?

    实际上,近些年关于乞丐“江湖”的报道时有出现,这一“江湖”的样态与人们的想象存在巨大差距。比如,乞丐并不仅仅是弱势群体,更是一个营生,南京的一些职业乞讨者月入过万,拥有两套房,还有护照,一些乞丐为了争夺繁华地段的“生意”,甚至扬言愿意交3000元/月的管理费。再如,大量职业乞讨者往往容易采取“欺讨”的办法,骗取钱财。还有,相关城市管理机构如公安、民政、城管对乞丐的管理并不容易,没有有效的行政和法律强制措施,也没有足够的执法力量,上海地铁被迫发布“乞讨排行榜”。

    自古以来,坑、蒙、拐、骗、偷等营生都属于正常社会的一部分,它们同样需要一定的技能,和任何行业一样也存在竞争、合作,因此,也会形成相对固定的市场秩序。所不同的是,由于这些营生并不以交换,而是以无偿占有为手段,只能是地下行业,其市场也只能是地下秩序,是为“江湖”。

    江湖存在于社会的边角,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任何地下行业都需要见阳光,并向社会汲取资源。从社会管理的角度上说,江湖中的有些营生是非法的,但大部分都游离在合法与非法之间。

    比如,乞讨也是一种营生,它并不受法律的禁止,但如果转化为“欺讨”,影响了公共场所的正常秩序,就非法了;算命也是一种正常营生,但这一行业也是最容易被骗子所侵蚀的领域,当然需要治理;至于小偷,虽然法律明确规定是非法的,但如果不到一定数额,也很难得到有效惩罚。

    总之,江湖是个地下行业,存在于社会的边缘地带,这些特征决定了对其治理也不同于一般的社会管理,而形成了独特的江湖治理形态。

     

    江湖治理秩序的重要特征是:它是一种被迫承认的秩序

    江湖的治理一般只能依赖于法治和正式行政力量,但是,大部分地下行业的治理往往没有严格的法律依据,即便有,也可能因为执法力量不足而疏于管理,所以说,江湖治理秩序的重要特征是:它是一种被迫承认的秩序。

    江湖中的各个地下行业很难在熟人社会中存在。与陌生人社会中的法治不同,熟人社会的治理依赖于血缘和地缘关系构筑的社会网络,天然是应对坑、蒙、拐、骗这些行为的屏障,熟人社会中的这些边缘人,很容易被贴上标签,为人熟知,曝光于阳光之下。

    为了应对熟人社会的治理,江湖具有很强的流动性,因此,人们将从事地下行业的行为称作“走江湖”。那些本来就流动性强的地域,如车站码头,则为大量的地下行业提供了生存空间。现代城市的兴起,造成陌生人社会的广泛存在,也扩大了江湖的生存空间,“走江湖”变得更加方便,适合地下行业生存的地域空间也不断增加——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江湖。

    一般而言,国家权力的增长与城市的兴起相伴生,没有相对完善的社会管理制度,典型如人口登记制度、身份识别制度,没有足够的街头执法力量,如城管、警察,没有有针对性的城市管理法律,如社会治安管理条例、城市管理条例,很难维持正常的城市秩序。可往往是,城市的发展先于国家政权建设;城市空间不均衡,但城市管理方式并不因此而有不同,这些缝隙就给江湖提供了生存空间。

    旧时的江湖具有非常清晰的地缘(老乡)和行业色彩,甚至两者合二为一,这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市场秩序,帮会甚至足以与统治者相抗衡,转化为半正式的城市管理力量。现在的江湖仍然部分保留了这一传统,比如媒体时常报道的小姐村、小偷村,但这种秩序显然不足以与国家权力相对抗,如何躲避国家权力的宰制,仍是地下行业生存的主题。

    由于城市管理永远都有限度,一旦没有限度,就会反过来影响正常的城市秩序;同样,江湖也有稳定的性质,一旦改变地下性质,企图取代正式行政力量,也会对正常的城市秩序造成影响。因此,正常情况下,地下行业与城市管理力量之间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支配结构,其核心是保证正常的城市秩序。

    收容遣送制度的变迁很能说明这一道理。新中国成立后,乞丐是个典型的地下行业,因为人口流动受到严格限制,但乞丐又有非常合理的存在理由,总有人因为不幸而陷入困顿而需要乞讨。在此背景下,《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兼具城市管理和社会救助的功能,其本意是通过国家力量强制救助那些流浪乞讨人员,在实现救助目的的同时维护城市秩序。

    随着大量流动人口涌入城市,建立在严格控制流动人口基础上的传统的城市管理方式面临挑战。其核心是,那些无合法证件、无固定住所、无稳定收入的流动人口无法有效管理,而这一部分人口除了成为流浪乞讨人员外,还可能从事其它地下行业。如此,与乞丐具有类似性质的城市管理对象也被纳入了收容遣送制度中。1992年代初,国务院《关于收容遣送工作改革问题的意见》的出台,收容对象被扩大到“三无”人员,收容遣送制度俨然成为城市管理的最重要的法律支撑。

    很显然,这一法规并不适合现代城市管理。因为,“三无”人员并不必然从事地下行业,即便是从事地下行业,比如乞丐,也并不一定严重扰乱城市秩序。况且,社会救助应该建立在被救助者自愿的基础上才合理。况且,把收容遣送制度转化成城市管理的主要法律依据,是在改变这一法规的性质。基于收容遣送制度,执法人员制造了诸多过度执法、执法犯法现象,收容遣送制度本身成为制造城市混乱的诱因,这一制度也终于在2003年孙志刚事件后遭到了废除。

    某种意义上,收容遣送制度的终结只是消解了部分由执法人员制造的城市乱象,但它并没有解决因为人口大量流动所带来的“江湖”地盘的扩大,以及城市管理挑战。比如,城市流浪乞讨人员,在新的法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中,基本上废除了对流浪乞讨人员的强制救助措施,也不可能收容遣送。换句话说,只要乞丐愿意,只要流浪人员喜欢,就可以在城市中合法生存。某种意义上,当前的城市管理被迫承认了乞丐“江湖”。

    只是,承认了江湖存在的现实性,并不意味着行业的地下性可以改变。事实上,城市乞讨本应受到大量限制,这种限制并不意味着压缩江湖的生存空间,反而有可能是在帮助地下行业的健康生存。

    首先,民政部门有救助的义务,理论上,只要出现公开的流浪乞讨,民政部门就应该积极主动提供救助。只要民政部门积极提供服务,即便是真正的弱势群体不接受救助,也可以揭穿一些职业乞讨者和“欺讨”人员,他们的生存空间就会大大减少。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对真乞丐的救助,因为民政部门社会救助管理,不仅是在维护正常的城市秩序,也是在维护正常的江湖秩序,防止假乞讨人员扰乱地下经济,压缩真乞丐的生存空间。

    其次,公安、城管部门还有维护城市容貌、规范街头秩序的职责,这也牵扯到对流浪乞讨行为的管理。乞讨也需要顾客,人流量大的地方当然是争夺之地,但是,这些地方却也往往是城市管理的重点。乞讨行为很可能触犯一些城市管理条例,比如,身体残疾者挡在人行道中间,类似于“占道经营”,卖唱者容易聚集围观人群,也在扰乱公共秩序。如果涉及到欺骗行为,还可能触犯了社会治安管理条例。

    再次,特定空间内不容许流浪乞讨行为。比如,城市轨道交通工具里面,是禁止流浪乞讨的,运营方有权力对乞丐处罚。一些城市公共设施也不允许容留流浪人员,媒体曾经报道,为了防止流浪汉滞留露宿,广州市政园林局在高架和人行天桥底浇筑水泥锥。尽管这一做法受到舆论批评,但是,从市政管理角度上说,这实在是维护市政设施的无奈之举。

    真实的状况是,江湖不仅在城市角落中稳定地生存下来了,且还在城市的主流空间若隐若现。这意味着,法治和正式行政并不能完全将江湖限定在地下经济范畴,或者说,江湖的模糊性让高度标准化的依法行政水土不服。

    前已述及,熟人社会网络才是对付地下江湖的有效治理方式,因为它可以对那些边缘人进行符合社会规范的身份认证,人们容易通过特定的身份标签识别边缘人行为。城市空间尤其是街头是陌生人社会,边缘人在城市也具有高度流动性,因此,并无可能利用熟人社会网络。

    这为江湖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因为没有非正式却有低成本的身份识别制度,只能依赖于民政部门的救助工作——但很显然,民政部门的行政力量极其有限。公安、城管部门等一线行政人员,拥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由于是街头执法,一旦措施不当,引起群众反应,反而会造成城市秩序混乱,因此,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倾向于消极行政,只要江湖中人的行为不是太过分,容许其存在。

    特定空间的管理主体则面临没有执法权的问题,比如,地铁运营部门可以对地铁内的乞讨行为处罚,但有诸多限制,他们没有权力防患于未然,因为乞讨人员是以乘客身份上地铁的,即便是处罚,最高限额也只有100元,与乞讨的经济效益而言,这一处罚力度并不大。园林局则没有流浪人员的执法权,但他们确实是公共设施的破坏者。因此,上海被迫发布“乞讨排行榜”,公示那些屡教不改的乞讨者,广州被迫浇筑水泥锥,防止流浪人员破坏公共设施。

    总体上看,当前的城市管理越来越倾向于消极行政,这对江湖秩序造成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它加剧了江湖内部秩序的混乱。正式行政的消极降低了江湖的进入门槛,比如,一些并非弱势群体的职业乞讨者混入乞丐江湖,进行“欺讨”,加剧了地下经济的竞争,压缩了真正的乞丐的生存空间。二是,它拓宽了江湖的城市空间,使得地下经济走出城市角落,进入城市中心。现代城市高度流动、高度多元化、非均衡,为江湖的复兴提供了诸多有利条件,因此,消灭江湖是不理性的。但是,让江湖不断侵蚀主流社会,冲击城市秩序,放任自流,也是危险的。让江湖归于地下,关键是要让城市管理力量守住主流秩序。

  • 责任编辑:毒菇酒拜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