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鸣怎么啦?

    黎阳  华岳论坛

    2010.5.28.   

    看了 张鸣 教授的文章《小袁怎么啦?》,忍不住问一句:张鸣怎么啦?—— 5月21日 刚刚写下了不朽名篇《袁腾飞成名之累》,怎么才问世七天就要往回收?   

    同样说袁腾飞,这次调子却变了:   

    ——不再说袁腾飞的麻烦是“成名之累”了。   

    ——不再说袁腾飞的讲课是“学术讨论”了。   

    ——不再说“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了。   

    ——不再说“众多‘文革’受害者是不是就可以到你们的网站声讨呢?”了。   

    ——不再说文革是“已经被历史决议判定”,而是说“执政党通过正式决议,宣布为”(注:换句话说,不再承认执政党的决议是“历史决议”,这意味着不再承认“执政党”象“历史”一样属于持久的东西,即执政党该换了,因为作出同一个关于文革的决议的主体已经从“不可变”的东西[历史]改为“可变”的东西[执政党]了)。    

    《小袁怎么啦?》被收进了 张大 教授的博客;能登上《强国论坛》这大雅之堂的《袁腾飞成名之累》却被 张大 教授踢出了自己的博客,显然是失宠了,不愿再承认那是自己的大作了。   

    “文章千古事”。张大教授呕心沥血之作《袁腾飞成名之累》即便不能活个千年王八万年龟,至少也该长命百岁,怎么才过了头七就想让它从人间蒸发?刚拉完就紧着往回舔,如此迫不及待,这也太掉大教授的份了吧?   

    张大 教授如此豪爽地放弃了自己的伟大原则——“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 何都是好 老师”,当缩头乌龟眼都不眨一下,实在令人遗憾——我刚刚根据这“无论如 何都是好 老师”的伟大原则写了篇《请读懂 张鸣 教授》,想不到张大叫兽突然来了个釜底抽薪,这下我在《请读懂 张鸣 教授》里紧锣密鼓排练的一大堆“教学和学术讨论”的好戏不就缺了反衬?可惜呀可惜,遗憾哪遗憾——您在这点上干吗不来点“死猪不怕开水烫”呢?    

    不过 张大 教授在支持袁腾飞这个大原则上不但“死猪不怕开水烫”,而且简直原子弹都炸不烂——在《袁腾飞成名之累》里还只说袁腾飞“部分地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真相”,如今则干脆宣布袁腾飞百分之百正确:“他的麻烦,一半来自出名,一半来自出格,出名是真的,也需要点真本事。但出格,则是某些人眼里的出格。也许,只是这些人自己的眼睛或者脑子出了问题。”——袁腾飞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谁说袁腾飞出格谁自己出格!!!!    

    瞧, 张大教授就此划下道子,晓喻黑道白道一体周知:   

    ——说“这个民族就是猪一样的民族”不是出格;   

    ——说“全是一帮狗怂王八蛋”不是出格;   

    ——说“谁灭了我们,谁就变成了我们。如果是日本人灭了我们,那中国就57个民族,多一个日本族”不是出格;   

    ——说读书人不反毛就是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是出格;   

    ——说志愿军烈士是“挂炉烤鸭”不是出格;   

    ——说毛泽东是“人渣”不是出格;   

    ——说“共产党基本不干人事”不是出格;   

    ——说“因为你造原子弹,饿死人比南京大屠杀多得多得多得多,那还是屠杀我们两回吧”不是出格;   

    ——说“墙上凝固的鲜血一寸多厚,夏天都长毛”不是出格;   

    ——说“人民共和国是建立在骷髅塔、白骨堆上的,血淋淋的一个国家啊”不是出格;   

    ——说“西藏一直处在一个半独立的状态,他甚至还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不是出格;   

    ——说“达赖佛爷反抗中共对西藏的武装侵略”不是出格;   

    ——说“毛泽东纪念堂是靖国神社,里面供奉的是一个双手浸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不是出格;   

    ——说“狗屁不懂的一个东西”不是出格;   

    ——说“五星红旗从美学的角度上看特别难看”不是出格;   

    ……   

    谁说这些出格,谁自己就出格——“眼睛或者脑子出了问题”。   

    怎么才不出格?怎么才不算“眼睛或者脑子出了问题”?   

    首先得没有“知识性的缺陷”,承认上述种种都是“讲的很生动”、“都是学生之福”。   

    其次,得会在享受三聚氰胺牛奶、地沟油菜、有毒疫苗、转基因主粮、空气污染、水污染、环境污染、下岗分流、买断工龄、毕业即失业、住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强制拆迁、禁止上访、暴力截访、“呼吸税”、“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不能因有人喝不起水就不涨价”、“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全部按法不如没法”、“性工作者”、“临时性强奸”、“推坐”、“强迫嫖幼”、“被自杀”、“被涨薪”、“被幸福”、“被就业”、“被中产”、“被增长”、“被车祸”、“被代表”、“被自愿”、“被和谐”、躲猫猫死、俯卧撑死、发疯死、激动死、睡梦死、洗澡死、鞋带自缢死、摔跤死、递纸死、妊娠死、洗脸死、喝水死、发狂死、摔床死、睡姿不对死、呼吸死、骷髅死、自行从高处坠下而死、“用枪不当”、“跪倒,否则我毙了你!”“谁敢把他送到医院,我就把谁嘣了!”“上吊给绳、喝药递瓶、跳楼去五层”、“死了有人买单”、富士康N连跳……等等“特色时代的特色神奇”的同时象袁腾飞那样,从这一切中总结出特色结论:“你们80后90后都是很幸福的一代,生长在尧天舜日的环境当中”。    

    张大 教授在《袁腾飞成名之累》里支持袁腾飞好歹还搬出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 何都是好 老师”。但写《小袁怎么啦?》时连这个好歹说得过去的理由也不要了,再也顾不上“无论如何”之类理由了,干脆赤裸裸裤子都不穿,只是简单地斜着眼梗着脖子满口白沫地一口咬定:谁说袁腾飞出格谁不是东西,“自己的眼睛或者脑子出了问题”——“袁腾飞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谁说袁腾飞出格谁自己出格!!!!”不但如此,而且学老祖宗猪八戒倒打一耙:“按照教科书讲课,绝不越雷池一步的教师,其实错的更多,更离谱。”—— 瞧,按教科书讲课反倒有罪。闹了半天该追究的不是袁腾飞而是“成千上万的‘规矩’老师”——这一下可真是人人自危,例外者只有袁腾飞——净坛使者后代的这一“倒打钉耙”真厉害,比祖上那两下子出息多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类人猪出于猪而胜于猪。

    只有一事不明:   

    袁腾飞说“共产党不干人事”。张大教授不仅百分之百赞同,而且说“整个教科书的框架就很有问题”“我们的教科书错的地方更多,有的框架就有错误”——显然根本不承认共产党合法:整个教科书的框架都成了问题了,那当然是指黑的说成了白,非法的说成了合法。既然在张大教授眼里共产党本身就非法,那这个“非法政党”关于“文革”的决议自然也“非法”而无任何约束力。既然如此, 那张大 教授又凭什么要求别人遵守一个“非法政党”的“非法决议”,开口闭口根据什么“文革已经是执政党通过正式决议,宣布为十年浩劫”来指责别人“公开为文革张目”呢?——既然已经通过历史教科书的“框架问题”不承认一个政党合法,那还有什么资格用这个“非法政党”的决议去约束别人?

    如此自相矛盾,究竟是谁“眼睛或者脑子出了问题”?怎么能不让人诧异一句:“张鸣怎么啦?”   

       

  • 进入专题:袁腾飞事件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