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省辛集市中里厢乡泊庄村村民委员会在清查上一届班子留下的账目时,发现一个巨大的“送礼”黑洞。在各式各样的请吃送礼清单上,1995年至2005年,仅鸡蛋一项就有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被他们送到了。泊庄村村委会主任刘铁链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按照每公斤6.5元的批发平均价格计算,这些鸡蛋少说也有30吨。(1月5日《中国青年报》)

            要不是这个像“天女散花”般遍送辛集市所有行业和部门的“30吨”扯眼数字,在时下怪事、狠事、雷人事频频见诸报端的情形下,我们很容易忽视这张靠整整送出去一火车皮的鸡蛋来编制的权力与人情大网。因为这样的“关系网”我们并不鲜见,时常就会出现在我们身边。这种一个机关都不怠慢的“送蛋哲学”放在哪儿都不缺影子。比如,一个名声在外的养鱼专业村,一口口池塘里游动着的活蹦乱跳的原生态鱼,一定会吸引着一排排的来自城里官员放出的钓鱼钩。

            若鱼儿们那天吃口不好,村官们还会下令养鱼户下网捞鱼,这时“送蛋哲学”又衍生为“送鱼哲学”。另外,诸如养鹅、养兔、养鸭专业村,也无法置身于“网外”。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把泊庄村的前任村官将几大箱子的鲜鸡蛋送到保定市精神病医院当笑话看,也别认为他们送蛋送出了什么心理问题,以致送错了庙门。相反,这正好反映了这些村官的精明所在,他们不愿在秉承这种“送蛋哲学”中稍有闪失,因为谁也无法准确判断究竟哪家单位可以不必送蛋。

            村官慷村民之慨,广送鸡蛋,为的就是不得罪任何人,村民权利和村务公开都成为无法够及的泡影,反映出当前基层权力在运行与监管过程中存在颇多弊病。权力过余集中,权力自由伸展的空间过大。拿决定送出30吨鸡蛋的马占午来说,能够十年如一日,在“不辞辛苦百般”地送出鸡蛋后,也“送回”了一张已显固化的“关系网”。这张“网”在关键时候发挥了作用,不仅使马占午被评为辛集市十大人民公仆、市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还能使他面对村民主张权利时每每能化险为夷。

            党的十五届三中全会《决定》在总结农村改革20年基本经验的基础上,指出“为了更好地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农村各项改革和建设事业的全面发展,必须进一步扩大农村基层民主”,并突出强调“凡是村里的重大事项和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都应向村民公开”。但这一精神在许多地方并未得到有效贯彻执行。原因固然很多,但根源还是村民的话语权总被一些村官多年苦心经营的“关系网”形成的一股潜在魔力所最终消解和剥夺。

            这张“关系网”让公正、透明的原则只能靠边站,人情与权力交织后就趁机占据要地。实际上村务公开是一项鱼水工程、民心工程,它对村务形成一种内部监督和内部约束相结合、组织监控与群众参与相结合的新机制。而要让村务公开尽快冲破“关系网”,走出朦胧,就需要进一步赋权于民,把监督权交给村民,让村民来保障村务公开,而非那些收了几大筐鸡蛋的上级来“懒洋洋”地审计和督促。这是30吨鸡蛋带给新农村建设应有的制度性反思。

  • 责任编辑:chenjing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