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民工进城作为亿万农民的“一大创造”,其产生与发展直接促进了农民增收,推动了农村经济发展。劳务经济已成为农业大省农民增收的主要途径和富民强省的重要举措。可以说,农民工对中国经济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是巨大的,但是农民工工资偏低、劳动强度偏大、生活境遇较差等问题仍然难以得到解决,成为影响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一大隐患。 
          农民工进城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工作,而劳动力市场状况与农民工就业情况直接相关。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农民工进城后,整体上处于弱势状态,大多是非正规就业形式,难以改变处境。这既与经济发展状况有关,也与社会结构状况有关。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就是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从改变就业状况入手,使农民工就近、就地就业,从而改变其工作、生活处境。
        一、农民进城的背景
          从历史上看,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城乡差距较大的社会。城市与乡村分属社会的两端,在资源获取、生活方式等方面都表现出很大差异。从近代以来直到改革以前,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一直延续下来,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基本结构。当然,这种局面的形成并非简单的历史积淀,现实的经济发展情况使得农村与城市呈现出较大差异。改革开放之前的一段时间,由于人为的制度安排,城市与农村被隔离开来,形成了城乡分治局面。这种格局的背后隐藏了大量的社会问题,特别是农村中的人地矛盾、农业生产效益低下等问题。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农村改革把农民从原有的体制下解放出来,农业生产率得以提高,农民得以自主支配自身劳动力的,而原来的制度下长期积累的人地矛盾和不充分就业逐步显性化,大量剩余劳动力产生出来,农村就业问题日趋尖锐。与此同时,城市改革使得非公经济产生并逐步发展壮大起来,而国有企业的用人自主权也逐步扩大,从而产生了很多新的需求。正是在农村推力和城市拉力的双重作用下,农民从熟悉的农村走向陌生的城市,在城市工作和生活。
          在这种背景下,农民阶层不再是一个同质性的群体,农民也不再是一个意义和内涵单一的身份指称。在长期的城乡分治中,农民群体的社会地位普遍低于市民群体。因而,对一般农民而言,进入城市谋生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地位获得的过程,进入城市已经成为许多农民借以改变自身地位的一种重要方式。体制改革一方面使得一些农民工实现了进城的梦想,并在城市里成功创业或就业,享受到了改革带来的成果;另一方面,农民工在城市里依然处于边缘地位,无论是制度安排还是在日常建构方面,农民工都是城市里的“他者”,他们仍然是社会底层群体。这个庞大的群体是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新事物”,其在城市里的就业、生活、交往情况以及带来的经济、政治、文化问题等,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
        二、二元劳动力市场与农民工就业
        一个国家的劳动力市场状况直接关系到民众的就业与生活,健全、有序的劳动力市场有利于劳动力合理流动,从而促进资源合理分配和有效整合。但是,没有哪个社会的劳动力市场是完全开放、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公平对待的,而是存在不同层级的,体现为分割状态。一般而言,劳动力市场分割是在世界各国都存在的普遍现象。在古典经济学看来,劳动力在部门间、行业间、区域间的配置,是市场供给与市场需求之间通过自由交换而自动平衡的结果,这样就会形成竞争性劳动力市场。在这种劳动力市场中,劳动者作为流动行为主体,对于其是否流动,以及怎样流动,具有完全决定权。对他们而言,流动行为是否发生,主要取决于流动的机会成本与预期收益的差数,而且与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情况高度相关。但是,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也就是说,现实的劳动力市场竞争是不充分的,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劳动力转移障碍,以及由此引起的劳动报酬上的显著差别。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西方学者提出了二元劳动力市场分割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劳动力市场存在主要和次要劳动力市场的分割。主要劳动力市场收人高、工作稳定、工作条件好、培训机会多、具有良好的晋升机制;而次要劳动力市场则与之相反,其收人低、工作不稳定、工作条件差、培训机会少、缺乏晋升机制;对于主要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而言,教育和培训能够提高其收人,而对次要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而言,接受教育和培训对于提高其收人没有作用;并且,主要劳动力市场和次要劳动力市场之间的流动较少。
        在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分割状况十分明显。在城市中,由于经济体制改革和农民工进城就业,国有企业原有的用工制度被打破,开始向市场化过渡,但仍残留许多计划经济色彩,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市场。随着改革的发展和深入,这种“二元劳动力市场”正朝着相互融合的方向发展,即部分农民工已进入了收入较高、稳定性强的职业就业,一些国企下岗失业人员也进入了仅由农民工从事的、非技能性、临时性就业岗位。不过,现实的情况却是市场分割依然存在:两个市场的供给、需求、岗位、待遇等都存在一定的差异。城镇劳动力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农民工更多进入的是完全竞争的城镇劳动力市场,是一种比较“低端”的劳动力市场,而只有少数农民工进入不完全竞争的劳动力市场。但是,两者的差异并不明显,因为进入不完全竞争的劳动力市场的农民工,也只是做一些简单的体力工作,很难实现根本性质的变化。因此,这种劳动力市场分割的状态短期内难以彻底改变。
        三、小城镇建设:解决的途径
        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而引起的产业和职业结构的变动以及就业层次的上升,为流动农民普遍提供了提升自己职业和收入地位的机会。但是,从整体上看,农民工很难改变弱势处境,生活水平与生活质量很难保障,农民工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候鸟式”流动也并非长久之计。随着年轻一代农民工逐渐增多,许多新问题不断涌现。年轻一代农民工年龄大多在20~30岁之间,与他们的父辈相比,他们受教育程度较高,见多识广,眼界开阔,他们更多追求生活质量,而不仅仅是生存需求。他们更加向往城市生活,希望在城市中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很多年轻农民工宁愿在城市里流浪、漂泊,也不愿意待在农村,但是他们又不具备长期在城市生活的工作能力和经济条件。这种矛盾局面如果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将给未来的经济发展埋下潜在的隐患。
        当前,我国正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城市化率不断提高,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城市已经难以承受农民进城的压力。在发展战略上,应该坚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并举、协调发展,重点发展小城镇,将巨大的农村人口有效地分流出去。可喜的是,国家已经开始把小城镇建设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各地都在加快城镇化步伐,发挥城市对农村的辐射带动作用,提升城镇发展质量和水平。可以说,加快小城镇建设步伐,既能够拓宽农民就业空间,有效地缓解农村人口压力,使更多的农民在城镇就业落户,又能够有效地带动县域经济发展、促进农村全面发展,提高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
        发展小城镇,关键是要准确把握当地的发展状况,不断创新发展理念,制定符合当地实际的发展战略,努力实现科学发展、协调发展。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坚持以特色产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要加大对农民的培训力度,培养更多农村实用型、技能型人才;要创造良好的条件吸引有一技之长、有经济实力的农民工回乡创业,落户城镇。通过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加快发展小城镇步伐,使农民能够就近、就地就业,这样既能够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又能够免除农民的后顾之忧,提高农民的就业质量和生活质量,可谓惠民、利民、稳民之举。

     

    (作者:姜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现任职于湖南省临湘市委办公室)

  • 责任编辑:朱兴家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