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张慧读书笔记 --]

三农中国读书论坛 -> 齐民学社读书会 -> 张慧读书笔记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华农12李琼 2013-11-04 08:04
我们的身体语言以及自由之心

读书科目:
《身体、空间与后现代性》(汪民安 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豆瓣阅读-------《有些失去不曾离开》、《枕边书》、《堕落》、《浮生》、《春风沉醉的晚上》、《我讲个笑话,你别哭呀》。。。。


我的本心:

    阅读之重要人人皆知,皆可以说出一堆堆的长篇大论来,然而在我们到了这样一个人生阶段,似乎有很多事情开始渐渐萦绕在心头,好多的线团缠绕,所谓的单纯早已远离了我们。可知能够简简单单的读书,乐于读书的道理及本心的能坚持还可以坚持的还能有几?我自问也不明白自己说自己喜欢读书的理由还在哪里?只是在读书后总是几多感慨,最简单的是总觉得还是知识浅薄,不能读懂,而其中深层一种的要数似乎读懂了,突然有感觉现实是那样的真实,书本并未夸张,戏剧的悲喜忧欢就在我的身边上演,而我的感情彻底的被其牵动,还有再深一层的要数与作者完全不能达成妥协,他的观点绝对不想赞成,可是身边的大流却就是那样的,我个人之力无能左右(当然我懦弱的本性也不让我想站出来呐喊),心中之郁结就此埋下,自以为悲悯的情怀是多么的有悲剧色彩,其实根本无多人理睬。
  所以现在当我开始准备写点什么(当然这个开始的结果在哪里,暂不多做臆想)的时候,有点文艺,有点清新的,有点粗鲁,再有点什么什么的时候,就似乎也是有那么一点不知所云了。当然我偏执的想法就是读书就是随手的拈来,随便的翻阅,乐趣就是随性而为之啦!
  乱乱的叙述,偏执的就是我。



我的读书汇报:
  这个月主要读的书是汪民安著述的《身体、空间与后现代性》,是一本学术性哲学作品。全书分为三个部分:
  
  Part1身体的转向
  开篇从尼采的的哲学观点“我和你不同,就是因为’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不同’”,即人和人之间的差异不再从“思想”、“意识”、“精神”的角度作出测定,甚至不再从观念、教养和文化的角度作出测定。也就是说,人的根本性差异铭写于身体之上。从此,身体不再是受灵魂支配的载体,身体开始跳出来,呐喊。当时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就是,这种观点也不是一种突破,虽然尼采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然而,我们这些后人对于他的了解还是很少,向他这样的观点,也不失为一种反传统,一种客观事实的单纯表达,然而再想想我们周遭的实际情况,日日在高歌,我们的理想目标绝对的伟大,因而我们也是伟大的人,然而这不过是群体性的意淫。尼采是一个疯子,他被人们说成狂妄的疯子,毫无遮拦。此上为题外话,言归正传,这里讲的是身体的转向,那究竟是如何转向的呢?  学术性论述框架实在复杂,,,首先是从意识哲学讲起,意识哲学发源于笛卡尔,在柏拉图那里悄悄驻扎,开始将身体与灵魂完全对立起来。西方宗教中也可以看到这点,所谓的禁欲,似乎身体的存在就是阻碍了灵魂与知识的接近,例如战争,疾病,烦恼,恐惧。于是幸而有了死亡,正是身体的死亡,求真的坦途才得以顺利铺开,灵魂才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才能笔直地通向纯粹的智慧、真理、知识,当时也是由于科学技术的不先进,也正是宗教愚昧统治群众的时期。再到西方的中世纪可以想见是多么的压抑,从就哲学上的发展也是缓慢一步一步地。从17世纪开始,哲学和科学就渐渐击退神学,国家逐渐击退教会,理性逐渐击退信仰。但文艺复兴只是一个短暂赞美身体的性感和美感,但这时候只是让身体摆脱了压制,此刻的哲学主要任务是摧毁神学,并不是解放身体。正如培根,笛卡尔,康德,对知识的理解,都是自我意识进行反复理性推算而获得的,而不是从身体的偶然触摸得来的。在黑格尔那里,哲学的秘密理所当然是精神现象学。到了马克思这里,赋予了意识一个物质基础,身体和历史第一次形成了政治经济关系,但是马克思不愿放弃意识和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所以他的哲学出现了断裂,人一会儿是消除异化精神性的存在,一会儿又是迷失在蛮横生产方式中的冰凉整体。
·······
以上哲学中关于身体的发现及专向是缓慢的,在此就不在赘述,实在是能力有限,,
总之到了尼采那里,身体这个概念才被强调,获得了本应属于他的主体性地位,他的口号是一切从身体出发。尼采的身体是权力意志,简单讲就是最本性的动物性,压倒一切的生产存权。
    他的很多时髦的观点现在看来,依旧那么先锋,对于尼采的理解,我自认哲学修养还不够,此处就简列几个吧。
    我们处在意识该收敛自己的时刻。
    世界就是权力意志的世界,此外一切皆无。
    无处不在的力乃是忽而为一,忽而为众的力和力浪的嬉戏,此处聚集,而彼处削减,像自身吞吐翻腾的大海,变换不息,永恒的复归······作为变易,它不知更替,不知疲倦、不厌其烦····
      在尼采的哲学传播过程,像福柯巴塔耶,罗兰·巴特,德勒兹等人作出了很多的贡献。
      这之后是作者,在尼采身体哲学基础上对身体的进一步拓展,诸如国家的身体政治,似乎我们的人民不再是有权利的人民,我们自出生,到最后化为尘土,似乎完全被国家左右牵绊掌控,打个比方,自我们接受的教育,接受的卫生服务,各种社会服务,我们的身份证明,大大小小的证件,公章,考试,头衔,地位,人情,所有这些似乎都在国家大机器下左右着,我们从来都不用考虑该做什么,似乎下一步怎么走,前人的模板就在那儿,或者,国家也已经为我们规划好了,或者这样讲,国家需要我们干啥呢,咱们就应该干什么去了,那是最好呀。
······
   还讲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头发,这个特殊的身体的一部分各式各样的形式,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剪短的需要,似乎,它更是一种身份,品味的象征,他的文化意义,也似乎在这个时代变换的流转你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的改变,

Part2空间的的政治

空间生产的政治经济学
都市与现代性碎片
城市经验、妓女和自行车
街道的面孔
现代家庭的空间生产
家乐福:语法及娱乐的经济学

Part3后现代性的谱系

后现代性的哲学话语



总之越往后看就越是让我无法理解了,要用学术性的语言写出来,估计也只能是对作者的话语再摘录在这就不做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图书馆借点相关书来看。



  最后得最后,另外在谈点我最近的读书状态吧。
  我发现豆瓣读书不错,推荐给大家。
  还有最近在看意识流的玩意儿,玩笑耳朵说法就是那种,不入流的东西,完全是信马由缰的写作手法,但是,看的还是比较轻松的,很多感慨。
  我的读书报告,一点点写的,好几天了,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也不知道在看的啥,真是意识流了,还是不入流的?
  不过这种状态自己很舒服。。
  
  
  
  
  2013.10,23晚
  张慧


查看完整版本: [-- 张慧读书笔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ime 0.140543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