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林山 - 2018-05-23 08:41:34  评分:★★★  [阅读原文]
  • 行路有感
    1、近代以来,我们知道西方的发达就是工业的发达,而工业发达的基础是教育的普及,没有教育的发展,工业的发达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2、在香格里拉,我看着那稀少、贫瘠、崎岖的土地,高寒的空气,曾经猜测藏族人为什么要成为喇嘛的原因,以为那不过是无法养活更多人口的不得已而为之!及至看到骑行新藏公路的游记,游记中那一种荒凉,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消除人口的无序增长,是一种选择吧!
    3、昨天佛诞日,据说杭州有一个和尚,一天化缘一百万元,我想中国人真的有钱了。也想到中国人的生存竞争也可能更加激烈了,要想办法让竞争对手掉进一个自我毁灭的陷阱,那就是鼓励一种自我毁灭的行为——比如出家!
    4、在宁波天一阁参观时,那个阁主曾经规定"书不出阁,非本家族之人不得阅书",中国一些人对生存竞争看的还是很透彻的,要把竞争对手消灭在萌芽状态甚至不让其萌芽!
    那么,像西方人那样广建图书馆,让知识广泛传播;广立各种奖金,奖励发明发现。在中国做不到就可以理解了!题外话,西方人这种行为,也是消灭竞争对手的一种手段就不可道也。
    5、参观明清故宫,我的想法:明成祖做了一个牢笼,把自己的子孙关在这个牢笼中当猪养。到了皇朝末期,当猪而不得的时候就恨生在帝王家了。及至爱新觉罗氏,前头的几任皇帝还能够跳出去,后头的也就成了那个大牢笼的囚犯了。当然,许多人相当这个囚犯而不得。
    6、猜测一下世界大势:
    随着米国的贫富分化走到了极致,贫富矛盾尖锐对立,就像要烧开锅的水一样要沸腾了,特总统上台就是挽救这个危险局面的最后努力。但是,想要消去这种极致,一种选择是对富人征税,缩小贫富差距;一种是重建工业,广泛就业。前一种是扬汤止沸,后一种是釜底抽薪。然而,资本是逐利的,后一种却是资本离开米国的原因!特总统似乎想穿越到1950年去,他的努力注定是一场空!这就是人不能胜天或者说运去英雄不自由。
    那么,把世界打个稀巴烂然后重建,可能就是资本的最大的愿望!于是,我们看到了利比亚烂了,叙利亚烂了,南斯拉夫烂了,乌克兰烂了,下一个可能是伊朗,然后,地球上出现了几个大国,像中国的战国后期。大家重建,老百姓解放最彻底的国家笑到了最后!也可能是某个国家的资本不甘心失败,让热核武器漫天飞舞,人类终于在最辉煌的时候谢幕!连带着同一个时期的动物、植物都遭殃,一起在地球上灭绝。
    中国的富人,新生的资本家,不明白世界大势,带着万贯家财投奔欧美,像秦始皇帝以为皇帝在他家万代传承那样,李嘉诚以为躲到欧美的财富也可以传万代。现在,垄断资本向中国来躲避米国国内的尖锐冲突,就是大势吧!而中国,恰好做出了开放国内金融行业来容纳国际垄断资本这个庞然大物。
    从此出发,我大约觉得政权和平变色的可能大增;米国沦落为一个平起平坐的大国的可能大增,如果不矛盾激化而分裂的话;俄罗斯重新崛起也不是不可能的;欧洲联盟一致成为一个关税、外交和军事一体化的国家也是可能的;阿拉伯的分裂,可能还要几百年才能看到新的大家出现;非洲的争夺决定了几个大国的起落。
  • 林山 - 2017-10-29 23:22:43  评分:★★★  [阅读原文]
  • 所谓专家,都是过去知识的认识者,是落伍者的代名词,与现在正在创造和未来即将创造的知识,都是完全不搭界的。

    比如自由竞争理论,就是古典的经济骗术,这个骗术,就是发达国家用来掠夺不发达国家的工具。是先富起来的上等阶级的人们用有组织来欺压无组织的下等阶级人们的工具。
  • 林山 - 2017-10-29 23:12:48  评分:★★★  [阅读原文]
  • 工业化的生产,发展了现代的数学、物理和化学(生物学应当是化学中的有机化学的部分),反过来促进了工业的发展,从而从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食品越来越丰富,衣服越来越舒适,住的越来越好,行更是一日几千里(李白说千里江陵一日还已经大大超过了),信息更是越来越便捷,今日中国,一个中学生,都可能大大超过了所谓的民国大师的水平。
  • 林山 - 2017-10-29 23:05:15  评分:★★★  [阅读原文]
  • 古典中国,皇权与人们组织起来是天然对抗的,中国的自然小农经济最适宜皇权。皇帝不能让人们组织起来进行工业化生产,明王朝朱氏政权清王朝爱新觉罗政权,都是认识明确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千秋万代的统治,压制工业化生产,不扶植工业的选择,是本能的政治正确。这两个王朝,豢养的知识分子,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 林山 - 2017-10-29 22:57:54  评分:★★★  [阅读原文]
  • 首先,我们看到近代欧美之所以能够从工业生产上崛起,首要的一条就是中央政府在扶植工业生产上不遗余力。
    工业,尤其是大工业的发展,教会了人们从宏观上认识宇宙,从微观上认识电子。数学、物理和化学的发展进步,都是工业生产的需要。从而生产出飞机大炮军舰乃至核武器,征服世界各地,也学会了组织人们成立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军队,为征服世界服务。军事与工业生产,相互促进,就是现代西方发达的根本。
    后发国家,俄罗斯不得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中国不得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从而建立一个本国发展基础工业的根据地,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旦本国工业建立并发展起来,自觉自发的进行人的等级也就是阶级的进化,文化大革命试图打断这个进化,却人亡政息。
    知识分子阶层,为上等阶级服务,是中国五千年历史和外国几百年历史所证明,为上等阶级所豢养,比喻前几年的茅于轼、吴敬琏等等为自由竞争唱赞歌的经济学家,就是如此人物。其实,在工业生产中,人就失去了自由,每天8点上班,你天天8点10分到试试。大工业排斥竞争者,就以自由竞争说事,后发者被洗脑后不能组织起来,就根本不能与组织起来的人进行竞争。这是题外话。
    当今中国的知识分子,崇拜欧美,就是被洗脑后的脑残的典型症状。说他们是知识分子,不如说他们是两脚书柜更加合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