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思想评论 >> 一家之言 >>
  • 张五常:中国经济有多危险?
  • 2015-08-12 19:34:44  作者:tm211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张五常:中国经济有多危险?

    2015-08-10 13:04

    来源:凤凰财经作者:张五常9135次点击:我要评论

    我是对中国最乐观的人,我跟进了35年,以前的30年我都很乐观,最近的五六年我转到悲观了。到现在经济政策非常不明朗,听不到有些什么是我自己能够认同的政策,路向非常不清楚。

           各位朋友,我说话有一个惯例,几十年来都是如此的,我可以不说,但我不能够说我自己不相信的话,士可杀不可辱。我几十年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后来就是我不想讲,因为中国这几年的经济非常不好。我是对中国最乐观的人,我跟进了35年,以前的30年我都很乐观,最近的五六年我转到悲观了。到现在经济政策非常不明朗,听不到有些什么是我自己能够认同的政策,那个路向非常不清楚,所以这就是属于我可以不说的话我就不说了,因为没什么意思了。假如说给你们听,然后突然间自己持有悲观的看法,我要从另外一个悲观的看法,带到中国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中国现在目前的情况我不讲。

    另外一个悲观的看法就是从国际上来看,我认为情况也不好,中国不好,国际又不好。这个大萧条的概念,在经济学上从来就没有比较可靠的定义。我认为大萧条并不是说经济垮了下去就是大萧条。1968年香港的地价跌到零,没问题呀,隔几年就上去了。香港1975年恒生指数从1700点,两个月之后跌到120点,没问题,你说它是泡沫也好,怎么说都没问题。中国在90年代,房地产的价格跌了四分之三,也没问题。但大萧条怎么说呢?显然不是因为经济垮了就是大萧条。我个人认为大萧条的定义,就是经济衰落以后不需要很多的衰落下去,有箫条,但不需要大萧条,但是要经过很长的时间都不能够再翻身,因为这个长的时间的小箫条就变成大萧条。所以我常认为这个长时间的问题,翻不了身的问题,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人人都说会翻身,证据是翻不了身。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才脱身的。

    另外一个是经济箫条了以后不能再翻身的例子,就是日本。日本在80年代后期,1987年、1988年左右经济衰落下去,楼价下跌,经济下去了,二十六七年后的今天也没翻过身,这才算是大萧条,这种状况才叫做大萧条。

    为什么会这么麻烦呢?在日本的例子我们常常都听到,二十多年来每年听到几次,日本经济开始好转了,好转、好转,每年涨两三次,年年都说,可是没好转到。你看看现在安倍,安倍说经济好转了,没有好转。

    说起来大概是6年前出现美国的经济大萧条,同样的问题,整天就说好转了,又说失业率怎么好了,基本上是根本没有好转。这个是麻烦很大的,为什么有的东西衰落下去会再上升,为什么有的东西又上不去呢?你看看失业率大幅的改善,但是伯南克他说得很清楚,这不是好现象,只不过是有些人放弃了不去找工作了。你看看股票上升,现在股票制度改了,现在股票的制度变成国际化了。很明显的证据,美国令人家很失望的证据,就是经过这个量化宽松,花出很多钱,利息低的不得了,这个量化宽松搞了这么久,其实伯南克是很有本事的人,你不能说他不懂,结果怎么样呢?你说失业率怎么进步了。三个星期以前,有个数据出现是恐怖性的,哪一个恐怖性的数字?美国的债券,美国的十年债券,它的利息率跌到2厘以下。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市场看到前景是没有希望的。问题就是他们已经放出去这么多钱,而市场的预期是十年以内不会有通胀,这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家都看到是没有前途了。美国算他们看错,我自己也看错,我对北京的朋友们说过,我说不要买那么多美国债券,我怎么会继续买债券呢,这样子乱把钱丢出去,应该有通胀的,一通胀的时候利息就上升了,那么美国的债券一定会跌的很厉害。那就算是我错的一塌糊涂,前三个星期美国债券去到最新高,这个问题怎么看呢。也就是说不是说我错,不是我一个人错,只是我抢先认错,货币是很难理解的。

    我一位很熟的朋友弗里德曼,他对货币的认识是很权威的,假如你说他不厉害,那就不是良心话了,这个人真的是很厉害的,我跟他是很熟的朋友,他对全世界货币数据都很清楚,思想敏捷,是统计学的天才,经济学的根底又好,而且非常用心、非常客观。你们想想看,他从1982年对通胀的推测,一直错到他2006年去世的时候,你说难不难、你说难不难?那你说我错一下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早上有一位同学打电话给我,他说伯南克他到底厉不厉害?他能挽救几年前的美国金融风暴?我说伯南克最厉害的那一点,就是他决定了不再做美联储的主席了,这一点是最厉害的,最本事的。他知道假如他继续做下去一定倒霉的,一定倒霉的。弗里德曼对这么多届美联储的主席他都批评的,只是对格林斯潘没有批评,他只是称赞,在我面前称赞他,格林斯潘曾经是一个非常红的人,他拿过无数的名誉头衔,他不仅是美国经济的控制大师,他是全世界经济的第一把手,结果怎么样?结果怎么样呢?结果声名狼藉收场,这是一位学者,是一位谦谦君子,他对中国是好的,对中国是善意的,现在对中国有善意的外国人不是那么多了。所以我对格林斯潘很有好感,他这样子收场,他就把利率调上调下,结果就是调错了节奏。

    货币,是用来协助贸易的,不是用来协助调控经济的。货币是不应该用来调控经济的,把它用来调控经济的话,很容易闯祸的。我们不是批评周小川先生,我觉得他做得不好,因为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不管什么人坐那个位置都是麻烦的,你叫我去做我怎么会做得比他好呢。你要用这个货币制度,中国搞这些利息自由浮动,为什么搞成这个样子?你现在去借钱8厘借不到,那有什么投资可以有8厘的回报呢?这个货币政策根本就不能用,货币只是用来协助贸易,没人叫你用来协助调控经济的,现在变成货币调控经济。美国要用,他不用不行,因为他用货币调控激励了他们的经济制度。中国,我写的很清楚怎么样把人民币用一揽子的物价指数,就不要用货币来调控经济,这样子才能把利率跟投资回报率看齐,现在乱七八糟,我写了很多次很清楚,我写了十几年的。你要放弃用货币政策来调控,因为世界上没有人成功过,可以十年八年很好的,但是一下子就坏了。其他国家没有这个选择,美国货币政策刺激他们经济结构。

    现在在这个世界,面对这个可能真的有个大萧条的情况发生,我不是说有,我是说“可能真的会有”。你想它六七年都完全没起色,总是有人说好了好了,日本讲了二十多年。为什么搞的这样子呢,你们听我讲清楚。他们这些所谓大萧条,我认为很长时间的箫条才叫大萧条,原因就是因为信贷膨胀得很大,然后收缩,而得到的结果。人类历史只有几个这种经验的,这个问题从1929年开始。信贷膨胀并不等于货币膨胀,就是说信贷膨胀可以是没有通胀,就是你借我也借大家都借,借到信贷很高,一下垮了。无端端的财富跌了,你看不到怎么样才能把它调上去,收入的预期又没有办法调上去,就变的无端端跌下来的时候,财富搞不上去,然后它就前途茫茫了,大家都是采取防守政策。这种经验不是那么多的。信贷膨胀引起的收缩,1929年美国出现过,八十年代后期日本出现过,美国2008年也出现了,这种是很难有的现象。而它麻烦就是经济衰落下去很难再起得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我们觉得中国应该怎么做呢?中国现在其实是处在最好的情况,因为我们没有面临信贷破裂的问题,基本上中国没有大问题。结果又搞出这个4万亿,又地方政府欠了20万亿,乱花一通,这是大问题,就搞成目前这个样子。国债方面,这个大麻烦大家都知道,我也不要再讲了。对这个国际形势中国该怎么做?我自己认为,解决的方法不是没有的,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还不像美国、欧洲那样面临那么大的问题,我认为:

    第一件要做的是中国要取消进出口关税,打开世界自由贸易的大门。中国有这个能力做得到,也不需要害怕,因为这一点是对整个世界有好处的。30年代的大萧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大萧条开始引起保护主义,国际贸易大收缩,我觉得中国要调过来调政策,中国有这个实力去做,所有关税取消。你看最近通到国内的汽车公司怎么垄断,都是乱来的,他当然是赚暴利,这么大的进口税保护他,那关他垄断什么事呢。你把进口汽车关税取消,那些汽车公司马上叫救命。保护主义保护了这么多年,保护其实保护的是劣质产品。你看中国的国产汽车,太离谱了。

    你去买一辆韩国的车子,跟国内买的车子,仿韩国的车子,那个水平差的多远啊,那要这些劣质车子干什么呢。中国人怕什么,中国人怎么可能斗输给别人,这个怕什么。先找些国家,不要搞什么亚洲自由贸易区,一放就放,很简单的。就跟他们说大家一起取消关税,中国是有这个实力去带起整个世界的,中国不要害怕。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第二,关于所谓的金融自贸区,也是搞的一塌糊涂。怎么讲得通呢?浦东搞自贸区,为什么不在陆家嘴做?外国的金融机构早就在陆家嘴买好楼盘了,准备等你金融开放给他,为什么不在陆家嘴搞?搞的这么久搞什么东西出来呢?开放金融从来都不需要准备的,今天取消,明天就是了。为什么搞来搞去搞不出来。你看过哪一本书,从事经济政策的他们看过哪一本书,全世界哪里有地方不是说要放马上就放的,德国的经验、到处的经验都是这样。那就开放吧,你把银行制度搞好了,把金融法律搞好了,那就开放吧,陆家嘴开放,那外资自然就进来了。不要偏袒香港,搞些什么人民币中心,要放就放了。三年之后我们的敌对不是香港,而是华尔街,一下子就把他们的阵地就抢过来了,中国有什么做不到,没有理由做不到的。

    我十几年前见过一个“傻子”,我觉得他讲话讲得很厉害,我觉得这个人蛮有本事的,他英文说得非常好,他也没去过外国,我说这个傻乎乎的中国人怎么英文讲得这么好呢,中国真的是有厉害的人的,这个傻子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他叫“马云”。

    你可以问他,我真的见过他的,我说这个人这么有本事,他那时候没钱的,当年我假如说买了他股票就发了。所以中国人不需要担心的,要开放就开放。开放后假如人家要来搞你呢整你呢,那就跟着我说的那个方法,把人民币放出去。你做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变成利益团体,多的不得了,有哪个不想趁有这个政策去找回一笔钱的。当年我跟香港财政司的彭利斯(音)做朋友,他说我只听你一个人讲,其他人我从来不听,因为你从来没试过为了自己知道内幕而赚过一毛钱的,你从来没对任何利益集团说过一句话,真的满街都是利益团体。你要做什么就放开做,你一说出去了大家都各自设立一个山头。

    第一点,外贸,放开它;

    第二点,外汇市场,放开它。

    我认为,虽然我不满意周小川先生的央行政策,我不是批评他个人,央行里面哪一个厉害我都还没见过。因为那个位置真的很难坐的。但是货币政策要换一个,不能再用这个货币政策来调控经济。我觉得你把周小川先生放在陆家嘴,做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我认为他会做得很好的。他英文讲得好,样子也很好看,外国朋友又多。

    中国的地区制度,我称赞得很厉害的,现在又搞坏了。2007年的时候非常好,后来就搞坏了,那个制度稍稍改一改是很好的,现在搞的一团糟。该怎么说呢?县际竞争制度。一个县长从5000块钱人民币一个月,另外加一些应酬费,再加一点奖金,奖金并不稳定的,那怎么办呢?又不准他贪污,那他有儿子到外国读书,他只有5000块钱一个月,你叫他怎么办?有的是很离谱的。有些干部我认为他们是很厉害的,对经济贡献非常大,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听说无端端又不见了,这些我不敢讲。(笑)

    回到2007年,把那个时候的制度稍稍改一下,要把分配制度搞好。那些贡献大的干部,一定要让他们有适当的收入才对。我知道有一些干部为国家做了两个项目,为国家赚了15亿,他只有8000块钱一个月,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对的,这样做是不对的。所以要从头再改。

    跟着我再说,中国的大学制度。中国人很聪明的,念书又念得好,怎么会搞到今天这个样子呢。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出过什么人才?你去看看,一团糟,搞人事关系,又数发表文章多少篇,一下又要去做什么报告,权力斗争。言论上面又多多的阻挠,这个不能讲、那个不能讲,试过很多次了,突然间去演讲说不准我讲,两三次。我知道他们是下面的人自作聪明的,中宣部从来没有管过我,我几十年都是这样讲话的。我关心国家,可是这并不一定爱国,我关心国家。就是我不服气,我们这是一批经历过20世纪大战的人,在广西逃难几乎饿死,然后到外面读书,夸口讲一句,我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中国人怎么可以输外国人,很多人比我还厉害,为什么这么多年大学教育都搞不起来,学校一团糟,这个要大手改的。

    目前这个形势是很关键的,我希望利用这一次机会,我认为西方有这个大萧条的情况,是很可能的事,而大萧条并不是垮下去那种,而是持续的、长久的不景气的情况。最重要的资料是三个礼拜前,十年的美国债券,这不是普通一般的债券,是成行成市的可靠的债券,它的孳息率跌到2厘以下,这个现象在30年代的大萧条出现过的。所以以中国目前的实力,应该在国际上再起来做一些事情,而顺便大大修理目前中国的情况。

    最后一点建议,我认为中国的数据,那些国民收入的数据,历年来都有点疑问,而且那些问号越来越多,多到大家都不好意思。我认为,应该停止公布那些数据,过几年考虑清楚怎么统计,然后再公布。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