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21120日,我随团参加了对英国、波兰和法国的工作访问,大大加深了我对这三个国家的了解。一路走来,虽走马观花却不免沉思,兹记录如下。

      公私界限赋予英国人特有的克制

      在我的脑海中,英国是“谜”一样的国度。翻开英国历史,世人往往惊诧于王室的连续性,似乎在这个独特的王国,王室的历史就是英国的历史。王朝更迭之中发生过数不胜数的阴谋、政变甚至革命与战争,但除了查理一世,英国国王就再也没有被送上断头台。即使 “光荣革命”,英国人依然决定保持他们的王室作为国家的象征。英国人这种特有的“保守”和“理性”在其整个历史中的每个阶段都有所展现,而且似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么,英国人是如何形成这种“不温不火”的性格,以至于成为国家性格呢?

      回首滚滚历史长河,英国从1066年建立诺曼王朝以来,已先后经历了近十个王朝,令世人惊奇的是,虽然历经千年,英国王室血统却一直没有中断过,这在世界史上是一个奇迹。或许正是由于这种独特的历史,英国人天生便具有“有恒产”者的恒心和毅力,在变换的时代大潮中,英国人总是善于处理新与旧、传统与变革的关系,从而赋予其自身一种特有的理性和智慧。从14世纪开始,“无纳税人同意不得征税”便是英国的格言,违反它相当于实行暴政,恪守它相当于服从法律。这种几乎天生的公私界限赋予英国人特有的克制和自律。

      悲情波兰:三次被强邻瓜分

      波兰这个西斯拉夫人的国度,拥有一部史诗般的历史,其中包括无数的光荣、骄傲和血泪。但与英国不同,波兰的历史似乎无法用帝王史的脉络讲述。波兰早在16世纪就建立起了一个独特的“贵族民主制”,即第一共和国,每个贵族享有充分的政治自由,包括人身、财产不可侵犯的权利,是谓“黄金自由”时期。波兰是当时欧洲最民主的国家,独特的弥赛亚主义和贵族精神,更使波兰一度成为欧洲最强的国家。但物极必反,这种贵族民主导致波兰极端的民主和无政府状态,在有争议的议题上议而不决,成为波兰衰亡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国际关系史上,波兰可谓充满悲情,标志着现代国际体系诞生的1648年恰恰是强大的波兰和积弱的波兰的分界线,而波兰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地形更使其成为欧洲的四战之地。18世纪后期,波兰遭到沙皇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国的三次瓜分,并在1795年亡国。

      在123年亡国的漫漫长夜里,波兰人坚信波兰一定会复兴,从来没有停止过起义和革命,直到19181111日建立第二共和国,马克思为此称赞波兰人是“欧洲不死的勇士”。不幸的是,波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再次沦亡。英勇的波兰人民为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奥斯维辛集中营就位于波兰境内。战后根据雅尔塔和波茨坦会议的决定复国,面积却比此前缩小了大约20%1989年起波兰建立了现在的第三共和国,迎来了新的历史时期。

      在离开华沙飞往巴黎的飞机上,我翻阅着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的著作《波兰——我的祖国》。正如克瓦希涅夫斯基在书中所说的那样,“今日波兰并未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而是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国家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望着舷窗外飞掠而去的朵朵白云,我默默祝愿波兰真正放下历史包袱,发挥连通东西方桥梁的作用,化地缘困境为地缘优势。

      中法文化的深度融合标志着中西文化的融合再生

      有人说过,若想了解巴黎,决不能像一阵风似的匆忙,我们却偏偏十分匆忙。在清晨赶往会谈场所的路上,这个城市的一切透过车窗向我扑来,丝毫不让人感到陌生,仿佛与它原本没有距离。整个城市宛若一个宏大的博物馆,充溢着文化与艺术的氛围,历史的印记更是俯拾皆是。难怪徐志摩曾经感叹:到过巴黎,你就不羡慕天堂。但在我看来,巴黎的一切并不只属于巴黎,这里的时尚、美食和艺术同样属于全世界。

      历史上,延续文艺复兴之辉煌、孕育了思想启蒙运动的法国,一直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着世界的目光。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是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和文化中心,法国文化在这一时期就享有崇高的声誉,法语则是欧洲外交和上流社会的通用语言。启蒙运动时期,巴黎成为启蒙运动的中心,法国诞生了如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等大思想家。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说:“首都之所以对帝国其他部分具有政治优势,既非由于其地理位置,亦非由于其宏伟,更非由于其富庶,而是由于政府的性质”,“到了1789年,巴黎已成为法国本身”。

      根据林语堂的分类法,几大国中法国人跟中国人是最相像的,比如非常为自己的历史和文化自豪,非常讲究含蓄和人情味。短短几天逗留时间,我很难对此得出自己的评判,但在当今几大国中愿意从文化的视角遥遥相对、惺惺相惜的大概就只有中国与法国了。临行那天,我们一行见到了法国前总理、副参议长拉法兰,这位对中国怀有美好祝愿的老人说:“现代世界不能遗忘古老文明,当今面临的许多问题和挑战可以从古老的智慧中寻求答案,而中国历史上的许多圣人贤士具有很好的智慧。

      2014年中法建交50周年,我对中法之间的“地缘文化”关系寄予厚望。在我看来,“地缘文化”关系与 “文明冲突论”大异其趣,与“地缘政治”学说亦是南辕北辙。我所指的“地缘文化”关系是一种文化再生的亲和关系,也就是具有文化融合创新的条件和契机的关系。在当今世界上,文化资源散布各地,其分布并不均衡。尽管文化存在差异甚或冲突,但相互之间的互补、启发和融合创新才是世界文明发展的主旋律。在某种程度上,“地缘文化”正是考察和探索此种文化融合再生关系的一种学说。中法之间的“地缘文化”关系正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支,而且只有从历史和全球的视野中才能把握中法地缘文化关系的精髓。中法文化的深度融合标志着中西文化的融合再生,中法地缘文化的联结将使人类文明再向前迈进一大步。要确立新型中法“地缘文化”关系,设若缺少深度的文化项目和文化再创造项目,我真的不知道中法文化交流的意义在哪里了。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 责任编辑:lw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