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丁·雅克:应重新评估中国式治理制度

    【昨天闭幕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向全世界诠释了中国“依法治国”升级版的含义,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强大的自我完善能力和深化改革的坚定决心,社会主义制度的生命力再一次得到验证。尽管国际上意识形态的偏见依然浓厚,但不少国际知名学者都对此次全会投来善意的关注目光。当会议仍在进行时,马丁·雅克22号在英国《金融时报》为中国的政治制度鼓掌叫好。】

    西方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中国的软肋在于政治制度。由于缺乏西式民主,中国的治理制度是不可持续的。最终,中国将被迫实行跟我们一样的政治制度。

    然而,中国的治理制度三十多年来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在这种制度下,中国进行了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改革。

    中国政府非常有能力,能够以战略眼光思考问题,与此同时也是务实和敢于尝试的。这个政府让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快速上升,得到了群众的广泛支持。认为这个政府迟早(西方人一般认为只会早不会迟)会失去民众支持的想法是牵强的。相反,考虑到中国经济仍在快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也还在不断提高,这个政权的支持率上升的可能性将大于下降。

    然而,我们不应认为,民众对这个政权的支持只会随经济增长的快慢而变化。在西方,民主制度是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几乎已成为共识。这是错误的。中国政府的合法性根植于这个国家的历史。政府和家庭,同为社会中最重要的两种组织。在至少两千年的时间里,政府被视为中华文明的守卫者和化身。这就是中国政府合法性的主要来源。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昨天在北京落幕。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昨天在北京落幕。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中国政府的一些其他特征,比如重视贤能统治、政府能力以及关于国家与人民关系本质上具有家庭色彩的观念,同样是根深蒂固的。

    每当政府失灵的时候,中国的情况就很糟糕,典型的例子是中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至1949年长达一个世纪的屈辱史。中共近几十年来的主要成就,就是重塑了政府,在现代背景下恢复了政府的主要历史特征——其核心地位、能力、贤能治理、合法性以及效力——而在此前的一个世纪里,政府经历了灾难性的衰败。

    人们容易将中国政府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这是因为在西方,我们只将那些看上去将国家推向西方模式的改革视为真正的改革。事实上,自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经历了重大而持续的改革,其规模远远超过美国或英国发生过的任何改革。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中国政府本身没有经历深刻的改革,它如何策划推动如此大规模的经济转型。这一进程将持续下去,甚至或许会更加令人叹为观止。

    马丁·雅克:应重新评估中国式治理制度

    我们不应不屑地认为中国的治理制度是脆弱和不稳固的,我们必须理解这一制度——以过去三十年的标准来衡量,这一制度是非常成功的,世界将日益认识到,这个制度是他们必须学习的。迄今为止,人们认为,中国、而不是西方民主国家将面临严重的治理问题。我们对西方民主制度的看法已严重脱离了历史现实,我们将这种制度视为解决治理问题的某种永恒、理想的方案。然而,显而易见的是,美国民主制度已日益变得失灵、短视、两极化,容易受到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社会顶层那1%)的挟持。

    从历史角度来看,有充分理由相信,西方民主国家将面临艰难而不确定的未来。它们过去的成功有赖于两个基本条件:首先,西方在至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主导了世界,获得了巨大的经济优势,让西方的政治精英拥有了极高的地位和威望;其次,西方民众的生活水平长期以来不断得到提高。这两点在未来都是不可仰赖的。

    西方正在衰落,欧洲衰落得尤其快。一些人预测,到2030年,中国经济产出可能占到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两倍。到那时美国的实力将一落千丈。这势必影响美国民众对本国政治精英和政治制度的看法。此外,鉴于有充分证据显示近来美国和西欧许多民众的生活水准停滞不前,未来会怎样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崛起中的大国在国内的民意支持率往往会不断上升,而衰落中的大国会遭遇民众的不满。我们不应低估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问题将比中国更严峻。

  • 责任编辑:朱战辉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