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乡村建设 >>
  • 曹妃甸几近沦为空城:商务区人荒尽是烂尾楼
  •  2014-06-05 00:09:30   作者:sn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曹妃甸几近沦为空城:商务区人荒尽是烂尾楼

    2014年06月04日 10:00  《法人》  评论中大奖(21,449人参与) 收藏本文     

      【推荐阅读】首钢搬迁难题:曹妃甸重建新首钢预计将耗资500亿

      曹妃甸的救赎

      四大产业集群未能如期建成,大批在建项目烂尾,债台高筑,人烟稀少,几近沦为“空城”。作为曾经的“明日之城”“中国鹿特丹”,困境中的曹妃甸,该如何在变革的浪潮中抓住机遇、自我救赎?

      文 《法人》记者 赵记伟

    资料图片。资料图片。

      “滦州故地,冀东新港,渤海滨沙岛,天津外水廊。背陆地而有浅滩,面大洋而有深槽。唐王于兹歇马,曹妃就此驻魂,唐王伤怀爱妾,兴曹妃殿于孤岛。此为该地得名之始。”

      这段由天津海事局在2006年镌刻在唐山曹妃甸灯塔上的铭文展示了曹妃甸的由来。曹妃甸航道险恶,又是船只出入大沽口、天津的必经之地,古时船只在此遇难的很多。这一带百姓常说:“英雄好汉,难过曹妃甸。”

      曹妃传闻虽不足信,但近两个世纪以来,灯塔使过往船只日辨航道夜观方向,这个涨潮时4平方公里的渤海带状小岛却成了渔民和过往船只避难的港湾。

      面洋深槽背陆浅滩;无须人工开挖的天然良港;海水不淤不冻。优越的地貌水文自然地理特征让曹妃甸成为渤海西岸众多港口中再建大型深水港口和建设临港产业发展提供了优越条件。

      曹妃甸吹沙填海工程也是我国在建的最大填海项目,规划陆域面积达310平方公里,一举超过了上海临港新城的填海造地工程。

      当地人习惯称曹妃甸工业区为曹妃甸,整个曹妃甸工业区从平台(填海期海岸线)开始,一公里称为一加(1+),直至十八加的矿石码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陆域面积基本上是填海造地而成。

      失落的曹妃甸

      北京大部分的动车会在一个半小时内到达唐山北火车站,这里是唐山市丰润区,离唐山站尚有近30公里的路程,从北京乘快速列车到唐山站则需要 2~4个小时不等的时间。丰润汽车站的黑车司机都配有一种类似对讲机、利用网络流量呼叫的通信工具,拼车一位乘客20元就可以很快拉到唐山站。而公交车则 要走上一个多小时。

      唐山汽车站最晚开往80公里外的曹妃甸班车是下午6点整,而曹妃甸车站到了下午5点半之后就没有了外出的班车。黑车成了出入曹妃甸的唯一交通工具。曹妃甸汽车站应该是最简陋的汽车站之一。简易的一排彩钢平房内是售票窗口和一个超市,购票后即可进入后院的几辆长途客车。

      相比较天津与北京的交通便利性,曹妃甸离北京还是较远。

      鲁师傅是河南淮阳人,从老家开过来一辆面包车跑出租。和本地人一样,他也印制了名片,区别于其他黑车司机的,是他的名片上印制了“曹妃甸欢迎您”的字样。

      黑车司机一般都会停在十一加的曹妃甸汽车站附近。多年的曹妃甸生活让鲁师傅一眼就能看出坐车的是首钢职工、华润电厂职工还是跑港口的业务员。谈 话间,鲁师傅就拉了一名乘客到不远处的华润电厂门口,10元钱,算是起步价。而前往七八公里外的十八加矿石港口地区,则叫价30~40元不等。这辆面包车 年10个月给他带来6万元的收入。

      “曹妃甸从去年十一后就进展缓慢了,化工园区有企业前些天试开工一次旋即停工,气味实在难闻”,鲁师傅不无忧虑地说,“我计划看情况再干个一两年出租,等这边开发好了出租车不行了就做个小生意,谁知道现在建设这么慢呢?”

      鲁师傅的妻子在十一加首钢实业京唐大厦前的职工宿舍楼前做小吃生意。日子过得还算平淡,唯一令他不满意的就是本来好好的一排彩钢平房被拆除,大 家只好用手推车、支棚子围在路口做买卖。住宿的条件也不好,数平方的彩钢平房就要500元一个月的租金,虽然紧靠华润电厂,电费却高达1.7元一度。幸好 当地人比较好,对他们没有排挤。

      相比之下,年轻的寇师傅则安逸多了,2009年开始开出租的他已经换了3部汽车,现在开着最新的斯柯达牌汽车进出曹妃甸。他的名片背后则增加了一些业务:进出港口、船员接送、伙食物料供应、代上备件、接送快递。

      长年的出租生涯让寇师傅积累了大量船员人脉,他更多的从各个港口接送船员和一些技术员往来于天津、北京、曹妃甸。

      对于曹妃甸的发展,寇师傅表示,“除了港口和首钢、华润电厂的建设外,整个曹妃甸发展太慢了,反正欠债的工地比较多”。

      寇师傅称,甸头立交桥建成那么久了依然还没有还上欠款,立交桥被建设方封了一部分。现在甸头立交桥是事故高发路段,基本上每三天就会出现一次交通事故,交通车流量比较大的装载铁矿粉的货车不是撞上栏杆就是互撞,不时也有交通死亡事故。

      “邪门了!”寇师傅每次经过甸头立交桥都会小心翼翼地通过。“没有首钢就没有曹妃甸,这里除了港口就是首钢和首钢配套的公司,其他工地现在看不到什么人,慢慢建吧。”

      当首钢遭遇曹妃甸

      1992年,继我国实施大连等14个沿海开放城市政策后,党中央、国务院又决定对5个长江沿岸城市,东北、西南和西北地区13个边境市、县,11个内陆地区省会(首府)城市实行沿海开放城市的政策。

      此时的河北省经济强市唐山也在筹划“蓝色经济”,对曹妃甸进行开端策划。对于曹妃甸的开发,唐山一直在等待机会。

      直至首钢计划搬迁,机会来了。2003年3月,曹妃甸开始启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此时距曹妃甸立项研究已达10年之久。

      自北京获得2008奥运会举办权之后,距离北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仅二十几公里的首钢是北京的污染源之一。随着首钢产能的增加,降尘量也大幅增加。高污染和奥运承诺让北京不得不壮士断腕。首钢集团搬迁的提议就不绝于耳。

      经过多次论证,2003年,首钢决定迁址曹妃甸。

      首钢新址曾有多种选择方案,最终确定曹妃甸,主要是便于利用冀东的铁矿石和海外进口铁矿石。距离也是关键因素之一,首钢采取职工集中工作、集中回京休息与家人团聚的方式,解决首钢老职工工作和休息问题。

      首钢搬迁可以整合唐山分散、落后的钢铁产业结构,通过并购等多种渠道在曹妃甸建成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国际竞争力的钢铁精品生产基地。按照规 划,首钢新项目的产品选择将紧紧围绕汽车板、硅钢片、高档建筑板和高强度船板等新产品,不仅有很强的竞争力,而且可以大量地替代进口产品,力图实现我国由 钢铁大国向钢铁强国的飞跃。

      2005年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了首钢搬迁方案,同意首钢实施压产、搬迁、结构调整和环境治理,在河北唐山带状沙岛曹妃甸建设一个新首钢。

      新首钢一举解决了矿石的港口和陆上运输问题。

      建设曹妃甸的初旨是建设唐山市外的一个矿石和原油码头深水港,甚至增加建设一个重工业区,不仅可以当作大宗物品的货运集散地,也可以整合唐山的重工业。

      据《法人》记者了解,早在2002年9月,首钢就已经和秦皇岛港、唐钢、河北省建筑投资集团和唐山港(4.26, -0.12, -2.74%)一起组建了曹妃甸实业开发有限公司。

      在国家发改委没有正式批复首钢搬迁方案之前,曹妃甸的吹沙造田工程就开始动工了。

      谁曾想,吹沙造田一经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吹着吹着曹妃甸陆地越变越大。

      当地官员逐渐认为,开发建设曹妃甸不仅直接关系唐山、河北的改革发展大局,而且对环渤海地区乃至全国生产力布局调整和经济发展都具有巨大带动作用和深远影响。

      曹妃甸工业区最初规划仅30平方公里,后来改为250平方公里,接着是310平方公里,最新的规划将曹妃甸工业区、南堡经济开发区、唐海县和曹妃甸新城纳为一体,规划面积达1943.72平方公里。

      10年来,而曹妃甸也从最早的带状沙岛逐渐升级成为副地市级的曹妃甸区。

      国家发改委批准首钢搬迁方案后,唐山市于2005年10月成立曹妃甸工业区党工委、管委会,2008年10月经河北省委、省政府批准组建曹妃甸 新区,辖“两区一县一城”,即曹妃甸工业区、南堡经济开发区、唐海县和曹妃甸新城。2012年7月,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唐海县,设立唐山市曹妃甸区。建制 县30年的唐海县自此成为历史,但当地人仍习惯地称自己为唐海人。

      再造唐山的“蓝色经济”?

      一直以来,作为典型资源型城市,煤炭之城、钢铁之城的称号赋予唐山天然的自然宝藏。经济发展始终依靠煤炭、钢铁、陶瓷、水泥等传统粗放型产业, 对资源的高度依赖,经济发展模式粗放、单一,而这些产业带来的资源消耗大、污染严重等问题却愈演愈烈,成为悬在唐山头上的一把利剑,经济转型成为必然。

      首钢意向迁往曹妃甸后,唐山也把目光聚焦到80公里外的蔚蓝大海,在建设港口这个跳板上,力图从“黑色经济”转向“蓝色经济”。

      2003年,唐山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发挥环渤海优势,依托传统产业,用“蓝色思路改写煤都历史”,实现生产力布局向沿海推进的新的发展战略,而曹妃甸,也承载着新唐山的蓝色梦想应运而生。

      当时的河北省调研组听取了唐山正在谋划的曹妃甸工程前期工作汇报。大码头、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曹妃甸展现的壮丽画卷,令他们很振奋。他们算了一笔账:以曹妃甸开发为龙头,四大工程下来,经济总量相当于再造一个新唐山。这应该是河北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点!

      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国钢企对海外铁矿石的需求有增无减,我国南方能源的短缺,也急需为“北煤南运”寻找新的下水口。这就要求必须尽快在环渤海地区建设具有战略地位的国际性能源和原材料集疏大港,历史地承担起原油、铁矿石进口和“北煤南运”的重要任务。

      曹妃甸拥有渤海湾其他地区无与伦比的深水岸线资源,加快建设以进口矿石、原油、LNG(液化天然气)和煤炭为主的四大专业化、大型化码头,正是顺应国家交通、能源发展战略做出的重大决策,对于缓解我国能源、原材料紧张状况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对于处于内陆的首钢而言,没有港口,不得不花费巨大代价远距离运输铁矿石。首钢搬迁至曹妃甸可以以此淘汰落后的产能,精简人员,提高技术,提高自己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早期首钢规划的钢铁产业和矿石码头在唐山人眼中延伸出了大码头、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四大工产业。曹妃甸很快发展成为河北省的“一号工程”。

      2006年,曹妃甸工业区被列入国家“十一五”发展规划。

      2008年,《曹妃甸循环经济示范区产业发展总体规划》正式获得国家批准。为确保《总体规划》顺利实施,国家专门成立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曹妃甸开发建设协调小组并设立专家咨询委员会,以加强组织领导、科学决策和综合协调。

      据当地媒体报道,时任唐山市政府党组成员、曹妃甸工业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薛渤高兴地说:“一般来说,一个市级园区的规划由省里批 就行了,但我们曹妃甸的产业总体规划不仅由国家发改委亲自牵头来搞,更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这充分说明国家对曹妃甸的高度重视。据了解,国务院从未批过任 何一个园区的总体规划,国家发改委从1953年成立以来也从未牵头给任何一个园区做过规划。在这件事情上曹妃甸真可称得上是开天辟地。”

      2009年召开的首届曹妃甸论坛再次让唐山膨胀。首届论坛主题为: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工业化。

      光环下的曹妃甸投资规模逐年上升,在2011年召开的河北沿海发展说明暨临港产业合作项目对接会上,唐山就宣布曹妃甸累计完成投资近3000 亿元,已进入产业大规模聚集、城市建设加速发展的新阶段。

      但是,意欲打造“南有博鳌论坛,北有曹妃甸论坛”的唐山市再也没有召开传闻原计划两年一届的曹妃甸论坛。首届曹妃甸论坛的主题为曹妃甸打下了一串问号和省略号。

      人荒和烂尾楼

      事实上,进入2012年后,曹妃甸的发展就到了瓶颈阶段,《法人》记者在曹妃甸三加临港商务区所见烂尾楼居多,一些工地仅保留看守人员或少量工人施工。

      众多的首钢职工也见证了曹妃甸的发展。

      首钢京唐公司职工王超在上周并没有随周末返京的首钢京唐公司大巴回到位于石景山的家,妻子正在休产假,他计划周末去秦皇岛参加朋友的婚礼。

      “曹妃甸发展忒慢了,现在除了四海公寓附近住的人多外,其他地方没什么人。整个曹妃甸最热闹的就是四海公寓楼下的这几个小吃店,唐山百货大楼曹 妃甸店只不过是一个超市而已。物价忒贵,什么东西都要外运过来,没什么娱乐的地方。要是四五十岁有生活压力的在这边生活还行,年轻人在这边熬日子,十个有 八九个不想待在这里,想着过两年孩子大点就辞职回去。深圳发展十年什么样啊,这里好了我也不想走,关键这里没有人,有人才会带动消费,基本没有常住人口。 买房的也少,工资也高不了多少”,二十多岁的王超比较郁闷。

      和王超想法不同的是,在曹妃甸组织的“实现中国梦、青春勇担当”演讲比赛中,一批青年建设者宣誓:我会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钟,用智慧和知识,信念与理想,建设曹妃甸,建设新唐山,实现中国梦、青春勇担当。

      他们激情饱满地畅想着曹妃甸的未来,回忆起那些激励自己驻扎建设曹妃甸的点滴事迹,在荒寂的沙岛上,那些热火朝天的开发建设日子,青春无悔。

      事实上,在曹妃甸工作的人们都希望曹妃甸早日变好,但空空荡荡的街道和一些烂尾楼让他们失望。

      5月23日晚7点,曹妃甸鑫海会馆门前的小广场上首次播放流动电影,观看者零星不到二三十人。电影一结束,整个曹妃甸都没有了行人。除了四海公寓的楼下几家小饭店热闹了一阵。

      夜晚9点钟,曹妃甸最繁华的三加临港商务区大街上空荡荡的,偶有一辆汽车驶过。附近职工宿舍区蓝海嘉园的十几栋多层楼房周围挂满了景观照明灯,晚上灯火辉煌,也没有什么人入住。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路灯亮亮的,一栋栋的在建楼房和大面积的空旷地区,让人浑身发怵。

      号称投资3.5亿元的海州广场项目,建筑面积9.8万平米,建设周期24个月,是一组现代化的商场酒店娱乐综合体。预计2014年8月份竣工并投入营业。《法人》记者在现场却只见到四层的框架结构,周围的钢筋已经发褐生锈,所占土地大面积没有开工建设。

      守护该项目现场的唐海人刘仕平曾经作了一首小诗:曹妃发展真不错,条条大路都宽阔。水路旱路路路通,夜间行走灯火亮。河北人民有勇气,外国记者来照相。造福百姓百年计,滨海城市实现了。

      刘仕平说:“最近两年工地开工的确实少了,都是先占着地方,派几个人慢慢建设。那些框架楼很多都停工了。要说是烂尾楼,这不是还有几个人嘛。”

      他也希望曹妃甸能够尽快的建设起来,别吹那么大。

      一位知情人告诉《法人》记者,整个曹妃甸的人荒是不争的事实。2012年竣工的蓝海嘉园,至今入住率不到5%。特别是2013年10月份之后,整个曹妃甸都失去了热闹的工地氛围。2014年春节以来,基本上没有外来建筑务工人员进驻。

      《法人》记者在临港商务区统计了一下曹妃甸一批即将完工营业而尚未竣工的项目,有数十家之多。这些工地或建设遥遥无期或仅仅停留在设计图纸上。

      本应在2013年12月建成、投资9800万的宏丰商场项目,至今只有一小部分人施工。

      由内蒙古伊泰置业投资9亿元,预计2015年6月建成的伊泰广场,是复合型商务区、酒店、办公综合体。但《法人》记者在标示的纳潮河南岸并没有看到该项目。

      占地120亩、投资3.9亿元的联合农贸广场本应该在2013年7月竣工开业。但现在生活在曹妃甸的人们还需要去附近的小型农贸市场购买蔬菜等农产品(9.45, -0.03, -0.32%)

      由宝骏基金旗下唐山曹妃甸宝骏实业公司投资4亿元建设的宝骏金融街(5.79, -0.17, -2.85%)及配套餐饮娱乐综合体,建筑面积12万平米,含产权交易大厦、宝骏基金总部、金融街温泉SOHO及配套餐饮娱乐建筑。原计划2013年12月建成并投入使用,至今大部分还是框架结构。

      本应在2014年六七月竣工开业的规划设计大楼及商业综合体和红家居商贸城等一批商业项目都不能保障按时营业。

      至于2013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曹妃甸医院,当地职工称治疗个感冒发烧还可以,这个二级甲等医院很多设备还亟待完善。

      五大银行中,除早些入驻的中国建设银行(4.02, -0.03, -0.74%)和尚未营业的农业银行(2.48, -0.03, -1.20%)外,其他银行基本是2013年才开始在曹妃甸设置网点或支行,周六和周日只有中国工商银行(3.57, -0.01, -0.28%)交通银行(3.80, -0.02, -0.52%)营业。一名营业员认为,在周末银行营业没有意义,基本没有存取款业务。

      曹妃甸如何救赎

      虽然也被称为世界最大的工地,仍有“曹妃甸不行了”“曹妃甸欠债上千亿”等传言,四大产业在曹妃甸的投资发展并不理想,但曹妃甸还希冀能够借京津冀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再次在招商和产业转型方面下功夫,摆脱目前的窘局。

      受成本和投资方撤资的影响,设计能力为日产300万吨的“曹妃甸海水淡化项目”,目前产能仅为每日一两万吨,高水价和卖不出去也成了海水淡化工程的隐患。

      华润电厂的二期工程建设尚处在前期筹备阶段。

      被曹妃甸所寄予希望的大石化项目,受“十一五”期间中石化[微博]已经在天津启动了1200万吨炼油、100万吨乙烯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影响,炼油项目遥遥无期,只成为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原油进口码头和储备基地。

      而首钢京唐公司受制于钢铁行业的形势下滑,其千万吨级钢铁项目一投产就遭受到亏损,多年来已亏损上百亿元。

      十年来的投资债务也成了曹妃甸头疼的事情,据媒体透露,仅贷款利息方面,曹妃甸每日应付利息就高达上千万之巨。

      只有十八加地区的深水码头和首钢职工撑起了曹妃甸的货运和热闹景象。

      曹妃甸区长杨洁在曹妃甸建设开发十周年时表示,曹妃甸区的整个产业结构当中有偏重化工的问题,虽然这是依据国家对曹妃甸区已经提出的产业规划定 位来做的,目前真正落地的项目就是首钢和华润电力,面对北京环境容量的新要求,曹妃甸应该怎么办是一个课题。曹妃甸转型升级是两部分,一个是既有的建成的 项目转型升级;一个是规划转型升级。全力打造绿色港口、绿色产业、绿色城市,按照“大招商、招大商、招好商”的原则,制定出台了促进先进装备制造业和现代 服务业发展政策。

      虽然“绿色曹妃甸”的口号是诱人的,但《法人》记者却在曹妃甸一期和二期矿石码头中间的海域发现了一只死去的海豚,海豚死去多日已经退皮,其他 身体部位完好,并不像船只撞死的样子。5月24日,死去的海豚被中交一航局第五工程有限公司院内的几名工作人员就地在海滩掩埋。货运飘落的铁矿粉散落在十 八加地区的大地上、建筑上,雨后的道路上雨水混合铁粉形成一道红褐色的水流流向大海。5月26日上午10点20分,唐山市政府门前的西山道上,路灯欲与太 阳比光,供电部门竟然忘记了关掉路灯。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陈耀告诉《法人》记者,渤海西岸已经有秦皇岛、京唐港、天津港(7.61, -0.22, -2.81%)和 黄骅港多个港区,曹妃甸港区应该重点突出深水港的优势,利用矿石、煤炭、原油等大宗物品的港口优势,服软与天津合作,不和天津做硬性竞争,做天津港的配给 港,和其他港口形成分工协作。借力京津冀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工业园区的产业布局也应该差异化竞争,不要造就大而全的局面。

      接受《法人》记者采访的河北联合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家顺教授认为,曹妃甸的建设还是太晚了,没能搭上我国工业化建设的中期,却赶上了经济危机和产能过剩。

      “我国工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20世纪90年代末到2010年间。大规模的工业化进程直接让我国进入了工业化的后期,工业化布局基本形成,这时 候的曹妃甸建设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经济危机和产能过剩之后一些大型企业主要精力放在了产业转型和升级上。没有资金和精力去投资新厂区建设”,刘家顺说。 从工业化的角度来看,如果曹妃甸的建设在工业化中期阶段,那现在就不是这种状态。很多企业大规模的扩大产能和基础建设都在这个时期打基础。

      刘家顺说,当曹妃甸开始建设的时候刚好赶上我国的产业转型。当时曹妃甸如果慢慢地建设和开发,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这种重工业区即使不在曹妃 甸,在任何地方都会下滑,也不能说首钢亏损归咎于搬迁曹妃甸。客观规律是,在曹妃甸发展的决策上,没有预料到工业发展的转型,工业发展的瓶颈。产业是个链 条,前期还是基础建设,难以预料。

      “经济周期的调整,导致前期投资没有发挥效益,不能否定曹妃甸,从唯物主义来说,所谓的持续发展,一个企业倒闭还有另一个企业的发展。曹妃甸承 载着再造唐山和唐山的转型,能够像沿海转移,通过转移来升级技术。曹妃甸的发展现在是时间、时机问题”,刘家顺把曹妃甸的现状归咎于大环境的影响,他对曹 妃甸的发展还是寄予了希望。

      曹妃甸三加地区的街道上,“打造京津冀协同发展重要支点”宣传招牌已经开始挂在工地的围墙上。在国家发改委尚未具体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发 布之前,曹妃甸开始全面招商,向北京猛抛橄榄枝。2013年底就把北京400多个有可能外迁转移的产业项目逐一走访建立档案,为产业对接做好准备。

      5月23日,《法人》记者在曹妃甸置业大厦的二楼见到了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董事长王天柱一行的考察,嫌专业的讲解员讲解不够清楚,一位当地领导甚至不遗余力地亲自指着沙盘介绍曹妃甸的整体规划。

       唐山宣传部门一位人士告诉《法人》记者,京津冀一体发展,因为中央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发文,河北省内各自为战,比较乱,整个唐山没有具体的合作项目,仅仅 是概念性的东西,故曹妃甸的具体措施暂时不便透露。但他透露,当地有关部门正在联合首钢总公司在北京和曹妃甸共同筹建北京产业园,积极承接北京产业转移。

      今年2月,曹妃甸也开始申报自贸区,按照曹妃甸的设想。曹妃甸自贸区建设的总体思路是将曹妃甸打造成为“四区三大”,即港区联动管理模式创新试 验区、承接京津地区产业转移的开放区、新型循环经济示范区、现代服务贸易开放的先行区、欧亚大物流重要枢纽、环渤海国际经济合作引领区(大合作)和国际大 宗商品交易大平台。

      但商务部在4月份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并没有提及曹妃甸自贸区的任何新消息。

      千载以降,世人屡与天公斗勇,不避风浪,不畏险阻,傲视天地,睥睨苍穹。沙甸灯塔兴替,薪火不断,足见民智之无穷。

      香消玉殒的曹妃,燃指化灯的法本,已成为曹妃甸的记忆。曹妃甸灯塔也静静的守望着“北方大港”的建设步伐,会有那么一天,这个中国“鹿特丹”的梦将会实现,十年还是二十年?

  • 进入专题:关注《土地管理法》修订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