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乡村建设 >>
  • 曹锦清:一生志业在“三农”
  •  2014-04-13 09:25:20   作者:曹锦清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曹锦清:一生志业在“三农”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4-04-03 15:56

    -人物名片

      曹锦清

      男,1949年生,龙游人。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19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 社会学院教授、博导。他是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三农”问题专家,著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黄河边的中国》等。其 中,《黄河边的中国》一书在当年引起学术界的热烈反响,成为观察研究中国农村社会的翔实资料。

      曹锦清在书斋阅读


     

      华东理工大学旁,一处静谧的小区里,学者曹锦清戴着一副眼镜,一丝不苟地翻阅着资料。在他 偌大的书房里,三面墙做上了书架,堆满了厚重的书。从龙游小山村走出来的曹锦清,一谈起哲学问题和社会问题来目光炯炯有神。在中国,他是最早将“三”农问 题摆到足以影响中国发展进程这一高度的学者之一。

      “为什么活、为谁活、怎样活”

      从14岁那年起,曹锦清就开始记日记,并思考人生一些大问题。他在墙上写了这样几个字:“为什么活、为谁活、怎样活”。

      这个问题是当时从农村到城市的巨大变迁带来的。曹锦清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思考人生和哲学问题,与他小时候的生活经历密切相关。

      上世纪五十年代,孩提时代的曹锦清,在龙游外婆家里度过了一段最快乐的时光,甚至一度把外婆当做母亲。1958年,轰轰烈烈的“大跃进”中诞生了人民公社,外婆家的生活变得十分困难,曹锦清只能跟着母亲到上海,靠母亲给别人当保姆来维持生计。

      从青山绿水的家乡来到大上海读书,巨大的反差让10岁的曹锦清一下子陷入了痛苦之中:五口之家挤一个7.6平方米的小房间,而且自己的算术、语文基础几乎为零,遭到了同学们的排斥和奚落。在这样的环境下,曹锦清格外怀念外婆,做梦都想回龙游。

      真正开始觉悟到要读书是在初一的时候。当时,曹锦清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一块木板成了他的第一张书桌。因为有了之前的痛苦经历,曹锦清从初中起就开始思索人生的意义。

      “为什么活、为谁活、怎样活”,他一直在追问这些问题的答案。这些问题伴随着他念完了复旦大学的哲学本科,拿到了华东师大的哲学硕士,一直到40岁,他写完了《现代西方人生哲学》。

      这本书一出版即被《中国青年报》头版大幅报道,曹锦清还为上海团市委等单位的干部讲人生哲学,在当时的上海引起了很大反响。

      他用脚步丈量中国农村

      曹锦清是一个孜孜不倦的读书人。正当在哲学领域小有成就时,他却令人意想不到地把研究转向了社会学领域。

      “我们这代人正好处在社会大变动的时期,不断地有大量的社会问题来冲击。转向社会学领域,这也是个原因。”曹锦清说,为了能更好地理解这些问题,他看了大量的书籍,从文学到历史,从哲学到政治,从经济到法学……各种门类的书都看。

      因为小时候在龙游山洼里生活的经历,曹锦清对农村、山水、田野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1968年至1972年,曹锦清曾在崇明一个农场呆了四年,也让他对农民有了更深厚的情感,他在社会学领域的研究就是以农村为基础的。

      “车水马龙的城市,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但在农村,信息就相对比较公开,只要村民信任你就没问题。”曹锦清说。

      他曾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并合著了《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出于对黄土地的挚爱,曹锦清告别繁华的大都市,只身来到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河南,走进乡野田 间和农家庭院,再次开始了实证调查,每日风尘仆仆,但他却以苦为乐。经历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实地调查后,2000年,《黄河边的中国:一个学者对乡村社 会的观察与思考》一书顺利出炉。

      这部被称作“一个中国学者面对中国农村而发出的真实回音”的纪实文学作品,成为观察研究中国农村社会的翔实资料,荣获首届“中国农村发展研究奖”、第五届“上海文学艺术奖”,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中央领导人对此书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作为最早将“三农”问题摆到足以影响中国发展进程这一高度的学者之一,同时也是距离中国农村真实大地最近的学者,曹锦清被新华社等权威媒体誉为“著名社会学家”。

      以“三农”问题为一生志业

      没有任何的煽情、任何的修饰,曹锦清笔下的农村和农民,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只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一本真实的报告,正如他对“三农”问题那份诚挚的关怀。

      在采访中,曹锦清多次提到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农户的种植面积是全世界最小的,我们俗称一亩三分地,但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已经现代化了,依靠的是除草剂、化肥、农药。”曹锦清说,这样狭小规模的农业,化肥、除草剂一用以后,土壤怎么可持续使用?

      “现在,农村产生出来的废物变成垃圾了,另外农村人也学会了城市的生活方式。城市的大量消 费品进入农村,它的包装品、塑料袋等也变成了垃圾,传统农业已经终结了。”这个“三农”问题专家,话语中对现代农业内含着不安全充满了深深的忧虑,促使他 思考更多的关于农业、农村层面的问题。

      曹锦清认为,中国正处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阶段,利用了农民的土地、廉价的劳动力。一方面解决了2.6亿沉淀在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这是最伟大的成就,但代价也是昂贵的,不光有严重的污染,还产生了城市消化不了的2亿多农民工。

      在土地私有化问题上,他就曾不止一次替农民呼吁:“如果农民工都能进城,并能获得城市保障(失业、养老、医疗、教育、住房),那土地私有化是无所谓的。如果农民在城市没有保障,那么你就必须要保护他的宅基地和房子。”

      曹锦清以“三农”问题为一生志业,今年已经65岁的他,每天仍会花上8—10个小时的时间来读书。另外,他还带了硕士、博士,为他们开设《西方社会思想史》等课程。

      “我准备退休以后再多读些书,因为那时可以支配的时间更多了。”曹锦清说,他将在退休以后集中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平等问题,这是个牵涉到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等多个领域的课题。

            (记者 郑菁菁)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