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思想评论 >> 一家之言 >>
  • 专家谈城镇化:地方土地财政浪费耕地资源
  •  2014-04-09 08:46:45   作者:sn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专家谈城镇化:地方土地财政浪费耕地资源

      深度城市化高潮即将来临

      京津冀3J模式值得重视

      邵宇

      笔者认定的驱动中国新一轮增长的新三驾马车——深度城市化、大消费升级和人民币国际化,正在形成孕育的过程之中,而深度城市化或者说新型城市化是其中的关键环节。随着国家新型城镇化纲要的颁布,我们判断深度城市化高潮即将来临。

      总体来看,规划内容基本符合我们此前研究指出的新型城镇化六大支撑:

      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产能重新布局——“三纵两横”的合理城市群布局:沿海产业升级转型,布局生产性、生活性服务业,包括技术研发、金融服务等;中部布局产业承接转移黄金十字架;西部布局能源和地缘中心;以现代交通体系贯通,包括高铁、重载货运铁路、高速公路网、油气管网、智能电网等。未来在中国城市化的核心“弓状地带”,通过产业布局,形成多个产业集聚带和城市群,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发展,吸引周边的农村劳动力进城镇工作,同时实现其市民化的转变,由此稳步推进城镇化的健康发展。

      户籍制度改革——放开二线城市及一线城市周边卫星城镇户籍制度,给予已经转移至城镇的农民工市民身份的确认,并吸引农村人口进一步转移,同时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提供均等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

      土地制度改革——提高农民土地补偿,同时,盘活农业用地和农村宅基地,将中国农业向集约化发展(关键在于集体土地市场化改革)。

      财税体制改革——解决地方“土地财政”的困境,推进财权事权合理划分,完善房产税扩展、营业税改增值税推广等。

      城市管理体制和能力升级——提高城市化质量,防止“贫民窟”出现,包括加强交通、水、电、信息化等基础设施建设,解决交通拥堵,完善城市管网、节能建筑及环境保护等。

      农业现代化——城镇以外,随着新型城镇化的稳妥推进,三农问题中的农民和农村问题会逐渐得到解决,唯一重要的就是农业问题:农户逐渐转变为市民家庭,务农人口下降和土地流转将为发展现代化农业提供机会和空间。农地经营权的合法流转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和规模化经营的基础,亦是解决农业、农村长期发展的关键手段。此外,我们预期政府将大力增加农业的科技投入,促进农业生产集成化、劳动过程机械化和生产经营信息化,完善农田水利建设,建设高产农田,从而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确保粮食供应。

      具体来看,“城市新土改”即结合产业结构调整的城市存量优化成为第一路径。规划中要求着重解决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中西部地区城镇化等问题(即“三个1亿人”问题),我们仍然认为对存量的优化是第一路径,提高现有城镇化的质量优先于新建城镇,中心城区需提高城市空间利用效率,同时严格规范新城新区建设。

      过往的城镇化随工业化一起快速发展,而工业化前期遗留的问题也很多,尤其是环境污染问题。近年来,愈演愈烈的“雾霾围城”导致民怨沸腾,汽车尾气、燃煤、工业生产、扬尘是雾霾的四大主因。除环境污染外,其他的“城市病”问题也日益突出:交通拥堵问题严重,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同时,一些城市“摊大饼”式扩张,过分追求宽马路、大广场,新城新区、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占地过大,建成区人口密度偏低;一些地方过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和土地抵押融资推进城镇建设,加剧了土地粗放利用,浪费了大量耕地资源,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也加大了地方政府性债务等财政金融风险。

      随着新型城镇化对城市化质量要求的提高,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提高居民生活质量成为重点。同时,对于一些低效利用、不合理利用、未利用的土地进行整治也成为重要手段。尽快转变粗放的外扩型用地方式,通过重新合理规划、盘活存量土地、强化节约集约用地、适时补充耕地和提升土地产能等手段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统筹城乡土地配置,已成为政策关注的焦点。在这一要求下,那些占地面积大,土地产出效率低以及污染严重的企业将加速淘汰、外迁、转型,同时“退二进三”、“腾笼换鸟”,为城市发展第三产业营造空间。

      在此,特别值得重视的是3J主题,即京津冀一体化,它已经成为国家战略,或将成为新型城镇化的样板。

      京津冀协同发展将充分体现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产业结构合理布局、生态环境优化的新型城镇化路径。事实上,国家“十二五”规划就已经提出,推进京津冀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打造首都经济圈”。然而与长三角、珠三角经济圈快速发展相比,京津冀区域合作并不理想,尤其河北与京津梯度大,融合程度低,京津聚集力强而导致资金、技术、人才等要素资源被“空吸”。

      此外,京津冀产业格局存在同构现象,强大的环境约束和经济转型诉求令京津冀协同发展迫在眉睫。这也迫切需要对目前各自的发展目标进行整合,根据比较优势与城市功能定位,共同确立可行、具体、详实的产业发展战略及规划,加强区域间的相互联合协作,以错位、互补式发展为目标,最终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

      目前,北京正在对《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进行修改,通过反思和调整北京建设和管理的理念,明确战略定位、调整和疏解非核心功能、提高建设的质量、治理大气污染、提高管理水平。同时,京津冀也在加强环保合作,建立跨区域环境联合执法工作制度。

      京津冀协调发展将为京津冀的相关产业带来新的投资机遇,包括交通一体化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对接转移及生态环保产业发展等,同时,相关的配套服务行业如交运、物流等行业也存在较大发展空间。

      (作者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进入专题:关注《土地管理法》修订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