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调查研究 >> 乡土随笔 >>
  • 王会:提升农民环境意识刻不容缓
  •  2014-02-21 22:58:19   作者:sn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王会:提升农民环境意识刻不容缓

     

     

    今年春节去男朋友家过年,他家位于赣南,东邻福建,南抵瑞金市,属于客家文化地区。查阅县志发现,全县总面积1500余平方公里。其中山地面积 达200余万亩,耕地面积不到20万亩,水面面积近6万亩,道路、城镇、村落、厂矿20余万亩。人谓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是个典型的东南丘陵低山地区。

    记 得两年前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被当地的青山绿水深深迷住了。小山村四面环山,山间的河流清澈见底,村庄就依河流而建,村史悠长。男朋友常说他们村河里的水 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几年前他们还常常喝河流里的水。河流有一条主干,支流则四通八达,与田间地头的小河渠,与村里的小井相融汇。不止如此,山间有很多甘 泉,爬山砍柴累了可以掬起几捧喝个够。好山好水养育了他们,村里的人不如我想象中的南方人都瘦而精,几乎个个都身强力壮。据村里人说,以前村边河里的鱼虾 很多,山上的各种野味也很多,常常可以吃到各种营养丰富的美味。

    今 年过年到他家,我还是迫不及待的就要去沿河边听清澈的河水,去田间地头闻闻田野的气息。刚卸下行李,第一站就到河边的沙石滩上漫走,可刚走到河边就飘过来 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煞是震惊。嗅觉灵敏的我马上就说河里有死动物,我们再走几步就看到还算清的河里有一只死猪,再走几步又是一只死动物,远远看过去,又 看到还有很多像极了死猪一样的东西,走进一看是膨胀了的尿不湿,看起来已经泡了很久了,急流的河水也无法消化。还有很多垃圾袋,食品包装袋,包装盒等等。 短短两年多时间,我惊呆了,一阵心痛。

     兴 致被难闻的气味完全打消了。只想带着审视而不是欣赏的心情继续走。急忙跑到河边的田间,沿着田边的小渠,更为心痛。几乎每个田边的小水洼里边都有农药包装 袋,水洼里的水浑浊,已经没人敢在水洼里洗菜,再也不是过去拎一桶就能直接用了。田边的河坝边上堆满了垃圾,几乎要把河坝堵住了。后来很多次我看到村民直 接把垃圾运来倒在河坝里,多数是用推车推一大车倾倒而下,十分方便。河坝的一大半被堵住,河水推着垃圾缓慢前行,沿着远远看过去河水里红红绿绿。村里的宗 祠边上的河塘里已经长了厚厚一层绿苔,上面飘满了各种垃圾。

    我 从来知道中国人缺乏环保意识,但我还是被山民的环境意识惊呆了。就算他们想不到长远,继续这样河流污染会影响他们的饮水健康,难道不会想到如果河坝堵塞也 是要他们自己来疏通的吗?我顺便访谈了几个村民,有村民说“真堵塞了有政府呢”,有村民说“村里没有专门放垃圾的地方啊,不运到这里就得放在村里,这里时 间长了就被河流冲走了,现在垃圾又很多……”

    交 通的便利,县城工业的发展,工业区已经建到村边,村里很多人家买了小车,村里的小商铺小店有很多家,曾经的山区有几个还是偏僻的山村?种种工业辐射垃圾污 染已经深入到这些山区。而农民的环境意识却远远滞后于工业化城市化的步伐。意识是滞后的,环保意识永远落后于经济意识。不是环境污染到无可挽救的地步,没 人会注意到环境问题。长期生活在农业社会中的农民又怎么可能有环保意识呢?

    然而问题还不止这些。眼前的公地悲剧还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普遍心理有关。即使在这样的赣南宗族性村庄,村里有集体,有强大的公的力量,也避免不了这样的悲剧。中国人的自己人意识是内外有别,自己村庄的意识也同样是内外有别。垃圾只要能飘到外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春 节都天天忙着拜年,祝福大家发财如意高升兴隆。没人想到没有一个好环境发展也是畸形的发展,不全面的发展。村里不少外出的年轻人都说外面环境不好,以后年 龄大还是要回到村里。可是看到村里的环境日趋恶化却无人问津。年后我们发动村里几个积极分子,让他找到村干部要重视环境,不能再随意倾倒垃圾,后来到我们 离开时还没有任何动静。

    赣 南的客家文化热情淳朴,山清水秀,我深深被这种文化和生态吸引,然而近几年环境问题日益凸显,我家乡的村庄过去也是醇厚,环境也是优美的吧?我的家乡在苏 北一个小村庄,随着市场化的深入和现代性进村,村庄已经高度原子化,原子化地区盛行的“气人有笑人无”的心理很适合描述我们村庄的价值生态,有一种认钱不 认人的味道,村民出去往往容易割断与村庄的联系,这在我老家苏北农村也是典型的。村庄环境可想而知,村民随意倾倒垃圾,每条村沟村河都发绿得发野,夏天就 弥漫一股难闻的气味。这样的村庄更遭村民嫌弃,村里能人都到县乡外地发展安家,过年回村就是炫耀炫耀,到麻将桌上一掷千金而已,早已没有年味儿了。只有市 场金钱的铜臭,温情脉脉的乡间味道荡然无存。

    然 而,不管是原子化村庄还是宗族性村庄,公共环境公共资源都可以随意践踏。原子化村庄是私到个人,宗族性村庄有公的意识,但只是对自己人的公。这就是为什么 原子化村庄的人直接把垃圾倒在门口,赣南的村民把垃圾倒在村口,只要顺河飘走,就不关本村的事了。公地悲剧在哪里都是不可避免的,更大范围的公民意识、公 共责任意识,中国农民都是普遍缺乏的。

    让 农民有公共意识不易,将农民组织起来更难,农民善分不善合。根治这些河道污染,疏通起来需要花大价钱,村庄显然没有这样的财力和组织能力。只能通过市场化 的方法解决这种问题,这样来看,污染起来三年两年,治理起来十年八年恐怕都很难。目前看来,农民在环境问题上显然高度依赖政府。村一级政府是基层治理单 位,治理责任,治理能力缺乏,威信力,动员能力都大打折扣,等到环境污染严重再指望村级去治理肯定不可能。

    环 保意识首先需要问题意识,即意识到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其次还需要有公共责任意识。农民高度信任政府依赖政府,更需要各地政府早作宣传早作打算。我们要做的 是防患于未然,将环境问题列入乡村治理的重要一环,提升县乡政府及农民的环保意识迫不及待,虽然已经有点儿迟,但现在做还来得及!
  • 进入专题:2014年春节回乡记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