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之外 >> 社会热点 >>
  • 笑侃风云,环球九评——2013大事小谈
  •  2014-01-12 14:19:08   作者:sn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笑侃风云,环球九评——2013大事小谈

    2013年是个足球小年,按理对于一个专业级的业余球迷来说,应该没什么大事小事能够乱我心神,但事实证明,很多时候,人还真的不能闲下来,你一闲下来,为了打发时间,难免会关注一些平时你本不在意、不关心、无所谓的事,况本就是一个无聊之人,“无聊”的事多了,心痒难熬,无聊之人竟想写一些可能完全驴唇不对马嘴的文字去议论议论这些“无聊”之事,但由于水平实在有限,能力实在一般,只好将这些“大”事作“小”之谈了

    ——题记

    (1) 主席诞辰120周年,七常委前往纪念堂拜祭——

    这本无话可说,作为开国领袖,得到后辈的祭拜和尊敬,哪国哪朝哪代都天经地义之事,但对不起,我们一些人有话说。

    对了,他们都说什么来着?

    @任志强 说“任何拜祭都是为了寻找合法性”。那有网友就说啦,敢情任先生每年祭祖都是为了寻求合法性啊?当然,这些网友可能得了臆想症了,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了,你们怎么知道任志强先生每年祭祖呢?你如何确定任先生不是数典忘祖之人呢?可见,凡事必须要客观辩证的去看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啊。

    任志强先生总体来说还是有素质的,与他的“粉丝”“拥趸”们的破口大骂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这事还是让我觉得有点奇怪,一个开国领袖,一个为自己一手创建的国家奉献了一切的开国领袖在自己的国度竟然会遭到最恶毒最无耻的谩骂、造谣、污蔑,而更诡异的是,这些恶意谩骂、造谣、污蔑的人竟然不用承担任何代价,一时间外国友人纷纷表示不解。可叹鲁迅先生死的早(鲁死早),不然当代版的《友邦惊诧》必然又成传世之作啊。

    当然了,实事求是的说,任志强先生的素质涵养虽然不错,但未免还有瑕疵,不然2013年初潘任美事件爆发时怎么会破口大骂呢?

    (2) 潘任美事件——

    这件事@司马南 @吴法天 都有了详细的介绍,我这里就不画蛇添足,狗尾续貂了。我只是对任志强先生的个人涵养表示遗憾和失望(外交部专用语),破口大骂不仅暴露了被揭穿时的气急败坏,更重要的是,这实在有损于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形象。而且我觉得任志强先生应该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为了维持好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良好形象,还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任志强先生说央视不该盯着万科,说央视盯着万科是蠢猪的表现。对这点我完全赞同任先生。央视,你傻啊,任先生的潘任美事件,贿赂赵安歌事件这种就在你眼皮子底下的事你不去追究,你却跑去跟万科死磕?这千辛万苦到底为哪般啊?任志强这种关键时候宁愿牺牲自己,而拉万科兄弟一把的精神实在是让人佩服,但却略有不解,任先生这样勇于牺牲自己到底原因何在呢?

    真的,我一直怀疑任志强先生的动机,这种“向我开炮”的近乎伟大的牺牲精神任先生到底是从何处学来的?首先我以我小人之心觉得肯定是央视觉得任志强先生的公司太小,看不上眼,跟任先生做对手有点掉价,所以任志强先生表示不服气才毅然决然的站出来,不过最后发现,原来任志强先生是根正苗红的红二代,难怪会有如此觉悟,不得不更加由衷的对任志强先生表示佩服。如果再有优秀共产党员的评选活动,请大家一定要投下任志强先生的神圣一票。

    (3) 埃及政变——

    埃及政变再次验证了主席“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真理。作为一个民选总统,穆尔西说歇菜就歇菜了,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这更加让人佩服主席的伟大。埃及人民血流成河的惨状,我相信会让很多公知的无脑粉开始反思,开始感到不寒而栗,因为政权的更迭造成的恶果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当然,埃及离我们太远,除了对那边的人民送上自己廉价的同情心外,没有任何办法,倒是对国内那些跟风叫嚣“军队国家化”的人想说一句——你被骗了。公知们忽悠“军队国家化”,大意就是说军队不能是某个政党的,应该只听命于国家,其实也就是听命于总统(首相),但他们“忘了”告诉你:任何总统(首相)都是有政党背景的,说到底军队还是听命于某个政党。只是国外的总统(首相)可能不会一直是从属于某一个政党的,所以军队才要听命于总统,说到底就是军队要听命于总统所在的那个政党,那么你想一想就该明白,既然我国规定了共产党是执政党,其他民主党派只是参政党,那么那些叫嚣“军队国家化”的人的险恶用心了吧?他们只是借军队国家化来否定共产党的执政资格,就是为了他们将来进行什么什么花革命的时候,哪怕血流成河,军队也要保持“中立”,这样他们才会没了后顾之忧(说到底,他们怕死啊)。

    (4) 防空识别区——

    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我们的公知们还是有话说,有个@凌兵微博 这样说道:领空以内属完全主权,没必要搞防空识别。把钓鱼岛划在防空识别区内,等于向国际社会宣告,中国默认了钓鱼岛不是中国领土。

    首先我必须要承认我这方面知识极度欠缺,我不懂什么国际法,但我只知道,日本早就把钓鱼岛当成他们的自家后院了,这种情况下,为了不激化矛盾,用把钓鱼岛纳入防空识别区的方式变相宣示主权到底有什么不行?(其实宣示不宣示,钓鱼岛不都是咱中国的?用这种方式告诉日本一声,丫的,别给脸不要脸,难道真的就不行吗?)

    再仔细一看,哎呀,妈呀,原来是个黄皮肤,黑头发的“澳大利亚人”。这让我不得不想起和司马南激辩的一些“美国人”来,他们一口一个“我们美国”,要不是确信自己带了眼镜,没看走眼了,还真以为他们的黄皮肤,黑头发只是我的错觉。这让我不得不相信,二狗子始终存在,抗日战争中存在,现在依然存在,《精武门》里有个很有名的反派角色叫蔡学富,后来日本人为了羞辱他,将他改名成“犬养学富”,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然了,厚黑春秋,请勿对号入座,如果一定要对号入座,我也不介意,参照骂声汉奸赔偿200的标准,我倾家荡产也会如数赔偿的。

    (5) 汉奸——

    如上,钱已备好,所以也不在乎多罚两百。茅于轼先生,支持您去告我,两百块已准备好,随时准备打到您的账上。您是“著名经济学家”,您“儒雅”的“君子”形象确实让人觉得很赞,只是您的良心大大的坏啦。您说您要为富人说话我不管(虽然这已经表明绝不会为我说话),但您为汪精卫这大汉奸说好话,试图为汪精卫翻案,我只好把您归类到汉奸的行列,您应该觉得荣幸,因为在您的眼里,汉奸约等于民族英雄,所以想必您不会介意。

    如果说您为汪精卫翻案可能源自您孝顺的个人情感,那么您造谣污蔑毛主席,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所不能接受的,当然了,虽然我也知道您只是抄袭的,但您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依然是非不分吗?您和那些20来岁被你们忽悠的孩子一样,别人说啥您就信啥吗?

    尽信赞美的人是愚昧的,可尽信贬损的人则是无知的。茅于轼先生,真的要感谢您,孔子曾说过,所有人都说一个人好,这个人未必好,所有人都说一个人坏,这个人未必坏,一个真正的好人,应该是让所有的好人夸他好,所有的坏人骂他恶,感谢您一贯的表演,让我们看清了您是一个坏人,您这样的一个坏人骂一个人坏,那么我想被骂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好人,感谢您从侧面证明了主席的伟大。

    (6) 朝鲜——

    坦白说,我对朝鲜并不了解,但公知们恶毒的谩骂,让我确信朝鲜并没有那么坏,理由同上。

    我一直在想,公知们为什么会如此恶毒谩骂攻击朝鲜,并乐此不疲。大概因为朝鲜活该倒霉,谁让朝鲜用了“社会主义”这几个字呢?你用这几个字就活该被骂,因为有些人没种啊,让那些有头有脸的公知直接骂中国,他们还真没有这胆子(怕死啊),所以大多只能如任志强先生那样扭扭捏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骂两句,可这样骂毕竟不痛快,所以朝鲜莫名其妙的当了这个活靶子。

    那么他们都骂朝鲜什么来着?

    专制——朝鲜专制不专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世界上强调皇权的国家有很多(事实上朝鲜并没有强调过所谓皇权,尽管可能那么做了),更有沙特,阿联酋这种国家的一切都属于皇室的国家,可公知们从来不骂这些国家,为何?概因这些国家都是美国的“好朋友”,事实证明,跟着老大真的有肉吃啊。

    贫穷——朝鲜贫穷不贫穷我一样不知道,但我相信朝鲜应该确实不富裕。但我想,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贫穷都是能忍受的,没有尊严才是不能忍受的。相比于韩国,朝鲜可能确实贫穷,但美国能在朝鲜驻军不?美国能对朝鲜的内政指手画脚不?想必不能,但我想美国却肯定可以对韩国指手画脚。打一个粗俗的比方,有一个村子,谁只要把媳妇奉献给村长,就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那么这些因此过上富裕生活的人可以去笑话和指责一个不愿意把媳妇奉献给村长而甘愿贫穷的人吗?他们有资格吗?他们配吗?

    (7)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

    可以说习大大这个提法是相当正确的(虽然迟到了许多),尽管前三十年也好,后三十年也好,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无论否定前三十年还是否定后三十年,其实都是在否定这个国家,否定这个党。

    骂前三十年的无非就是说前三十年贫穷,专制(就如同现在骂朝鲜的一样)。拜托,请有点良心好吗?世事万物不都是在发展吗?用现在的生活条件与那时候比,然后得出那个年代不如现在不觉得可耻吗?有良心的话,为什么不拿前三十年和建国前去比较呢?众所周知,前三十年最大的“罪证”就是发动群众,捂着良心想一想,这个世界上有发动群众搞专制的政党和独裁者吗?

    至于后三十年,积极的一面是人民逐渐富裕起来了,大多数人能吃饱穿暖了,但环境是越来越差,比环境越来越差更可怕的是人心坏了,环境差可以慢慢恢复,但人心坏了却很难恢复了,试问一个人人都只逐私利,谋私欲的国家和民族如何有未来?同时贫富差距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拉大,更犯了民不患贫而患不均的大忌。(说到这里,想必五毛的帽子终于摘了,鼓掌)

    但无论如何,我们更应该积极的面对未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因为万事万物都是遵循否定之否定规律的,没有什么能一步登天,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一样如此,但错误可以犯,卖国者则不能容。

    长太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艰。唉。

    (8) 普世价值——

    所谓民主、自由、平等是公知们眼里的“普世价值”,但普世价值是只有资本主义国家独有的吗?是资本主义的特产吗?难道这不是人类存在到现在的应有之义吗?公知们说美国是普世价值的标杆,但美国存在的二三百年,从刚开始的种族灭绝印第安人,到现在推行霸权主义,在世界各地打着“人权”的幌子侵犯主权国家,到处煽风点火,难道这一切都“普世”吗?

    显然不是,很多推行美国制度的国家,下场如何呢?印度,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到头来成了一个强奸之国,一个所有女人,人人自危的国度。泰国?谁敢说泰国普世,英拉估计第一个不同意。所谓的选举成了一些人的政治筹码,你上台了,他不服,他上台了,你不服,不服怎么办?煽动支持自己的人斗啊,他说你选举过程暗箱操作(管你有没有暗箱),你说他贿选(管他有没有贿选)……

    那么拿什么去保障“民主、自由、平等”呢?我觉得只有还权于人民,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本应该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完美的保障人民权益的制度,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一些贪官、奸商的俱乐部了呢(衡阳贿选事件还不值得警觉吗?)?我不知道。但我想只要这个制度不变,早晚人民代表大会会真正代表人民的。

    那么如何去实现“民主、自由、平等“呢?我觉得要实现这一切,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公平正义。不是说人人生而平等吗?公知们会说人生下来就是权贵是罪恶的{因此他们恶毒攻击朝鲜和某些红二代},但他们绝不会说生下来就是巨富同样是罪恶的,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每个人都希望尽量为后代多积攒,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过上好日子,这无可厚非,人之常情嘛,但因此就可以为了钱出卖包括良心在内的一切吗?不是说我们国家按劳分配为主体吗?怎么有些人通过侵吞国资,几十亿轻松入袋,有些人一辈子都在辛苦劳作,却老无所依呢?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话说的多好啊,奈何现在一个房子成了多少老百姓的心病甚至梦魇,却与此同时成了多少富人掠夺穷人的工具?

    我想肯定哪里出了问题了。是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能养懒人,但是不是不能养穷人呢?中国穷人那么多,都是因为懒吗?如果从出生那一刻就要“拼爹”,拼关系,那么如何保证这社会不会落入优胜劣汰,富人吃香喝辣,穷人食不果腹的丛林法则的悲剧境地?

    (9) 公知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公知无处不在,他们近乎完美的充当了“搅屎棍”的角色。难怪在中国,当下公知一词几乎等同于“公害”,害的是一群可怜的孩子们,他们利用孩子们的懵懂,灌输给他们“普世”思想。他们在告诉这些孩子说相信社会主义制度优越,相信共产党伟大是长期被“洗脑”的结果的同时拼命的在给孩子洗脑,告诉孩子们相信我们党就是被“洗脑”,相信美国就是了解“真相”,难道这不是洗脑吗?长此以往,害的是整个国家,害的是整个民族。

    他们说人权应该高于主权(伊拉克的下场如此悲惨,这个谎言都没破产,我真奇了怪了,更不得不佩服公知们的洗脑能力),更有“主流专家”说爱国家不是爱祖国,归根到底是爱制度(我相信,这位“主流专家”脑海里的制度肯定不是社会主义制度,那是什么制度呢?为什么不说呀?据说这样的观点叫“主流”观点,这样的见解叫“深刻”见解)。

    当然了,公知也不是什么人想当就能当的。在中国要想做一个优秀的公知,也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加强的(普及贴,拉那些想成为公知的人一把)。

    首先要练脸,老话说的好:一皮天下无难事,只要你练成金脸罩,铁面皮神功,当谎言被揭穿的时候,你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这方面的优秀代表天佑先生应该最有发言权了。

    其次要练眼,你必须要练就一双阴阳眼,凡是中国的,必须只能看到阴暗面,凡是外国的,也必须只能看到光明面(朝鲜除外),这方面的优秀代表李承鹏先生对此很有心得,有心者可以去讨教。

    再次还要练鼻子,这个同上,凡中国的,任何事必须要嗅出臭味,凡外国的,必须要嗅出香味(某个知名不具的国家除外)。

    然后还要练嘴,必须练到能够颠倒黑白的水平(茅于轼先生再次获奖,鼓掌)。大概逻辑就是,如果中国发生了某件事(当然是坏事,在练好眼睛的前提下,中国的好事是一个优秀的公知不该看到的),你必须第一时间说要是在美国就不会这样;如果有人不幸指出其实类似事件美国更恶劣的时候,你必须淡定的说,现在我们说的是中国,你扯美国犊子干嘛?只要坚持这个逻辑,多练习,多活学活用,很快,就可以在公知路上狂奔了。

    当然,你以为练好上面几样就够了,不,不,还要练脑子(颠倒黑白光靠嘴可不行,脑子还要跟的上),还要练心脏(这方面天佑再次获奖,当然,这个你可以在每天一边骂一边提心吊胆被抓的过程中提高)。

    按照上面这一切修炼出卖了人格,出卖了灵魂,出卖了尊严就够了?不(还不够?你这特么坑人啊),还差最后一点,那就是要练腿,这方面李开复先生毫无疑问荣获第一名。最后好心奉劝铁了心想成为汉奸公知的人一句话,前面都是扯淡,最后这一条才实在,腿不练好,早晚死翘翘,觉悟吧,李开复有三个“家”,你有不?

    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无奈实在只是个孤陋寡闻之人,只好在胡言乱语中匆忙结束此文。

    我虽然不是党员,却相信英特那雄奈尔一定会实现。我知道,真的,其实不用顺着公知的思路,我也知道,当下我们国家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有些真的可以说是制度问题。例如你明知道一个人是汉奸,除了恨得牙痒痒,你拿他没有一点办法,这样的法律漏洞但愿早点堵上;你明知道贫穷无处不在,却发现把一切交给市场的喧嚣声越来越大,如此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何在?你明知道官商勾结日益严重,却悲哀的发现他们很多依然逍遥法外……但我更相信,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是让我去寻求光明,而不是让我一直盯着下水道的阴暗面的。

    我虽然不是党员,但我热爱主席,尊敬所有热爱国家的人,因为我依然相信主席创建的这个党,是人民的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是克己奉公,执政为民的党,如果哪天我恨这个党,那肯定不是我变了,而是党变了,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党永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特别是为穷苦人服务,又怎么会变呢?不是吗?万一如果我们的党员都学茅于轼先生那样去为富人说话,去为富人服务,又如何不变?

    当然,喜闻乐见的是,2013公知们频频遭遇滑铁卢,火火蛮子进去了,开复跑路了,茅于轼先生大彻大悟开始“理解党的苦衷”,开始相信国家相信党了……

    权以一首打油诗作为结束语吧:

    无题

    大事岂可作小谈,我欲执笔心意乱。公知作恶惹人嫌,遭遇铁拳渐退散。

    主席英名岂容玷,盼早立法早亮剑。但使宵小尽伏诛,还民旭日和蓝天。

    小谈亦可论大事,满腹惆怅共谁知?去恶锄奸应有时,祸国殃民是公知。

    公者千古私一时,一心为民是润之。莫笑百姓多情痴,人民不死情不止。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