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动态 >> 传媒消息 >>
  • 为何浙江出现撤县(市)设区的阻力
  •  2013-08-21 16:26:14   作者:tm211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为何浙江出现撤县(市)设区的阻力作者: 浙大N

    浙江湖州拟将长兴“县改区” 遭县里官民集体反对

      (转自《南方周末》)     

          在中国,当一个地级市想把下边的县变成区,这个县会怎么做?A,无条件服从大局;B,同意但要求原有利益格局不变;C,坚决不同意但通过组织程序向上反映。拥有63万人口的浙北小县长兴选择了更激烈的D集体抗议

         部分领导干部也站出来说”——两百多名老干部上书县委,县委四套班子全部反对

         58日,浙江长兴因撤县变区酿就一场风波。面对汹涌民意,湖州市决定暂停撤县设区计划,并派出调研组进驻长兴倾听民意。

          在中央扩权强县的大背景下,湖州为何突然要撤县设区撤县设区在各地并不鲜见,大多风平浪静,长兴为何要集体犯上?这场行政区划调整风波背后,又折射了地方上怎样的利益之争?

    如果不签, 怎么向企业交代?

          事前并无任何征兆。长兴县财政局官员王伟第一次听说湖州要把长兴撤县设区,是55日。消息在单位传开后,局里上下没一个人赞成。这会把我们拖垮的。王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长兴作为浙江财政省直管县,财政80%留给自己,20%交给省里。变成区之后,一半要交给湖州。假设长兴2013财政收入70个亿,变成区,就有35亿要给湖州。

           财政局立刻召开党组会议,把局意见反馈给县委。长兴县招商局的反应更为激烈。57日,该局全体17名工作人员向长兴县公安局提出游行申请,认为湖州的做法严重伤害长兴人民感情,破坏长兴建设的大好形势

           变区之后,审批权、规划权被湖州拿走,长兴还怎么活?长兴县招商局官员陈国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个大项目本来要投在长兴,但湖州可能会统一规划,放到其他区。

           企业家们更是坐立不安。在县里办事,部门之间经常踢皮球,变成区后,还要跑到30公里外的湖州,那就更难了。长兴某镇一家热电材料厂老板不无担心地说,原来一天能办两件事,以后可能一件事都办不了。这位老板把担心告诉了镇里,没想到镇上早就炸开了锅。书记镇长已经在签名抗议,镇商会还要召集企业召开紧急会议。会员十分震惊,一致反对。57日,商会在向县公安局发出的集会申请中称:游行规模:150人,口号:坚决抵制长兴撤县设区。

          镇长书记签的是那封后来广为流传的致中共长兴县委的一封信,信的下方密密麻麻有数十个签名,乡镇干部居多。信中这样写道:假如湖州市委、市政府一意孤行,长兴县所有党政机关、乡镇(街道、园区)的一把手也将集体辞职……”

           长兴乡镇经济发达,所辖13个乡镇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对于乡镇领导来说,他们大部分工作是跟企业打交道。一位接近某位签名镇长的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位镇长说,他如果不签,怎么向企业交代?

          很多长兴市民从感情上无法接受。长兴县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可能就要终结。长兴一家广告公司老板王元彬说。在长兴人的印象中,湖州虽是地级市,2012年长兴县财政收入62.2亿,但湖州市中心城区吴兴区只有长兴的一半。有关撤县变区的讨论,迅速铺满长兴吧的首页并不断刷新。长兴吧是长兴人最常光顾的虚拟社区之一。优质资源一定向市区聚集。有一天你小孩要上学、看病,发现长兴好点的老师、医生都得跑到湖州了。一位网友写道,长兴中学这几年已经赶超湖州中学,以后就很难说了。

           有网友还想象:日后大项目大投资都被湖州拿到市区发展,这会给长兴带来什么?基础建设萎缩,财政投入缩水,城市发展停滞,外来投资减少,人才大量流失,房价下跌……如此恶性循环。

    宁市不区

          没有人知道湖州市政府是否看到了长兴民意,但事后看,他们至少没能阻止民意汇集。

          58日早上8点半,长兴下起了小雨。游行申请并未获批,陈国庆和他的同事们相约去散步,目的地是长兴县行政中心门前的市民广场。这时,王元彬熬夜赶制的声援广告也开始在市中心几块大屏幕上滚动播出。广告简单明了 :几幅长兴风景照过后,一条硕大的标语占满整个屏幕:民意不可违,梦想不可破,坚决反对撤县变区为什么说梦想不可破,是因为长兴一直想建市,而不是变成区。王元彬说。

           “散步当天,很多标语中都有宁市不区字样。据长兴一位知情官员透露,1996年,浙江给中央上报了两个县要求改成市,但最终因为人口、经济等硬指标不够,长兴败给了临安。当时,县改市正在苏浙鲁等地蔚然成风。公开资料显示,在井喷期的1994年至1996年,全国共有95个县改市。跟县以农业发展不同,市以非农为主,配置资源权力增大,县域经济因此发展迅猛。一个佐证是,每年全国百强县基本都被苏浙鲁三省包揽。

          上述知情官员称,初战折戟后,浙江允诺把长兴放到1999年那一批申报。没想到1997年,县改市被民政部紧急叫停——当时县改市盲目跟风之后弊端逐渐暴露,不少农村人口比重过大的县改为市,带来了假性城市化。对于湖州来说,这是个好消息。长兴财政归省里管,一旦变成市,经济管理权会更大,湖州城市发展空间会更小。湖州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浙江省11个地级市中,湖州的经济实力这些年一直在倒数几位徘徊。在湖州人看来,跟省管县不无关系。除了长兴,湖州下辖的另外两个县安吉、德清,都是省管县, 很多审批权、经济管理权都是县里直接说了算,湖州财政收入只能靠老城区吴兴区来维持。上述湖州官员称。

           很多湖州人很怀念昔日的繁荣,过去湖州隶属嘉兴地区,是浙江省最富裕的地区之一。19838月,为了响应中央以农促工,推行市管县的号召,嘉兴地委撤销,拆分成湖州和嘉兴两个市,跟湖州平级的长兴、安吉、德清三县划入湖州。

           但跟其他省不同,浙江在撤地建市同时,保留了原有的省管县财政体制。据原浙江省财政科研所所长钟楚生后来对《决策咨询》回忆,1985年,市长派人向省长提出浙江财政也要由市里管,省里把踢回市县。县里最怕市里拔毛,因此强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之后,浙江非但没有往回收,还不断扩权强县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到2002年,浙江先后三次把审批权和经济管理权下放到县里。

          到2000年,湖州面临的困境不仅只有薄弱的财政体系,还有外围城市圈的夹击。杭州都市圈的挤压之下,湖州正在被边缘化。时任湖州市委宣传部调研员李家彬2007年对《苏州日报》说,在上海都市圈和南京都市圈双重挤压之下,苏锡常也被边缘化。只有苏锡湖等环太湖城市圈重新凝聚起来,才能在新一轮竞争中争得一席之地。

          在此背景下,湖州加速城市扩张的步伐。2003年,湖州在市党代会上提出走向太湖时代。一个大动作,就是将有着上海后花园之称的经济强镇南浔镇变成区。

          2007年,湖州党代会将太湖时代进一步具体化,提出建设现代化生态型滨湖城市。根据湖州市十一五规划,为了跟苏州、无锡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湖州打算将太湖西北面长兴县、老城区吴兴区,以及南浔区以太湖为纽带,建成一个组团式城市带。

           湖州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对《苏州日报》指出,这就需要推动长兴撤县建区,使得湖州形成一市三区的品字形格局,用四条交通走廊将城区与太湖紧紧勾连。

    我们的服务都是保姆式的

          当湖州2007年提出长兴县改区的构想时,长兴人却正在为撤县建市积蓄能量。

          2007年的长兴经济已经初具规模,财政收入以每年20%速度递增,连续四年进入全国百强县。2011年,更是超过湖州另一个经济强县德清,一跃成为湖州第一大县。

           长兴跟湖州的差距也在渐渐缩小。长兴二百多名老干部上书县委的材料显示,1992年湖州市区财政收入是长兴的四倍——长兴财政收入8100万,湖州3.2亿。到2012年,差距缩小到1.5——长兴66.2亿,湖州市区97.5亿。

          长兴开放比其他地方晚。1999年,长兴被国务院获批为对外开放县,是浙江省对外开放最迟的三县之一。长兴原来有很多军事基地,后来国家政策松动,让我们搞经济建设。曾担任过长兴县税务副局长的王坤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发展初期,长兴也曾经历过污染的老路,小蓄电池厂、小煤矿,小石矿遍地开花。长兴在2003年挤进全国百强县的同时,也被扣上重点污染监管区的帽子。

          2004年开始,长兴县砍掉了一大批为长兴做过贡献的小企业,重点培养龙头企业。有个乡镇原先有300多家石粉厂,后来关停到只剩9家。陈国庆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170多家蓄电池企业缩减到50多家。

          效果很意外。以蓄电池产业为例,企业产值从2003年的9亿上升到2009年的103亿元,占全县工业的比重从9.2%提高到22.7%2008年,长兴人摘下重点污染监管区的帽子,戴上了联合国颁发的国际花园城市的称号。

           在陈国庆看来,长兴的成功,除了三省交界的区位优势,也跟政府的软实力有关。我们的服务都是保姆式的。陈国庆介绍说,一个项目进来,只要把材料交给我们,我们帮忙跑部委和省里。项目落户之后,我们还要组成一个班子驻扎到企业,提供贴身服务。

            企业上路后,政府会提供了一系列奖励政策。去年,王元彬的公司被评为国家二级广告公司,县里就奖给他们五万。在长兴街头你看到0001-0003号的政府车牌,都是奖励给企业的。陈国庆说,这些亲商富商的政策,使得长兴成为民营经济最为活跃和发达的地区之一。一个63万人口的县城,法人企业有2万多家。

             相比之下,湖州经济的起色似乎并不明显。这跟我们主要发展高新技术有关,污染企业不知道拒绝过多少个。湖州开发区一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跟长兴开发区都属于国家级开发区,平时没有往来,而且互相竞争。

    湖州换领导了怎么办?

          种种迹象表明,长兴撤县改区计划是在苏州并掉吴江之后提速的。20129月,吴江市被改成区。两个月后,一个由湖州市委书记牵头的湖州党政代表团造访吴江。

           中央政府力推新型城镇化之后,各地开始把撤县(市)设区变成抓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已批准10个地区撤县设区、新设区或并区。

           浙江也在加快步伐。据此前媒体报道,绍兴市下属绍兴县将变更为柯桥区,方案已上报。有浙江学者说,浙江一直反思省管县弊端,省管县模式虽然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但也导致中心城市竞争力不强。

           不过,县改区能否成功,一个重要指标是中心城市的辐射力强不强。吴江市变成区,它是傍大款。湖州跟苏州没有可比性。王伟说。2012年,苏州的GDP(国内生产总值)高达1.2万亿,但湖州市只有1661亿。

            南浔区被视为前车之鉴。当年南浔是湖州三县两区的老大,但如今已经被长兴甩在后头。2003年南浔撤镇建区时,南浔财政收入7.11亿,2012年只有26亿,年均增长26.56%;长兴2003年财政收入是10.32亿,2012年是62.2亿,年均增长50.5%

          王伟说,南浔变区之后,相当于是半级财政,土地指标约束太大,资源调配也不太合理。

          也有人认为湖州把长兴改县设区,是因为暂停多年的撤县建市或将重新开闸。一个重要信号是,20131月,吉林扶余县改市、云南弥勒县改市获中央批准。县里本来一直在为撤县建市做准备,没想到被湖州捷足先登上述长兴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湖州市最先征求了长兴县里领导的意见。因为按照程序,此事需由长兴县提交材料,经由湖州市四套班子常委会议讨论,再由浙江省上报国务院,方能下发文件湖州市委相关领导此前对媒体称。

          据了解,为了说服长兴,湖州承诺五不变”——名字不变、区域范围不变、财政体制不变、县级管理权限不变、县级管理体制不变。但在长兴官员来看,这个五不变很难保证。湖州换领导了怎么办?陈国庆说。

           长兴多位官员担心,尽管湖州市各县公务员收入都差不多,但一旦变成了半级财政,收入、福利包括今后的养老标准肯定会下降。

            对于长兴普通人而言,他们关心的是生活水准。长兴的公共服务,我们作为纳税人看得见摸得着,以后子女教育、医疗、养老肯定会受影响。一位参与抗议的长兴市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另一位长兴企业家说:不管你改区,还是改市,我只关心你能不能好好地为企业服务。如果改了之后,反而办事更难了,我为什么要同意你这么做?

           58日中午12点,长兴市民广场上,数千人身穿印有ICX字样的T恤,手举各式标语。人群在长兴县委副书记许小月喊话后渐渐散去。我受书记县长委托,经市委市政府、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长兴撤县设区不成熟,感谢大家对长兴的支持,谢谢大家。

          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王伟一直在办公室跟进事态进展。3点多,他去了现场,发现市民广场已经空空荡荡,一个矿泉水瓶都没有。

          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513日报道,湖州市委相关领导表示,长兴撤县建区一事,长期可能难以避免。

    绍兴县撤县变区” 新一轮区划调整加速跑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513日,本报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绍兴市下属绍兴县将变更为柯桥区,目前方案已上报。

          就在日前,湖州长兴县撤县并区的设想引发当地激烈反对后,已被暂缓,但湖州市委有关领导则向本报表示长期可能难以避免。

         “从县域经济转向都市圈经济、城市经济,我个人认为这会是浙江未来城市化的基调。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顾益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

         据本报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已批准10个地区撤县设区、新设区或并区。

         尤其是浙江邻居江苏,2009年撤南通通州市改为区、2012年撤苏州吴江市为区、2013年撤南京溧水县、高淳县为区都已成事实,更是对浙江形成冲击,而且近期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规划刚获批,浙江也不甘落后。浙江大学教授陈建军分析道。

          但区别于江苏市管县的是,浙江十多年一直实现省管县(包括财政和县长、书记的任免等),县域经济强大、中心城市反而不强的问题日益突出,碎片化带来的竞争力弱化趋势明显,县、市之间的矛盾也日益突出。

           经济强县期待撤县设市,而中心城市谋划撤县设区的分化体系明显。也正因此固化的利益格局,浙江撤县设区的实践过程显然难度更大。

          与此同时,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从2003年到2008年,作为浙江经济的重要支柱,县域经济占全省比例从68.42%下降到62.9%。

          “因此这些年,浙江省也在反思省管县的弊端。陈建军指出,不论是中心镇试点小城市还是城市群发展,都需要中心城市带动,而调整行政区划是目前最容易的操作。

          这个调整中,必然触及双方利益,因此为尽量减少阻力,浙江省的原则是财政体制不变,如已经撤市设区10多年的杭州萧山、余杭。

          对此,不少人质疑,既然都不变,撤县设区对中心城市又有何意义?陈建军指出,尽管财政体制不变,但规划建设、同城化会有较大裨益站在宏观层面,萧山、余杭这10多年发展很快,周边城市与其差距逐渐拉大。

           既然统一起来做强做大更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当初的萧山、余杭,如今的长兴、绍兴为何反对声音如此大?且传闻撤县设区多年都未能实现?

          陈指出,中国体制中,反对更多来自于官场,任何一个地方领导都会有土皇帝思维已不足为怪,这也是我们区域规划的主要障碍之一。且这场博弈中,财政体制不变只是个过渡手法,最终还是会划归市管,但对这些经济强县而言,短期痛苦,长期却还是有好处的。 接近浙江省高层人士告诉记者。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