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中心动态 >>
  • 华中大读书会召开第十五期双周论坛,杜鹏主讲:国家与国家理论
  •  2012-04-29 23:12:19   作者:tm211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2012年4月27日晚6点半到10点半,华中大读书会在中心新会议室召开第十五期双周论坛。本次论坛由杜鹏主讲,田孟主持。主讲题目是:国家与国家理论。来自西南交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江西师范大学等高校的研究生或本科生参加了本次论坛。以下是杜鹏的发言提纲:

    国家与国家理论发言稿

           杜鹏

     

    导言:政治哲学视域中的国家观

          国家、权力与秩序的问题

          国家作为一种组织还是一种功能?

         

     

    一、            近代国家概念——民族国家的兴起

    理论和实践意义上的国家概念,是到16世纪才产生,它的本质在于与其构成成员的人格相独立的人格和主权。“国家”这一名词也是在这个世纪产生,16 世纪之前的政治实体都已缺乏这些要素而不成其为国家。

    A、    博丹的主权学说;马基雅维利《君主论》;霍布斯《利维坦》

    B、    三十年战争与威斯特法利亚和约——欧洲民族国家的形成(民族国家与暴力)

     

    二、            自由主义与国家

    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中,自由主义是最为主要的一股思潮。这股思潮深深植根于西方由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转型。资本主义的扩展、资产阶级力量的壮大,摧毁了传统的封建关系和神权关系。在近代自然法的背景下,个人的自然权利取代自然正义而受到普遍的要求。

    1、自由主义的地缘政治背景

    最为典型的自由主义国家:英国和美国

    优良的地缘政治环境,使得国家作为某种功能组织的作用降低到很小,官僚制的程度并不高,而社会(英国的教区、美国的乡镇)在某种意义上确实能够自发维系秩序,使得国家的干预成为不必要。联系马克思关于英国无产阶级有可能通过非暴力的方式和平夺取政权的相关论述。

     

    2、自由主义的国家观

    国家产生于契约。自然状态的设定。国家的建立,来自于社会契约的签订,以逃避战争状态(霍布斯),或者更好的调节个人的冲突以维系社会秩序(洛克)。在这个意义上,自由主义视野中的国家具有非常强烈的工具色彩,国家建立的最终目的,仍然是着眼于个人权利

    自由主义强调不受束缚和免于干预的自由,对这种意义上的消极自由的重视,使得自由主义者不怎么重视对于国家的讨论。

    国家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的同意。国家是社会普遍利益的代表者。社会中个人利益表达的渠道主要是通过代议制机构和利益集团来实现。以此,个人的权力得以维护。

    国家体现为某种组织和制度关系,因此,严格说来,他们是以对政府的讨论来取代对于国家的讨论,对于国家的实体化理解,在自由主义者那里是不被承认的。唯名论的国家观。

    由社会来认识国家。自由主义者更多的去讨论社会,在社会自发秩序的维系出现问题时,或者在社会秩序的最外部边界,国家才进入讨论的视野。 由此,也形成了在西方政治学传统上非常典型的国家—社会二元分立的框架。

    非政治化和中立化的国家观。经济与政治的分离,经济领域在资本主义和市场的推动下具有一定程度的自足性。自发的市场调节能够自动产生良好的秩序,满足社会的需要(“看不见的手”)。当然,国家的非政治化也是有其特定意义的(结合马克思关于这一点对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自由的幻象—形式自由与实际自由)。

    国家是必要之恶。强调对于国家权力的限制,以保证个体的消极自由的权力。“制衡”的观念。强调国家与个人之间对立性的一面。更多关注如何来限制国家(代议制、政党机构、利益集团)。

    洛克:裁判国家

    哈耶克:宪政国家

    诺齐克:最小国家

     

    三、            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

    1、马克思与德国思想渊源:德国的保守主义

    A、对自由主义国家观的保守主义反思

    自由主义滥觞于启蒙理性支配下的激进思潮,强调对于社会的变革,这里且不论变革是仅仅局限于政治层面还是深入扩展至社会层面。如前所述,自由主义植根于资本主义这样一个动力学机制上,如马克思所述,资本主义对于传统意义上的温情脉脉的关系的破除、以及凭借强力的市场化的推动,从而将越来越多的个体抛入孤独无依的状态。宗教信仰仅仅成为个人自己的事情,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实现也更多依靠自己,在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借用波兰尼在《大转型》一书中的观点:资本主义文明的扩展,对“社会”造成了破坏。以往经济本来嵌入于社会之中,但随着市场社会的发展,经济逐渐脱嵌于社会,并将土地、劳动力、货币等进行了去魅。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资本主义按照标准化、普遍化和一般化的方式对于往日充满个性化和差异化的社会要素进行了重组,以使之服从于资本主义扩大化再生产的需要。

    在这个意义上,保守主义产生于传统主义,是对传统主义这样一种主观心理状态的反思性提升和总结,并将其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以参与并影响政治生活。保守主义将自由自由所摧毁的、抛弃的东西捡起来,对之进行浪漫主义的加工(联系德国当时的浪漫主义思潮,尤其是政治的浪漫派的影响),并赋予意义。

     

    B保守主义的地缘政治背景

    德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

    欧陆的政治格局:德国与法国。德国对于法国大革命的反应:思想领域和哲学领域里的革命。德国的落后、资产阶级的软弱。知识分子对于德国封建势力的依附。

    C保守主义的国家观

    对国家的神化(绝对精神的现实化身)。有机体论(唯实论的国家观)。国家的目的论和至上论。对历史和民族的浪漫主义想象。

     

    2、从保守到革命

    历史(过去)                  黑格尔

     

    人民(未来)                  马克思

     

    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实际上是一部绝对精神展开的历史,其顶端就是绝对精神的最终实现。黑格尔将历史作为其哲学理论的素材,在遁入过去中完成了其对国家神话的构造。国家成为决定社会的形式和发展的创造性因素,从而从理性和伦理的观点替反动的普鲁士国家辩护。黑格尔所建构的这种国家实际上算是否认阶级性的。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一书中就黑格尔的国家理论进行了细致的批判。在马克思看来,黑格尔的国家哲学所反映的是某种异化的国家观:国家抽离于市民社会,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之间的鸿沟,使得政治国家化为某种对于彼岸世界的想象,也因此,国家的本质被遮蔽。实际上,从马克思尤其是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一书中的观点来看,不是国家产生社会,实际上,国家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对于国家的理解和认识,不能脱离现实社会的实际情况。

     

    3、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

    国家的阶级性: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国家的相对自主性。国家作为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能够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社会秩序之内,以防止冲突导致社会的消灭。(这一点所造成的混乱)。对于当今回归国家学派的影响。

    国家的消亡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对调和论的批判。消灭阶级,国家的存在也就不在必要。国家与社会的分裂也最终将得以消除。

    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与国家消亡论的辩证关系。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四、            回归国家学派

    对前述两种类型国家理论的批判:前面结合古典政治哲学对国家理论的简单梳理可以发现,无论是自由主义的国家观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国家都居于次要地位,或者是社会利益的表达机构,或者是利益集团竞争的场所,或者是维护阶级利益的工具,马克思主义相对于自由主义而言,虽然更加重视国家的功能色彩,然而,其共产主义社会的构想,最终仍然是要促成国家的消亡。国家在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中只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相反,自由主义的契约国家割弃了国家的历史性,但是,其整体的理论建构却在极大地缩减了国家存在的意义。国家在自由主义者眼中,国家主要是从消极的意义上来加以界定的。

    斯考切波、米格代尔为主要代表的西方回归国家学派兴起于20世纪6070年代,他们以“国家自主性”为出发点,强调国家对社会的主导作用,并正式提出了“国家能力”这一学理性的概念。该派学者注意到,国家目标、意志的实现,凭借的不是国家的身份,而是国家的力量。国家的力量是由国家实际掌握的资源转化而成的,而国家的资源又总是在国家的行动中不断的消耗着,因此,从社会抽取资源的能力也就成为国家最基本的能力。

    总体而言,该派理论预设中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是以国家为本位的,没有意识到国家自主性的限度问题,也就容易陷入对国家能力本位的重视,而忽略了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与对接。

    那么,回归国家学派的理论产生的背景是什么呢?

    结合二战之后的国家体系背景来理解。“冷战”格局的僵持不下,国家资本主义的兴起,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等,都使得国家这样一个符号具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自足的行动者色彩。在某种程度上,回归国家学派也是对政治的理想主义到政治的现实主义转化这样一个大的背景的回应。我个人以为,回归国家学派的某些观点,可以上溯至马基雅维利。此外,还要看到该学派与当时的结构主义思潮存在的呼应之处,从国家着眼来理解社会,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突出了国家本身的整体性和结构性特征。

    具体来说,可以参考斯考切波《国家与社会革命》一书。这本书的逻辑的一个基本立场就是国家自主性的观点。关于中、法、俄三国的社会革命的发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家本身在提取资源和维系秩序的能力上出现问题,国家的统治阶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国家的崩溃(中国的士绅集团、法国的穿袍贵族)。也正是通过这样一个历史社会学的阐释,斯考切波对马克思关于国家作为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工具这样一个论点提出质疑。

     

    五、讨论与扩展

    1施密特的幽灵:政治的概念(政治性)。施密特与韦伯(志业政治家)。民族主义。

    国家与政治。正当性与合法性的问题。政治本身具备独立的价值域。

     

    国家是政治的实体,政治上的敌友当然指国家的敌友;一个民族要成为政治实体(国家),就必须自己决断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否则,一个民族就还没有成为一个政治实体(国家)。因此“政治的”始终具有一个在实际的政治(与国家的敌人的斗争)处境中的具体含义。

    在施密特看来,自由主义政治理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政治,幼稚地把议会民主的技术性政治问题或分配权力作为判断政治现象的标准,把政治秩序与法律秩序混为一谈,不晓得政治统治的关键问题不是合法性(Legalitat) ,而是正当性(Legitimitat) ,也就是民族文化同质体的国家主权

       毛泽东与施密特。中国的政治      动员国家政权建设

     

    2、回归国家学派的国家理论的现实意义

    国家能力VS合法性

    事实与价值的二元论的影响。手段与目的的关系。

     

    3、日常秩序与“非常状态”(重大时刻)。

    从国家观到政治观——对自由主义政治学的批判

    自由主义政治理论把日常秩序作为政治的起点,根本误解了政治的本质。韦伯思想中实际存在的自由主义法治国家与民族政治利益的矛盾及其可能的调解,被施密特通过干脆否定自由主义的政治观而勾销了。

     

    4、国家是否会消亡?

    苏联的命运。列宁、斯大林与托洛茨基。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