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持人 许纪霖 (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教授)
      近几年中国崛起,世界瞩目,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整个西方似乎趋于没落,中国却像是“风景这边独好”。但同时,网络上也流传着一句 话,说现今中国是一个“形势大好,秩序大乱,人心大坏”的时代。回顾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我们姑且不论事件本身的死伤人数和经济损失,仅就铁道部对此事件的 善后收尾,便觉得痛心和失望。不仅如此,近几年违反社会伦理和道德的事件频发,如“毒奶粉”“毒馒头”以及最近的味千拉面事件,这些原本只需要简单的常识 和基本的良知就能判断是非善恶的问题,今天却统统告急。
      
      我们不禁要问,社会秩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人心大坏”?过去维持我们的价值观念在哪里?这是制度的问题,还是人心的问题,抑或伦理规范的问题?这些不仅仅只是学术问题,也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现实。
      
      李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我想从中国商业伦理重建的角度谈一谈。
      
      哈耶克在《自由企业的精神和道德因素》中说过:“我们在捍卫自由企业制度时必须始终记住,这种捍卫只同手段有关。我们如何塑造自由,全靠我们自己。我 们切不可把提供手段的效率与这些手段所服务的目标混为一谈。如果一个社会除了效率之外没有任何标准,那它当然是在糟蹋这种效率。”这段话非常有现实意义, 给我个人的震撼很大。
      
      第二段话来自阿玛蒂亚·森,他在1962年的文章《社会选择与个人行为》中写道:“良好商业行为的基本准则有点像氧气:只有当缺少它时,我们才对它感 兴趣。”这句话哲理很深。近几年来,中国学界和社会各界谈论商业伦理的话题多了起来,这恰恰说明目前我们的商业伦理出了问题。现今中国,商业伦理缺失的现 象已屡见不鲜,一个人一天的生活,吃、穿、用全是有“毒”的东西。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当代中国会出现“商业伦理缺氧”的现象?且看亨廷顿是怎么说的:“单纯的经济增长会使社会的经济、文化失去平衡,突然急剧增长的财富在无任何力 量制约平衡的条件下,会把一切变为金钱能够购买的东西,瓦解制度,破坏法律,收买权力,最终导致整个社会的可购买化、金本位化,使社会的结构趋于崩溃和混 乱。”这是亨廷顿在1968年讲的一段话,却好像真实地描绘了中国社会的当下格局。
      
      我个人认为,传统中国社会是存在商业伦理的。明清时期商书中,就反映出各种商业伦理的核心价值。我将其归纳成以下五点:以义为重,利为轻,反对见利忘 义;讲求诚信;强调艰苦创业;强调洁身自好,不贪图奢侈生活;敬官、畏官,“援结诸豪贵,藉其庇荫”。当然,后一点能否算作商业伦理,看来有争论,但是, 这一点无疑是中国传统社会商人所普遍信奉且实际遵守的行为准则,即“不与官斗”,而是走“官家路线”,通过买通或交结政府权贵来从事商业经营,赚钱发财。
      
      那么,当今中国社会商业伦理稀缺的原因是什么?市场文化是否即是缺失的主要原因?我认为,原因至少有四点:法制缺失、官员腐败、国有企业寻租、信仰真空——人一旦没有信仰,连神都没有了,有何可惧?这些都是值得经济学人反思和检讨的问题。
      
      缺失的中国商业伦理如何构建?我还是想尝试通过哈耶克在《自由企业的精神和道德因素》一文寻找构建的可能性。哈耶克说:“一个古老的发现是,道德和道 德价值,只有在自由的环境里才会成长。一般而言,人民和各社会阶层只有在长期享有自由的情况下,才会有高尚的道德标准——这和他们所拥有的自由程度成正 比。”
      
      为什么会如此?哈耶克接着分析道:“只有在个人既做出选择,又为此承担起基本责任的地方,他才有机会肯定现存的价值并促进它们的进一步发展,才能赢得 道德上的称誉。服从具有道德价值,只能是因为他是出自自由选择而非强制。正是在我们自由地安排自己不同目标的秩序中,我们的道德意识才得以展现。”
      
      由此,哈耶克得出的结论和发现是:“一般来说,自由社会事实上不但是守法的社会,并且在现代也一直是以救助病弱和受压迫者为目标的一切伟大的人道主义运动的发祥地。另一方面,不自由的社会无一例外地产生对法律的不敬、对苦难的冷漠,甚至是对恶人的同情。”
      
      综上所述,我提出两个观点:只有建立良序运作的法治民主政治制度,才有可能重建中国的商业诚信体系,才能重塑未来中国的商业伦理;也只有在现代法治化的良序市场经济体系中,儒家和传统中国文化中的商业美德才能完成其“创造性的转化”。
      
      曹锦清: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亨廷顿在《中国文化论》里有一个基本判断:“一切非西方国家的现代化发展,大概要经过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西方化引领现代化,第二个阶段是去西方 化,回归传统文化,继续引领现代化。”这个观点区分了西方化和现代化的概念,将西方化看成是西方的一组文化,包括古希腊的理性哲学、古罗马的法条、希伯来 的宗教、古希腊语、拉丁语,以及衍生出的欧洲语系等。其中,特别有两种文化仅西方独有,非西方国家不存在:一是贯穿于整个西方历史过程中的多元的社会体 制,即相对于权力而独立的社会体制和组织;二是个人主义。与之相对的,非西方国家的现代化则主要包括以下特征:工业化;伴随工业化而来的城市化;物质财富 的增加、生产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均寿命的延长以及教育水平的提高等。其核心是工业化。
      
      亨廷顿将西方化与现代化区分,用以解释第一阶段,即非西方国家要走向现代化的方式方法:西方化引领现代化。这类似于中国在甲午战争以后,尤其是新文化 运动以后,全盘西化的阶段。当这个阶段达到临界点的时候便开始转向第二个阶段,这种转换主要有两个标志:第一,这个民族从工业化过程中获得民族自信,这种 民族自信要求重新检讨在前阶段西方化过程中过度损害民族自信的现象,同时也要求对曾经抛弃的传统文化进行重新的审视。第二,以市场化引领的工业化和城市 化,必然会导致道德的真空、人心焦虑、失序状态和意义丧失的状态。
      
      当下,我们正经历一个旧秩序被打乱、新秩序没有重建的过程。按照这样的观点和思路,我们进行判断:2008年前后,当代中国是否到达亨廷顿所谓的临界点?
      
      针对这一问题我有两方面的思考:一方面,改革开放后30多年中国经济的发展,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促进民族自信的增加。现今中国似乎已经到了一个要求摆脱 西方的象征符号、重新寻找民族认同的价值的时代。这种由于经济的增长而引发的民族自信,使我们以为赶英超美已伸手可得,从而导致国内民族主义兴起和所谓的 “文化保守主义”复兴,人们要求回归传统来需找新的当代意义。另一方面,当代中国市场化、高流动和陌生人的社会,是否能够确立以自我约束为中心的道德,即 克己复礼,对内加以约束来符合外在群体生活的一般准则?我对此存有困惑和质疑。
      
      现在有一种思路,认为市场展开,个人利益成为社会的基本,所以建立在个人和权益基础上一整套的法治规范才可成为共同的秩序,道德的高层意义问题则是个人私事。国内自由主义大体上朝这个方向走。
      
      我认为,道德在当代中国重建的关键所在是共同体。共同体是道德惟一的生存基础。所谓:“共同体在,道德在;共同体失,道德失。”传统中国道德的主要载 体,是家族及其扩大形势村落。如果村落和家族也被市场分化,那么农村共同体的功能即会丧失。城市是一个陌生人的社会,个体所追逐仅是个人利益。因此在一个 陌生人的社会里,机会主义蓬勃发展,个人欲望膨胀,畅通无阻。
      
      最近我去江西鹰潭乡村考察共同体的重建问题。在南方丘陵山区地带,一个行政村管辖11个自然村,并以行政村为单位参照西方民主模式,广泛建立村民自治 委员会,赋予村民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几年后,他们发现这种民主政治仅保留了三年一次的民主选举的形式,其他民主权利在以行政 村为单位的基础上无法实现。因此他们将共同体建设缩小到每个自然村,以三五十人为规模,建立在同姓村或宗族的理事会。理事会成员由宗族或村民推荐产生,管 理共同的卫生、水利、交通和纠纷。
      
      城市虽然是一个陌生、流动的社会,但居民小区显然是个“半熟人社会”,小区内部会产生一个理事会来管理小区共同体内部的事务。比如说上海从 1997年以后开始进行的小区建设,核心是在高度流动的陌生人的社会里,以居住地为中心把区建成一个社会,也是建设城市内共同体的表现。
      
      在一个分散的、市场的和个人化的社会里,共同体的建设何以可能?没有共同体建设,即没有实现道德的基础。这也是19世纪中晚期社会学家涂尔干一生想要解决却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因此,“家以外,国之下”的团体如果找不到,道德重建不可能。
      
      此外,我要指出,凡是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规模展开的时段,都是强盗大亨的时代,比如说1870年-1910年的美国,洛克菲勒、卡内基等都是强盗头 子;19世纪初,以法国为重心的资本主义的欧洲。我们读读三大空想主义即明白,尤其是傅里叶,对商业的腐败和批判入木三分,后来更尖锐的批判来自于马克 思。现今中国知识分子对整个市场、整个转型和社会秩序批判的尖锐程度,远远低于19世纪末的美国和19世纪初的欧洲。这些问题也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和研究。
      
      本文编选自“春秋书院2011当代中国的伦理规范与价值观念学术研讨会”实录
  • 责任编辑:zfm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