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需不足的核心是广大承包制小农和城市下层购买力的严重不足,以至于无力提升自己的消费档次。所以,贫富严重分化是形成内需不足的基本动因。这样就迫使经 济的新增长点放在富人的消费上,尤其是奢侈品的消费上,比如别墅、高档商品房、轿车、国内外旅游、贵族式教育以及奢华的娱乐业。

        贫 富分化到这一步,富人的奢侈消费就成为经济发展的原动力,相反我们民族的节俭似乎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道德的因素了。而富人的炫耀性消费会刺激起穷的愤恨和 不满,这就引发社会问题。这是当代中国最值得忧虑的现象。一旦贫困阶层中某些个体诉诸非法手段来改变分配格局,社会的犯罪浪潮将难以遏制,社会的管理成本 将异常高涨,所谓社会共识更是不可能了。

        一个社会是否需要一个共识,这个问题欧洲的社会学家早在19世纪就提出了,如涂尔干,他 认为一个社会没有共识,必然分崩离析。但是,市场经济本身能否建立起社会共识,这是一个未被回答的问题。从我的主观认识来讲,迫切需要有一个社会共识。 13亿人口,有限的资源,而要和平相入于某种社会秩序,如果没有一个共识,以及某种共同信仰,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相反的判断也在我心中多年来盘旋,挥 之不去。那就是市场经济注定了如黑格尔所讲的,把人们从各自血缘的、宗教的、家庭的群体中拉出来,转变成为一个个在市场当中相互竞争、追逐自身利益的独立 个体。这些每时每刻地发生相互冲突的利益主体之间,能否建立起一个社会共识,对此我缺乏信心。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那些独立的个人 会自发地产生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享乐主义甚至纵欲主义的价值观念,而很难形成那种共同体的价值观念。因为,社会共识的基础一定是社会共同体的命运。只有 当每一个个体都感觉到与共同体休戚与共的那种感情纽带的联系时,共同体的意识才能形成。而市场经济的日常意识,很难使人达到“社会人”的体验。
  • 责任编辑:sx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