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地方军队军旗,还是所谓“国旗”——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一

    【前言:袁腾飞视频曝光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正义人士均斥之为谎言谬论,而右翼精英则拼命替其辩护。除所谓“言论自由”外,他们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指袁腾飞所言皆为“真话”、“事实”。对此,年长者大多有辨别能力,但80、90后却往往陷于迷惑之中,难明是非,这从网上一些年轻人的发言能够看出,也是最令人担忧的。所以,特编写这一《袁腾飞“真话”剖析系列》,对袁言论中涉及的若干历史事实,作简要的澄清,看看究竟是“真话”,还是居心叵测的谎言。至于他那些恶意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党和社会主义、攻击中华民族的没有任何“事实”的污言秽语,众多网友已作了有力的驳斥和批判,就不多加置评了。谨以此奉献给80、90后的青年朋友们!】


    袁腾飞“真话”之一:

    “达赖佛爷在1989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是吧,因为他反抗中共对西藏的武装侵略”。
    “事实上,民国建立以来西藏一直处在一个半独立的状态,他甚至还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


    历史真相:

    袁腾飞的第一句话,是明目张胆的藏独言论,毋庸多议;这里来看第二句中的“他甚至还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2008年3月,藏独分子在达赖指使下闹事时,已有许多网友戳穿了这个大肆宣扬的谎言,这里稍作归纳如下:

    少数西藏分裂主义者所说的“国旗”,指的是那面“雪山狮子旗”,它原来是西藏地方军队的军旗。

    公元九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分裂后,在很长一段时期里,西藏没有正规的军队,也就没有军旗。直到十八世纪末叶,清朝在派兵击退外敌对西藏的入侵后,制定了著名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其中第四条规定:“以前前后藏都没有正规军队,用时临时征调,不仅缺乏作战能力,并且造扰人民,为害很大。这次呈请大皇帝批准,成立三千名正规军队:前后藏各驻一千名,江孜驻五百名,定日驻五百名。”这支定额为三千人的地方军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藏军”。军队平时的训练和作战的指挥,都离不了军旗,于是制作了藏军的军旗——雪山狮子旗。

    由此可见,雪山狮子旗是当时的清朝政府即中央政府,为着维护国家统一,授权西藏地方政府制定的一面军旗。1912年辛亥革命时期,西藏响应孙中山号召,驱逐清朝代表,共建中华民国,也曾使用过这面旗帜。后来,中华民国中央政府一直认同雪山狮子旗是藏军的军旗。正是在这面旗帜下,当时的西藏同胞,粉碎英国殖民者把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的阴谋,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保卫了祖国西南的大好河山。在近代历史上,西藏从未“独立”,亦未“建国”,何来“国旗”?所谓雪山狮子旗是西藏“国旗”,完全是五十年来少数藏独分裂主义者的胡说八道!

    雪山狮子旗本身,也足以说明问题。其旗涵为:中心之雪山象征雪域西藏;雪山顶上升起的太阳象征中央政府;太阳之光芒四射象征雪域西藏之全部众生享受自由、信仰、富裕、幸福、公平与公正;空中六道红色的光芒象征西藏民族原始的色、穆、冬、党、哲、扎六大氏族;红色光芒与蓝色天空象征红蓝两大护法护持政教事业;高举之具三色的宝焰象征西藏人民永远敬信和顶礼佛法僧三宝;雪山上的两只雪狮象征政教结合之事业战胜一切;雪狮手中所持具两色的如意宝象征遵循十善法和十六人法为核心之正教中的取舍善恶之法;黄色边框象征佛法长驻人世直至普渡众生事业完成。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十七条协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进驻西藏,巩固国防,驱逐英国殖民势力,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也于1954年起担任中央人民政府相关高级领导人,雪山狮子旗从此退出历史舞台。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达赖喇嘛在深夜逃离布达拉宫,前往印度。驻扎在西藏地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遂接管西藏全境,但直到1964年,达赖喇嘛在中央政府中的职务仍为中央所承认。

    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后,在印度达兰萨拉成立所谓“西藏流亡政府”,雪山狮子旗被用来作为“西藏独立运动”的标志,并在诸多国际场合中出现,充分暴露了藏独分子妄图分裂祖国的反动面目!

    现在,只有藏独分子才把这面雪山狮子旗当作所谓西藏的“国旗”,而袁腾飞口口声声西藏“还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肆意造谣撒谎,正说明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藏独分子!

    结晶牛胰岛素为何未获诺贝尔奖——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二

    【前言:袁腾飞视频曝光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正义人士均斥之为谎言谬论,而右翼精英则拼命替其辩护。除所谓“言论自由”外,他们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指袁腾飞所言皆为“真话”、“事实”。对此,年长者大多有辨别能力,但80、90后却往往陷于迷惑之中,难明是非,这从网上一些年轻人的发言能够看出,也是最令人担忧的。所以,特编写这一《袁腾飞“真话”剖析系列》,对袁言论中涉及的若干历史事实,作简要的澄清,看看究竟是“真话”,还是居心叵测的谎言。至于他那些恶意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党和社会主义、攻击中华民族的没有任何“事实”的污言秽语,众多网友已作了有力的驳斥和批判,就不多加置评了。谨以此奉献给80、90后的青年朋友们!】


    袁腾飞“真话”之二:

    “这个结晶牛胰岛素,是咱们中国唯一一次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结果诺贝尔奖委员会给咱们发来邀请函,让咱们往上报,你有几个人能够获奖啊,应该有几个啊,报几个啊。单项奖,至多三个,我们报了二百多人,我们把研究所扫地的,做饭的,刷厕所的全报上去了。我们是社会主义,我们只有集体主义,没有个人主义,没有工人给你扫地,做饭,刷厕所,你臭知识分子你结晶什么牛啊你,结晶耗子去吧,就报上去了。那报上去了,那你想人家能批准吗?瑞典国王跟扫地的刷厕所的握手?你侮辱的是瑞典民族!对吧!那咱这事就吹了。”


    历史事实与真相:

    1965年9月17日,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等单位,经过六年多的艰苦工作,在世界上第一次用人工方法合成了一种具有生物活力的蛋白质——结晶牛胰岛素。蛋白质研究一直被喻为破解生命之谜的关节点,胰岛素是蛋白质的一种。它的人工合成成功,标志着人类在揭开生命奥秘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那么,为什么我国科学家的这一成果,当年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呢?是不是像袁腾飞所说的,是因为上报的获奖人数太多呢?不,这完全是袁腾飞的蓄意造谣!

    曾任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办公室副主任、生物学部副主任的薛攀皋研究员,在2005年9月16日的《科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我国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成果的历史真相》的文章,以亲身经历澄清了这一问题,其中明确说到(http://chinsci.bokee.com/viewdiary.12874497.html):

    “1978年9月,杨振宁向邓小平提出他准备提名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中国科学家为诺贝尔奖候选人。与此同时,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王应睐收到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化学奖委员会主席B·乌尔姆斯特洛姆等6位教授的来信,要他在1979年1月31日前推荐1979年度诺贝尔化学奖候选人。

    “在得到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方毅、副书记李昌的同意后,钱三强便开始运作,向杨振宁发去电报和信函。1978年11月3日,国家科委党组与中科院党组举行联席会议。会议认为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的科学家,可以作为候选人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

    “接下来的难题是按诺贝尔奖的有关规定,从参与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众多科学家中推选出代表,作为诺贝尔奖的候选人。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是3个不同单位人员共同合作的结晶,仅最后一两年直接参加研究工作的人员就有30余人,其中:生物化学研究所20余人,负责胰岛素A、B链的拆合和B链(30肽)的人工合成;北京大学化学系和有机化学研究所各六七人,共同负责A链(21肽)的人工合成。

    “为此,1978年12月11日至13日,钱三强组织并主持召开了人工合成胰岛素工作总结评选会议。与会的有3个单位参加合成工作的主要研究人员和科研管理人员30人,以及通过协商组成的评选委员会委员17人,他们是童第周(主任委员)、周培源、于光远、严济兹、华罗庚、钱三强、杨石先、黄家驷、贝时璋、张龙翔、王应睐、汪猷、冯德培、梁植权、柳大纲、邢其毅、过兴先。评选委员会的任务是对会议最后推出的候选人进行无记名投票。

    “会议初步选出在合成工作中4名成绩突出者:钮经义(生物化学研究所)、邹承鲁(原生物化学研究所,1970年调北京生物物理研究所)、季爱雪(北京大学化学系,女)和汪猷(有机化学研究所)。

    “会议认为,如以4人申请难以被接受;出3人,矛盾较多,而且联邦德国、美国在胰岛素人工合成方面也取得较好成绩,有可能此奖将由两国或三国科学家共同获得。据此,我国以一名代表申请为宜。北京大学和有机化学研究所认为,如出一名代表,理应由生物化学研究所选出。生物化学研究所则推荐钮经义为代表,认为他自始至终参加B链合成,成绩突出,也有一定学术水平。最后,评选委员会表示赞同。

    “会后,钱三强主持起草亦代表中国科学院,签发了1978年12月25日呈报国务院的《关于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的请示报告》。《报告》在汇报人工合成胰岛素工作总结评选会议的情况,推荐钮经义一人为代表的原因和过程后写道:‘我们建议,以钮经义同志一人名义,代表我国参加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工作的全体人员申请诺贝尔奖金,拟由杨振宁教授和王应睐教授分别推荐。’一周后,请示报告获得批准。按要求所需的各种推荐材料,由钱三强具函,以最快速度寄给杨振宁以及也受诺贝尔奖委员会邀请推荐候选人的美籍华裔科学家王浩。与此同时,王应睐也作了推荐。

    “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集体的代表钮经义,被推荐为诺贝尔化学奖1979年度候选人的过程和事实就是如此。

    “最后,1979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得主为美国人布朗和德国人维提希。我国钮经义未能获选,自然令人惋惜。1982年,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这是后话。”

    事实非常清楚,当时我国是“以钮经义同志一人名义,代表我国参加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工作的全体人员申请诺贝尔奖金”,哪来的所谓“我们报了二百多人,我们把研究所扫地的,做饭的,刷厕所的全报上去了”?!

    袁腾飞的这种胡说八道,难道就是右翼精英们所谓的“真话”?这样的“真话”,不就是对当年参加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工作的广大科技工作者的恶意污蔑与诽谤吗?袁腾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根本不能理解我国优秀科学家们的集体主义崇高精神,他的这番谎言只能充分暴露他个人主义的渺小灵魂!特别是他最后那句“瑞典国王跟扫地的刷厕所的握手?你侮辱的是瑞典民族”,更是对劳动人民、对中华民族的不可容忍的极大侮辱!

    至于结晶牛胰岛素为何未获诺贝尔奖,当时参与这一课题的北京大学化学系研究组组长张滂教授,几年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就这个问题专门作了说明(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306090210713.html):

    新京报:现在,对于人工合成胰岛素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有许多种猜测,因为1958年,英国化学家桑格就因测定了胰岛素的氨基酸序列而获得了诺贝尔奖。您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张滂:中国没有因人工合成胰岛素获得诺贝尔奖,不过也没有其他国家因为合成胰岛素而获奖。因为诺贝尔奖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完全创新的成果。1958年,英国化学家桑格获奖的原因是他的发现完全是新的,前无古人。但为什么胰岛素这么一个复杂的东西合成了没有获诺贝尔奖,因为你用的方法都是已知的、没有创新的方法,所以就无缘诺贝尔奖了。中国想得也得不到。需要完全创新的成果才行。因为每个国家的研究方法都是应用多肽合成的方法,没有创新。获得诺贝尔奖的必须是完全创新的成果。

    毛主席题写过上海人民公社匾额吗——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三


    【前言:袁腾飞视频曝光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正义人士均斥之为谎言谬论,而右翼精英则拼命替其辩护。除所谓“言论自由”外,他们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指袁腾飞所言皆为“真话”、“事实”。对此,年长者大多有辨别能力,但80、90后却往往陷于迷惑之中,难明是非,这从网上一些年轻人的发言能够看出,也是最令人担忧的。所以,特编写这一《袁腾飞“真话”剖析系列》,对袁言论中涉及的若干历史事实,作简要的澄清,看看究竟是“真话”,还是居心叵测的谎言。至于他那些恶意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党和社会主义、攻击中华民族的没有任何“事实”的污言秽语,众多网友已作了有力的驳斥和批判,就不多置评了。谨以此奉献给80、90后的青年朋友们!】


    袁腾飞“真话”之三:

    “六七年,上海造反派夺取了上海党政领导权,毛泽东支持,这造反派把政府的权都夺了,在今天就是颠覆政府的行为,绝对是杀无赦的重罪啊,对吧?但是毛泽东支持,好,上海最好,不愧是一大的发源地,无产阶级起来把资产阶级推翻了,亲笔给上海的伪政权题写匾额:上海市人民公社。”


    历史事实与真相:

    对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上海造反派夺取了上海党政领导权一事,现在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争论,这是正常的。但是,不论是肯定,还是否定,有一个原则是必须遵守的,那就是不能撒谎、不能造谣。而袁腾飞所说的毛泽东“亲笔给上海的伪政权题写匾额:上海市人民公社”,恰恰就是一个弥天大谎!

    实际情况是,对上海造反派将夺权以后建立的临时权力机构取名为“上海人民公社”,毛主席当时是不同意的,并明确提出要改成“革命委员会”,当然也根本不可能“亲笔题写”什么“匾额”。

    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的《毛泽东传(1949-1976)》记载:

    “上海一月‘夺权’后,在张春桥、姚文元主持下,宣布成立‘上海人民公社’。《文汇报》发表了《伟大的历史性的革命创举──欢呼上海人民公社诞生》的社论。毛泽东批评道:‘上海公社如果一发表,各地都叫人民公社了,那党、政、军还要不要?一切都管?’①”
    (①毛泽东同张春桥、王力、姚文元、戚本禹谈话记录,1967年2月12日。)

    这个谈话记录,张春桥在2月19日的上海群众大会上,作了传达,其中着重讲到了毛主席关于“上海人民公社”名称的指示:

    “(上海)人民公社成立以来,一系列问题你们考虑过没有?如果全国都成立公社,那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改名?改的话,就改成中华人民公社,人家承认你吗?苏联就可能不承认,英法倒可能承认。改了以后,驻各国大使怎么办?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你们考虑过没有?现在许多地方都向中央申请成立人民公社,中央有公文,除上海人民公社外,其它地方都不准搞人民公社。上海还是改一下,改成革命委员会或者是改成市委和市人委。”

    2月24日,张春桥在会议上再次传达了毛主席谈话的详细内容:

    “(各省、市都叫‘人民公社’)这样就发生改变政体、国家体制、国号问题。是否要改成‘中华人民公社’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是否改变成中华人民公社的主任或叫社长?出来这个问题,紧跟着改。不但出来这个问题,如大小都要改,就发生外国承认不承认的问题。因为改变国号,外国的大使都作废了,重新换大使,重新承认。这个问题,我估计苏联是不会承认的,他不敢承认,因为承认了会给苏联带来麻烦,怎么中国出了个中华人民公社问题?资产阶级国家可能承认。如果都叫公社,那么党怎么办呢?党放在那里呢?因为公社里有党员、非党员,公社的委员里有党员和非党员,那么党委放在那里呢?总得有个党嘛!有个核心嘛!不管叫什么,叫共产党也好,叫社会民主党也好,叫社会民主工党也好,叫国民党也好,叫一贯道也好,它总得有个党,一贯道也是个党。公社总要有个党,公社能不能代替党呢?我看还是不要改名字吧!不要叫公社吧!还是按照老的办法,将来还是要人民代表大会,还是选举人民委员会。这些名字改来改去,都是形式上的改变,不解决内容问题。现在建立的临时权力机构是不是还叫革命委员会?大学里还是叫文化革命委员会好,因为这是十六条所规定的。

    “上海人民很喜欢人民公社啊!很喜欢这个名字,怎么办啊?你们是不是回去商量一下,想几个办法,第一种是不改名字。(仍用‘人民公社’)这个办法有好处,也有缺点。好处是可以保护上海人民的革命热情,缺点是全国只有你们一家,那不是很孤立吗?现在又不可以在《人民日报》上登载。一登,全国都要叫。否则,人家有意见:为什么只准上海叫,不准我们叫?这样不好办。第二种是全国都改,那么就要发生上面的问题,改变政体,改变国号、旗号,承认不承认的问题。第三个办法,上海改一下,和全国一致了。可以早一些改,也可以晚一点改,不一定马上改。如果大家说不想改,那么你们就叫一些时候吧!你们怎么样?能不能说得通啊?”

    这里之所以将毛主席的谈话引用得这么具体,是为了让大家看到,对于“上海人民公社”的名称问题,毛主席是考虑得十分周到、慎重的。一方面,这个名称不恰当,不能用;另一方面,要保护人民的革命热情,不能打击,不是下一个命令就解决的。所以,他只能反反复复地说明道理,苦口婆心地商量说服——这哪里有半点袁腾飞们污蔑的“暴君”、“独裁”的影子啊!

    同时,毛主席的谈话也无情地揭穿了袁腾飞的谎言。袁腾飞作为一名历史教师,不会不知道,研究历史也好,讲授历史也好,决不允许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只有心怀叵测、别有用心之徒,才会信口雌黄、故意造谣。他所谓的毛泽东“亲笔题写匾额:上海市人民公社”,不就是一个弥天大谎吗?那些以“讲真话”为名替袁腾飞辩护的右翼精英们,你们如果真有能耐,就来为他圆圆这个谎吧!

     
    邓子恢·三门峡·“去修水电站”--袁腾飞“真话”剖析之四
     
    作者:05txlr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 955    更新时间:2010-5-31  
             【字体:
    【复制本文】 【下载本文】


    邓子恢·三门峡·“去修水电站”——袁腾飞“真话”剖析之四

    【说明:此文是根据一位网友的帖子改写的,主要是补充了一些内容,曾被乌有之乡网友转述,但没有单独发过,现稍作修改,也编入这个《袁腾飞“真话”剖析系列》,列为“之四”。】


    袁腾飞“真话”之四:

    “毛泽东笃信一点,就中国古代有这么一句话,叫‘圣人出,黄河清’。毛泽东,认为自己‘数下流人物还看今朝啊’,是吧。祖宗不行就我,是吧,我出来黄河就清了,这是他的一个理想,于是就有一帮伪科学家就给他提,在三门峡修水电站,修了水电站之后黄河下游水就清了。当时主管农田水里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子恢,坚决反对,说不能这么干,这么干黄河下游就出问题了。本来就是地上河,比开封城高七米,开封老百姓的脑袋上悬着一盆水,是吧,你这稍微弄点事儿,一溃口,呱一下子就成汪洋大海,不能这么干。毛泽东说邓子恢是小脚女人,离右派还差三里呢!你不是反对我修水电站吗?得,修水电站去吧!国务院总理你就不用干了,你去修水电站去吧!”


    历史事实与真相:

    除去袁腾飞信口雌黄、恶意污蔑毛主席的狂言不算,这段话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搞清楚:第一,邓子恢有没有反对修建三门峡水库;第二,毛主席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批评邓子恢是“小脚女人”、“离右派还差三里”;第三,邓子恢有没有因此被撤销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去修水电站。

    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六册中,有一个毛泽东《对邓子恢关于按原定计划动工修建三门峡水库的报告的批语》,全文如下:

    对邓子恢〔1〕关于按原定计划动工修建三门峡水库的报告的批语
    (一九五七年二月六日)

    小平〔2〕同志:
    此件〔3〕请印发政治局、书记处各同志研究,请陈云同志的五人小组〔4〕处理。

          毛 泽 东
          二月六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 邓子恢,当时任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
    〔2〕 小平,即邓小平,当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
    〔3〕 指邓子恢一九五七年二月五日关于建议按原定计划动工修建三门峡水库给毛泽东并中共中央的报告。报告说,三门峡水库是黄河综合利用的水力枢纽,它的建成将从根本上解决千年洪水灾害,保证黄河不改道,使冀、鲁、豫、苏、皖五省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得到保障。目前部分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建议不要停止兴建,按原定计划在今年二月开工,以争取在一九五九年汛期内部分蓄洪。
    〔4〕 指由陈云、李富春、薄一波、李先念、黄克诚组成的中央经济工作五人小组,陈云任组长。

    批语下的注释〔3〕明明说,对于三门峡水库,邓子恢“建议不要停止兴建,按原定计划在今年二月开工,以争取在一九五九年汛期内部分蓄洪”。到了袁腾飞这个“史上最牛历史老师”口中,邓子恢却成了“坚决反对”者!

    据记载,当时,邓子恢副总理曾在国务院全体会议上,满怀豪情地说了这样一番话:“这不能不叫人想起早在周朝就有人说过的一句话,‘俟水之清,人寿几何’。但是现在我们不需要几百年,只需要几十年,就可以看到水土保持工作在整个黄土区域生效,并且只有6年,在三门峡水库完成之后,就可以看到黄河下游的河水基本变清。我们在座的各位代表和全国人民,不要多久就可以在黄河下游看到几千年来人民梦想的这一天——看到黄河清!”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邓子恢不仅不是三门峡工程的反对者,而且还是在工程引起争议时,力主不要停止兴建,积极推动三门峡工程建设的决策者和主要负责人。但在袁腾飞的神嘴之下,邓子恢就变成了三门峡工程的反对者,并因此被毛主席称作“小脚女人”,真让人哭笑不得。

    的确,邓子恢是被毛主席批评过像“小脚女人”,不过这根本不是因为三门峡工程,而是因其在农村合作化进程中的态度。这是人们熟知的常识,但在这位号称大学历史专业毕业,上过“百家讲坛”的“历史”老师口中,却成了邓子恢因为反对三门峡而得的称号!还有所谓“离右派还有多少里”的说法,也绝不是毛主席批评邓子恢的话,这是有案可查的。

    至于邓子恢因此被撤销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去修水电站,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据邓子恢年表记载,从1954年9月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邓子恢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一直到1965年1月在四届政协一次会议上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他一直担任着国务院副总理这个职务。可是,偏偏就是袁腾飞这个1972年出生的“高级教师”,在1957年就撤了邓子恢的职,让他去修水电站了!

    难道,这些就是死命为袁腾飞撑腰的右翼精英所扬言的“说出了历史的事实”?就是右翼精英们所谓的“追求真理的勇气”?!

    ----------------------------

    是地方军队军旗,还是所谓“国旗”——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一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005/155014.html

    结晶牛胰岛素为何未获诺贝尔奖——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二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1005/155017.html

    毛主席题写过上海人民公社匾额吗——袁腾飞“真话”剖析之三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1005/155239.html

  • 进入专题:袁腾飞事件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