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读懂张鸣教授

    黎阳


    2010.5.23.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网友[顾可尾]给特别标明身份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的张鸣的《袁腾飞成名之累》(见附录一)写了篇评论《和张鸣教授说几句并谢网友疯疯癫癫僧》(见附录二)。


    冒昧地不恭敬一句,网友[顾可尾]写此文时似乎没有真正全面读透张大教授文章的精髓。当然了,人家大教授博学多才,文笔曲径通幽,暗道机关四通八达,稍不留神就会被引入歧途。本人虽不才,但“久病自成医”,这号人、这类货见多了多少知道点大概。为帮助大家真正吃透大教授的博大精深,特将本人的理解心得整理出来供参考。


    1.“成名之累”是在骂谁?


    “有捧场者急奔而来。张教授在袁腾飞成名后前来献词,就已经多少说明了这一点”——这句话表明网友[顾可尾]看“成名之累”时只看到趋炎附势的一面,却没看到暗藏其中讥讽嘲骂的另一面:“骤然成名,相伴而来的往往是麻烦”——什么意思?“木秀于林,风必吹之”——不是“木”有问题,而是“风”要捣乱:同样的问题,如果袁腾飞不出名就不会有人理会;只因“骤然成名”,本来不是问题的也成问题了。可见现在指责袁腾飞的全是因嫉妒人家“骤然成名”而存心鸡蛋里挑骨头。就凭这一句,凡对袁腾飞说三道四的人即便说得对也成了“动机不纯”、“居心叵测”的卑鄙小人——你看,教授就是教授,骂人不带脏字,替袁腾飞辩护不留痕迹;就凭“成名之累”四个字,袁腾飞不管有什么问题也给不动声色地开脱了。


    2.“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网友[顾可尾]对张大教授不厌其烦讲什么“只谈袁腾飞能激发学生兴趣而不提袁腾飞向学生灌输的历史之外的言论,实在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之类实在有点对牛弹琴,弄错了对象:人家大教授岂肯吃你这套?依我看,“恭敬不如从命”,干脆对张大教授的主张举双手赞成,坚决照办,付诸实践,彻底按张大教授的主张上课讲学,顺便请君入瓮。


    如何彻底按张大教授的主张上课讲学?简单得很:“关键是要有兴趣”——“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能激发学生兴趣”就行,只要“讲得生动、好玩,还能根据自己的思考,部分地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真相”就行。


    如何请君入瓮?“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用张大教授和袁腾飞的主张对付张大教授和袁腾飞——比如课堂教学以张鸣大教授为例:张大教授者,张大叫兽也。为什么是“叫兽”?因为不是人养的——不过不是“狗娘养的”,而是“猪娘养的”。为什么说是“猪娘养的”?袁腾飞不是说过吗,“这个民族就是猪一样的民族”。张鸣既然说袁腾飞“部分地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真相”,那自然就承认了自己“是猪一样”。“是猪一样”意味着还不是纯粹的猪,而是“似猪而非猪,似人而非人”;不是“人模狗样”,而是“人模猪样”;“人面兽心”——更确切地说是“人面猪心”。总之是人和猪的混血杂种转基因,是“类人猪”(或曰“类猪人”)——不许笑,不许喧闹鼓噪,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教学和学术讨论”,绝对的“言论自由”。


    为了“讲得生动、好玩”、“激发学生兴趣”、防止学生“头脑僵化,根本不懂得质疑”,还需要进一步引导学生发挥想象,“根据自己的思考”深入研究研究相关内容,比如:


    ——这张大叫兽的爹当年如何调戏猪八戒它二姨,一不留神弄出这么个混帐下流种子出来?


    ——天蓬元帅错投在母猪胎里变成个猪样,一怒之下把自己老娘连带七大姑八大姨一古脑全部吃光:“是我咬杀母猪,打死群彘,在此处占了山场,吃人度日”。张大叫兽呢?兽性一脉相承。既然存在“饿死三千万”,那自然存在大叫兽这“类人猪”饿极了反噬自己的猪老娘的壮举:“莫言粗糙不堪尝,拿住消停剁鲊酱”,外加红烧肘子、大灌肠、精肉松……


    ——这张大叫兽的爹当年看老母猪都双眼皮,如此风流成性,如今岂能不爬灰?既然如此,何不琢磨琢磨这张大叫兽的女儿究竟是他亲生的,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此外还有无数“教学和学术讨论”的纵深领域可探讨,比如张大叫兽当初为获得“教授”位置如何拍马屁、舔痔疮,如何爬狗洞、钻裤裆,如何送厚礼、拉皮条,如何求老婆卖炕、教女儿叫床;如今如何包二奶、养小三、狎人妖,如何“潜规则”自己的女学生,如何偷窥女厕所、如何偷鸡摸狗、如何剽窃抄袭……


    这不是“人身攻击”吗?当然不是。人家张大叫兽和袁腾飞早就以身作则了:说“全是一帮狗怂王八蛋”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说“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说“挂炉烤鸭”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说“人渣”、“王八才万岁呢”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说“这个民族就是猪一样的民族”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说“共产党基本不干人事”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几千万人的一个党被说成“不干人事”都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张大叫兽一家子被说成“不干人事”当然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把别人的儿子说成“挂炉烤鸭”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那么照葫芦画瓢把张大叫兽他妈说成“红烧肘子、大灌肠、精肉松”同样不是“人身攻击”而是“教学和学术讨论”——这一切都不过是坚持张大叫兽的原则:“激发学生兴趣”、“讲得生动、好玩”、“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


    这不是“无理纠缠”吗?当然不是。张大叫兽和袁腾飞早就以身作则了:既然他们无中生有弄出个“饿死三千万”、“文革当中宋要武亲手打死了七个人”、“墙上凝固的鲜血一寸多厚,夏天都长毛”都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那“大胆地设想、小心地求证”、推测研究“叫兽是怎样炼成的”自然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既然他们说“毛主席有个特点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那说张大叫兽的爹看见异性就两眼发直走不动路、调戏老母猪一不留神弄出这么个混帐下流种子出来自然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既然他们说“人民共和国是建立在骷髅塔、白骨堆上的,血淋淋的一个国家啊”、“西藏一直处在一个半独立的状态,他甚至还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达赖佛爷反抗中共对西藏的武装侵略”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那说他们拿了外国基金会的钱在国内煽动分裂内战当然同样不算“无理纠缠”而算“教学和学术讨论”——这一切都不过是坚持张大叫兽的原则:“激发学生兴趣”、“讲得生动、好玩”、“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


    既然张大叫兽们主张“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那把他们的那一套反过来用在他们身上以便“激发学生兴趣”、“讲得生动、好玩”有何不可?“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就叫“寇能往,我亦能往”,“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3.叫兽一叫,群兽齐嚎;一兽当先,万兽发癫。


    张大叫兽是“言论自由”的坚决捍卫者,“一进课堂,信马由缰”,不管向学生灌输什么都是“教学和学术讨论”,都属于“言论自由”,都必须绝对保护。哪个不识相敢说三道四就要小心点,因为“这种抨击已经超出了教学和学术讨论的范围,变成了人身攻击和无理纠缠”、“众多‘文革’受害者是不是就可以到你们的网站声讨呢?”——哎呀不得了,叫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叫兽一叫,群兽齐嚎;一兽当先,万兽发癫”,只要叫兽一声令下,“众多‘文革’受害者”立刻一拥而上,泰山压顶踏平一切,让这些不自量力的“极左”顿时化为齑粉——可怕不可怕?


    为什么如此可怕?因为人家来头大:“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不得了,排场真不小——鲁迅说:“背后插着‘义旗’的‘主将’出马,对手当然以阔一点的为是。我们在什么演义上时常看见:‘来将通名!我的宝刀不斩无名之将!’”背后插了“人民大学教授”这面“义旗”,简直能把人吓一跟头。


    不过且别慌着屁滚尿流——只要沉住气看看冠以“教授”的屁究竟有多大份量就可以发现:其实没什么底气。“众多‘文革’受害者”——有多“众”?有多“多”?十三亿中国人里占几何?齐来“声讨”,有多气势汹汹?能炸平庐山、制止地球转动吗?真敢来,好哇,正愁你整天躲着当缩头乌龟“不争论”呢。如果当真理直气壮敢争个水落石出,那倒也算条汉子。可惜一个个“狗掀帘子——全是嘴功”,连阿Q都不如——阿Q虽然“精神胜利法”,但被人揪住辫子撞头时至少还有勇气承受。哪象这些叫兽,光叫不露——原来还以为袁腾飞敢作敢为敢当众签名售书,想不到一听说有人要找他理论立刻溜得无影无踪。就这点出息,即便“叫兽一叫,群兽齐嚎;一兽当先,万兽发癫”又有什么用?所以虽然“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毕竟是叫兽,“咬狗不叫,叫狗不咬”,能耐不过如此。


    只有明白了这几条,才算真正读懂了张鸣教授。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附录一.袁腾飞成名之累
    附录二.和张鸣教授说几句并谢网友疯疯癫癫僧

     


    附录一.袁腾飞成名之累


    [疯疯癫癫僧]发表时间:2010-05-2121:54:39[发短信][回复][树状]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99843001&bid=2


    2010-5-212:03:05


    张鸣


    一个人骤然成名,相伴而来的往往是麻烦。像袁腾飞这样,以一介中学教师的身份,骤得大名,当然更躲不过去。轻则质疑说他抄袭,说他轻薄,说他随意。重磅的则打上门去,兴师问罪,据说,还有人以全中国人民的名义,打算把他告到官里去。


    其实,在北京的中学生圈子里,袁腾飞早就小有名气。“最牛历史老师”这个头衔是学生给封的,而且他讲课的视频,早就在网上流传。事实上,固然是百家讲坛放大了袁腾飞的名声,但百家讲坛也是因为袁早先的名声请的他。说实在的,我对百家讲坛有点成见,因为它的内容过于单一,不够百家,而且强调通俗有点过了头,他们要袁腾飞讲的,在我看来也是他众多视频中比较没劲的两宋部分。但放大了袁腾飞,对于现今中学历史教学,还是有正面作用。


    作为一个大学教文科的老师,我最头痛的,莫过于学生的头脑僵化,根本不懂得质疑。无疑,这样的学生离创新性人才距离最远。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基本上是一个标准答案式的。无论文理都是讲授标准答案,从来不鼓励学生质疑。教出来的学生善于解题,善于背诵,接受,接受,再接受。显然,这样的学生,对于所学的任何一个学科,都没有真正的兴趣,历史尤甚。因为历史在中学算副科,加上历史教学教条、机械,成天让学生记忆那些事件、人物、年代,以及各个事件的意义、价值。说不好听的,整个教科书的框架就很有问题,对历史的叙述,有意造假处比比皆是。这样的中学教育,能出来一个袁腾飞,把历史讲得这样生动、好玩,还能根据自己的思考,部分地还原了一些历史的真相,有什么不好呢?我们都知道学习也好,创造也好,关键是要有兴趣,一个能激发学生兴趣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


    对袁腾飞的非议,大体上有三种情况,一是觉得袁腾飞的讲授,有知识性的错误,有些地方断语下得过于绝对,还有人嫌袁腾飞讲得浅,觉得没什么水平。其次,则是觉得袁腾飞的讲授,脱离了教科书,撇开了大纲,不合乎规范,会误人子弟、耽误人家高考。其实,袁腾飞自己也承认,他是中学教师,不是研究者,职业性质决定他面铺得很广,很多地方浅尝辄止,有人指出他的错处,对他是个帮助。在我看来,讲课跟研究出书不一样,难免会有随意的地方,有时候也会因记忆有误出现差错。只要课大体不差而且讲得生动,能引起学生的共鸣,激发学生进一步学习的兴趣,就足够了。至于担心学生会听了他的讲课越出范围,耽误高考,事实证明也是杞人之忧——他教过的学生,历史成绩不差。


    当然,最可怕的是来自某网站的抨击。这种抨击已经超出了教学和学术讨论的范围,变成了人身攻击和无理纠缠。在21世纪,如果因为有人跟另一些人的观点不一致,就可以聚众打上门去,大兴问罪之师,扰乱人家的教学秩序,那么,某网站公然为已经被历史决议判定为“动乱”和“浩劫”的“文革”张目翻案,那么众多“文革”受害者是不是就可以到你们的网站声讨呢?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附录二.和张鸣教授说几句并谢网友疯疯癫癫僧


    [顾可尾]于2010-05-2210:24:45上帖[发短信][表状]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2&treeView=1&view=2&id=99845858


    强国论坛网友疯疯癫癫僧,转来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的《袁腾飞成名之累》,读过。这位张鸣教授,文不符题,通篇不是说“累”而是对袁腾飞的赞誉,顺便在文后对“某网站”作了质评。这里,要就张教授的短小的大作说几句话。


    有人“骤然成名”后,其实不光是“累”,也往往有捧场者急奔而来。张教授在袁腾飞成名后前来献词,就已经多少说明了这一点。仅此看来,张教授有用自己的行动否定自己的言论之嫌。至少,“受累”一说,并不全面。


    重要的是,张教授混淆了事实,这一点实在是不敢恭维。袁腾飞“能激发学生兴趣”,就“无论如何都是好老师”?这话出自一个大学教授之口,令人愕然。我对袁腾飞这样“骤然成名”的人向来不感兴趣,但无奈网上有太多的袁腾飞言论,也就耳濡目染了一些。我所知道的是,袁腾飞似乎不光是在教历史,还在说政治。正是这些政治内容,引发了不少网民对他的声讨。需要说明的只是,其实表达的方式可能有差别,但本质上网发们对袁腾飞的抨击和张教授的发言都无所谓高低贵贱,都只是言论自由罢了。但是张教授不知是不是有意,却只谈袁腾飞能激发学生兴趣而不提袁腾飞向学生灌输的历史之外的言论,实在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张教授身负教育重任,他忧心忡忡地说:“作为一个大学教文科的老师,我最头痛的,莫过于学生的头脑僵化,根本不懂得质疑。无疑,这样的学生离创新性人才距离最远”。现在张教授骤然间得到袁腾飞启发,是否今后也实行袁腾飞这样的教学呢?这很简单,只需把自己的历史以外的观点向学生乱弹,便可使学生兴趣大增。然而,有趣的现象发生了,既然“学生的头脑僵化”,张教授就可以向学生胡乱灌输些自己的观点立场了。但是张教授,你那只是一家之言哪!于是,当对袁腾飞的质疑声响起来时,袁腾飞的学生们才会真正开始思考自己的历史老师所说的这一套是否真的正确,从而被张教授认为“僵化”的头脑开始活跃地思维。张教授你既然主张学生思维不要僵化,那你为什么反对不同意见呢?让这些不同意见给学生以启发,有何不好?所以,张教授短短的文字,似乎在自相矛盾啊。当然,如果是要维护袁腾飞这样的一家之言而借口学生“思想僵化“,那这样的教授,实在是中国教育之大不幸。


    所以张教授如果要搞袁腾飞这一套,并且是真心为了教学,那么请让不同观点也出现在学生面前,否则便有误导之嫌。


    至于张教授所说的“如果因为有人跟另一些人的观点不一致,就可以聚众打上门去,大兴问罪之师,扰乱人家的教学秩序”,本人也是不赞成“打上门”去的,但本人还知道一点,这“打上门”固然有法律进行裁决,但是否也说明袁腾飞的言论引起了激烈的反响呢?而如果没有这些反响,中国人的头脑是不是才真的“僵化”了呢?张教授,该想想了。我要提醒张教授的是,精英们独掌话语权已经不再现实。面对现实,张教授思想不要太僵化了,应该透过林林总总的现象,弄清楚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袁腾飞会掀起轩然大波,弄清楚反对袁腾飞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这才是真正的务实态度,这才像个教授。不知张教授以为如何?


    至于张教授提到的“某网站”,不知不敢多言。忧国忧民的张教授尽管去“声讨”,我哪怕不同意你的观点,也要维护你的发言权,我决不会像张教授这样言之无物不允许他人说话。当今时代,假洋鬼子不再独享话语权了,对不,张教授?

    最后,谢谢人民网强国论坛的疯疯癫癫僧网友转来如此有趣的教授文章。

     

    转载者 则鸣 按:黎阳的文章刻薄了一点,不过按照张鸣自己的逻辑,只能是黎阳文章的结论——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鸣教授不知是智商太低,还是别有用心。他将一些爱国者发在乌有之乡网站的批判袁腾飞错误观点的文章定性为“人身攻击和无理纠缠”,袁腾飞那些课堂言论反而成了“教学和学术讨论”,这种智商的人怎么能当大学教授?张鸣并且还继续散播海外反共势力如《亚洲周刊》制造的谣言。以张鸣的智商,或许真看不明白乌有之乡网站的文章,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一定是像别有用心的胡星斗一样,已经和深青社等美国势力来往密切。但愿张鸣教授只是智商问题。我看了许多乌有上讲历史的文章,许多文章虽然肯定毛主席发动文革的动机,但是也一直谴责、反思文革中发生的许多不人道、不正义行为,尤其是谴责反对那些挑起“武斗”的人、迫害忠心拥护社会主义的干部与群众的人。许多在乌有之乡发表文章维护毛主席名誉、谈论文革问题、探讨文革真相的,比如马宾、魏巍、李尔重、武光等人,正是文革受害者,这些大公无私、立场坚定的革命老人兼文革受害者对文革的认识,可能要比张鸣更加接近真相。下面转载乌有之乡的声明。

     

    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严正声明

      3月12日,香港《亚洲周刊》发表署名江迅的文章《要为四人帮平反:北京“乌有之乡”开出社会药方》(原文标题是《乌有之乡要为四人帮平反被查处》)(以下简称“亚文”),从标题到内容都含有大量诬陷之辞,已经对本公司的社会声誉和正常运作造成严重影响。本公司特作如下声明:

      一、“亚文”诬陷说,“在「乌有之乡」成员中间流传着这份《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告全国人民书》”,暗示乌有之乡是“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组织者,这是赤裸裸的政治诬陷。本公司郑重声明:乌有之乡和这样一个“党”(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没有任何关系,包括公司负责人范景刚在内的全体员工,没有任何人看到过《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告全国人民书》这样的文件。

      二、“亚文”诬陷说,乌有之乡“赤裸裸表明要为「四人帮平反」、「为文化大革命平反」,要以「毛泽东主义」粉碎中南海执政的「修正主义集团」”,这暴露了作者试图借刀杀人的险恶用心。

      本公司郑重声明:本公司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提出过上述三项主张。本公司所办的网站和在周末举行的讲座,仅仅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关于保护言论自由的原则,为网友和演讲人提供一个客观公正的发言平台,文章和演讲中的任何主张及观点,均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

      即便如此,本公司还要强调指出:在乌有之乡网站发表的文章和书店举办的讲座中,也从来没有人提出过所谓“要以「毛泽东主义」粉碎中南海执政的「修正主义集团」”的观点或主张。

      三、“亚文”诬陷说,“在「乌有之乡」网站上,随时可以读到这样的文章:……《张春桥,你没有死》、《温家宝不适宜担任总理》……”。本公司郑重声明:乌有之乡网站没有刊登这样两篇文章,所谓“随时可以读到”云云,更是毫无根据的臆测之辞。

      自2003年创办以来,“乌有之乡”一直秉持“公平扩大内需,正义创造财富,平等激发活力,自由享受激情”的理念,按照“有好书,有朋友,有思想,有责任”的处世原则,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市场和社会主体,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好评,这次忽然遭到《亚洲周刊》含血喷人,全体同仁无不悲愤莫名。“亚文”在文章的一开始,即对“多年来,当局没有对「乌有之乡」采取查禁措施”而感到“匪夷所思”,暴露这家所谓“自由媒体”的法西斯本质,在整篇文章中,其挑拨离间,借刀杀人,诱使有关当局“查禁”乌有之乡网站的险恶用心,也昭然若揭!

      为澄清是非,挽回影响,本公司严正要求《亚洲周刊》全文刊登本声明!

      《亚洲周刊》必须为他们的造谣诬陷承担全部法律责任。本公司保留进一步追究《亚洲周刊》法律责任的权利!

      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09-3-13


    乌有之乡被敌人反对是好事

    ——乌有之乡负责人就《亚洲周刊》发文诬陷乌有之乡答网友问

     

    乌有之乡编者按:《亚洲周刊》发文诬陷乌有之乡,引起网友关注。下面是一个网友跟乌有之乡负责人范景刚先生围绕这个话题进行的交谈,发表出来供关注此事的读者参考。2009年3月14日

    网友:近日看到香港“自由媒体”《亚洲周刊》发表《乌有之乡要为四人帮平反被查处》(流传标题有《要为四人帮平反:北京“乌有之乡”开出社会药方》、《乌有之乡鼓吹“粉碎中南海「修正主义集团」”》等),非常震惊。有些问题想向您了解,可以谈谈吗?

    乌有之乡负责人范景刚答(以下简称范答):该文用心险恶,从标题到内容都在进行恶意诬陷。我这次算是领教了《亚洲周刊》这样的所谓“自由媒体”是秉承怎样的“客观公正”的“新闻自由”准则的了。坦率地说,先前我还真不相信他们会这样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诬陷。我们已经就有关问题先发了个简单声明,并保留追究对方法律责任的权利。下面我可以跟您谈谈关于我们乌有之乡的一些情况。

     网友:乌有之乡的宗旨和性质是什么?

    范答: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2003年成立,系诸多爱国人士遵循“自费爱国”的理念共同支持创办的。其目的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自觉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五年多来,乌有之乡经营人文社科类图书,免费举办文化讲座和沙龙活动,创办大众学术网站,联系了大批爱国学者和老革命家,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批判新自由主义思潮,批判否定党的历史和中华民族历史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大力宣传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揭露西方帝国主义欲肢解我中华民族的战略图谋,维护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维护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维护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正当性,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进行理论探索,为世界和人类的未来道路进行探索,成为在全国知识界和思想界的一面进步旗帜,乃至在世界范围内的进步知识分子中都有一定的知名度。特别是,乌有之乡网站如今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成为了中国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一个网络阵地。

     网友:知道了,乌有之乡是爱国者和社会主义者的聚集地。那么,乌有之乡怎样看待文革和改革呢?

    范答:乌有之乡作为一个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话语平台,具有相当的包容性,多种观点都能存在,但是整体上都必须是坚持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立场的,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所以,不存在乌有之乡作为一个主体对文革和改革的统一看法,只有乌有之乡联系的具体的每个作者或读者或演讲学者的具体看法。作为乌有之乡的负责人,我有自己的思想认识,这可以跟你进行交流。我个人的有关看法如下:

    我认为,应该将新中国六十年的历史作为一个统一整体来理解,将文革和改革都看作是人民共和国对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将文革和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都看作是探索过程中出现的曲折。但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借否定文革全面否定党的历史,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借赞美改革开放,鼓吹全盘西化;他们全盘否定毛泽东,全盘否定中华历史和文化;凡此种种,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构成了严重威胁。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认为,毛主席发动文革的动机是防修反修,是为了巩固我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中各种复杂的情况,许多干部和群众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这是应该汲取的教训。我认为,我们国家虽然经历了八九政治风波和苏东剧变的考验,但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并未停止泛滥。面对这种现实,我们更应高度理解与肯定毛主席的这一动机。然而,西方敌对势力渗透到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将文革解释成中国共产党内部毛泽东为了个人私利的权力斗争,进而妖魔化了毛泽东,妖魔化了整个中国共产党,动摇了党的执政根基。

    我认为,改革开放的目的和性质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与发展,而不是像有些人鼓吹的那样向资本主义倒退,与资本主义接轨。邓小平多次明确讲过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江泽民曾强调两种改革开放观的根本区别,称有些人的所谓改革开放实际上是搞资本主义,我们坚决反对。改革开放取得了伟大成就,这是在前三十年的基础上由拥护社会主义的干部、知识分子、劳动群众艰苦努力取得的。但是,改革开放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很多干部信仰丧失,腐败严重;过度市场化导致民生问题严重、两极分化突出等等。这些主要是新自由主义思潮、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误导、干扰造成的。对于这些情况,胡锦涛总书记和李长春同志多次明确指示要批判代表西方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新自由主义,吴邦国同志多次明确强调我国决不搞西方资产阶级民主那一套,提醒我们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要我们高度警惕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的渗透和影响。这些领导人的这些意见我都是赞成和拥护的。

    网友:您如何看《亚洲周刊》发表这篇文章的举动?

    范答:当前,乌有之乡已经成为一个具有一定影响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网站,深受广大爱国者和社会主义者的喜爱。当然,也遭到了国内卖国势力和境外反华反共势力的痛恨和反对。毕竟,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今年以来,境外反华媒体纷纷恶意报道乌有之乡,大肆造谣污蔑,给乌有之乡罗织了大量罪名,离间爱国力量与党和政府的关系,欲借助国家权力机关之手来铲除乌有之乡。先前,有英国《经济学家》、香港《苹果日报》、台湾国民党中央社的有关污蔑报道,前些天国内一些网站也发表文章呼吁政府关闭乌有之乡网站,还有人动用黑社会手段悬赏搞掉乌有之乡。《亚洲周刊》发表的文章就是最近的动作。

     网友:自由主义不是主张言论自由吗?有句著名的口号叫“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的发言权”。他们不是以自由主义者自称吗?怎么动不动就呼吁政府关闭乌有之乡网站呢?甚至还要使用黑社会手腕。您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范答:这些恰恰暴露了他们的虚伪性,合乎他们心意的就有自由,不合乎他们心意的就要铲除。他们这句口号从来只是喊喊而已,并不会真的实行。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自由主义,是伪自由主义,或者如张宏良老师所讲是“宠物自由派”,是西方敌对势力反华的工具。他们对乌有之乡的报道极尽污蔑造谣和陷害,是典型的赤裸裸的政治斗争,只是双方的立场是根本对立的罢了。乌有之乡的立场是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而他们的立场是适应西方反华战略的需要。

     网友:为什么今年以来这些反华媒体纷纷关注乌有之乡呢?

    范答:因为在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乌有之乡发出的声音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赞同,乌有之乡的社会影响越来越大,他们无法继续无视乌有之乡的存在,而且担心乌有之乡成为西方肢解中华民族、攫取中国利益的障碍,所以就要使用各种手段设法灭掉乌有之乡。

     网友:敌人用心真是险恶。那您觉得今后会怎样发展呢?

    范答:我认为,乌有之乡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对我们来说,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或者没什么影响。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并且我们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

    今后,斗争会有起伏,但是注定不会平静。中国与世界的各种矛盾都在发展,集中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更是日益紧张,今年会更加复杂。我们准备迎接未来的斗争。

     

  • 进入专题:袁腾飞事件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