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以贵州省喀斯特地区县域经济为对象,通过设置虚拟变量的方式论证了石漠化对粮食产量的影响,结果显示:石漠化对区域粮食产量有着显著影响。通过Probit模型检验的方式论证了导致县域经济致贫的主要影响因素,结果显示:对贵州省喀斯特地区县域经济是否陷入贫困具有显著影响的因素主要有:第一产业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上年和今年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以及与农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的涉农因素,如经济作物发展状况和乡镇企业单位数。

    关键词:石漠化;粮食产量;贫困

    中图分类号: F301. 2  文献标识码:A

     一、相关理论

    按照经济学的一般理论,贫困是经济、社会、文化贫穷落后现象的总称,但首先是指经济范畴的贫困,即物质生活的贫困(杨秋宝) 。关于贫困产生的原因及解决对策,罗格纳·纳科斯提出的“贫困恶性循环陷阱”理论,认为贫困的产生主要是由于资本的缺乏引起的资本供给和需求不足导致的。纳尔逊提出的“低水平均衡陷阱”理论更是指出人口增长将抵消人均收入的增长,从而形成一个“低水平均衡陷阱”。西奥多·舒尔茨在其《贫困经济学》中指出以知识和技能为代表的人力资本才是导致贫困的最重要因素。卢卡斯强调人力资本因素才是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DebrajRay在其《发展经济学》一书中研究论述了贫困与生产性资产所有权,贫困与营养不良之间的关系,并运用经验性数据加以证明,得出资产的缺乏与贫困存在紧密的联系,同时进行了贫困与农村信贷和保险的经济学分析。

    国内,张培刚最早比较系统的将经济发展与消除贫困联系起来。对农村贫苦的研究众多学者从多个角度展开,吴国宝从资源条件和能力两个方面对贫困的成因进行了探讨,指出中国的扶贫战略要实现从区域开发向直接瞄准贫困人口的转变,在扶贫中要将就地开发、迁移和农村社会保障等方面结合起来,更多靠市场机制开展扶贫工作。(苗齐,钟甫宁, 2006)通过贫困发生率、贫困深度指数和贫困强度指数三个贫困测度指标对扶贫政策取向影响的基础上,测算了1985年以来中国农村贫困状态的变化情况,结果显示,20年来,中国扶贫政策在减少农村贫困人口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贫困深度和贫困强度指数却更加恶化,深度贫困者处于更加相对不利的地位。郭宏宝运用边际收益递减规律分析了农村财政投资结构对脱贫的影响,认为贫困地区人口素质低下、自然环境约束、生产方式落后、基础设施薄弱以及市场经济意识不强、资源配置效率低下是造成财政投资脱贫效应递减的主要原因。(陈晓国, 2007)采用因子分析的方法以浙江省为例,探求影响贫困发生的区域影响因素,结果显示,经济规模、经济外向度、教育水平、自然资源对贫困的发生有显著性的影响。刘晓韵、辛贤通过贵州农户的调查数据,分析发现基础设施投资效果受到农户人力资本状况的影响,改善贫困地区的人力资本状况有助于充分发挥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效果。刘洪军、陈柳钦借用新制度经济学中的有关理论,批判了“唯资本论”,指出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的关键不在于资本的稀缺,而在于制度的低效率。

    对于贫困的测度,成因及反贫困政策的评价,研究成果众多,在此不做累述,但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对贫困成因的研究大都范围宽泛,缺乏针对性和区域性,而我国贫困发生率较高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根据2005年国家统计局对我国农村贫困状况的分析,在全国农村2 365万贫困人口中,东、中、西部地区各占324万、839万和1 203,分别占农村贫困人口总量的13. 7%35. 5%50. 8% , 而贵州作为西部落后省份,200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8 044 , 贫困人口255(2006) 其贫困范围之广,人数之多必有原因,这其中是否有其致贫的特殊性,贵州省是我国典型的喀斯特地区,石漠化问题严重,全省88县份中, 82个县份有石漠化分布。因此,本文就贵州省喀斯特地区贫困问题作相应研究,在研究中一改以贫困人口为研究对象的微观方式,而是以县域为基本单位,即研究影响县域经济陷入贫困的影响因素。在石漠化面积占21. 53%的贵州省,石漠化程度是否对县域经济致贫有显著影响?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研究石漠化程度对粮食产量的影响,这在本文的第三部分,对于影响县域经济是否致贫的因素,我们将在本文的第四部分作探讨。

      二、喀斯特地区贫困问题特殊性

    ()经济落后、贫困问题严重

    提及贵州, 许多人首要想到的是“贫穷”,2008,贵州省人均GDP8 044,在全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中,排名第27位。截止2007,全省总人口3 975. 48万人,其中农业人口2 852. 8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71. 76% (常住人口数) ,就是在这样一个农业人口占大多数的农业大省, 2006年其贫困人口高达255,全省农村贫困发生率高达6. 5% ,扶贫重点县更是高达8. 1%,全省88个县区(10个市辖区、9个县级市、56个县、11个自治县、2个特区),农村贫困发生率在5%以上的县区有69,占全部县区的78. 4% ,贫困发生率最高的为黔东南州雷山县,高达11. 8%

    ()石漠化严重

    贵州是我国典型的喀斯特地区,石漠化问题严重。石漠化,又称喀斯特荒漠化或者石化,是南方山地荒漠化的特殊形式。石漠化是在亚热带湿润地区岩溶极其发育的自然背景下,由于人为活动的干扰,森林植被遭受破坏,土壤消失。基岩裸露或沙砾堆积,地表呈现荒漠化的土地退化,是岩溶地区生态恶化的顶极形态。

    贵州作为我国石漠化严重的省份之一, 21. 53%的国土面积受石漠化的影响,在全省88 个县区中,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40%以上的县区9,分别为兴仁、安龙、水城、六枝、兴义、关岭、惠水、长顺、紫云,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面积30% 40%的县区10,分别为盘县、贞丰、罗甸、安顺、黔西、平塘、普安、毕节、晴隆、普定;完全没有石漠化面积的县区仅6,分别为赤水、天柱、锦屏、雷山、榕江、从江(而这6个县区的农村贫困发生率高达3. 6%6. 5%8. 1%11. 8%7. 6%9. 0% ,除赤水外,其余5县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雷山更是以11. 8%位居全省最高,这与本文第四部分自然因素并非县域经济致贫的必要条件是相一致的。

    ()资源丰富

    贵州是我国南方重要的能源基地,素以“西南煤海”著称,煤炭资源储量达497. 28亿吨,居全国第五位,超过南方12(区、市)煤炭资源储量的总和。煤炭不仅储量大,且煤种齐全、煤质优良;贵州河流数量较多,长度在10 km 以上的河流有984 条。2002 , 全省河川泾流量达到1 145. 2亿m3 ,水能资源蕴藏量为1 874. 5 万千瓦,居全国第六位,其中可开发量达1 683. 3万千瓦,占全国总量的4. 4% ,特别是水位落差集中的河段多,开发条件优越。同时全省有野生动物资源1 000余种,生物资源和旅游资源也相当丰富。

    就是这样一个资源丰富、石漠化广布的经济落后省份,导致其区域经济陷入贫困的影响因素是什么? 石漠化程度是否对县域经济致贫有着显著性影响,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石漠化程度是否对粮食产量有显著影响。这将在下一部分作探讨。

      三、石漠化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分析

    ()数据来源

    为了反映石漠化对粮食生产和粮食安全的影响,我们选用2007年贵州省扶贫开发重点县的截面数据,在这50个县中,重度石漠化县区即石漠化土地占总面积40%以上的县区6;轻度石漠化县区即石漠化土地占总面积10%以下的县份11,完全没有石漠化的县区5个。

    ()变量选择及模型设计

    影响粮食产量的因素众多,如常用耕地面积、农民人均收入、农业生产技术、农业机械使用量、天气状况、自然状况等,在此结合本文研究的需要,我们选取各人均粮食占有量为因变量,常用耕地面积和农民人均纯收入为自变量。

    (1)常用耕地面积。耕地作为粮食生产的物质载体,其对地区粮食产量及粮食安全有着直接的影响。贵州作为我国的农业大省,长期以来粮食产量的增长主要依托耕地面积的增加,但随着的毁林开荒和石漠化面积的不断增加,使得粮食的增产和农民的增收问题凸显。2007,土地整理和复垦被提上日程,《贵州省土地开发整理管理规定》明确提出:在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前提下,立足于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增加农用地及有效耕地面积。根据以上推论结合2007年贵州省扶贫开发重点县的截面数据,有如下假设:常用耕地面积与人均粮食占有量呈负向关系,即在贵州喀斯特贫困地区,继续以增加耕地面积的方式不仅不会使产量增加,反而会使产量减少,并随着地区(县区)石漠化程度的加深而加剧。

    (2)农民人均纯收入。农民作为一个职业其“二重性”的身份,即其既是独立生产者又是消费者,使其收入的增加即可以用于扩大消费,当然相当多的部分则用于农业的扩大再生产,因此,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提高将有助于地区粮食产量的提高,按照以上推论,我们做如下假设:农民人均纯收与人均粮食占有量呈正向关系,即农民人均收入的提高,使得作为生产者的广大农户将收入增加的部分更多的投入到农业再生产中去,从而使人均粮食占有量不断增加,也即经济学中常用的人均粮食占有量的收入弹性系数为正。

    (3)石漠化程度。在本模型中,我们将石漠化程度设为虚拟变量,根据各县区轻度石漠化土地面积占县区总面积的百分比,将样本县区分为6,共设5个虚拟变量,同时将虚拟变量加在回归方程的斜率上,以区分各解释变量对人均粮食占有量影响的差异性。

    根据以上选择的变量,建立贵州喀斯特贫困地区人均粮食占有量的影响因素模型如下:

    Y = C + ( a0 + a1D1 + a2D2 + a3D3 + a4D4 +a5D5 ) X1 + ( b0 + b1D1 + b2D2 + b3D3 + b4D4 +b5D5 ) X2

    Y:人均粮食占有量( kg) ; X1 :常用耕地面积( hm2 ) ; X2 :农民人均纯收入()

    D1 ( = 1, 0)为所设虚拟变量,分别代表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0%的县区和其它县区。

    D2 ( = 1, 0)为所设虚拟变量, 分别代表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10%以下的县区和其它县区。

    D3 ( = 1, 0)为所设虚拟变量,分别代表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10% 20%的县区和其它县区。

    D4 ( = 1, 0)为所设虚拟变量, 分别代表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20% 30%的县区和其它县区。

    D5 ( = 1, 0)为所设虚拟变量,分别代表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30% 40%的县区和其它县区。

    ()实证结果及分析

    利用EV IEWS 5. 0统计软件对50个样本县区的界面数据进行相应的回归分析,可得出表1,由表1可以看出各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程度。

    1. 常用耕地面积与人均粮食量呈负相关 根据虚拟变量的假设情况,在其他条件不变的前提下,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40%以上的重石漠化县份,常用耕地面积每增加1 000 hm2 ,人均粮食产量将减少5. 4 kg,即在重度石漠化地区,以扩大耕地面积为增产手段的方式不仅不能使粮食产量增加,反而会使其减少。系数a2a4 5%的显著水平下t检验显著且均为正数,即随着石漠化水平的降低,常用耕地面积的增加使人均粮食产量的减少量不断减少。由于两者系数均未能大于- 0. 005 4,故随着常用耕地面积的增加,人均粮食产量依旧是减少的,只是减少量不断减少。在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20% 30%以上的重石漠化县份,常用耕地面积每增加1 000 hm2 ,人均粮食产量将减少0. 6 kg,在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小于10%的轻石漠化县份,人均粮食产量将减少0. 3 kg

    a1a3a5 未通过检验,但其符号均为正,即随着石漠化水平的降低,常用耕地面积的增加使人均粮食产量的减少量不断减少,在此,我们就验证了我们前面的假设,即石漠化程度对粮食生产有着负向影响,且随着石漠化程度的加深,以扩大耕地面积为增产手段的方式只会让粮食产量减少。

    2. 农民人均纯收入与人均粮食占有量呈正相关 根据虚拟变量的假设情况,在其他条件不变的前提下,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40%以上的重石漠化县区,农民人均纯收入每增加1,人均粮食产量将增加0. 25 kg,即在重度石漠化地区,农民人均收入的提高将使收入增加部分中较大部分用于扩大农业再生产,从而使人均粮食产量有较大幅度的增加。系数b2b3b4 分别在5%10%的显著水平下t检验显著且均为负数,即随着石漠化水平的降低,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加使人均粮食产量的增加量不断减少。由于两者系数均未能大于0. 25,故随着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加,人均粮食产量依旧是增加的,只是增加量不断减少。在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20% 30%以上的重石漠化县区,农民人均纯收入每增加1,人均粮食产量将增加0. 184 5 kg,在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10% 20%的县区,人均粮食产量将增加0. 199 kg,在石漠化土地占土地总面积小于10%的轻石漠化县区,人均粮食产量将增加0. 174 3 kg

    b1b5 未通过检验,但其符号均为负,即随着石漠化水平的降低,农民人均收入的增加使人均粮食产量的增加量不断减少。在此,我们看出石漠化程度对粮食生产有着负向影响,即在石漠化程度较重的县区,其粮食生产的潜力较大。随着农民人均收入的提高,其人均粮食占有量不断增加,但随着石漠化程度的降低,粮食的增加量不断减少。

    综上,我们就验证了石漠化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在石漠化地区以扩大耕地面积为手段的增产方式只会使粮食产量减少,同时随着石漠化程度的降低,粮食产量的减少量不断减少;在石漠化地区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加将会使人均粮食占有量不断增加,随着石漠化程度的降低,粮食产量的增加量不断减少。

      四、贫困的影响因素分析

    ()数据来源

    为了探寻导致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因素,我们选取2007年贵州省88个县区(县级区、市)的界面数据,其中,将贫困人口发生率6. 5%的县区视为贫困县,共计53,否则按视为非贫困。

    ()变量选择及模型设计

    从理论上分析,导致贵州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

    1. 经济总量 经济总量作为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因素,其发展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着地区经济的总体水平和贫困状况,在此,我们选用各县份生产总值、工业总产值和财政支出。

    2. 经济结构 根据库兹涅兹产业结构论,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第一产业所占比重将不断下降,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将不断上升,同时,第三产业将成为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实现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有效转移和低收入农户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在此,我们选用各县份第一产业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和第三产业产值来衡量(之所以没有添加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是因为避免与第一产业所占比重这一指标重叠)

    3. 涉农因素 即与农业增产和农民增收关系较为密切的相关指标,在此,我们选取常用耕地面积、经济作物发展状况(结合贵州省情以当年油菜籽产量替代) 、乡镇企业单位数3个指标,近年来,乡镇企业已成为吸纳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力量,有学者曾研究指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乡镇企业发展滞后,而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过高。

    4. 自然因素 在第三部分,我们论证了石漠化对贵州喀斯特贫困地区粮食产量的影响,在此,我们引入石漠化程度、资源丰饶度两个指标来衡量导致贵州县域经济致贫的自然因素。其中石漠化程度依照轻度以上石漠化土地面积占该县份总面积的百分比分别为0%, 0% 10% , 10% 20% , 20%30% , 30% 40% , 40%以上,分别设为“1, 2, 3, 4, 5, 6,如果拟合系数通过检验且为正,则表明石漠化程度与是否贫困呈正相关,即随着石漠化程度的加深,县域经济致贫的可能性不断加大。资源丰饶度依照贵州矿产资源分布对相应县区分别赋值为01

    5. 其他因素 消费、储蓄和出口被称为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故其在地区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地位不可忽视,在此,我们选用各县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和固定资产投资额,因储蓄与投资具有时滞性,故在模型中添加上年的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和固定资产投资额。

    为了分析影响县域经济致贫的因素,并进一步明确各因素的影响程度和影响方向,我们选取2007年贵州省88个县区的界面数据,将贫困人口发生率6. 5%及以上的县区视为贫困县,并把因变量取值为“1,把贫困人口发生率低于6. 5%的县区视为非贫困县,并把因变量取值为“0,鉴于此变量为不连续的技术变量,并且所有变量的数据来自一个时期的截面数据,因此借助一个概率复合函数模型—Probit模型进行分析。

    ()实证结果及分析

    利用EV IEWS5. 0统计软件对88个样本县区的界面数据进行相应的Probit模型分析,可得出表2,由表2看出各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程度。

    模型评估结果显示,拟合优度为0. 634 909,H - L 检验值为4. 31,模型整体上拟合状况较好,根据模型输出结果,影响县域经济致贫的主要因素的作用方向及显著性归纳如下:

    1. 经济总量对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 模型结果显示,生产总值、工业总产值和财政支出三个指标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没有显著影响,同时,其他因素中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对因变量的影响也不显著。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县域经济总量对其是否致贫没有显著影响,从目前计量分析结果,似乎我们可得出肯定的答案,但结果东部经济发达县份尤其是经济总量较大的县区,如江浙地区和广东地区县区,其较大的经济总量使其经济发展的辐射作用显著,地区贫困人口发生率较低。在此,结合贵州省特殊省情,我们作如下推断,即区域经济发展对地区贫困的辐射影响必须在经济总量达到一个临界值之上才能发挥作用,即只有当县域经济发展到一定规模,其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才会有显著的负向影响,而结合本次研究的对象为贵州省相应县份,其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得出这种结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2. 经济结构对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 模型结果显示,第三产业产值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没有显著影响。第一产业产值占生产总值的比例则对因变量具有显著影响,其系数为6. 51,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具有正向影响,且在0. 01的置信水平上具有显著性,即第一产业比重较高的县份其沦为贫困县的可能性较大,这与库兹涅兹产业结构论相一致,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第一产业所占比重将不断降低,而第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将不断上升。

    3. 涉农因素对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 模型结果显示,常用耕地面积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没有显著影响,经济作物发展状况(结合贵州省情以当年油菜籽产量替代)、乡镇企业单位数对因变量具有显著影响,其系数分别为- 0. 000 11- 0. 000 18,对县域经济是否致贫具有负向影响,且分别在0. 010. 05的置信水平上具有显著性,即经济作物和乡镇企业发展较好的县份,其沦为贫困县的可能性较低,稍加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经济作物还是乡镇企业的发展,与生产总值、工业总产值和财政支出这些指标或者说宏观经济变量相比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它们与贵州贫困地区的农民生产、生活更加息息相关,因此,这一论断在一个程度上对现有反贫困政策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即反贫困的政策措施要调整那些与广大低收入农户的生产、生活关系密切的宏观经济变量,扶贫效果才可能更为有效。

    4. 自然因素对县域经济致贫的影响 模型结果显示,石漠化程度和资源丰饶度对因变量没有显著影响,即该县份的石漠化程度和资源丰饶度对其是否贫困没有显著影响。如贵州省福泉市虽然石漠化面积占该县总面积的20% 30% ,但其人均生产总值以10 899元位居全省88个县区的第14位。而完全没有石漠化分布的榕江、从江、锦屏、天柱则分别以3 2343 3293 8033 611元位列全省的第73685862(2007年数据) ,可见自然因素并非县域经济致贫的必要条件。

    综上,对贵州省喀斯特地区县域经济是否陷入贫困具有显著影响的因素主要有:第一产业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上年和今年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以及与农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的涉农因素,如经济作物发展状况和乡镇企业单位数。而与反应经济总量和自然环境的相关指标关系并不显著。

      五、结论及对策建议

    ()结论

    本文以贵州省喀斯特地区县域经济为对象,通过设置虚拟变量的方式论证了石漠化对粮食产量的影响,结果显示:在石漠化地区以扩大耕地面积为手段的增产方式只会使粮食产量减少,同时随着石漠化程度的降低,粮食产量的减少量不断减少;在石漠化地区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加将会使人均粮食占有量不断增加且随着石漠化程度的降低,粮食产量的增加量不断减少。通过Probit模型检验的方式论证了导致县域经济致贫的主要影响因素,结果显示:对贵州省喀斯特地区县域经济是否陷入贫困具有显著影响的因素主要有:第一产业在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上年和今年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以及与农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的涉农因素,如经济作物发展状况和乡镇企业单位数。而与反应经济总量和自然环境的相关指标关系并不显著。

    ()对策建议

    1. 注重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 文中我们论证了石漠化与粮食产量和县域经济致贫的关系,虽然石漠化不是县域经济致贫的显著影响因素,但其显著影响着喀斯特贫困地区粮食的生产状况。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注重环境的保护,在环境保护中实现地区经济的协调发展,将不仅是新时期贵州经济发展的需要,更是贵州各族人民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的需要。

    2. 把握影响县域经济致贫的宏观变量 一直以来,对于县域经济致贫的研究都较少,而县作为我国的一级行政单位,其在我国的扶贫开发工作中作用不可忽视,因此,结合本文的研究结论,在以后的扶贫工作中,各县区应该着重把握影响县域经济致贫的关键变量,即与农民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涉农因素(如经济作物发展状况和乡镇企业单位数)和影响县域经济发展的关键变量(如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

  • 责任编辑:zfm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