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锦清:体制缺陷给乡村治理带来许多问题
    [ 作者:曹锦清   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代  序

        黄迁海是河南开封县西姜寨乡政府的一位干部。自我的《黄河边的中国》一书出版后,便与我建立了联系,多次寄来他撰写的有关“三农问题”的文章,商讨我们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如今,他将历年所写的长短不一的文章结集成书,嘱我写序。

        这些文章的优劣,自有读者的评论,其中观点的正确与否,或也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如“市场经济是不是‘三农问题’形成的根本原因”,这是大有商榷的余地的。至于工业化、城镇化的过快发展是不是“三农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不同区域就有不同的答案。在东部沿海地区,由快速工业化支持的城镇化,恰恰是缓解甚至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前提条件;而在缺乏工业化支持的“城镇化”,甚至失败了的工业化本身,确实是造成农民负担不断加重的一个重要原因。总的说来,结集在该书的近40篇文章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有感而发、有的放矢。近些年来,在专业化、学术化、规范化的名义下,各学术刊物,尤其是大批研究生、博士生们炮制出大量的洋八股,使用大量的译语变相堆砌出的“学术论文”,大多无感而发,读来令人头痛生气。在乡镇一级的工作中,村委会的民主建设问题、财务公开问题、各种专业合作组织建设问题、计划生育问题、扶贫救济问题、宅基地问题等等,都是一些乡村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三农研究的学者也多有论及。黄迁海主要是位乡镇干部,是中央各项农村政策的落实者,但这个实践者却能在实践过程中时时观察、思考、阅读和写作,换句话说,这位乡村干部同时是一位学术思考者,他将他的思考成果结集成本,供更多的人来分享他的思考,视为他一生最重要的心愿。这样的乡镇干部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

        或许自九十年代以来,我们的主流舆论对乡镇官员(或还包括县官员与村干部)的总体评价是负面多于正面,如像“三农问题”的恶化,主要由他们来承担主要责任。事实上,乡镇一级直接“管民之官员”,位卑、权轻、财少,但责任甚重,而乡镇以上各级“管官之官”却刚好相反,这种体制上的缺陷给乡村治理带来许多问题。如今,随着农民税费的全部取消,一方面固然极大地缓和了紧张已久的官民关系;另一方面,乡镇财政的萎缩使得中国最基层的一级政府无力承担自己的公共职能。单纯用乡镇合并(包括村合并)、减员(这是必要的)来应付萎缩的乡镇财政,看来并不是乡镇治理的根本出路(参见该书的“取消农业税后的乡镇状况”)。这位权轻、位卑、薪少的乡村干部自觉地承担起思考“三农问题”的重担,或许通过他的思虑改变他们对乡村干部整体的一个看法,同时也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这级政府工作的重要性与复杂性。这也是我愿为此书作序的一个原因。
                                                        曹锦清
                                                        2007-6-8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