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卫•科茨:“又一场新的体制性危机”


    (美)大卫•科茨 丁晓钦 译 

        

        [阅读提示]面对20世纪20年代和70年代的两次经济危机,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都通过自我修复化险为夷。这次金融危机袭来,资本主义体系将如何应对?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大卫•科茨认为新自由主义体制已经走到尽头,美国资本主义体制面临三种选择。

        历史表明,资本主义总是要阶段性地经历一场体制危机。尽管某一特定的资本主义体制形式,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有效地促进利润增长和经济扩张,但该资本主义体制的矛盾最终会从内部阻碍其继续运行,导致体制性危机。有限的干预无法维持原有体制,唯有通过重新构建体制才能解决危机。在资本主义每次体制危机中都有特殊的主要矛盾,新自由资本主义中资本积累的主要矛盾是生产过剩。
        20世纪20年代末美国曾爆发过一场体制性危机,当时随着1929年股市的崩盘,采取早期自由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陷入了危机。到了70年代中期,二战后几十年所采取的规制形式的资本主义无法再有效运行了,于是又出现体制性危机。今天,我们面临的是又一场新的体制性危机,这次新自由主义形式的制度安排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或80年代早期。

                                    经济扩张不可持续

        美国新自由主义体制的主要特点如下:1.解除对国内外企业和金融部门的监管,允许所谓的“自由市场”作为经济主导,并实现资本自由流动。2.对许多之前由国家机构和公务人员直接提供的社会服务实行私有化。3.国家不再积极地监管宏观经济,而限于其进行宏观经济干预的有限范围内,目的是确保低通货膨胀率,而不是低失业率。4.大幅度缩减国家预算中的社会福利开支。5.为企业和富人减税。6.大公司和政府共同打击工会,迫使劳动力市场转型,使资本得以充分支配劳动力。7.企业的生产过程从依靠长期就职的员工,转为越来越多地雇佣临时的或兼职的员工。8.大公司之间的竞争从战后规制资本主义下的独立共存行为转向不受限制的、惊人窒息的残酷竞赛。9.将市场原则引入大公司内,首席执行官不再从本公司有资历的职员中选择,而是依靠专业猎头公司从外部聘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一系列制度安排导致了以下三个方面的重要发展:l.不断增长的不平等,不仅存在于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内工资与利润之间日益憎长的对立中,也存在于社会的家庭之间。2.由于收入向利润和富裕家庭转移,投资资金增加,而潜在最终需求受到限制,剩余资金会寻求某些资产进行投机,金融部门越来越专注于投机性和风险性的活动。3.涌现了一系列大的资产泡沫。其合力既推动了一系列长期的经济扩张,同时也埋下了最终引发体制性危机的种子。
        新自由主义时期,利润的迅速增长给扩大生产以强烈的激励,同时工人的谈判权力遭到严重削弱,工资挤压利润的风险已不存在。虽然利润增长速度快于工资的增长速度对于剩余价值的生产是好事,但剩余价值的实现却因此成了问题。新自由主义条件下的经济扩张面临着总需求增长的不足。因为这个时期工人实际工资增长的停滞或下降限制了他们的消费能力,政府财政支出的增加也因为削减社会福利以及为企业和富人减税的压力而遭受遏制。仅靠资本家的积累和消费本身的快速发展不可能产生足够大的总需求增长,从而无法维持经济扩张的长期性。新自由主义条件下,这个问题只有通过一些社会集团的消费超过其收入限制才能解决。也就是说,通过日益增加的借款来实现经济的长期扩张。日益增加的借款需要日益增加的借贷抵押品,而资产泡沫正好提供了这些抵押品。
        在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模式统治美国的期间,一系列长期的经济扩张导致了其不可持续的趋势。每次长期扩张都进一步加剧了家庭的负债。员工工资被严重打压以至于只能通过不断增长的家庭债务来支撑经济的扩张,而这样的债务增长到2007年已经让家庭无法承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家庭的财政压力逐渐增加,而且金融部门的脆弱性也不断增长。当数万亿美元与抵押贷款相关的风险证券从美国散布到全球金融体系的许多地方时,金融体系变得更容易受房地产泡沫坍陷的冲击。
        在新自由主义体制下,每一次新的长期经济扩张都像海洛因成瘾者一样需要日益增加剂量,金融体系需要日益扩大的资本泡沫来不断寻求新的扩张。现在,新一轮经济扩张需要一个比房地产泡沫更大规模的资产泡沫才能实现。我们很难想象如此大规模的资产泡沫该如何产生。况且,被新自由主义模式解除了管制的金融体系,在本轮资产沫破裂后将很难维持下去,如何还能发挥以前扶植资产泡沫的关键作用?我们很难想象,新自由主义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完好无损地继续生存下来。因此,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和一次严重的济衰退。我们正在目睹一场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形式的体系危机。这种形式的资本主义促进产量和利润增长的能力现在看来已经竭尽。

                             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将走向何方

        美国经济及全球经济在今后一段时期都将面临重构,在未来的经济结构中,政府在经济中所起的作用将会扩大。然而.我们将出现哪种类型的国家监管的经济体系,将取决于各群体和各阶级之间的政治斗争。我们只能大致地提出,美国未来岁月可能出现三种不同类型的国家监管的经济体系。
        第一种是公司形式的资本主义。目前看来是大的银行和非金融公司作为主要的参与者,正在谋划控制经济结构重建的方向。这意味着,大公司集团通过政府监管经济,恢复资本主义的稳定性和盈利性,创造在很长一段时间资本积累的条件。这种公司形式的结构重建能为资本积累提供一个新的相互配合的社会结构。低工资可确保高利润份额。受监管的金融体系可保证金融稳定,并给实业部门提供信贷。对于因利润迅速增加使工资停滞不涨所导致的总需求不足,政府会通过扩大财政支出予以解决。这种形式的结构重构不利于劳动大众。
        如果强大的民众运动出现了,那么就可能产生第二种国家监管的资本主义,要求改变那些影响劳资关系的机构,以便使得工人工资的增长能与生产率的增长保持一致。这种形式至少需要有更强有力的工会运动,使得大公司集团愿意与劳工进行谈判,需要改变资本家之间竞争的方式,以缓和之前无限制竞争降低工人工资的强大压力,还需要有全球范围内机构的改变。这样就可以实现相对平衡的总需求增长。扩大政府支出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包括社会福利和环保的开支以及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在公司形式下一样,金融部门将被政府严格监管。
        第三种可能性是社会主义。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严重性表明资本主义正处于它最糟糕的时期。只为利润的生产完全不能满足人民过上体面生活的需求标准,这些需求包括提供私人的和公共的物品与服务、有意义的劳动岗位,经济安全和环境友好型的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人民艰难地抗争着生活中的种种威胁,他们随时可能会失去住房、工作和医疗保险,失去一生积蓄的大部分,日益严厉的全球气候变化也会带来灾难,新自由主义时期蕴涵着一种迹象,即资本主义现在正在阻碍而不是促进人类进步。所以,成千上万的人民大众很可能会相信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必要性。社会主义运动可能在今后的岁月中重新出现,展现其结束资本主义时代的可能性。确实,我们最近已经看到在南美建立社会主义的新尝试。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5月28日《社会科学报》)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