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到底民主否——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在1980年代前后的“非毛化时期”,精英们众口一词咬定毛泽东不民主,自从1959年之后个人专断大有发展。老田分别访问过三位曾经在中央办公厅工作过的同志,这三个人从自身的经历出发,看法很一致,在邓小平定位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毛刘周朱陈邓——六个人中间,毛主席和周总理是最民主的,朱总司令管事少留给中办工作人员的印象更接近于一种德高望重者对邻居的关系,陈云同志还能够听取不同意见,处于中间状态,剩下的那两人是很难说话的。这个难说话,不仅仅是中办工作人员是这样,就是大区书记和省委书记都是如此。



    老田今年四月份访问过陶鲁笳老同志,他讲到一件事:在四清期间,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和两个省委书记陶鲁笳、刘子厚对于运动开展方式有不同的看法,在向毛主席汇报之后,毛泽东鼓励他们把不同意见向主管领导同志汇报,以期改正此前的错误做法;但是,该领导同志在云南听说李雪峰等人有不同意见之后,不仅不主动征求他们的意见,反而从昆明坐飞机狂奔回北京,赶在12月份的中央工作会议之前,私下里找到李雪峰并“死尅”了他一顿,这样,李雪峰只好转而做检讨,刘子厚和陶鲁笳虽然有不同看法并自认为是正确的,但是鉴于李雪峰已经挨批了,也明智地选择了“闷声发大财”。毛泽东有感于党内民主之缺乏,无比愤怒,所以在此次中央工作会议上带了一本党章和一本宪法到会场上,去捍卫省委书记们的发言权。后来精英们撰写的党史,都说是某两个领导同志对毛主席不够尊重,所以引得他大发雷霆,这是对那两位同志无耻的污蔑,毛主席没有得到尊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精英们这么说的时候也从未提供说得过去的证据。



    除了工作人员的感受之外,还有可能从逻辑上来检验毛泽东在他那个管理岗位上的民主问题。把执政的共产党,作为一个系统的管理组织来看待,能够对毛主席是否民主进行一个逻辑上的检验。根据美国管理学专家罗伯特·卡茨的研究,在不同的管理层次上有着非常不同的功能,在最低层次上的管理者,其最重要的是技术技能,要求熟悉和精通某种特定的专业领域知识,因为这个层次的管理者最接近于生产的第一线,他必须有相应的生产领域所需要的知识储备;对脱离第一线的中层管理者而言,更重要的技能在于人际技能,他要知道如何与员工进行沟通、如何激励并引导员工的热情和信心,并协调不同部门和地区的利益和要求;在管理者的最高层次,最重要的概念技能,这是要求管理者对于复杂情况进行抽象和概念化,提出足以指导全局的方向和目标。换句话说,在管理系统的最高层次,概念技能对应的是决策职责,需要管理者从实际中间获得适当的信息借以提出适当的努力目标;在管理的中间层次上,人际技能意味着要面对个人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矛盾做协调工作;在管理的最低层次,则意味着对直接生产者的监督和技术指导。很显然,要完成决策职责,需要倾听来自基层的声音,阻断言路的结果是对概念职能的履行构成根本的威胁,所以,处在毛泽东那个最高的决策位置上,不民主将意味着闭目塞听,从这个意义上看,毛泽东的不民主意味着他在决策上的偷懒以降低信息成本,所以评定毛泽东民主与否的问题只需要考察这个人工作是否勤奋就够了。在管理的中间层面上,不民主意味着无视不同的利益之间的冲突,压制不同的利益的表述和协调工作,这个地方的不民主实际上意味着最常见的“长官意志”,在中央和地方关系上常常体现为不同层次的利益矛盾和目标冲突,毛泽东时代地方只要有机会就起来批评“条条专政”,处在高位上的高官动不动就要批判“分散主义”,毛泽东要求区分中央和地方管理的职能方向要求中央只管“路线方针和政策”搞“虚君共和”,但是各个级别的官员都喜爱插手具体的项目和工程至今仍然如此,正是在这个结合部上双方长期争夺“预算最大化”(美国公共选择理论巨擘尼斯坎南认为争取预算最大化是官员的最常见的行为动机)的分配权限,所以简单粗暴和专制的发生频次最高,除了某两个同志的个人特性之外还有管理岗位决定的因素在内。



    概念技能和人际技能的区别,非常鲜明地体现在合作化时期毛泽东与邓子恢的区别上。毛泽东主持起草了《四十条纲要》,内容主要是就已有的人力物力资源,加上传统和现代技术的状况,去对应可能达到的农业增产目标,考虑的中国农业发展的资源和目标的对应关系,这样的决策只要是资源不变、目标尚未实现,就仍然长期有效。1970年代笔者参加生产队劳动为新修的梯田做护坡的时候,按照队长的要求用石头在斜坡上崁上标语“学大寨、赶昔阳,粮食生产过纲要。”而邓子恢作为农村工作部部长,显然就很容易进入具体的管理协调问题的方向,他很少考虑资源和目标的对应关系,而是集中于考虑管理单位内部的上下级关系调节问题,对于起草合作社的章程投入很多精力,甚至还从自己的专业强项出发编写过一本农村会计教材。由于精英们缺乏起码的管理学知识,所以认定邓子恢和毛泽东都是在同一个层面上思考问题的,所以任何不同意见都必定意味着一个反对另一个,其实不然,毛泽东在纲要中间提出的是资源和目标的对应关系,还需要邓子恢对微观和应用层面的思考,最后他们在起草人民公社六十条的时候走到了一起。



    从毛泽东参加中国革命以来的历史看,毛泽东长期处于“少数地位”,因为无论是革命年代还是建设年代,毛泽东思想的基本要求都是要官僚精英群体走群众路线,要求官僚精英群体付出尽可能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深入群众,减少他们的特权,这实际上意味着要求具有优势地位的官员们按照“反经济人”理性来行事,所以总是处于少数地位。为此,他不得不尽可能地通过思想教育工作去争取尽可能多的人,跟自己一道前进,否则他随时有可能成为孤家寡人,不可能完成任何革命或者建设目标。毛泽东提出接班人“五项条件”中间说要善于团结多数人一道工作,甚至要团结那些反对自己反对错了的人一道工作,这其实是他本人与党内同志相处的长期经验。从这个意义上看,毛泽东不民主高个人专断实际上没有现实的可能,因为他所主张的东西在高官中间没有多少市场,为此,他不得不长期以“斗争求团结”的方式进行工作。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文章录入:heji 责任编辑:heji
    上一篇文章: 乌有之乡座谈会简讯:“人民节”纪念毛主席诞辰114周年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老田:毛泽东到底民主否—…
    乌有之乡座谈会简讯:“人…
    吕加平:“小鹰”号事件是…
    孔庆东:我为什么管毛泽东…
    云淡水暖:为毛泽东时代打…
    洗净铅华始见金——纪念毛…
    江涌:必须牢牢掌握对外开…
    什么样的人才会反对新《劳…
    云淡水暖等:毛主席,腊梅…
    老田:毛主义政治学的理论…
    老田:毛泽东到底民主否—…
    乌有之乡座谈会简讯:“人…
    吕加平:“小鹰”号事件是…
    孔庆东:我为什么管毛泽东…
    云淡水暖:为毛泽东时代打…
    洗净铅华始见金——纪念毛…
    江涌:必须牢牢掌握对外开…
    什么样的人才会反对新《劳…
    云淡水暖等:毛主席,腊梅…
    老田:毛主义政治学的理论…
    乌有之乡座谈会简讯:“人民…
    毛泽东成为千古伟人的机理初…
    孔庆东:我为什么管毛泽东叫…
    云淡水暖:为毛泽东时代打个…
    洗净铅华始见金——纪念毛主…
    首都老中青隆重纪念毛主席诞…
    让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卢之超:学习毛泽东,研究毛…
    云淡水暖等:毛主席,腊梅花…
    老田:毛主义政治学的理论结…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打分
    【华沉思】 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毛,两派人使用的理念、逻辑或许是一致的,只是结果不一样。实际上我们现在都缺乏评价历史人物的能力, 2007-12-27 8:14:51 3分
    【jinhuizifu50】 要“感动上帝”不可能不靠民主;“经济理性人”按“丛林法则”相处,不可能不专横。 2007-12-26 20:58:02 5分
    【TwoStones】 老田,陶老的这个回忆,在中央文献版的《毛泽东传》中有记载并注明了出处,请兄台仔细核对。至于毛拿宪法和党章是否就是为这件事情,恐怕也得烦请兄台进一步校核。史学工作就是拿证据说话,重证据而不重口述,严谨一点对战斗力只会有提升作用而不是降低作用。
    毛泽东传中有关内容及出处如下,请兄台参照——

      八月二十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同正在这里参加华北学习会的李雪峰、乌兰夫、陶鲁笳、刘仁、刘子厚等人谈话,向他们征求对刘少奇十六日来信的意见。
      李雪峰说,大家认为那样做牵涉太大。陶鲁笳说:现在我们在全省范围内,已经铺开了将近四千个点,如果今冬一个地委集中搞一个县,已经铺开的点,大部分都要把工作队从半路上撤回来,这样做贫下中农很不满意。他们是不赞成刘少奇的意见,但讲得比较婉转。毛泽东说:少奇同志的信,我已经批了,中央讨论后发了,你们不赞成,怎么办?李雪峰提出,是否到十月工作会议再议?
      毛泽东当场打电话告诉邓小平:文件缓发,立即派飞机把大区书记找到北京开会,重议刘少奇同志的意见,华北有不同意见。③(③毛泽东同华北局及内蒙古、山西、河北、北京等省市负责人谈话记录,1964年8月20日。访问陶鲁笳谈话记录,1999年7月13日。)
      八月二十日当天,毛泽东回到北京。二十二日,将刘少奇十九日报送的“桃园经验”和中央批语稿,交邓小平,并告诉他可以等大区书记会议以后再处理。但过了几天,八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又改变了主意,作出批示:“此件先印发此次到会各同志讨论一下,如果大家同意,再发到全国去。我是同意陈伯达和少奇同志意见的。”“请小平办。”①(①毛泽东关于印发“桃园经验”报告的批语,手稿,1964年8月27日。)同时,指示邓小平将“后十条”修正草案印发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请他们研究,并提意见,再加修改”。②(②毛泽东给邓小平的批语,手稿,1964年8月27日。)
      由于华北几个负责人对刘少奇关于社教运动部署的建议有不同意见,毛泽东便打电话给刘少奇,请他回北京主持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当时刘少奇正在昆明,随即中断行程,八月二十六日返回北京。
      八月二十九日至九月一日,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召开。邓小平宣布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解决“四清”部署问题。他说,对社教运动的部署,少奇同志有个意见,主席为了慎重起见,找大家商量一下。为什么现在开会,不等十月中央工作会议呢?因为现在时间比较紧了,社教十一月就要开始了。另外,修改了第二个十条,主席批了个意见,可以议一下,定下来用,以后需要改时再改。③(③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记录,)964年8月29日。)
      刘少奇在会上进一步阐述了他的意见。陶铸、王任重、李井泉、柯庆施都支持刘少奇的意见。李雪峰作了检讨性的发言。④(④访问陶鲁笳谈话记录,1999年7月13日。)
      毛泽东出席了八月三十日的会议。他表了态:有分歧,不一致,怎么办?不是什么路线之争,不是彻底革命和改良主义的问题,不是搞资本主义和搞社会主义的问题,是个部署问题,是个办法问题。他说:我同意少奇同志的意见,发了电报,没有先征求他们(华北)的意见,这是个缺点。雪峰说,粮食、棉花、经济作物主要在落后地区,怎样做法好?派一万多人的工作队下去,倾盆大雨,是不是径流太大?王光美在河北桃园大队实际上是少奇同志亲自指挥,王光美每月汇报一次,河北省就没有一个人能指挥。①(①毛泽东在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上的谈话记录,1964年8月30日。)
      毛泽东话中有话,实际上对派一万多人工作队下去等做法,是有意见的。


  • 责任编辑:gjxia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