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银河
              昨天见到一位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名实验中学)的校友,聊起了许多往事和熟人。母校是北京收分最高的女校,前身是从解放区转来的干部子弟学校,所以会有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的女儿这样的校友。我大姐和二姐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50年代实行的还是供给制。姐姐的一条毛巾被就是那时候发的。

        母校前不久举办了90年校庆,选了90名荣誉校友,我是其中之一。当时学校联系我时,我还有点纳闷:叫荣誉校友有一个歧义,好象我没在这所学校上过学似的。后来校方解释:所谓荣誉校友是指给学校带来荣誉的校友。

        这次选荣誉校友颇受人诟病,比如小波的姐姐(她也是校友,当年以女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就说:够势利眼的。原来,这90人不是大官的女儿,就是本人是大官。我是一个例外,因为我的爸爸官不够大,我本人也官不够大。我跟校友说:她们是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我是勋爵。

        校友告诉我,初二四的李东东是临时加上的,因为她刚刚升任新闻出版署副署长,是副部级。这个官够大了。据说邓拓的女儿是副局长就没有选上,官还不够大。女人能当上大官其实是件好事,中国妇女地位能有提高。现在,在各级领导岗位上,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已经开始掌握权力了。我希望这不仅仅是她们个人的成功,也能给中国带来进步。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成长于中国政治最荒诞的时期,对民主做过认真的思考,一旦有了权力,应当能够改善中国的政治制度,使它变得更加民主。东东父亲和我父亲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我们从小就认识,虽然并不太熟。东东做了新闻出版署的头头,能不能使中国的出版自由向前发展一步呢?至少应当不至于再闹出章诒和(听说她也是一位荣誉校友)状告新闻出版署的事情来吧。

        她将成为国家机器的一个齿轮还是一个能够保持个人意志(特别是民主意识)的官员呢?这是一个悬念,也是对我们这一代进入权力机构的精英人物的一个期待:你们是仅仅满足于个人的荣誉,还是能够真正为中国的进步做点贡献呢?机器虽然是超强大的,要把所有身陷其中的人变成齿轮和螺丝钉,但是还不应当对“事在人为”完全放弃希望。其实,我们的父辈当年参加革命也都是民主青年来的,只不过专制的力量太强大,把他们都改造了。现在,我辈掌权了,中国是专制还是民主真的不可以“事在人为”吗?王小波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从来不爱说豪言壮语。他生前说过的最豪迈的一句话就是: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 责任编辑:Limengja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