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张土地私有化的观点,主要有两类:其一是维护权益论,认为土地私有是有利于保障农民的权益的,其二是效率论,大意指土地私有有利于效率,有利于工业化进程。另外有些人意图借产权明晰来抵抗地方政府“暴政”,将之上升为指向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道路的重要手段。也有明显的为资本从城市向农村扩张叫嚣助威的言论,这种彻头彻尾为资本家服务的东西本文不屑置评;还有人把集体合作认为是导致奴役、而私有化是通向自由之路的言论,这些东西涉及到意识形态,本篇小文也无意就此讨论。就从前述的方面来说说看法。

    一, 土地私有化真的有利于维权吗?
    产权明晰,在三农问题上被理解为土地私有,原因大致有三:其一,城镇近郊农民土地可以被随便征用,被征用的土地没有足够的补偿;其二,农村土地被村中强势群体据为据有;其三,农民进城了,必须放弃土地份额,于保障功能不利。

    笔者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谈到,城郊农民失地,不是源于直接与资本的对抗,是因为政府强迫的结果,是源于权力于资本结合瓜分土地增值的巨大利益空间的结果,是财政体制的搜刮机制与发展导向单一的结果,是权力受不到制约的结果,私有化后农民的土地权能不能得到保障?湖南嘉禾县民房被强制拆迁铲除、贵阳市旧城改造拆迁补偿不公导致群体事件、宿迁市的“改革”进程等不是也表明了就算城市的物权得到充分认定的情况下老百姓的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吗,城里人可比农民在这方面要能得多。这个问题不是要不要私有问题,而是政府在经济、治理过程中的角色问题,是监督的问题,是老百姓声音没有表达渠道的问题,是专制决策的问题,就算私有化,农民失地问题也不能得到解决。不管公有私有,城市化总在继续,工业化也在继续,如果我们不从政府行为与角色、权力制约上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妄图用一个私有化来解决这些问题,怕是太异想天开了。

    农村土地及公共土地收益被强势群体瓜分,这个问题出在哪?还是出在政府身上。虽然笔者非常坚持走农民组织化的道路、走村民自治的道路,走农民联合的道路来解决农业问题,但村民自治的现实在目前却是个怪胎:在西南贫困地区,大多村没有公共积累委会干的活是计划生育,是收农业税,是派工派劳,报酬低,得罪人,愿干的人真不多,笔者走访过的村主任十有八九是不愿当的,有那些愿干的人,往往是政府扶贫项目的好处能额外多得的人,并且贵州有二十年没有调整土地了,这个问题不存在,在西南的很多地方也没有。在其它地方,笔者倒是相信有的。根据一些研究者的研究表明,建立在搜刮机制上的基层政府的违法生存不得不依赖农村社区的强势力,并与之形成利益共同体,使得农村强势力瓜分公共资源与公共利益成为可能,并能得到支持。这个问题是私有化可以解决的吗?有相当严厉的法律制约,农村强势力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严重侵犯周围农民的生命权、生产权、房屋产权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都很难得到解决, 土地私有化就能保障农民的权利不受侵犯吗? 所以这个问题的症结也不在土地产权。

    农民进城了,有没有必要、有没有权利将土地产权带进城? 我想从资源分配及占有、社区的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农民如果进城了,真正获得了城市人的身份,有了稳定的工作,如果享受了社保、医保等方面的公共财政资源的支持,他还能够到没有这些保障支持的农村要自己的“土地产权”吗?众所周知,由于发展导向的原因,我们国家的公共财政资源分配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城乡差别,从水、电、路等基本设施,到生活环境、居住环境,教育、卫生等资源,城市人占有的份额不知道是农村的多少倍,进城成为城市人的农民还能够到农村去争夺作为基本生存保障的少得可怜的土地吗?事实上,人均1 .2亩的中国耕地的现实,让城市人到农村再去耕种是不可能的了,但出租给社区的人收取租金,这合理吗?这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关键的东西:我们定义一个农村社区,是因为有一定的地域,资源,人口,文化,传统等方面的要素,从本质上说,离开了农村社区到城里定居的人,并能享受到更多公共资源的人,有几个愿意将自己的身份认同为当地社区的人呢?如果没有经过赎买,他凭什么不在一个社区还要继续享受这个社区的成果呢?并且是挤占弱势人群的生存空间,从社会公义的角度讲,这也是不可取的。再说,相对留在原地的人来说,谁的权利更需要保障,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东西我也想也是持这种观点的朋友不愿接受的吧。
    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也是一种产权形式,我们需要作的是如何来从新明晰,界定这个产权形式,使之回到其本来的面目,担负起其本来的功能。

    二, 土地私有化的效益说。
    农业不赚钱,导致资本不向农业投入,所以农业发展不起来;农村土地分散,不能作集约化经营,所以发展不起来,效率低,机械化水平差,所以农民苦;农民一团散沙、受教育程度低、农地不能集中起来作企业化经营,所以增收困难。农民这些都是土地私有化的效益说的代表。
    我们要搞清一个事实,在现实的中国(我特别想说明“现实”二字),农业的地位究竟是个什么地位?我的判断是,农业就算赚不了钱但一定要养活人。在中国,农业是一个养活人的产业,养活全中国人的产业,正如对农民而言土地更多的保障功能,对中国而言,农业具有的也是保障功能,并且是安全功能。13亿人,人均1.2亩耕地,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在这样的基础上,全国范围内农业产业化,企业化带来的可能后果是什么?粮食的减产、失地、失业人口增加、这是危害到国家安全的事情。
    据笔者的调查,产业化在中国成功只是个案,大多数都破产了,农业企业化经营,其追求投入产出效率必然要牺牲大宗农产品为代价,中国的粮食危机就出现了。中国现在一系列政策措施要保证粮食的生产,笔者认为从侧面就否定了企业化,产业化的可能,我们没有必要自打耳光再高叫什么产业化、企业化了。
    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需要国家通过宏观调控来推动,农民种粮食不赚钱,需要国家通过补贴来实现,国家虽然不应该强制农民种粮种油,但可以通过价格杠杆来引发农民种田的积极性,让农民种粮有更高的回报,这才是明智之举。从现实来看,小农经济还必然在中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搞私有化、产业化、企业化来强推,无异于拔苗助长,怕是于国于农民都有害。让农民不幸福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他们收入低,而是他们被搜刮、他们该得到的资源及服务没有得到、他们受到歧视、他们在中国受到不公平的国民待遇,这才是我们涉农改革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的农业这般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中国面临西方列强经济及意识形态的包围,中国有9亿农民,中国正在崛起而有些人不希望中国崛起。以安全换农业的所谓效益,不如以补贴农业来建设安全。与其说通过产业化,企业化为农民“着想”“增收”,还不如实实在在的考虑,把农民该有的权利还给他们,把本该属于他们的资源的处分权交给他们,增加农民福利,让他们作一回真正的主人!

    至于那些为资本进入农村,为了工业资本、房地产资本服务的言论,我的反应是,私有化不仅不能提供保障,反而会作为“极权主义政治秩序与野蛮的原始资本主义勾搭成奸的怪胎――权贵资本主义――的掠夺的技术手段之一”(石勇)给农民维权带来更大的灾难。对于中国农民而言,土地意味着是生存保障,是生存资料,现有的土地承包政策与私有化后土地的功能并没有质的不同,私有化的必要性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不具备的。但是,在私有化的过程中,权贵资本主义却可以将自己的利益放进来,从而造成对农民生存权利的剥夺。我就懒得说了。
  • 进入专题:农村土地制度
  • 责任编辑:sln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