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斯在《企业的性质》中间说,组织企业去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目的之一,是为了节省交易费用。虽然组成企业之后,在其中工作的个人与整体利益会出现不一致,带来监督与管理成本问题,但是考虑到整个企业比单个个人在市场上的交易费用低,效率损失可以得到弥补。

     

    中国的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队,其实就是这样一个能够节省交易费用的“企业”,在生产队瓦解之后,单个农户由于无法解决合作成本问题难以实现联合,而且即便是联合起来的农户,也往往缺乏强有力的管理权威去克服“搭便车”问题,因此合作变得极其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几个水利方面的小故事,可以体会到交易费用与生产费用之间的替代关系,农民由于无法自己解决交易费用问题实现有成效的合作,那么剩下的选择就是承担高出许多倍的生产费用。

     

    对于农民和干部来说,问题是不一样的,干部要求管理事务越少越好,最好是“各人顾各人”,别给自己添麻烦。而农民确实已经看清楚了,没有合作组织作为依托,个人要解决水利问题,成本方面的差距有多大。

     

    有人喜欢说,是中国农民“善分不善合”,这是不对的,全世界的农民都是这样,美国也是私人家庭农场,没有出现什么家庭联合农场。如果硬要找一些例外,就只有中国毛泽东时代的生产队和以色列的“吉布兹”,“吉布兹”即使出去工作的人也要把自己的收入交给集体支配,在“吃大锅饭”的程度上远远高于生产队。基本上可以认为:农民的合作组织,如果不是外生型的、国家政权的赋权完成的组织,就一定是极端特殊的例外。

     

    故事一

     

    官桥村六组地势比较低,有200多亩水稻田,主要分布在一条小河边上。在生产队时代,只有一台30马力的柴油机负责抽水,就能够解决全部水田的抗旱问题,从来没有旱死过庄稼。去年这个村民小组,配有三台13千瓦的电机,农户还备有十几台潜水泵,结果还发生了旱灾带来的严重减产。(罗兴佐:《一台柴油机与三台电机、十台潜水泵》三农中国网站,www.snzg.net

     

    故事二

     

    新贺泵站是1976年修建的一座中型提水泵站,泵站从汉江修建了长1800米的引水渠道,1978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安装有两台280KW的抽水机组,抽水扬程为24米,设计灌溉能力为1.4万亩,到目前为止能够受益的面积下降到2000亩左右。但是这样小范围的抽水工作,也仍然解决不了收费问题,以至于开机时间逐年下降。到了1990年代,新贺泵站灌区面积急剧减少,抽水时间急剧下降,具体的时数如下:

     

    年份

    抽水时数

    年份

    抽水时数

    1990

    1251.9

    1997

    不详

    1991

    809

    1998

    不详

    1992

    789

    1999

    519.1

    1993

    349

    2000

    322.3

    1994

    470.3

    2001

    271.9

    1995

    不详

    2002

    0

    1996

    不详

    2003

    21

     

    20037月份我们到新贺四组调查时,农户正用小型潜水泵,分六级提水灌田。这种用潜水泵灌田的办法当然不是好办法,但既然不能组织起来抽水,这种办法总比等着稻谷旱死好。有一个农户算了一笔帐:为了1.7亩耕地,他用六台潜水泵抽了三天三夜,用柴油机抽了一天一夜,仅电费即花60多元,还有四天四夜未合眼。而由新贺泵站抽水,每亩田出10元就足够了。(节选自贺雪峰、罗兴佐:《市场还是管理:税费改革后的乡村水利》,三农中国网站,www.snzg.net

     

    故事三

     

    高阳镇主要领导即说“农民要想富,脱离黄荡湖”(泵站),“黄荡湖”泵站是从汉江引水的大型泵站,实际灌溉面积达到30多万亩,正是从汉江引水的黄荡湖泵站,彻底改造了包括高阳镇在内的数十万亩旱包子耕地,使之成为旱涝保收的高产良田。黄荡湖泵站,在20037月最为干旱的季节,为了应对每年这个季节各乡镇村组抢着抽水的危机,而主动提前将水抽到渠中,渠下农田的确是旱得不得了,太需要渠中之水来滋润一下了,但是,没有乡村组三级组织的介入,农户无法顺利把费用顺利收上来,完成不了与泵站的交易,抽上来了水就一直屯在渠中,以致几天后,水渠被所屯之水胀破,黄荡湖泵站是好心办了一场蠢事。(节选自贺雪峰、罗兴佐:《市场还是管理:税费改革后的乡村水利》,三农中国网站,www.snzg.net

     

    故事四

     

    2003年一年,在荆门高阳五村,还算是风调雨顺,但就在这个风调雨顺的年份,新贺、贺集两村的大片农田严重受旱,受旱田块平均因旱减产约在20%左右,严重的减产达到50%以至绝收。贺集村所打机井,在稍微严重一些的旱情面前无能为力。一个机井仅可以串灌十多亩至多二十亩耕地,而等着灌溉的耕地有数百亩之多。机井还不能解决插秧前的满灌,因为满灌要求的水量至少是串灌的一倍以上。且机井抽水,地下水位下降很快,不仅周边吃水井无水可吃,而且机井自身抽一段时间也会无水可抽。特别是地下水水位的下降本身必然要增加地表水下渗的速度,使得水田保水时间大为缩短,要求进行更频繁的灌溉。每亩水田用机井灌溉的成本,要高出泵站灌溉数倍。(节选自贺雪峰、罗兴佐:《市场还是管理:税费改革后的乡村水利》,三农中国网站,www.snzg.net

     

     

    二○○四年四月二十日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