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是否全部转发美国副总统切尼在复旦的讲话,引发了一场新的“友邦惊诧论”,据说问题非常严重。美国之音的专访报道说这个事情非常重大,已经达到了“有伤国体”的程度。中央社紧急跟进,记者廖真翊北京二十日电说外交部发言人面对质询还很“不老实”,真不失“党国喉舌”本色,七十多年过去了,好传统一点都没丢。

    高等华人美国南加州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梁福麟教授代表美国人发言,说“中方单方面删减,是一种很没有礼貌、违反国际惯例的行为。”江泽民曾经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的专门采访,后来美国媒体是如何进行处理的,这些个高等华人可是都看到了的,倒是没有听说他们曾经表露过一丁点的惊诧。

    我在网上就这个引发“友邦惊诧”的事件进行搜索,发现许多自由派人士在引用资料的时候不注明资料来源,严重地侵犯了“中央社”和“美国之音”的版权,在此提出批评,希望各位自由派人士下次不要再犯同类错误,要知道“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可是美国政府的一贯立场,各位自由派人士万万不可粗心大意,等闲视之。

    一些自由派人士根据美国之音和中央社的报道说,人民网和新华网对切尼的讲话报道不充分,有“贪污”的嫌疑。我想要看看这两个网站到底是一贯如此,还是偶一为之,就在人民网搜索关键字“切尼 副总统”,结果发现有2254篇文章,光标题就占据了151页,连切尼的老婆比他挣钱多的屁事,都给予了详细报道,这未免太过火。有限的舆论资源,就这样大量地投放到提供无价值信息上去,基本上是浪费资源,如果用这种思路去办报纸,恐怕终究要把《人民日报》办到没人看的地步。我又在新华网进行了一次比较搜索,结果是“新华网搜索为您找到1203篇有关‘曾庆红’的网页,共121页;新华网搜索为您找到1344篇有关‘切尼 副总统’的网页,共135页。”没有想到吧,咱们的副主席在新华网的待遇,还远远不如切尼呢。对于主流媒体选择了这样的舆论资源分配方式,倒是真应该表示一下“惊诧”才对。

    老实说我不怎么关心曾庆红先生在新华网的待遇,我是有点眼红,如果把这些报道资源转移到我身上来该有多好,那个美国的切尼对中国的情况可以说是狗屁不通,讲话毫无针对性。我就不同了,曾经当过职业农民,也当过职业工人,至少我对中国的工人农民情况有比较切身的感受,如果把我的想法和思路大量报道一下,上足以给领导决策提供那么一点点有用的信息,下足以帮助人们把握中国的部分现实,即使那些不同意我的看法的“自由派”和“一夜美国人”,也可以在我的看法基础上,大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广泛地交换看法”嘛。增加对我的报道同时减少对切尼的报道,显然就是做到了舆论资源的优化配置,当然如果发现有比我更加值得重点报道的人,那就无妨再转移报道重点。

    据说切尼在讲话中间谈到了自由问题,所以被删去,言下之意是中国政府和新闻机构很忌讳这些字眼,中国民众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为了保持愚民政策的效果,所以要把切尼先生讲话的有关内容删去。这样的潜台词,只能说是对中国思想界和舆论的无知,更是对中国自由主义者和许多“一夜美国人”最近20年在中国的工作成绩的无耻抹杀。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需求层次论”,他把“社会政治方面的需要”排列在“生存需要”和“安全需要”之后,与此相关的生存权与发展权的提法,早就被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一夜美国人”所否定,被定性为“猪的权利”。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一夜美国人”,早已经把“自由”宣传得跟中国民间传说中的“摇钱树”一样,只要拉着这棵名字叫做“自由”的“摇钱树”摇三摇,“金子银子铜角子”就会呱哒呱哒往下掉,什么富裕发达,什么国家安全,什么民生困难等等中国面临的棘手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切尼先生还只是说“经济发展,对于让人们过上舒适和有尊严的生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仅靠物质享受本身无法满足人类心目中最深的渴望和追求。”这个境界,跟中国自由主义者一比,就差老鼻子了;就算跟那个美国老落后马斯洛相比,只不过前进了一小步,把马斯洛放在后面的东西,提上来一步进行并列处理而已。跟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相比,切尼对自由的定性未免过于胆怯和“老土”,难道“自由”就那么不值钱吗?仅仅和“物质享受”是并列关系吗?切尼的看法,在中国自由主义者看来是大错特错,自由是决定一切的东西,什么经济发展什么物质富裕都只能是在“自由”那里其去找门路。

    据说美国大学生这些年对中国的了解已经大为增加,根据测验,关于中国,他们一般知道的信息是“中国有一条万里长城;中国菜很好吃但是很难做。”杜鲁门总统曾经掌握确凿消息,西藏是处在欧洲地域上。我们可以合理地指望切尼先生对中国的知识比他们要多几十倍,不过在讲话中间,没有说他对于中国的情况了解多少,也没有对中国的政治经济运作及其问题表现出起码的兴趣,但是切尼先生却有一个确凿无疑的“药方”,要当面推销给中国的大学生们。对于这个“药方”,中国的大学生们是否真的不了解,切尼先生看来没有做调查研究,看起来切尼先生对中国自由主义者的宣传成就根本就一无所知,这种完全没有针对性的讲座,根本不可能达成智慧传递和思想交流目的,考虑切尼讲话和中国自由派对自由定位方面的巨大差距,甚至不能说复旦讲话是合格的“公关宣传”行动,而是彻头彻尾的“大倒退”。切尼贩卖的那点东西,对于中国那些对美国的关心足够多的人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切尼破口大骂朝鲜一点也不新鲜,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新信息,美国定性的无赖国家有几个,是什么依据,保准那些大学生清清楚楚。

    美国民众在与本国政治家的持久互动之后,已经总结出了宝贵的经验――“政治家是职业的说谎者”,而美国总统小布什有了新的说法“中国是头号竞争对手”,考虑到切尼先生是这样的出身,担任着这样显赫的职务;不管是要服从美国政治家的习惯,还是作为竞争者要到中国取得一点竞争方面的成绩,或者作为美国政府雇佣的公务人员要在工作中间体现美国的国家利益,体现美国的“人权外交”政策,都应该多费点心,对工作不应该这么马马虎虎,敷衍塞责。切尼先生与克林顿本非一党,但是与克林顿先生在清华讲话中间的陈词滥调如出一辙,美国的官僚看来不比中国的大老爷们更加勤奋,也是能不动脑子就不动脑子,能炒现饭就炒现饭,表现得很差劲。抄袭和炒现饭对听众来说固然不那么好,但是对演讲者自己来说就更糟,切尼先生的这个讲话,在纯学术方面跟翻译过来的西方名著有很大差距,他本人对“自由”的虔诚程度跟中国自由派的差距更大,这种讲话还有许多人去听,这就严重变质了,许多人显然不是为了汲取知识或者是看重美国“知音”的支持,而是纯粹的娱乐取向,变成了去讲座现场参观美国来的大人物,跟平时“去动物园看猴子”一个样。我把话说破了,就未免不雅。

    说实在的,我个人对切尼先生遭到这样的待遇很是同情,副总统终究不是猴子和大熊猫,何况就算是要展览,也显然不适合在大学讲堂里进行。“中国删除切尼演讲内容,美国务院表失望”,我倒是认为,美国国务院应该抗议复旦大学生,他们基本上是把切尼当作“大熊猫”看待,他们中间许多人去出席讲座,肯定不是为了获取知识,也不是为了获取支持,而只是为了去看从太平洋那边来的“稀罕人物”,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国务院的官僚们,没有表现出起码的智慧和见识,这种官样屁话一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满世界“找不着北”。

    请那些在乎“友邦惊诧”与否的自由派和高等华人,你们一定要把中国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政客,最好避免下次再到中国来当“大熊猫”,如果一定要用活人当展品,请派一些符合中国人审美情趣的美女来,那样展览效果会更好一些。你们简单地兜售“友邦惊诧论”,算不上是对美国的利益多么照拂,若真的关心美国就要避免盲目地跟随那些缺乏想象力的政客和愚蠢的传媒,应该帮助美国寻求更合理的资源配置方式,很显然,拿政客当展品是严重的“资源配置”失当。


    个人网页: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二○○四年四月二十三日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