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回到老家去过年,许多亲戚也从打工回到暌违一年的家。他们给我讲述了一些
    自己的经历,我记述下来,也许有助于网友们认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下面是亲戚的讲述:

    我打工的地方是安徽郎溪,这个县离南京很近,只有五六十公里。这个县有五六十
    家私人办的钢铁厂,他们主要就是把回收的废钢铁回炉,化成铁水之后倒在做好的
    模型里,然后再上轧钢线上做成螺纹钢出厂。我的工作是和另外三个人一起抬铁水
    ,然后倒在铸模里,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两班倒。工作非常辛苦,铁水加上厚重
    的坩锅,抬起来非常吃力。

    最要命的还不是劳动繁重和工作时间长,而是高温难耐,特别是眼睛被烤得很受不
    了。我工作的铁厂的炉子是电炉,大概每一个小时就要出一炉铁水,我们就负责把
    铁水从炉子里抬到铸模前,前后两排铸模之间的距离很近,前后只有一米多,走路
    的时候两边都要很小心,如果碰到高温的铸铁块,身上就保不住要去掉一块肉。夏
    天的时候,身上穿两件衣服还无法抵挡高温,皮肤上总是烤得火辣辣的痛。倾倒铁
    水的时候,常常发生喷溅,如果不幸落在衣服上面,有时候会烧穿衣服,铁疙瘩顺
    着往下滚,掉到腰里和鞋里,烫得不行,还不敢丢下肩上的重担,要不然就要出大
    事故,要等到铁水倒完之后,才能把滚烫的铁疙瘩取出来,这个时候脚上已经是一
    块肉都烫烂了,和我们一起的工友,没有一个人脚上不是伤上加伤的。亲戚说完,
    脱下鞋袜,让我看了他脚上的累累伤痕。

    十一月份的时候,经常停电,我们就休息。不停电的时候,我们上班一天平均可以
    挣到三四十块钱,一个月上满班,去掉吃饭还可以节余六七百块。吃饭都是我们自
    己做,自己买米买菜,把高压锅放在刚倒出来不久的铸铁上面,过不多久饭就好了
    。因为劳动特别繁重,大家的饭量特别大,一天要吃两斤米,专门给轧钢线上坯的
    ,比我的工作还要辛苦。在工作的时候,就是感到特别疲劳,整天想着要睡觉,在
    出炉的间歇期间,很多人就睡在尘土地上,根本想不到要讲什么卫生,我还算是爱
    干净的,自己找了块白铁皮,垫在地上睡。

    在那里工作,高温和红红的铁水对眼睛损害得特别厉害,我有一次出去买了张报纸
    ,晚上休息的时候拿出来看,已经完全看不清报纸上的字,只看得见标题。后来我
    们自己想些办法,用硬纸板做一个面具,保护头和脸,在眼睛的地方挖两个洞,这
    样眼睛才不会烤得生痛。我们旁边的工厂里面,有两个工友在工伤事故里死了,老
    板给每个人就只赔两万块钱。那些工厂的管理人员坏得很,操作的时候设备有些坏
    了的,都要扣工人的钱,要是不服管理常常要挨打,还有一个人因为领着人要工钱
    ,被老板叫人活活打死了,当地的政府和公安都保护本地人,也没有办法伸冤。

    生产的时候,没有什么控制铁水温度的步骤,也没有去掉铁水中间杂质的步骤,就
    是简简单单地把废铁熔化之后,再轧成螺纹钢。那些钢筋生产出来之后特别硬,很
    难折弯,弯的时候常常容易断,质量是很不合格的。当地政府也保护,如果有上级
    来检查,就通知各个工厂一齐停工,我们就放假,郎溪县当地的经济就靠这些铁厂


    我们去工厂工作的时候,前几个月根本领不到工钱,只借一点生活费。第二月发第
    一个月的工资,也要扣掉400块,月月扣,到年底才结算,怕工人走了。我们回来
    过年的时候,还要扣一个月工资,要明年去结算,如果年后他们看到去的工人多,
    大概就可以拿到工资,要不然还要继续扣着,要你在那里给他们卖命。

    二○○四年一月三十日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