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为中国知识精英本来有可能为新中国做更多贡献的一个证据,马寅初的《新人
    口论》被吹上了天,甚至产生了一个说法,说是“批错一人、误增叁亿。”说来
    也难怪,中国的知识精英们总得为自己的优势地位找些证据,他们为什么有权要
    求“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他们总是要找点依据。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好吹
    的,只好把死人复活来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复活死者不是出于对死者有什么真
    正的崇敬,而是为了抬高自己。 
    马寅初在叁四十年代发表过人口论,确实是主要因袭马尔萨斯论调的,1957年发
    表的《新人口论》有些进步,开始说理了,不过也没有什么深刻的内容,归结起
    来只有两个基本点:一是说人口增长快的话将使得过目财富大部分用于消费导致
    积累率下降,无法快速发展经济;二是一个政策主张“人口要控制”。因为我们
    在几十年后来谈论马寅初的理论,所以就有了“放马后炮”的优势,我们可以用
    几十年的经济数据来验证那个据称是英明无比的理论预见。他这个新人口论的核
    心论点和论据,都是人口增长与积累比例的关系如何如何。他的政策主张倒是符
    合现实的,不过操作性问题完全没有没有,这样的简单化的命令式的东西,无非
    是一个廉价的表态而已,够不上什么很具有建设性的政策建议,也谈不上有什么
    实际价值。 
    从1952-1977年25年间,中国的积累率平均水平是30.44%;而从1978-2002年中
    国的积累率高达39.17%,与同期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积累率都是
    不低的,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积累率更是将近高出一倍。很显然中国与那
    些低人口增长率的发达国家比,中国的积累率并不低。从我们的马后炮证据看来
    ,马寅初的论点和论据是错误的,作为一个着名经济学教授是应该自觉感到惭愧
    和脸红的,不仅不能吹最好是自己把这样的错误东西藏起来,别人发现了又到处
    讲,马寅初生前应该采取正确的态度,出来向公众道歉,这才是一个严谨的学者
    应有的正确治学态度,而不是一声不吭去安然享受这种“倘来之誉”。 
    迄今为止,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和主流知识精英们对于微观企业效率与国家宏观发
    展水平的认识,仍然是错误的。当然他们为了自己的优势地位,是无论如何都是
    不肯自己承认的。和欧美日这样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企业的效率问题差距主要
    不是在内部经营效果上,甚至也不在投资规模上,而是在于企业在市场上实现自
    身的产品是什么条件:是以垄断高价在市场上实现自己的产品还是竞争性低价实
    现。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也正是在这样的价格配置资源的关键过程中,中国处于
    一个无法追求垄断利润的地位上,决定了发展效果方面的最后差距。中国的主流
    经济学家们迄今为止基本上还是处在白痴状态,只知道抄袭西方的经济学胡说,
    总认为企业的效率和发展的效果,就是在微观上决定的,并通过单个企业效果的
    加总成为宏观效果。其实这根本就是胡说,企业内部通过技术进步和管理节约方
    式,可以实现的资源利用效率提高幅度和余地都是很少的,关键的部分是通过市
    场价格实现“价格配置资源”而转移的这一部分资源,对于一个国家的富裕和发
    达程度至关重要。虽然这些人天天嘴上说要搞市场经济,通过市场去优化配置资
    源,但是实际上市场究竟以及是如何配置资源的,这帮子白痴基本上是“两眼一
    抹黑”。这些人拿着放大镜集中在芝麻上面去发展他们的智慧,并反对一切把眼
    光转向西瓜的行为。 
    另外,中国企业布局和规模决定,都曾经受到战争威胁的深刻影响,不得不把生
    存能力放在经营效率之先去考虑问题,这样当然会影响企业一部分的产出效率。
    同时中国长期执行重工业优先政策,也长期把安全和国防产业放在优先位置上,
    因此在有限的资源分配上,消费品生产长期处于让位状态,因此显得不是那么发
    达,而我们的经济学家和思想家们,却坚定不移地把消费水平作为衡量发展效果
    的主要指标甚至是唯一指标。这除了体现中国知识精英的愚蠢之外,还包含着那
    么一点点无耻的因素在里面。 
    而对于那个“控制人口”的政策主张,主要不是认识上的问题,而是执行上有困
    难才没有推行的。一些知识精英为了突出他们的榜样是何等的英明,把苏联曾经
    鼓励人口发展的政策借调到中国来,以衬托他们的“台柱子”是如何的英明伟大
    。不过事实终归是事实,颠倒黑白总是没有那么容易。除此之外,知识精英们的
    偶像制造努力还包括捏造说毛泽东坚持认定“人多是好事”,反对进行计划生育
    的谎言。笔者就手头能够找到的毛泽东关于计划生育的言论,汇集在后面,让人
    们看一看中国的知识精英们是如何使用谎言来制造他们的偶像的,如何通过打击
    别人去抬高自己的。 
    二○○叁年九月叁十日 


    附录: 

    毛泽东关于计划生育的一些言论: 

    人口控制在六亿,一个也不多啦?(笑)这是一种假设,就是讲有一个时期,比
    如讲条件没有具备,无非是粮食、衣服、房子、教育等等,现在一年生一千多万
    ,你要他不增,很难讲,因为现在是无政府主义嘛!必然王国还没有变成自由王
    国咯!在这方面这个人类完全不自觉,没有想出办法来,我们可以研究这个问题
    ,应该研究。政府应该设一个部门,那天我讲了,政府应该设一个部分或者一个
    委员会,人民团体可以广泛研究这个问题,可以想出办法来,人类总而言之是要
    控制自己就是了,有的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的时候停顿一下子,是不是可
    以搞成有计划的生产,(笑)这是一种设想。这一条马寅老讲得好,今天讲的好
    哇!我跟他是同志,以前他的意见百花齐放没有放出来,准备放就是人家反对,
    说是不要他讲,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但这个问题还很值得研究,政府应该设机
    关,还有一些办法。人民会不会有这个要求,还是我们主观的,人民是要求这个
    东西的,不是每个人要求,而是很多人要求,比如农民要求这个,人口太多了的
    家庭,他要求节育。城市里头农村里头都有这个要求,说没有要求是不适当的。
    (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2月,《毛泽东思想万岁》第叁卷P169) 
    有人给毛主席回报说《人民日报》宣传节育和晚婚的社会反响,毛主席回答说:
    文章一多了,就以为要修改婚姻法,赶快去结婚。这样报纸也实在难办,在旧
    社会,报纸上的东西,老百姓看了等于不看,现在报纸上一登可不同。完全学
    术性的,争来争去不会有影响,至于政策性的,恐怕就要分别一下情况,但是划
    范围也有困难,因为政策那么多。如果一发现节育晚婚的宣传产生一些不良后果
    ,那么报纸上可以写文章来解释说明,我们的文章,就是往往不及时。至于范围
    怎样划法,各报可以自己去研究。(和新闻出版界人士谈话,1957年3月10日,3
    P183-184) 
    人口节育,要叁年试点宣传,叁年推广,四年普及推行,也是十年计划,不然人
    口达到八亿再搞就晚了,初步达到计划生育。在少数民族地区不要推广,山区人
    口过少的地方也不推广,也要大鸣大放大辩论一下。我主张中学增加一门节育课
    ,人类在生育上完全无政府主义是不行的,也有搞计划生育。(中国共产党八届
    叁中全会总结时的讲话,1957年10月9日,3P238) 
    除四害,也是要求几年试点,大概要叁年试点,五年突击,两年扫尾,十二年已
    经过去了两年,还剩下十年。如果在这个方面搞出一点成绩来,人民的心理状态
    会变的。如果这个事情搞起来了,节制生育我看就有希望了。我看节制生育也是
    几年试点,几年突出,几年扫尾。这个事情也可以经过大辩论。除四害要搞大
    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在农村里头,在城市里头,究竟灭不灭得了苍蝇、蚊
    子、老鼠?我说我们这个国家是有希望的。右派说没有希望,那是不对的,完全
    错误的。他们没有信心,他们没有信心是有理由的,因为他们不想搞这个事,那
    也当然没有信心。我们是想搞社会主义,我看是完全有希望的,包括灭掉老鼠、
    麻雀、苍蝇、蚊子,包括扫盲,包括有计划的生育,要做的事情很多,那四十条
    里头有好多事情。那仅是农业计划,还有工业计划,还有文教计划。(在最高国
    务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0月13日,3P247-248) 
    人多好,人少好?人多一些好么,现在劳动需要人。但是要节育,现在是:第一
    条控制不够,第二条宣传不够,目前农民还不注意节育,恐怕将来搞到七亿人口
    时就要紧张起来。现在不怕人多,有人怕没有饭吃,那我们大家就少吃一点,人
    多一点,士气旺盛,这是我有点乐观,不是地大物博吗!但我不是说不要宣传节
    育,我时赞成节育的。要像日本、美国那样节育,不要象法国那样节育,越节越
    少。邵先生六道讲得对,现在不对,达到极点就趋向反面。人多没饭吃,就少吃
    点。据说东方人吃素对身体健康有益,这是黄道之学(黄炎培)。中国人平均每
    月吃肉叁斤,二人六斤,匈牙利每人吃二十多公斤,这是我们社会主义阵营的国
    家,除匈牙利外,帝国主义国家吃肉多,都肉食者鄙。我们吃四钱油,五钱盐,
    也行。至于提倡吃素,我看不行,因为理论与实际脱节,可见黄道之学不学也可
    。过去孔夫子很讲究排场,食不厌精,每餐要吃点姜,闹脑溢血。我看还是少吃
    点好,吃那么多,把肚子胀那么大干啥,象漫画上画外国资本化那样。(在最高
    国务会议上的讲话,1958、1、28,4P13) 
    人多好还是人少好?现在还是人多好,目前农民还不注意节育,恐怕要到七亿人
    口时,人们才会紧张,要看到严重性,但不要怕,要节省。一方面节省,一方面
    节育,要成为风气。(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1月28日、30日,4P17- 
    18) 
    要破处迷信,“人多了不得了,地少了不得了。”多年来认为耕地太少,其实每
    人二点五亩就够了。宣传人多造成悲观空气,也不对,应该看到人多是好事,实
    际人到七亿五到八亿再控制。现在还是人口少,现在很难要农民节育。少数民族
    ,黑龙江、吉林、江西、陕西、甘肃不节育,其他地方可以试办节育。一要乐观
    ,不要悲观,二要控制。到赶上英国时人民有文化了,就会控制了。(在成都会
    议上的讲话,1958年3月,4P46) 
    八亿人口,十亿也不怕。美国记者说,一百年后中国人口占世界一半。那时文化
    高,都是大学生,自然会节育。中国地势条件好,东边大海西边大山。(在八大
    二次会议代表团团长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5月18日,4P86) 
    人口观念要改变,过去我说搞八亿,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对多子女
    的人不要提倡,文化水平提高以后就真正节育了。(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上
    的讲话,1958年8月17日,4P103) 
    蒙:再过十年就增加一亿五千万人口。 
    主席:一亿左右,这不要紧。 
    蒙:你们的粮食增长可以满足你们的人口增长需要。 
    主席:粮食增长快于人口的增长,而且我们也在控制人口的增长。 
    蒙:你们每年的人口增长率是不是百分之二? 
    主席:百分之二左右。我们的死亡率减少了,平均年龄提高了。过去平均寿命只
    有叁十几岁,就是死的多死的早,现在平均寿命已经提高到五十岁。蒙:这是 
    因为你们有了各种医药、卫生设备和抗生素等。 
    主席:人民生活改善了,我们也进行了防疫工作。(同蒙哥马利的谈话,1960年
    5月27日,4P281) 
    我问“主席,在‘中国的联合国’里到底有多少人?”“你能告诉我在新的人口
    普查中弄清的数字吗?” 毛主席回答说,他真的不知道。 
    有人说,有六亿八千万或者六亿九千万。但是这是不可靠的,能有那么多? 
    我说,只要调查一下购货证(用来买棉织品和米的)的数字,就容易算出的。他
    说,农民时常把问题弄得不能辨别真相。解放前,农民们因为怕被抓去当兵,
    生下男孩子,隐瞒起来不报户口,这是很普遍的。而且解放后,有多报人口,少
    报土地,夸大受灾面积,而只报一点点产量的现象。现在生了孩子虽然立即报告
    ,但是死了人几个月也不报的情况很多(也就是说,这样做可以多领供应物品)
    。不错,出生率有很大的下降。但是农民还很不愿意进行计划生育和节制生育
    。死亡率可能比出生率下降得还要大。平均寿命过去是叁十岁左右,而现在提高
    到近五十岁。(和美国记者斯诺得谈话,1965年1月9日,转译自日本《读卖新闻
    》,4P219) 
    斯:但是现在没有人反对节育了。 
    毛主席:你这个人受人欺骗哟!农村里的女人,头一个生了是个女孩,就想要个
    男孩子。第二个生了,又是女孩,又想要男孩子。第叁个生了,还是女孩,还想
    要男孩子。……一共生了九个,年龄也四十五岁了,只好算了。斯:是啊,但 
    是现在反对节育的人不多了,年轻人不反对了。 
    毛主席:重男轻女。这个风俗要改。我看你们美国可能也是重男轻女,要有一个
    时间才能改变。斯:现在美国有一个妇女解放运动,规模很大,她们要求男女 
    完全平等。 
    毛主席:你要完全平等,现在不可能。 
    (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毛主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诺谈话纪要,已经主席审
    阅)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