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中国那些个精英们,为什么要运十下马?许多人至今还不明白。一些人抱怨某几个人的品德不好没有远见,还说有几个人要买美国飞机拿回扣,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

    其实精英们宣扬的改革学术和舆论,都是在与毛泽东《论十大关系》进行争论,根据胡乔木的回忆,刘少奇就是以这篇文章作为八大政治报告的蓝本的,接着20多年的新中国建设中间,稀缺资源分配就是照此办理的。《论十大关系》的一个要点,就是把中国有限的资源和剩余过度分散去满足不同的目标,毛泽东要在中国有限的资源和剩余中间,投入相当部分去改善国家安全态势,改善中国的工业装备制造能力(就是自主技术和知识产权成长),要投入大量资源去改善社会最少权益阶层的福利水准,精英们在改革年代一齐出来说毛泽东错了。毛泽东错在把中国有限的资源和社会剩余,优先分配给各种许多不同的重大目标,这些目标包括国家安全投入,发展自主技术的投入(体现在重工业优先和装备工业建设上),把大量资源用于发展适应工人农民消费水平的低技术产品上(就是精英们抨击的“几十年一贯制”),老是不集中资源发展高档消费品,明显是妨碍了精英们生活水准的迅速上升。

    精英们与毛泽东争论的焦点在于:有限的资源和剩余到底要是优先满足消费水平提高呢?还是要象毛泽东那样漫无边际地使用?精英们的改革舆论集中在论证“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建设中心”上面,集中在批判“产品几十年一贯制”上面,不是偶然的,针对性也很清楚,就是要放弃毛泽东时代的多个目标,集中资源提高他们的消费水平,一切妨碍这个目标的资源和剩余分配都必须让路,什么运十,什么自主技术,什么国家安全,统统都是废话,中国有限的资源和剩余,怎么可能支撑这些漫无边际的目标。

    一、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投入问题

    第一个是在国家安全目标上面密集支付成本,在这个努力方向上,毛泽东力排众议去帮助邻居朝鲜和越南打强盗,支持第三世界人民的反帝和独立运动,毛泽东把中国邻居们对强盗的胜利和第三世界独立,每一个国家和地区脱离帝国主义控制,其剩余和资源不能为帝国主义利用,毛泽东都视为中国的胜利和国家安全的保障增加,所以毛泽东总是殷勤备至地去加以支持,咱们的物质支援还很有限,毛泽东还常常召集百万人大会游行示威去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给予被压迫国家和民族以精神上的支持。毛泽东的规划起点是中国人民必须自己起来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能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命运信托给列强,毛泽东还认为这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基本教训和结论,至死不思悔改。

    文革前夕的“三和一少”是与毛泽东这个努力方向上进行的第一次争论,这个争论者的论点没有怎么展开,就被打压下去了。1980年代的精英们得到了一个好机会,把他们的“廉价精明”充分发挥出来了,他们认为安全问题完全是中国得罪“帝修反”带来的,所以要尽可能少去刺激列强,做一做缩头乌龟,就不存在安全威胁了,这样安全成本就可以节约下来了。经过最近20年精英们的艰苦努力,使得我们大致上了解这个方面精英们的“精明”在什么地方。首先是提出“和平与发展”的两大主题,邓小平倒不大好意思说都解决了,他自己说一个也没有实现。但是咱们的知识精英们就继续接力着说都实现了,就是要“三和一少”,就是要减少国家安全方面的支出,就是要向美国购买安全,最终的目的是要把在中国有限的资源和社会剩余,集中用于改善精英们的生活水平,迅速在消费水平上面与欧美日接轨。因为中国资源和剩余有限,为了迅速实现精英们的消费现代化意愿,就越是要集中使用有限的资源和社会剩余,越发要减少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浪费”,即便是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和平与发展”的主流存在,也要在理论上面制造一个来,目的是为了减少国家安全支出更加“名正言顺”。就是在这个“和平”需要的项目下,中国的精英们重新阐释了朝鲜战争吃亏论,帮助越南和第三世界得不偿失论,美国从来没有与中国为敌的打算论,中苏论战和关系破裂都是毛泽东个人要当世界革命领袖论;总而言之一句话,国家安全问题本来不存在,完全是庸人自扰,投入都是浪费,过去的错误不能再重新犯,资源和剩余一定要而且必须要集中投入消费水平与欧美日的接轨方向上。

    象毛泽东竟然要发展“两弹一星”这样的事情,精英们觉得很扎心。因为你没有这些东西还好,你有了这些东西,美国人就觉得中国还是有自主安全能力,还是会不放心,总是要找茬修理你。所以有的精英就公开说,最好把这些东西送给美国人保管,这样才算是一了百了。既然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又何必当初呢?话得说回来,真把核武器送给美国人保管,又担心中国这些个愚民发作义和团情绪,不依不饶,也还是有点棘手,毛泽东搞这些事情,当初不仅浪费了很多的资源,今天还成为精英们很揪心的累赘。

    二、关于在自主技术上面的投入问题

    由于中国的资源和社会剩余有限,如果一定要用于发展自主技术和知识产权的话,势必要从起点比较低的地方开始,成果也肯定与欧美日有差距。而且中国的自主技术和产品在进入市场的早期,与西方的成熟阶段产品相比,肯定是“质次价高”,而且在国内市场的消费梯次上面,拥有新产品购买力的,还是咱们的精英们,这就意味着精英们要在消费“质次价高”的新产品过程中间,通过支付更高的市场价格去为开发新产品支付成本。

    中国要进行自主技术开发,这里面就有两个相互牵连的问题,涉及到精英们的根本利益,不利于精英们迅速提高消费层次,首先是研发新产品是需要大量投入的,比如运十就还是需要3000万经费,这些经费其实是可以通过“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方式来运用,这样才是在有限的资源基础上迅速提高消费水平的不二法门;其次是新产品早期的水平与欧美日有差距,不出来还好,出来了势必是要委屈咱们的精英们首先消费,这不是明摆着要精英们吃亏吗?谁比谁傻多少,要咱们的精英们吃亏,门也没有!就算是比较优势是动态的,“比较优势发展战略”完全是错误的,那又怎么样,关键是能够集中资源迅速实现精英们的消费意愿。

    比如说,如果中国一定要搞运十,显然精英们就要出差坐运十而不是波音了,以精英们的智慧和聪明,就是用脚趾头思考,也知道运十肯定一下子做不到波音那么舒适的。关键是咱们的精英们,想不出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享受,去支持运十,就算是支持了运十,形成了产业和技术基础,难道跟精英们有什么关系吗?坐运十如果附送一个大大的红包还差不多。精英们既然有了选择波音的机会和权力,又没有红包可拿,为什么非要坐比波音更不舒适的运十飞机上呢?就算是运十不需要最后的3000万试飞经费,难道你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去说服咱们的精英们去选择乘坐运十飞机旅行吗?

    三、关于在多数人福利改进方面的资源浪费问题

    至于毛泽东时代,适应那些工人农民的需要,拼命发展一些低技术产品,把大好资源都浪费掉了,完全不理会欧美日的消费技术标准,完全不考虑集中有限的资源和剩余解决精英们的需要,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就算是农民没有拖拉机,就算是工人没有住房,没有养老,没有保障,跟咱们的精英们有什么关系呢?把有限的资源和剩余用于制造工人农民都能够享受的低等产品,那不是大傻冒吗,干吗要跟工人农民一样,他们今天就算是想要反抗都不行,北大教授易纲说了,今天有了那么多先进武器,反抗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工人农民就该成为弱势群体,休想跟精英们分享资源和社会剩余。毛泽东时代那么强大的政权,竟然不用来排斥工农的利益走精英主义路线,不想着跟精英们搞好关系,毛泽东不是傻冒谁是傻冒,今天被精英们泼脏水完全是活该。

    关键是毛泽东这么一搞,有限的资源和剩余让给精英们的份额就少了,完全不够分,没有“大秤分金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精英阶层的“哥们义气”长期无法维持,所以精英阶层长期陷入“窝里斗”,结果又被老百姓看扁了。所以英明的精英领袖都注意到一个问题,必须增加即时的可分配资源,借以缓和因为分配关系紧张带来的社会紧张关系;在社会关系无法全面缓和的情况下,要优先缓和精英阶层的内部矛盾,资源和剩余分配要向精英阶层倾斜,只有缓和了精英阶层的内部矛盾和紧张关系,才能实现精英阶层更高程度的整合,精英阶层才有更大的力量去挤占老百姓的利益份额,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这其实就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一段资本主义”的决策依据。

    什么长远利益,番邦蛮夷凯恩斯说:长期以后我们都死了,哪管他洪水滔天。什么整体利益,什么国家安全,都是伪问题,只要消费水平迅速跟欧美日接轨是真道理,有限的资源必须集中使用,为此国家安全方面要减少投入,尽量不投入,不投入的依据就是美国与中国没有冲突,世界和平是毛泽东和共产党威胁的,所以要转变观念,不能再当义和团。什么主导自己的民族命运和国家安全,完全是胡说九道。运十还不下马,一定是脑子有毛病。

    周恩来在1975年四届人大报告中间说要实现四个现代化,还把农业现代化还列在里面,这完全是“极左”和民粹主义。农民人口那么多,还要搞什么现代化,农民要是都用上拖拉机的话,那中国的精英们哪里还有做小汽车的钢铁资源呢?所以第一件事就要要把农民个体化,还说这是“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说集体化农业是侵犯了农民自主经营的人权问题,是通向奴役之路。既然农民已经是个体经营了,拖拉机肯定是再也不需要了,这一份钢铁的数目可是不少,节省下来做个小汽车这样的支柱产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然后你再看看,毛泽东时代20多年的大跃进高积累政策,发展的重工业和装备工业,只能为拖拉机工业提供机床和工作母机,完全不会做小汽车生产线,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这不是浪费是什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不服气是不行的。张维迎教授已经非常清楚地说了,中国的饭肯定是不够大家吃的,必须要有人往饭里面吐唾沫,一定得要有人退席不吃,这样才能让一部分吃饱,张维迎教授提出的“唾沫效应”,已经清楚地揭示了一个深刻而朴素的真理:“少数人富起来的条件是多数人穷下去”。

    只要中国坚持以垄断高价去买欧美日的飞机和先进产品的生产线,还有什么对抗问题,明明是双赢嘛,欧美日今天还打压中国,不过是为了要求更多的资源和剩余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中国有,就可以给嘛,克林顿先生的回忆录中间说,一些个小国跟美国谈判都还嘴硬要还价,只有中国是最理想的谈判对手,基本上不还价。话说到这里,美国与中国的伙伴关系眼看就可以在磕磕碰碰中间维持下去,充其量来一个“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最后只发现一个毛泽东非常恶毒的地方,他竟然把台湾问题留下来不解决,这可是有点让精英们头痛,没有这个问题,精英们与美国关系肯定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坎,一些精英如茅于轼也只能是偷着说台湾可以分裂出去,但总是不好明着说,报纸上说著名的马立诚先生在香港遭到爱国青年痛殴,都这个年月了,义和团这种落后的情绪还是流毒甚广,真让精英们伤脑筋,解决这个问题有待于“一夜美国人”更多的努力。

    个人网页: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二○○四年七月二十一日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