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个民谚说安徽的官员们,善于和媒体精英合作说谎,制造政绩的样板,或者把自己包装成为思想开放和“有办法”的奢遮人物,促使自己升官发财。

    安徽的老百姓说,这些大老爷们升官的高招他们也懂,并帮助总结了一个顺口溜到处传唱:“先哄百姓再骗官,一直骗到国务院;专家记者都帮忙,谎言永远戳不穿;前官爬到中央去,后官跟着好接班;大家说谎齐出力,好处自然大家摊。”

    在安徽这个地方,在50年的时间里,有几个说谎有影响的人物,先有1958年的曾希圣,再有1978年的万里,今天安徽大老爷们还是继承着他们的好传统。我们特意帮助总结一下他们“说谎出政绩”的经验和教训,以提点那些还在官场路上艰苦跋涉的“苦人儿”。

    一、曾希圣靠自己的智慧骗毛泽东失败的教训

    1958年曾希圣说一个冬天,全省要完成土石方工程量8亿立方米,看看旁边的省区都把指标调高了,他就接连翻番,说要完成16亿方,32亿方,甚至64亿方,还说32亿方是机会主义。毛泽东批评他这样搞是要死人的,毛泽东还说自己打算亲自去当他说的那个机会主义者。1958年刘邓为了用最小的工作量去推动工作,就把“戴政治帽子”作为一种管理手法使用,在他们亲自主持开展的“树红旗、拔白旗”运动中间,一些个不积极主动作假出政绩的人,就被当作“白旗”拔掉,“拔白旗”还不是今天的“末位淘汰制”那么简单,还往往要当作“敌我矛盾”处理,因此刘邓只是轻飘飘地下了一道命令,就使得神州大地处处放“卫星”,祖国河山“红旗”招展,除了树立了曾希圣这样一面红旗之外,还树立了河南吴芝圃,四川李井泉两面红旗,这三个地方后来在三年困难时期的情况,已经广为人知。毛泽东不承认刘邓树立的红旗,倒霉的曾希圣受到机会主义分子毛泽东的阻击,没有能够爬上去;不过他的“政绩”还是蛮突出的,足够青史留名,今天的精英主义者们还是念念不忘。刘邓主导的“拔白旗”运动,在曾希圣手里发展为“反对机会主义”,这个共产党内部管理体系中间的接力发展和传递机制很有研究的价值。当然曾希圣在水利事业上大反机会主义,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功绩,今天小岗村用来灌溉的水塘,也还是大跃进时期修的,而且在1978年之后再也没有清理过。

    曾希圣的谎言失败,给后任安徽领导们敲响了警钟,他们善于总结经验和教训,已经在两个方面进行了大力改进:一是在说谎的时候要邀请专家学者们参与,媒体记者尤其要搞定,最后是亲自找铁杆记者,二是“上下级配合”和“前后任呼应”都要通力合作,相互呼应,必要的时候还要农民“自己”出来讲话,这样的谎言被戳穿的机会就很小了。

    二、万里和记者合作的成功经验

    在很久之后,当初的谎言不再符合需要了,现在需要突出的是自己的历史功绩――如何瓦解毛泽东的合作化成就,这个时候就不再强调什么“包产到户是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了,而是要突出精英们自己的思想贡献。万里后来接受他的铁杆吹鼓手张广友(曾经是新华社安徽分社记者)的访问,实事求是地说了,中国的农村改革就是要实现他设想的“三个突破”,头一个回合是突破学大寨的框框,第二个回合是突破“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第三个回合是突破“不许包产到户”。在这样的背景下,没有小岗村也肯定要制造一个出来,有了小岗村也要根据需要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万里自己告诉张广友说“肥西县山南公社群众自发搞了包产到户,省委机关议论纷纷。1979年初,我让省农委派工作组去考察,专门开常委会讨论,决定作为试点,不制止,不宣传,不登报。后来我又两次亲自去山南公社考察,表示支持。至于凤阳小岗的包干到户。开始是悄悄搞的。县委书记陈庭元先发现,帮他们瞒上不瞒下,地委也不清楚。我后来知道了,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去考察时还加以鼓励。”看到没有,小岗村的分田根本没有什么政治风险,可以精英们却说农民是冒着杀头进班房的危险而分田的,分田这么小的事情,共产党却要杀农民的头,坚持旧体制的共产党干部都已经坏成这样了,在道义上你难道还不选择站在“精英嘴里的农民”那一边吗?

    真正的农村改革决策和执行过程与农民完全无关,根据万里的回忆,真实的决策过程是这样的“我跟耀邦讲,中央决定中规定不要包产到户,我们支持农民的正当要求,会始终被看做‘违纪’‘违法’,这样不行啊!是不是先开一次省委书记会,大家通通思想。5月31日,小平同志作了重要讲话,热情赞扬肥西和凤阳的包产到户。此后情况有了好转,但还是吵吵嚷嚷,全国性的争论并没有停止,有些反对的人手里掌着权,他不同意你就干不成。于是,决定9月份开一次省委第一书记座谈会。”“那时候,农业部门的一些领导,认为包产到户破坏了集体经济,阻碍了机械化、水利化,思想很不通。我兼农委主任,农委里思想转过来的也不多。我就抓了个杜润生,他是邓子恢时代农村工作部的秘书长,实际经验多,也有理论水平,又比较善于处理各方面的关系。我就请他来主持起草会议文件,对文件作解释、说明。我的意思是想把‘不要包产到户’改为‘可以包产到户’或‘支持包产到户’。但是,会上争论很激烈,看来通不过。公开赞成比较突出的,一个是贵州的池必卿,一个是内蒙古的周惠,一个是辽宁的任仲夷,这是少数;多数表示沉默,有的还坚决反对。……经过反复讨论,终于通过一个妥协性的文件,即中共中央(1980)7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文件撇开包产到户姓社性资的问题不谈,大讲包产到户的好处,……当时《人民日报》发了一篇长文章,题目叫《阳关道与独木桥》,就是阐述会议精神,为包产到户说好话的。”

    在组织和运作程序上面,我们看到这个改革过程,和文革发动过程一模一样,也是少数人把持文件起草过程,也是少数人把持主流舆论,得以无视党内的组织程序和多数人意愿而推动的。精英们在否定完文革之后,接着又否定了毛泽东,接着就否定了中国革命,实际上有的精英们说已经可以否定共产党的全部历史了,说不定哪一天精英们又要批判改革时代的,那样他们只需要改一个字,就可以完全照抄原来清算文革的大批判文章。所以改革的功劳和发动文革的功劳一样,只能是归结于少数人。万里先生不愧是“思想解放”的先锋,铁心支持邓小平改革的功臣,在只有少数几个人支持的情况下,每一份支持的价值都很高,支持者多了才会出现边际报酬递减,在邓小平时代万里升官进中央乃是应该的。

    为了这个政策为人们接受,确实是需要“农民”出来讲话的,媒体记者是很有贡献的,当即就安排了一条据说是农民自己编的“民间谚语”――“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这条谚语刊登在《人民日报》上面,并且到处引用和宣传。老实说,我是大学毕业,还天天上网,也完全不知道安徽和四川省委书记是谁,更不用奢谈知道这两个省的具体农业政策了,在《人民日报》记者的笔下,那个时代的农民简直就跟神仙差不多,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能够根据高层争论的需要,及时地出来表述他们的意志。啧啧!毛泽东时代过来的农民真实不简单。

    根据原来的宣传,说“包干到户”的第一年,小岗生产队获得了大丰收,全队粮食产量由原来的3万多斤猛增到12万多斤。这个3万多斤可是最干旱年份1978年的产量。看见没有,说谎花样可不少,真数据也一样可以用来说谎,只要有咱们的知识精英们参加,说谎水平就迅速可以超越曾希圣,一个人的智慧毕竟还是有限。而根据陈窗、曾得方他们后来去做调查的数据,集体农业时期小岗村的多年平均产量是19-20万斤,换言之,小岗村分田之后的1979年,粮食年产量与集体化时期的通常年份相比,第一年的成绩是下降了接近40%!后来超越集体化时期产量的成绩,则主要是依赖化肥投入的增加。知识精英们编造的“以真话为依据的花样谎言”掩盖的事实是这个。

    为保证“产量所体现的政策成就”上的纰漏不被人发现,官员们把小岗村由生产队变成大队建制,把旁边的生产队合并进来,对外还是叫做“小岗村”,结果“小岗村”年粮食产量竟然在1997年达到120万斤,这样就可以确保产量体现的政策成就――“增产数量”急剧翻番,你没有想到说谎可以高明到这个地步吧。

    三.今天安徽领导欺骗总书记的法术才是炉火纯青

    万里的谎言还主要是针对老百姓和下级官员,因为中央一级的事情他们自己就可以搞定。而今天的大老爷们已经懒得跟老百姓说什么了,老百姓他们可以整服帖,只需要对上级说谎,我们看看安徽的大老爷们,是怎样安排“让事实说话”“让农民说话”去哄骗前总书记江泽民的。

    根据《中国农村调查》一书的作者访问,小岗村最神奇的面貌变化发生在1998年,凤阳县教委给小岗村建设了一所小学,建设速度奇快“一所可容师生一百六十人,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条龙五个班的小岗村小学,六月动工,八月竣工,确保九月一日正式开学的工程开始了。”

    “省建设厅、省水利厅和省卫生厅联手要为小岗建造一座水塔,说干就干,并于七月底完工,让小岗人破天荒地像城里人一样吃上了自来水。据说,原约定由三部门平摊的五十万元资金,只有建设厅的十万元到了位,水利厅和卫生厅的承诺却都打了水漂,那四十万元工程款的缺口,最后只好由凤阳县水务局垫付。”

    “紧接着,由凤阳县建委统筹,县委、县政府六部门联合出资,为小岗村家家户户住房的墙面,一点不拉地刷上一遍涂料,涂料一上墙,整个村子就好像摇身一变,光鲜了许多;为提高文明的程度,又为一家一户建造了卫生厕所;“大包干”的展览馆,也随后平地而起了;村支部的办公室,也因为装修美化而“土枪换炮”了。这当儿,县建设局还按照省厅的要求,设计出了四十套村民住宅的规划。工程扫尾之后,总共用资二十三万元原是由本县宣传部、计生委、卫生局、供销社、人武部和县建委大家伙一道“抬石头”,谁知五家变了卦,建委赖不掉,咬着牙垫付了其中的二十一万两千三百三十二元,余下的一万七千多元就不愿再出,害得施工单位多次上门讨债,直到我们采访结束,此项“狗头账”尚未扯清。”

    “要说,还是凤阳县电信局雷厉风行,接到任务,立马就替小岗村家家户户装上了程控电话,而且事情办得漂亮,明说收费,实际并没让小岗人掏多少腰包,电信局是用贷款解决的,从银行贷了一百万元,至于将来连本带利这钱谁还,自然成了糊涂账。”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这之前,小岗人虽然修不起路,但并不说明小岗村就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再早,江苏省张家港市长江村曾投资一百二十万,无偿地为小岗铺了一条取名叫“友谊路”的水泥路。只是美中不足,四公里路段的两边光秃秃的,不好看,现在凤阳县林业局的队伍开进了小岗,虽然正值五黄六月,酷热难当,他们却自有办法,不但自筹资金从百里之外的凤台县林场买来八百三十棵蜀桧,每棵都在两米高以上,而且搞起了科学试验,将起运的蜀桧都在根部包上营养土,趁夜抢运,当天入土,还专门雇用了两位懂业务的工人,吃住在小岗村,精心浇水、培土、看护。高温植树,棵棵成活,为了这桩奇迹,凤阳县林业局的技术员由此撰写出的论文,后来还荣获了安徽省科技进步奖。”

      “以上各项工程总投入两百七十万零一千四百元,无偿的人力以及各家自备的材料,当然不在其中,那是无法统计的。这一项又一项工程,变戏法儿似的出现在小岗人的眼里,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直到了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二日,江泽民总书记来到了小岗村,小岗人这才恍然大悟。”
      ……
      “小岗人显然还感到委屈,他们说:你早不帮,晚不帮,单拣江总书记要来看望小岗了,小岗村的小学校就开办了,墙也带彩,路也变平,“大包干”的展览馆也冒出来了,两排冲天的蜀桧也平地而起了,家家户户电话也通了,厕所也变了,也都喝上自来水了。除非傻子看不出来,小岗村由“温饱”一下成“小康”,显然不是变给小岗人看的。”
      
    事实是,没有假如。总书记和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已经基本达到“小康”的小岗村。

    根据陈窗他们的访问结果,农民在1998年给前总书记汇报里面很有文章,“老农严立坤越说越气,又说:‘有些干部,就是不讲实话,不办实事。就说 1998年吧,江泽民到小岗村来视察,人还没有来,镇上早早就打招呼,说有意见,有问题,先不要谈,你们放心,以后一定解决。镇上打过招呼以后,县里又来第二次打招呼。县里打过招呼以后,地区还不放心,又来第三次打招呼,说不要讲。’讲到这里,老农严立坤放大嗓门,气吼吼地说:‘你们说,这样打招呼,谁还敢讲真话啊?!这还不说,人走了,茶也凉了,到现在,离江泽民视察已经两年多了,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他们连人也不来了。’我们只好笑笑,说:‘不是说你们已经先富起来了吗?’严立坤一听,眼睛都瞪圆了,说:‘富个鬼,有口饭吃就算不错了。’”

    前总书记江泽民就是在这个“眼见为实”的小康村里面,听到事先安排好的汇报:“农民就怕政策变”。看见没有,20年后的小岗村农民,还不知道自己的需要,发生了那些变化,还在为万里和他当初的对立面之间的争论和是非操心,还在根据安排去论证万里比他的对立面正确,“农民”至今还这么关心他们的老领导,20年如一日还去坐实谎言,到了这个地步,谎言还会破产吗?

    个人网页: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二○○四年七月二十四日


    在小右派大本营关天茶舍就小岗村的几个基本判断给某小右派的回帖

    作者:老田

    (这个小右派要经由哲学,去论证小岗村的粮食产量,我告诉他常识和经验的作用范围,下面是回帖内容。)

    为了酬报你的殷勤顶贴,就回复你一次。

    对于粮食产量,不需要什么经过哲学论证的证据,而且必然是只有一个原始数据,然后再为大家所引用的,农民不可能拿粮食去两次过磅。

    至于数据是不是可信,就依赖个人自己的常识和经验了。老田刚刚好是农民出身,恰恰有那么一点能力,去识别这样一些数据,并判断数据的可信程度如何,解读数据背后的隐含信息。

    例如关于小岗村的情况是:在1978年,小岗全队共20户人家(包括2户单身),共115人,全村517亩;10头耕牛统一作价后,每两户包一头。小岗村处于江淮的平原地区,人均耕地四亩半,这个情况依据老田的判断,肯定是历史上发生过多次严重饥荒和人口减少事件的结果,三农年困难时期那样的事件发生过许多次,否则人口不会那么少。

    小岗村在集体时期,年产量20万斤,亩产不足400斤,这个肯定是只种一季的结果,当时没有多少化肥,这样低的产量也说明他们肯定是不种绿肥的,否则产量不可能这么低。老田的老家在那个时期的同样情况下,单季稻亩产有500-700斤,年亩产可以过1000斤,如果只种一季中稻的话,亩产可以达到800斤左右。换言之,小岗村的亩产是很少的,正常年份的生产也是很落后的。

    115人的小岗村有20万斤的年产量,人均粮食产量接近2000斤,超过了我老家的人均水平接近1倍,因为我们家乡人均水田只有1亩的缘故。而我们村的口粮是有保证的,人均稻谷500斤,此外生产队还有一些杂粮如红薯等,并不至于饿饭,小时候就是觉得没有零食吃,吃荤菜的时候也少,所以馋得很。

    小岗村人均粮食产量水平,不可能长期是“三靠队”(即“吃粮靠返销,生活靠救济,生产靠贷款”),如果生活有当初描述的那么惨,大家都吃不饱饭,就说明确实是国家长期的征购任务太多。我认为国家长期征购使得人均口粮无法保证的可能性是没有的,换言之,当年的宣传是精英们有意抹黑和谎言欺人。

    年产量3万斤的数据,意味着人均不足300斤,大大少于正常的口粮水平500斤/人年,如果没有杂粮生产补充的话,肯定是要挨饿的。口粮水平在200斤以上,就还不至于饿死人。

    我说的这些是常识,不需要哲学去进行论证。我因为有这么一点可怜的常识,就已经是亲眼看到那些高人,20年来又复制并宣扬了一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最新版本,他们说农业生产只与政策有关,与1958年的高调一样,底子都是完全不顾农业生产的多种限制条件。至于是否饿死人,是否能够吃饱饭,农业生产水平如何,不需要在哲学推理中间决定,我的一点点常识就足够识别了,而且精英们想要垄断“判断力”,恐怕还不行,毕竟是“道在伦常日用之中”。

    亩产万斤是需要哲学去论证的,亩产400斤是低水平则属于常识,常识说不通了,才需要哲学和理论。希望你多加注意,你自承是理工科的,本来哲学和社会科学理论修养就差,又不注意常识和经验,除了做“妄人”之外,还可能有别的选择吗?你总得注意自己的起点吧。当然做自由派法西斯也是一个本坛很时髦的选择,一个人怎么样总是由自己的表现决定的,欢迎你按照自己的意愿多多表演,你最终不可能超越我给你们这些人的定位――“小右派都是些‘学雷锋标兵’”。


    二○○四年七月二十四日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