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这个世界无法最终消灭一切谎言,而且还让人们选择谎言存在的方式的话,我就愿意选择“亩产万斤”这样的谎言。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中国人(其实是指精英们)一贯不肯正视现实,只好瞒和骗,由此生出瞒和骗的文艺来,由于这文艺更使中国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亩产万斤的谎言,显得很是粗糙和拙劣,显然处在达不到“瞒和骗文艺标准”的业余水平上,因此这个谎言就比较容易为人们所识别和纠正。
      
      亩产万斤的谎言如此拙劣,显然是外行所为,不是行家里手的作派,这就说明说谎处于初级阶段,官员和记者的联盟明显是在说谎上面投入不足,学习过程没有完成,因此才使得这个谎言成为一个漏洞百出的“笑料”。从严肃的成本分析视野去看,乃是在说谎这样的无效作为上,追求低成本的结果,因而浪费最少,所以最值得肯定。
      
      今天中国的主流知识精英们,把经济学变成神学,把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宣扬成为一种迷信。本来所谓市场经济就是地地道道的“非自然经济”,就是资源和剩余分配超出特定生产单位和狭小地域的经济形态,结果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却把市场经济和私有化信念,建立在地地道道的“小农经济”的想象基础上,把私有化与只有在小农经济条件下才占主导的利益紧约束相联系来展开叙述。这样的谎言不仅长期通行无阻,并且足以在中国主流学界排斥一切“睁眼看现实”的人,这其实就是在特定的说谎领域长期大量投入,支付巨额学习成本的结果。
      
      本来农业作为低技术产业,没有多数技术含量和生产奥秘,农业生产所受到的各种限制条件多数也为人们所熟知,例如要受到土地面积、气候、土壤、光热条件、化肥和农药投入、种子改良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但是改革学术专家和主流舆论却20年如一日,说中国农业生产只与劳动投入相关,只与农民的积极性有关系,从而建立起一种“制度万能”的叙述,完全忽视多种制约农业生产的因素,本质上是制造了一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最新版本,但是由于这个谎言制造过程投入很大,就使得谎言得以以一种符合“普世价值”和“主流学术”的“科学”形态长期流行,二十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是得不到反思和纠正。
      
      为了减少谎言存在的事件,尽可能抑制谎言带来的负面影响,降低谎言制造和流传过程中间的成本,我个人主张要尽可能增加“亩产万斤”式的谎言比重,降低在主流学术在谎言制造过程的作用,最好是形成一种学术制度,促使谎言仅仅存在与非专业化的水平上,取消主流知识精英广泛参与制造和推广谎言的社会条件。
      
      
      个人网页: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二○○四年七月十六日
      
  • 责任编辑:gjxia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