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早上,手机上面接到信息,说下午4时和4时30分要拉响空袭警报。据说是要人们勿忘国耻,说是“1938年10月25日,侵华日军铁蹄从汉口岱家山踏进武汉,武汉沦陷。今年武汉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武汉市人民防空条例》规定,每年10月25日试鸣防空警报,让武汉人永远铭记这个日子。”我个人向来不认为遭受大屠杀和侵略战争是中国的国耻,其实象鸦片战争和南军大屠杀这些事情,应该是那些灭绝人性的英国日本强盗的国耻,这些战争违背人类公认的基本道义和良知标准。而这些战争记忆对于中国人自己而言,应该促使认真思考我们自己的安全和保护问题。和平的岁月已经太久了,人们几乎淡忘了还有受到外来空袭和安全问题,这次警报的响起,让我重新思考一下中国今天的国防安全问题。

     

     

     

    在抗日战争烽火连天的1938年,武汉曾经是中国稚弱的空军与日寇大搏斗的地点,陈怀民烈士驾机与日机相撞的事迹,由于是发生在白天,许多武汉民众曾经亲眼目睹。陈怀民的妹妹还曾经给被撞下来的日本驾驶员的妻子写过信,期望唤醒人们心中的良知以终止残酷的战争,而战争在历史上却永远服从于冷冰冰的利害关系算计。至今武汉的解放公园里面长眠了15位苏军飞行员的英灵,他们都是出于支持中国抗战的需要来到今与日寇作战的,他们在中国的牺牲其实也是苏联战略利益与中国安全一致的结果,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今天仍然要考虑“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首要问题,不能为所谓的“伙伴关系”的空话左右外交和国家安全方向。

     

     

     

    在抗日战争发生的时候,中国处于前工业化时代,中国民众得不到最基本的活力装备。中国不仅没有像样的空军力量,而且没有起码的防空能力,中国的蓝天对于日本空军来说,几乎是完全自由的,中国民众就是这样暴露在日军的狂轰烂炸之下,作为陪都的重庆,在日军大轰炸中间的生命损失,至今骇人听闻。

     

     

     

    由于新中国战略反击力量不足,而且防空力量的薄弱,毛泽东时代曾经在“备战备荒”的旗帜下,着力进行城市人民防空的建设,直到笔者在1980年代后期到武汉上学的时候,防空设施建设仍然在小规模进行。在接下来的城市房地产开发热潮中间,关于防空的全部配套设计和规划,因为与经济利益相矛盾都被弃置不顾,在建设中间支付和承担国家安全成本不符合经济效益的算计,都已经不再给予考虑了。

     

     

     

    今天空袭警报响起的时候,因为我居住的楼层比较高,从窗口看出去是武汉市最大的居民住宅区,估计居住了数十万人之众,一眼看下去,楼房林立,居民小区一个接一个,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小区配套了防空设施。防空警报响起之后,有些人出来观望,都没有采取规避行动,毕竟是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也许正是因为无法可想,政府在通过手机短信告知我们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们可以采取什么样的合适行动。

     

     

     

    武汉不是前线,在毛泽东时代是二线地区,最有可能出现来犯之敌的东面,离潜在敌人的空军基地有2000公里以上的距离,国土上有1000多公里的纵深,完全有条件采取多个梯次的防空火力配备。由于武汉是处在重点防护对象三峡大坝的方向上,想来能够得到国防决策机构的重视。前些年在报纸上面看到鄂州民兵的防空演练消息,这样至少是有一个民兵的防护力量,很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特别是这些年来民兵训练驰废,“人民防空”战略还确实有让人担忧的地方。作为武汉的居民,似乎不必过多知道国家的军事和国防机密,但是似乎应该被告知我们的处境是否安全,特别是在拉响防空警报的时候。

     

     

     

    我个人也认为继续执行毛泽东时代的“高成本防护”政策,已经不是很必要了,因为防护成本已经急剧上升,而且经济建设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上,继续以高风险防御作为经济建设的出发点,无疑是作茧自缚,不符合中华民族的整体发展利益。但是安全问题仍然存在,这就需要探讨并实施新的安全政策,我个人认为根据今天中国已经有的技术储备,毛泽东时代以防御为主的方针不再需要了,可以考虑执行“等效核威慑”战略,这个战略我表述为“中国政府应该宣布:无论敌人使用何种战争手段,只要敌人杀伤中国民众人数若干万,中国政府将使用核武器进行报复,杀伤同等人口。”要用战略核武器去保护中国民众的安宁,降低经济建设方面的安全成本,集中中国有限的资源有限改善民众的福利。

     

     

     

    换言之,我个人可以被敌人空中力量炸死,在死前我也可以没有防空洞可去,但是我要求在我死后政府用核武器“报仇”,死人了可不能白死。因为战争永远是出于冷冰冰的利害关系算计,中国政府应该表现出足够的保护民众安全的意志和意愿,能够选择最有效的低成本方案去威胁敌人,保卫我们的和平和安宁。防空警报确实不是提醒我们“阶级斗争天天讲”,“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但是全球和平确实还只是一个人们的共同愿望,远远没有变成现实,我们需要就此费心费力,要寻找一个低成本的国家安全实现方式,就今天的事实看来:选择让敌人承担同等损失的安全设计,成本上要远远低于于在国内建设无懈可击或者降低损失的防护网络。

     

     

     

    在武汉拉响防空警报的时候,让人格外担心的是:政府其实缺乏适当的安全对策和战略决心,还在受旧有防护手段和过时的安全思路所左右。

     

     

     

    二○○四年十月二十五

  • 责任编辑:gjxia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