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穷人太多,因此就注定了了解富人痛苦和忧虑的人太少,想一想吧,咱们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要反对“多数人的暴政”,为什么要以自由和个人财产权利去否定政权的扩张,这些都是穷人所不理解的痛苦,还是古人说得好“高处不胜寒”。

    上海郊区发了财的农民说“白天感谢邓小平,晚上想念毛泽东。”也难怪,小小一个地方,在短期内就发生过好几起针对富人的犯罪案件,富人们也要开始怀念毛泽东时代的治安状况了。其实厉以宁先生也是有这个忧虑的,日子过得并不特别舒坦,一个工程院院士是厉以宁的老乡,有一次他在北大开会的时候见到厉以宁,很关切的对他说“厉老师,你上街的时候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呀,不然会被人用砖头掟死。”想想也是,真要是这样的话,为策安全,厉老师以后上街只好先化妆了。

    其实厉以宁先生没有干过什么特别的坏事,至少没有自己动手去掏过工人农民的腰包,他不过是说了一些富人们常见的烦恼而已。这些其实都是他品德良好的一面,他总是不掩盖自己的担心,有哲人说过:怨言是上帝所能得到的人类最真诚的祷告。他跟吴敬琏先生绝然不同,吴敬琏先生在毛泽东时代装极左,在邓小平时代主张极右,还时不时要装一把社会良心,与厉以宁先生一比,在人格上就有了高下落差。

    厉以宁先生最担心的几个问题都很真诚,比如他很担心平民的仇富心态,这跟从来不肯保险的人最担心失火一样真实,老百姓日子没法过了,难免就有威胁富人的危险想法。厉以宁先生最了解富人的心态:万万不能给穷人的生存利益让步去交纳维持社会稳定的“保险费”的,因此只有另外想办法,为此厉以宁先生很费了点心思,先是提出老大老二论,说一个家庭里面也是有分配不均的问题的,老二难免要穿几件老大的旧衣服,这是在所难免的嘛,一个社会怎么能够那么平均呢?这与那些主张赤裸裸剥夺政策的人相比,就很不一样,多么温馨,他说富人和穷人原来都是一家子,分配上的小小差别不过就是老大和老二的不同。

    一些人胡乱计算吉尼系数的事情,也很让厉老师恼火,这个搞法很有点煽动“仇富心态”的嫌疑,所以他提出城市和农村要分别计算吉尼系数,然后再加以汇总,这样当然就可以大大降低数字。想想也是,只要不让工人农民知道他们是多么苦,多么穷,只要他们还以为自己跟富人差别不够大,仇富心态就肯定没有那么严重。这些人头脑糊涂,完全不明白一个永恒的道理:穷人永远是富人的威胁,怎么能够再去刺激呢?

    近来厉以宁先生又开始担心政府被传染了“仇富心态”,要通过税收来“杀富济贫”,所以他又出头进行呼吁了。许多人还说厉以宁先生是无的放矢,其实危险始终是存在的,时刻不能掉以轻心,真要到了木已成舟的时候,再呼吁可不就晚了吗?

    许多工人思想僵化,总是留恋旧体制和公有制,厉以宁先生出来说,股份制就是一种新公有制,这还遭到一些人的反驳,说明这些人缺乏经济学常识。厉老师最知道工人心目中的需求,接着就在理论上进行创新,去竭力满足这种需求。至于最后工人被满足程度如何,可以先存而不论,至少厉老师没有忽视广大人民的愿望,这就特别值得提倡,表现出少有的高风亮节,完全符合“三个代表”的伟大思想。如果因此减少了工人中间的仇富心态,那就等于是为天下富人争取到了一份免费的“保险”,内中关节算计之精,远非庸人可知。

    要是“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得好”真不可能,一切都得按部就班地做,主流经济学家要是瓦解不了平民的仇富心态,那主流经济学还有什么屁用呢?难道真能指导企业经营吗?要知道瓦解平民的仇富心态才是主流经济学的关键价值与功能所在!建议那些这迷于数学模型和规范化的蠢材,还是要早日放下臭架子,多虚心向厉以宁先生学习学习吧,世界上的奇迹都是人创造出来的,只要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谁说就消灭不了仇富心态呢,毕竟是“有志者事竟成”嘛!要发起学习厉以宁先生的运动,把厉以宁先生低成本的降低富人风险的真本事学到手,这比呼唤什么狗屁自由和私产神圣要有效得多。


    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责任编辑:gjxia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