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主流经济学的20多年的主要目标是“为官服务”,他们的目光和眼界基本上都是盯着官员的,像吴敬琏这样的先生就做得很不错,还一度成为朱某某的所谓首席顾问,很出了点剥夺多数人以制造少数富翁的好主意。主流经济学家们的好时光,眼看就要过去了。
      
      因为时代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官员们已经感觉到过去的路子走错了,而主流经济学还在继续兜售老一套,这是很危险的,有可能失去最重要的市场份额和顾客。当然这个情况也还没有马上发生,按照中国农民的经验是“后官不翻前官案”,这是官官相护的要点和基本惯例,因此官员们往往找一些新的说法,比如新发展观和繁荣社会科学等等,不便于公开说以前的旧发展观错了,整个社会科学没有用。虽然要执行真正的新政策要很大的困难和阻力,但是旧政策的悖谬和危险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已经让新官员看到了,因此虽然后官翻案的确还没有公开进行,但是问题意识已经理清楚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官员们问题意识的形成,对于主流经济学家们的影响将是非常深远的,就根本而言,乃是他们的服务对象已经准备改变口味了。这还不为多数人所认识,只有北大活宝厉以宁先生看到了,发出了一点呼声,而这个呼声没有得到主流经济学家的广泛回应,说明主流经济学家们的愚蠢和短视,他们将要失去他们影响力在社会上起作用的强大代理人了,他们还在懵懵懂懂当中。主流经济学家们如果不想失去自己的最重要顾客,确实需要进行理论创新了。
      
      许多主流经济学家热衷于把经济学数学化和模型化,按照西方的标准进行规范化,甚至把眼光盯在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金上,这是极端危险的事情,这实际上意味着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将要采取一种放任事态发展的态度,根本不考虑采取有效行动去影响事态的进程。因为官员们曾经的热心和扶持,主流经济学一支独秀,洋洋大观。也因此培养一个独立的职业利益领域,导致经济学家们眼光内向,形成了独立的趣味和嗜好,养成了与外界脱节的规矩。这个趋势恶性发展的结果,是形成了“圈子内部的内斗规矩”,经济学家们的内部竞争和斗争能力得到极大的提高,同时却模糊和遮蔽了自己的外部问题视野。
      
      首先要提出批评的是主流经济学的“东方学嗜好”,对于经济学这样一种强烈的意识形态学问来说,许多人拒绝承担起其意识形态功能,需要把自己的职业利益和嗜好无限制地膨胀,盲目地把中国的经济学主流,变成西方经济学的一个东方学下级阶梯,把主流经济学家们的工作和努力,变成西方经济学大家们的底层材料供应者和观念贩卖者。在这个努力方向上,除了所谓的诺贝尔情结之外,还受到一种经济学教育方式和一种学术评价标准的强大支持。武汉大学的邹恒普主持的经济学教育机构,以“高得惊人的出国率”自豪,把自己教育的学生让洋大人瞧上眼,作为唯一努力目标。而北大校长助理张维迎想要改变学术评价标准,要以在国外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作为学术水平的主要指标,这都是把主流经济学“东方学化”的努力。诺贝尔奖梦想、学生出国和老师的文章出国,都是把洋人的认同作为学术评价标准的不同表现形式,是主流经济学走向东方学的体制化路径。最终的功能型作用是让主流经济学这样一门显学,脱离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实际,在今天的现实中间还要脱离中国的官员们,这是非常危险的趋势,等于作茧自缚和自我边缘化。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种主流治学方式显然是抛弃了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功能,根本漠视工人农民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彻底失去了争取工人农民的可能。只有北大活宝厉以宁先生,对于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功能持高度负责态度,而且时刻坚持“经济学为瓦解工农兵的竞争意志服务”的正确方向,明确地把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功能定位在瓦解底层社会的“仇富心态”上。但是由于主流经济学家普遍持有一种东方学嗜好,多数人的理论努力基本上无法走出大学校园,今天在学院派的校园影响之外,改革政策的主要支持仍然是马克思的资本至上论赢得的,属于毛泽东时代理论简化宣传的一个意外收获,多数人局外人都是持有一种茫茫然的“补课论”思想而认同改革的。这种事实其实等于说20年来主流经济学家们的理论建设努力,对普通人毫无影响,对改革事业毫无贡献。加上近两年发展起来的“失去官心”的趋势,主流经济学的生存和处境是特别值得忧虑的。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中央“繁荣社会科学”政策后果,将意味着主流经济学的自我边缘化,最终失去曾经有过的尊荣和媒体中心地位。
      
      主流经济学家们一般是敌视民族资本的市场保护要求的,他们的全部主张是一个纯粹的消费者愿望,就是要立即获得价廉物美的消费品。因此他们拒绝承担新产品的开发费用,拒绝本土技术成长需要的资源支持,为此社科院的局级干部江小娟女士说要更改“民族工业”的标准,把跨国公司的子公司视为民族工业。因为他们采取一个纯粹的消费者立场,因此他们的利益最大化方向,就不能兼容民族资本的积累要求,以及本土技术成长对资源的需要。主流经济学家们的实际取向和系统政策主张,是与美国的奴隶主一样:需要自由贸易以获得海外的廉价工业品。他们所代表的利益阶层,实际上与民族资本不一致的。因此主流经济学失去了对一般民众的影响力之后,眼看将要失去对官员的影响力了,而且只要民族资本有了清醒的阶级意识,他们敌视民族资本根本利益的立场,也将要受到资本家们第一个清算。
      
      为了主流经济学家的长远利益和职业地位,希望主流经济学家们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提高自己的资产阶级觉悟,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意识要大力强化,要密切关注失去官心的危险趋势并作出应变,要向北大活宝厉以宁先生学习,承担起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功能,把争取普通民众并瓦解“仇富心态”的工作作为头号大事来抓,坚持一百年不动摇。
      
      
      个人网页:http://www.wyzxwyzx.com/xuezhe/laotian
      
      二○○五年一月七日
     
  • 责任编辑:gjxia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