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曹锦清说过:在与那些自许自由派的人士谈话中间,如果话题涉及到毛泽东和美国的话,自由派往往不能保持冷静,争论非到脸红脖子粗乃至最后拂袖而去而后已。

    曹教授所说的,其实是左右派两大根本分歧所在:反毛媚美的是右派,与他们相对立的是左派;在毛泽东和美国这样的分歧背后,隐含的是第三个根本分歧要点:在权力和利益的分配上到底是要向少数人倾斜还是向多数人倾斜,要求向少数人倾斜的是精英主义者(右派),要求向多数人倾斜的是平民主义者(左派)。而第三个根本分歧点更具有根本性价值,所以需要提出来单列,精英主义和平民主义意识形态分歧,以及意识形态分歧对应的现实社会制度主张的对立,通俗化的表述就是是否赞成“傍大款”――主张政治权力、话语权和经济剩余分配上都要向精英阶层倾斜,赞成“傍大款”的是右派,反过来的是左派。

    在“傍大款”问题上的分歧,是关于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根本性分歧、以及由此决定的对不同意识形态的认可。右派(精英主义者)通常的说法只有资本家才能救中国,才能发展中国,为此要工人农民承担代价以提高效率,效率的实现本质上就是让资本积累尽快进行;为了资本积累的顺利进行,需要改变政治权力分配模式,否定实质民主引进金钱支撑的形式民主,话语权特别是主流经济学要为瓦解“仇富心态”服务。“傍大款”内涵包括政治权力应该用何种分配方式以及分配给什么人,话语权为什么人服务,社会剩余分配向谁倾斜,包括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个方面的系统主张,这是核心问题。而“反毛媚美”是左右派双方,结合了今天国际国内的实际,共同选择的、作为进行意识形态争夺的两大要点。

    总而言之,左右派分歧要点一共有三个:反毛媚美傍大款的是右派,与右派观点相反的是左派。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网络上的对垒双方,基本上可以达到不枉不纵,强国论坛的情况就是一向如此。

    其实右派也不见得特别热爱美国,也很难说右派嘴里的美国跟真实的美国有很大的关系,但是“美国”已经不幸成为精英阶层意识形态的一个要点。如果美国不是仅仅依靠制度优越而得到富裕发达的,如果美国的富裕发达剥削了第三世界,如果美国的内政外交政策不是尽善尽美,右派们就感到在中国复制精英主义制度的主张,受到了打击和非难,因此右派们总是象爱护自己的眼睛那样维护美国的信誉,背后实际上是维护他们自己的“傍大款”话语权。右派嘴里的美国,只是一个精英主义意识形态的象征符号,并且寄托了右派精英主义制度理想的载体,与现实中间的美国颇有距离。

    个别人维护美国,对美国格外友好,乃是出于最势利的直接利益盘算,例如北大高人余杰和焦国标等人,他们明显是为了得点美国人的好处,发言总是特别注意要达到“对美国的态度是世界第一友好”的最高水平,基本上不注意事实和他们发言的社会影响,与一般右派注重“美国作为精英主义意识形态符号”的意义有所不同,需要提出来加以区别。从后来的事态发展看,这几个人的精明还是有些着落,美国人还是为他们的说法所打动,或者是希望有更多的余杰焦国标在中国大地上成长起来,需要给予鼓励,所以特定把他们请去美国访问,还给了几个铜角子。

    其实精英们跟毛泽东也不见得有什么过不去,但是全盘否定毛泽东也刚刚好是精英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要点。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道路上,毛泽东比所有人都走得远,走得纯粹,否定毛泽东本人、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要走的那一条道路,实际上就是为“历史已经终结”做论证工作,换言之,精英们的非毛化事业,是进行精英主义意识形态工作的另外一个方面。中国精英们把“非毛化”工作进行了20年,今天回头一看,他们才感到大事不好,不知道怎么回事,毛泽东反而又回来了。

    毛泽东向来总是说中国的精英们很愚蠢,在精英们的“非毛化”工作上,又印证了一回。我看清华大学的秦桧教授所写的很多文章,基本上都是在跟毛泽东争论,说毛泽东这个不对那个也错了。海内外的精英们合伙搞“非毛化事业”二十多年了,已经取得的一点可怜成就,眼看也保不住了。

    葛兰西把意识形态斗争分为“运动战”和“阵地战”两种形式,海内外的精英们,20多年来基本上都是局限在“运动战”水平上,例如说毛泽东只会搞权力斗争、乱搞女人什么的,这是些人身攻击;如果精英们说到毛泽东的政治路线和经济思想,要么说那些都是假的,要么说都是坏的,从来没有取得过成就;或者把毛泽东和他领导下的其他共产党人对立起来,说毛泽东只会空想,只有毛泽东的手下人才是能人干将,新中国如果有一点成就的话,都是纠正了毛泽东的干扰和错误取得的。精英们最近20年来,把矛头集中对准毛泽东个人,采用各种专案组手法对他进行妖魔化,这些说法和做法,都严格符合葛兰西所说的运动战模式和范围。

    毛泽东离开这个世界差不多三十年了,精英们还是把他作为意识形态战略要点,二十多年来,精英们在“非毛化事业”上的运动战模式,火力集中,成就很少,用下围棋的语,就叫做“子力重复”。精英们把“非毛化事业”作为攻坚要点,长期停留在意识形态城堡“外围的壕堑”边上摇旗呐喊,炮火连天,火力根本就没有深入到城堡内的工事和碉堡群中间来,无法取代毛泽东思想去占领平民阶层的脑海,更无法瓦解毛泽东思想的阶级基础。精英们费了一肚子劲,最终陷入自说自话,结果是愿意相信精英们说教的还是精英,始终无法建立对平民阶层的话语领导权。精英们搞了几十年“非毛化战争”,经费几乎都是白花了,老田看到精英们这么无能,很是着急,特此提醒精英们把战斗深入下去,需要及时进行阵地的转移,炮火要向城堡里延伸。

  • 责任编辑:gjxia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