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望这样的同志,要进入主流经济圈子有很大的困难,对此我个人表示高度同情。许多人撞了南墙还死不回头,新望先生就没有那么死心眼,他看到经济学家当不成,就能够毅然转向,改而进入主流经济学家们的话语霸权维护事业,充当一种看家护院的角色。这其实代表了一种非凡的眼光和决断,是他而不是别人首先发掘一个巨大的职业利益和就业空间,对此要对新望先生表示敬意--在别人还没有觉察之前,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实际行动。
      
      新望先生关于乡镇企业产权决定效率的专著--《苏南模式的历史终结》,本来就是按照主流们的口味,在“私有制的高效率才能救中国”的普遍真理指导下,专门去收拣材料而充实起来的,好不容易写出来了,又好不容易出版了,经济上的效益那就不要提起了,结果主流们还不买帐。复旦大学出了一个名叫张军的坏人,他经过自己的调查研究,另行得出了结论,与新望的“学术观点和成果”大不相同,结果新望先生在主流们跟前,连自己苦心写出来的专著都已经不敢提了,由于与主流经济学家在地位上有着巨大的落差,公开进行争鸣的事情都不敢设想。本来在中国“假学术”并不比“假文凭”更少,偏偏就是新望先生在学术出名道路上,遭遇到主流经济学家的当头一棒,还有苦无处诉。
      
      看来问题在于主流经济学圈子的篱笆过于严密,无法突破。大体而言,在全国的经济学界谋生的十数万人中间,中国的主流们只承认其中大约百把两百人,够得上“经济学家”的称号。海外垄断财团基金会扶持和豢养的北大某国经济研究中心,每年召开一次经济学家年会,新望先生硬是挣不到一张入场券。新望先生好不容易写了本专著,原指望在学术上与主流们接轨,钻进圈子去找个位置,结果被人家一巴掌打出来了。
      
      其实在主流经济学的圈子之外,也有一大片生存空间,能够给人以巨大的职业利益,足以安置那些想入围的经济学有志青年。漂亮的女孩子可以靠傍大款生存,新望先生傍主流大款们费了一肚子劲,硬是傍不上,还被海南的坏人给扫地出门。新望先生对着非主流勇敢出击,吆喝几声“非主流话太多”是“扣着自己的屁们太高自己”,说到底也是一种“有智吃智、无智吃力”的不得已,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为了一碗饭吗?此道不通,新望先生只好另找门道,文的眼看是不行了,只好来武的,新望先生比不得主流们可以装大方,只能是选择比主流们更加勇敢和不要脸皮;即便是这样,他显然也不敢像张曙光那样开口就说谁不算经济学家,为他打算,也只能是吆喝几声“你给我闭嘴”。
      
      主流们多少要点面子,有些话是不便说出口,因此乖巧的新望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表现了,也算是学术分工已经很发达的结果吧。主流们自己不愿意亲自出马来做的工作,新望当然就要勉励承担起来了。好在不会白干,毕竟是一个卖身投靠之道嘛,总不能指望新望先生还能找到别的门道混饭吃吧,要知道人家是专著被指为“捏造数据”“搞学术掺假”的背景下,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要不然相信新望先生也还是愿意学着主流们装风雅的。一般而言,主流经济学家和看家护院的打手之间,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分工,主流们自己不能作为打手出现,打手的职业利益空间在于比主流们“更能牺牲脸皮和风度”,能够说出“扣着屁们抬高自己”这样的话来,说明新望先生很好地把握了与主流们的话语落差,恰当地领会了与主流们的分工和距离,共同的利益是维护主流经济学的话语霸权。
      
      前些时被茅于轼捧为“中国微观经济学第一把手”的张维迎先生,不得不亲自出马,客串一回打手角色,破口大骂郎咸平。这显然不能认为张维迎是“蝗虫吃过了界”,有意侵犯经济学打手们的职业利益地盘,而是中国现实中间实际存在着“主流经济学打手供给短缺”的不得已,关键时刻要靠自己亲自顶上去。看来话语霸权的维护事业,并不总是能够在“规范化说理”或者“沉默的抹杀”中间完全得到解决,竞争问题往往需要最终赤膊上阵的工作模式,今天中国的现实说明:现实存在一个巨大的主流经济学打手缺口,而这一缺口首先是新望先生发现的。
      
      其实不是每一个认都能够像杨帆教授这样称心如意,可以谋到终生教授职位的,新望先生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里,毕竟没有什么太多的门道,吃饭总是硬道理吧。新望开始在连云港市委党校吃饭,党校的吃饭门道就人们所熟知是“低价发卖文凭”,由于主流院校降低发卖价码和门槛,考虑到连云港市的范围和潜在市场容量,基本上能够理解新望先生南下海南的初衷;人生不得意事十常八九,倒霉蛋处处倒霉,新望先生离开连云港萋萋惨惨来到海南,又被主流们把持的机构扫地出门,最终新望先生流落到北京,幸而得到温铁军先生收容。
      
      世界上本来就有一些人,他们的能力很有限,时时刻刻为了吃饭而不得不出卖一切,为了谋求一个维持生存的合适位置,每一次都要倾其所能和全部力量。虽然新望先生得到温铁军的加意培养,格外把他当人看,最后也还是免不了要尽他新望最大的力量,去反咬温铁军先生一口。对新望这样的困难户,格外需要同情,而不是鄙视和非难,牟取吃饭的位置就是生存权,新望先生为了吃饭所作出的一切努力,都应该得到宽容。
      
      现在把新望先生的人生宝贵经验加以总结,零价格供应主流经济学青年,让他们得到一份有益的就业指导,在主流经济学的外围,存在一个巨大的打手事业,期待有志青年加入。近来新望先生又有新的升迁,说明新兴的打手事业方面,人才极端匮乏,就业形势对供应方有利,这是客观的不平衡供求关系在新望先生身上的反映。新望不仅仅一般经济学青年的榜样,而且是一个很容易被超过的榜样,望有志青年好生努力,并预祝主流经济学的打手事业日益兴旺。
      
      
      个人网页:http://www.wyzxwyzx.com/xuezhe/laotian
      二○○五年一月二十二日
  • 责任编辑:gjxia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