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日军事同盟似乎是在”突然之间”强化并且明显针对中国,这几乎让某些耽于和平幻想的中国人吃了一惊.在这个时候特别有必要理性分析中国的处境,以及骤然作为竞争对手出现人们视野里的日本和美国的利益和目标选择,帮助得出我们自己的恰当对策.许多人以及就此发表了他们的见解,我也打算来凑凑热闹.

    一,美国复辟旧殖民主义的强烈冲动

    老田以为,在二战之后的国际体系中间,美国先是竭力推动了新殖民主义体系的建设,以便倚仗自身的技术和经济优势,在全球市场体系中间捞取最大份额的剩余.由于美国陷入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国内技术和经济力量的精华部分受到战争的牵引而脱离了常规生产轨道,导致欧洲和日本产业的迅速填空,最终在1970年代出现经济利益上的相互竞争态势,美国失去了在新殖民主义市场体系中间捞取最大份额剩余的基础;由于经济利益上相互竞争带来严重的政治分化,结果从美国主导的同盟集团中间分裂出来第二世界,这是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的现实基础.这一重大变化的后果是:美国积累了超强的军事实力同时却在经济竞争中间丧失了战后的压倒性优势,由于在新殖民主义市场体系中间,全球资源和剩余的分配是按照竞争力来实现了,没有保留旧殖民主义时代的”炮舰标准”,战后本来是美国按照自身的最强项---经济竞争力---去推行新殖民主义规则的,现在反过来不利于美国的利益最大化了,因此美国有理由第一个起来嫌弃新殖民主义,谋求某种程度和形式的旧殖民主义复辟,以为自身的超强军事实力寻找一个”索取剩余”的兑现途径.在大体保留新殖民主义市场竞争规则的同时,让其他国家同意一个给美国特殊地位的军事实力兑现,非此不足以保证美国满意的”国家利益”份额.

    美国寻求自身特殊利益兑现政策的努力,第一步要经由实力显示过程,对南联盟的狂轰乱炸和对伊拉克的入侵,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这一目标,让有意固守新殖民主义规则的欧盟和日本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美国的强大.然而要更改市场竞争规则,落实旧殖民主义制度帮助美国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展开这一竞争行调整的话,那么显而易见最激烈的反对者肯定是新殖民主义规则的受益者,群起反对的肯定的是欧盟和日本诸国.

    作为新殖民主义体系的一个关键要素,是中国最近二十多年的开放政策,这一政策的直接后果是:中国以长期高积累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源开发能力和几乎无限的廉价劳动力基础,实施单纯的外向型经济政策,结果带来世界市场上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和资源密集型产品价格的急遽下降,降低了第三世界国家的资源分配份额,扩张了第一世界国家的利益.这已经成为欧美日诸国的共同利益.由于中国的政策不仅不利于第三世界国家,更是加速了国内剩余的流出数量,对本国的福利上升也是极为不利的,因此中国改变错误开放政策的任何努力都将是威胁到欧美日诸国既得利益的.由于这一政策有可能随时被选择,欧美日诸国特别是美国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直接主导中国国内政策的冲动,非此无法稳步保证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也成为美国在对中国外交政策上所具有的”旧殖民主义时代强烈的炮舰政策”意味,此点已经为许多人明确把握到.炮舰政策的冲动与中国对外政策于己不利程度成正比.

    改回去旧殖民主义时代,必然带来全球资源和剩余分配份额巨大改变,最终将有利于军事实力很强的美国而不利于欧盟国家,这意味着发生不利于欧盟国家的巨大变化.由于潜在反抗力量不容易解决,因此美国的规则修订冲动遭遇一种困境,美国确实通过战争显示了自己的军事实力和杀人机器的强大,但是第二步美国却迟迟不敢迈出,伊拉克战争和对南联盟的战争政策只能执行到一半,无法进行第二步的排斥机制建设阶段.即便是在伊拉克战后重建方面的尝试性政策宣示,试图通过军事占领的优势作出一些排他性的商业安排,就以及遭遇到法德等国的强烈反对和抨击.

    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旧殖民主义尝试,反而带来欧盟的利益意识的觉醒,以及对美国霸权的警惕.今年欧盟宣示要接触对中国的武器禁令,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平衡和均势策略的运用,目的是作出一种姿态:提醒美国共同利益的存在以及告诉美国装备美国对手是可以平衡美国优势的.

    二,日本的战略选择空间问题

    美国支持日本和周边国家关系的恶化,实际上是压缩日本在未来的战略调整空间.日本越是拒绝就历史问题作出正确的态度,越是得罪周边国家,越是与周边国家存在潜在冲突,日本就越发难以摆脱对美国军事优势的依赖,成为美国的忠实走狗.换言之,即便是有一天美国恢复旧殖民主义,要求把军事实力作为一个全球剩余分配筹码,明显抵消日本企业的竞争实力相应的剩余,日本也只能是别无选择地追随美国的指挥棒,至少是无法公然反抗美国的自利政策,这样美国就能够预先通过放纵日本而争取到将来日本的中立.从目前日本愚蠢和短视的民族情绪看,日本肯定要落入美国的算计之中.

    从近代历史经验看,日本经济兴起的外部条件始终是充当列强在亚洲的杀人刀,以此去换取西方列强的扶持.1894年的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入中国,日本充当的就是一个这样的角色,为所有列强的利益去充分削弱晚清政权,以利于列强得到更加有利的榨取条件.1904年的日俄战争也是如此,日本出兵打击沙俄因地缘优势形成的直接侵占中国土地,以此遏制沙俄在中国侵略的势头,确保列强在中国获得的利益份额.在这些事件中间,都是西方列强直接帮助日本筹措军费,日本出人力帮助列强杀人,在加大对中国的压榨力度的同时,日本同时获得一杯羹,在减少沙俄独占中国局部地区利益的同时,列强也愿意日本参与分赃.日本以本国百姓的性命,交换列强对本国资本利益的照拂.这是在新旧殖民主义交替时期,日本在亚洲角色的全部内涵.

    在1931年九一八事件之后,日本因为自身的工业竞争力很差,无法在列强共管的中国获得满意的利益份额,因此悍然发动了侵华战争,试图建立起旧殖民主义秩序,以武力直接控制中国而排除西方列强的竞争,独占剩余提取.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在亚洲的角色,实质上就是日本试图在亚洲建立起旧殖民主义统治,武力驱逐新殖民主义列强的商业竞争力量,直接提取亚洲国家的剩余和资源,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彻底投降,终结了日本以旧殖民主义反抗新殖民主义的努力过程.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日本的战败和英法被法西斯德国彻底削弱,帮助美国在全球排除了反抗新殖民主义的势力,落实了美国在1922年华盛顿公约中间提出的”利益均沾/门户开放”新殖民主义主张.根除旧殖民主义的势力范围,按照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强势来确立全球资源和剩余分配规则,在理论上最初体现在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所谓”理性主义”中间,核心主张是保持殖民地国家在主权上的表面完整,终结各种旧殖民主义体系下的独占势力范围,通过市场竞争规则去更有效地提取剩余和资源,保证与美国经济竞争力相适应的最大份额.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日本的残酷侵略/屠杀/掠夺形象持久地留在亚洲各国民众的心里,成为今天日本和周边国家关系中间的一个因素,仍然在起作用.这在另外一个方面,也决定了日本无法融入亚洲而只能是投靠美国,这是战后日美关系中间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日本选择与美国强化军事同盟,一个直接的后果是违背了中日两国的和平条约前提条款,中国曾经坚持在中日和约中间写入”反霸条款”,要求日本郑重承诺不在亚洲谋求霸权,日本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作伐,在根本上”违约”,在合同法意义上等于是宣告中国当初某些”优惠承诺”例如放弃战争赔款的失效.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和日本国际地位不可避免的下降,重新谈判或者实力外交上,日本大约不再可能获得同样的条件.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