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恢复让官老爷们、准精英们上山下乡的政策

    作者:老田

    由于人均资源方面的硬性制约,中国农村的劳均产出将长期处于很低的水平上,因此农村的相对贫困将要继续存在下去。与此同时,由于市场和政治力量的共同作用,今天中国已经产生了一个非常富裕的群体。撇开贪官和大款们不说,即便是很多企业和政府机关的白领,与多数人生存状态之间,已经有了很可怕的巨大落差,这个落差至为巨大,已经使得上等人不那么明白和理解下等人了。

    记得去年网罗上流传了一首诗配画作品――《祖国啊,我只是摆个小摊》,引发网友们的极大义愤,现在我提出一个釜底抽薪的解决方案,以期从根本上改变官老爷的心态,供各位网友参考。

    为什么官老爷们总是跟占街谋生的穷人过不去呢?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完全不是官老爷们跟穷人有仇,也不是嫉妒他们挣钱太多,而是官老爷们觉得他们的生存方式制造了一些他们不能接受的副产品。官老爷们反复重申要净化城市环境,大搞什么严管街运动的时候,这个可怕的落差实际上并没有上升到有意识的层面上来,而是仍然处在潜意识的意识深层,因为问题是在潜意识里支持决策的,因此进行说理教育的作用很有限,要在潜意识改造上面去下功夫,最终务必要使得官老爷不觉得穷人的谋生事业很脏而后已。

    我们都知道,官老爷和小资们都觉得穷人的谋生方式,实在是过于脏兮兮,这是在与自己日常工作和生活的环境精装修房间加四季空调进行比较之后得出来的结论,而且这个比较基本上不是通过调查研究和博士论文方式进行的,而是在潜意识里完成的,因此这样的意识一出现就是绝对不容争论的常识起码要求,拒绝争论和商量。穷人占街谋生的各行各业,都导致污水横流、乌烟瘴气,因此在官老爷的脑海里都绝对不应该有存在的空间,不仅那些穷人自己很脏使官老爷不愿意接近,只要是跟欧美日诸国的城市一比就明显是有伤政府的颜面,今天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业已成为中国所有市长大人的目标,市长大人就是用脚趾头想问题,也知道差距,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净化城市环境,而且穷人的谋生事业多数并没有合法经营许可手续,当然要一律予以驱除和取缔。

    老实说,这些官老爷们并不坏,也不是一定要跟穷人成心作对。如果他们是在台上作报告,必定是要讲三个代表的,在私下谈话里面对下层也决不缺少同情;一些小资甚至还愿意去为那些脏兮兮的人争取一张选票,让那些脏兮兮的穷人参与决定由什么人在那里当大官;据我所知,许多人还为农民得到选举村干部的权利而由衷地欢呼过。但是这些都代替不了他们非常真实的潜意识标准:在自己的生活环境周围和上班的路上,有那些脏人做生意实在是太煞风景了,所以轮到他们做决策的时候,还是主张从严治理环境加大执法力度,治理脏乱差的决心是受潜意识控制的,一般不会轻易动摇。

    从捍卫城市里街角里那些脏人的生计,为了动摇官老爷潜意识里跟他们过不去的决心,一个有效的手段是提高官老爷对脏乱差的忍受能力。一般而言,不大可能让官老爷们去占街做生意搞点生活体验,因此有一个现成的野蛮办法,就是把官老爷送去农村,让他们去过一段农民的日子,最好是让他们和农民一起去下地劳动,自己挣够糊口的粮食。这样估计只要一两年,官老爷们再看到穷人和脏乱差就要顺眼很多,潜意识能够得到根本改造,这显然有利于在中国实现实质民主。

    因为今天已经分了田,官老爷下乡可能找不到干活的地方,所以最好先恢复生产队,让官老爷和许多社员一起下地。根据老田在生产队劳动的经验,如果干得不够快的话,落在大家的后头,脸皮上难免要发热;所以要相信官老爷们的面皮还在,要把他们放在一大堆人中间去,如果他们想要继续偷懒就得以丢面子为代价。如果不能全部恢复生产队,至少先恢复一部分,让官老爷们有个劳动改造的地方。当然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官老爷们不见得愿意去,他们不爱劳动的事情是尽人皆知的;那么就退一步,让那些马上要升官的官老爷们先去,每升官一级,必须下乡半年至一年,否则取消升官资格。

    其实下乡也不一定就是精英们渲染得进牛棚变相劳改那么凄惨,姑且不论中国得老百姓祖祖辈辈就是这么过了,就算是对官员自己来说也总还是有点优越性的。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他小的时候正赶上文革,干部通常都是要进干校参加劳动的,他说在小伙伴们之间,谁说我爸下干校了,就跟今天参军进大学差不多,属于一项光荣和可以炫耀的事情。他说自己的爸爸没有下过干校,因此毕生没有甩掉药罐子;他妈妈去干校两年,回来之后简直是大变样了,他妈妈给回来后给他的感觉就是雄纠纠气昂昂的,不仅不复此前弱不禁风的样子、成功甩掉了药罐子,而且变得无比能干,这也行那也可以,房子破了都是自己修,不再找房管所的麻烦了。他还说自己细心阅读过杨绛的《干校六记》,其中杨绛对钱钟书说:要不咱们就在干校过一辈子算了,钱说就是没有书。如果这两个人没有说谎的话,下乡的日子除了缺书的遗憾之外,并非完全不可以接受,而缺书的问题今天已经很容易解决了。

    从前上山下乡的范围,除了学生之外,实际上涉及到干部、职员甚至部分工人,这个下乡的面太广了,没有什么针对性,属于投入多收益少的政策,如果不是出于战争疏散的目的,显然就有必要修改。

    我主张干校和生产队要部分恢复,至少要满足干部下乡参加集体劳动的需要。下乡对象要进行适当限制,要优先安排官老爷们下乡,其次是大学毕业生,其他人等最好遵从个人意愿,不作硬性规定。在下乡年限上,要适当缩短,一般一次不超过两年。上山下乡的主要政策目标要定位在:让上等人候选人在成为上等人之前,先去体验下等人的生产和生活,以此部分地弥合社会分裂和阶级落差,帮助实现社会向和谐方向发展;同时要力戒避免下乡运动走过场,要让下乡者参与一定强度的体力劳动,增强他们的体质。减少疾病提高官老爷的健康水平,还有另外的重大价值,据说今天中国百分之多少的医疗费用都是官老爷们花掉了,如果他们都没病,就可以节约大量的医疗资源转给老百姓使用,在提高全民医疗水准的基础上,还保证医疗GDP不下降。

    上山下乡政策最终的目标,是要在中国的金字塔社会的向上流动过程中间,强行加入一个让上等人先做下等人的规则,希望各位网友帮助大力呼吁,并广泛争取社会贤达的支持,力争把上山下乡规则写入《宪法》。

    个人网页:http://www.wyzxwyzx.com/xuezhe/laotian


    ○○五年一月十六日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