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维迎先生尤其得到主流经济学家的吹捧,茅于轼甚至吹捧张维迎是“中国微观经济学的第一把手”,他的《企业的企业家》一书,在某个刊物的发文中间,征引次数排名第一,据说是今天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中间最高水平的学术专著。根据张维迎先生自己的说法,这个书最先是作为学位论文用英语写成的,还大受洋教授的称赞,根据他自己在该书的前言中说“导师曾告诉我,这篇论文将是他们未来的研究生的一个范本”。

     

    由于主流经济学家中间,多数人跟老田不相上下,数学水平尤其不行,因此张维迎先生在书中间掺假水,也没有人发现。一般而言,在物理化学生物学等领域,基本上是没有敢于捏造假数据的,因此这些实验多属于“可重复、可检验”的,如果一个人宣称他的研究和实验结果是什么,而其他人却无法重复实现,就肯定要受到质疑和非难,如果查证属实为造假,这个人大约以后不要在同行面前出现了。但是中国的主流经济学界则是例外,张维迎先生在学术上造假,先是长期没有人发现;在别人发现之后,他自己也毫无顾忌,主流们也都同时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还继续吹捧他。

     

    老田水平不行,也没有兴趣去读张维迎先生的大作。不过世界上行家里手还是有的,这不,北大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余斌,就在不经意中间发现了张维迎大人的学术造假奥秘。由于余斌是张维迎的同事,就搞了把“君子善为人隐”,在发现之后也没有大事张扬,仅仅局限于稍加提点而已。

     

    在余斌教授的文章中间,他提到在张维迎大作《企业的企业家》P139页,张给出一个公式:“我们有:

    W0B≥[f(K)-(1+r)K](1-r)/[2r(1+r)]   (3.23)

    这就是由潜在的放款人所施加的企业家个人财富的下界。如果一个企业家的个人财富低于这一下界,他的贷款要求将被潜在的放款人所拒绝。
      为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不妨假定K=50,R=0.1,f(50)=60。这时,潜在的放款人所施加的下界是:

    W0B≥20.5

    就是说,一个放款人不会向一个财富小于20.5的人提供贷款。如果资本K=50是企业为达到有利可图所必需的,那么,我们可以预期,在企业家集合内不会有个人财富小于20.5的企业家。”张维迎对这个关键命题的论证过程和结论,曾经叫主流经济学家张曙光大为激动,说张维迎大人科学地解释了“有恒产者有恒心”,达到了“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历史和现实的统一”,不知道张曙光先生得知张维迎造假数据的真相后,是羞愧得无地自容还是怀着被玩弄感情的恼怒?

     

    余斌教授只是轻描淡写地指出“只要在这个例子中,分别令f(50)=68和f(50)=55就会得到令作者尴尬的结果。”结果到底如何,老田也不知道,就请懂数学的人验算了一遍,结果发现把数字代入张维迎先生自己给出的公式一算,得数居然是负数;这与张维迎先生指定参数得到的结论完全相反,张维迎先生这样以数学的“科学面目”去支持自己主要结论并演绎他所要的主要命题,想必数学不会太差,至少是有能力发现余斌指出的那个问题的,如果张维迎先生愿意实事求是的话,那么他随后的重要推导和结论都无法展开;或者张维迎先生径行是舍弃数学模型去直接发议论,那样就要损失著作的“科学”的装点价值了,显不出张维迎先生高出侪辈的落差。

     

    而仅仅在这个取值数字的左右,就大量存在着不支持主要结论的参数取值!而对数学一窍不通的张曙光先生,在看到张维迎的“研究成果”之后,大发感慨,甚至是达到了激动得语无伦次的地步。这个茅于轼先生所称道的“第一把手”,让张曙光先生激动得话也说不好的高人,原来竟然是一个假学术的制造者。看来张维迎先生自己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和限制,就任意指定K=50并用得数去演绎自己的主要命题,并非出于不知道而是一种刻意选择,为了给自己的学术著作装点一个“数学面貌”,不得不去进行地地道道的数据造假!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佩服洋教授厉害了,张维迎先生曾经的导师米尔利斯(后来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就硬是坚持不给张维迎博士文凭。张维迎先生简直是毫无办法,那些惯于关心某些留洋博士政治上进步的美国人也急了,就把张维迎接到美国去,在肯尼迪政府学院给张维迎发了个博士文凭。张维迎先生的博士学位不是诺奖得主发给他的,而是美国人发给他的,这一点张维迎先生从不轻易外露,相反他还总是误导人们。

     

    张维迎到处吹嘘说他的导师米尔利斯如何如何,他自己如何受洋教授看重,但就是不说米氏拒发文凭的事实,在张维迎先生提供信息引导下,人们只能设想:张维迎就是诺奖得主的高足。张维迎先生熟谙经济学中间的“信息不对称”理论,并依仗自己掌握的“信息优势”来选择性地发布信息,借机抬高自己的身价。在这里要特别给一个19岁的北大学生周之金以足够的尊敬,他仅仅凭着自己对张维迎先生的直观观察,就已经能够深刻到“怀疑张维营的牛津大学博士学位”了,至少他的识别能力,都显示出他比那些主流经济学家们的眼光要高明得多,到这里,人们总是想起自古及今那个著名的遗: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个人网页: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二○○五年六月十六日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