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雏军进入科龙之后,让科龙买格林科尔制冷剂的数量多到十年都用不完,让科龙的特约修理商交大笔的一次性费用,注册毫无价值的商标向科龙产品收取使用费,这些都说明顾雏军没有为科龙公司的持续经营打算,而是为了短期利益最大化去尽可能提取剩余,很明显打的是“杀鸡取卵”的算盘,甚至在捞钱的同时,还把科龙跨台后自己准备使用的家电商标都准备好了。
      
      很显然,科龙是公开的上市公司和国内家电行业的大企业,顾雏军要在这么受人关注“公鸡”身上拔毛,把这样的上市公司公然吞进去,用非常拙劣的手法进行大规模财产转移,法律风险肯定是很大的。顾雏军不是刚刚出道的雏儿,而是商场百战的老手,不可能是那种“见了金子就看不见人”的傻帽,他敢于作出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大手笔”,必定是已经安排了各种“降低风险”的门道。降低偷窃国企资产的风险,就一般人所知的情况而言,肯定是把相关方面的主管官员已经“搞掂”了;在政治权力之外,话语权的作用也是很可观的,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把顾雏军吹嘘成为中国改革道路的标本,这本身也是分散和转嫁违法风险的好方法。跟顾雏军侵吞的巨额财富相比,为降低风险而与政治权力和话语权交易的成本费用肯定不低,这与顾雏军可以指望的收益相比,降低风险的费用是特别愿意承担的。换言之,顾雏军在与话语权的交易上非常积极,这是人们都已经看到的,那么顾雏军是否在建设“贪官保护伞”方面特别吝啬呢?这一点只好留待人们去想像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为顾雏军撑腰的著名经济学家们,多数人是来自国务院发展经济中心,这个中心是“学者”中间的典型官府,而且是最高级别的官府,交接政要的机会要多于其他机构,哪怕是跟北大和社科院经济所这与的研究机构相比。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顾雏军的精明:要以最低的成本去赢得话语权的最有效支持。
      
      由于顾雏军自己背运,不幸被郎咸平指出纰漏,结果这个人在“急怒攻心”之下。出了一个大大的昏招,要将郎咸平告上法庭。最不明智的是他提前启动话语权保护机制,试图打压郎咸平,结果反而使得自己更加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由于网络舆论的大量跟进,使得顾雏军从此无法把脑袋缩回去,从而决定了后来最重要的政治权力保护人不敢实施保护,所以有些知道内情的人就说顾雏军出事是因为“蔸子不硬”。
      
      我们在开始的时候,已经假定了顾雏军具备商人的一般智慧,也看到了顾雏军在寻求话语权支持以降低法律风险方面的精明和算计,因此顾雏军不可能没有寻求和安排官场保护伞,问题最后是出在这个保护伞中间的要人不敢实施保护动作。郎咸平只是一个药引子,最终促使顾雏军保护伞不敢动作的,是广大网民的长期跟踪和关注,这就把顾雏军与一般的黑心商人区别开来,把他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年多,结果顾雏军的政治保护伞“失效了”,国家法律和正义因此得到了伸张。顾雏军因此显得特别“不幸”,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也很为这与的人才落难而叹息,他的同道们还在继续为非作歹,而他却不得不进监狱了,这些都得怪罪这批不依不饶的网民。
      
      为广大网民的再一次胜利欢呼吧,这比揭露宝马车撞人的黑暗更加有价值。
      
      
      二○○五年八月十日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