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维迎为什么在主流经济学家中间“出类拔萃”(修订版)

    作者:老田

    张维迎出身在陕西省榆林地区最穷困的吴堡县,在他发迹之后他的父亲还系着羊白肚头巾去北京看他,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对金钱和财富格外有感觉,在主流经济学家群体中间,他对金钱的“灵感”也绝对是第一流的。与此相关,张维迎先生每每有出人意表的行为和思考,这些都反映在他的理论研究和社会活动的实践中间,为了提点那些想成为“学术大腕”的有志青年,老田特地总结一下张维迎先生的成功经验。由于时间仓促、水平有限,这个总结难免有很多遗漏和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般而言,为穷人说话没有多少好处,还要冒着得罪权贵的危险,这在经济上明显是一种“投入产出比”很低的方向,因此张维迎先生总是刻意避免,所以他总是说要善待企业家,而不是说要善待那些血汗工厂里日夜劳作的工人。著名自由派巨擘朱学勤先生,对此也有深刻的认识,他说有些出身寒微的人,身上有着很强的“于连情结”――为了向上爬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我们就在朱学勤先生的认识基础上,来分析一下张维迎先生的成功奥秘。此前,我们已经说过,张维迎先生为了抬高自己,就误导人们以为他就是诺奖得主米尔利斯的博士毕业生,隐瞒了美国人给他发“党校文凭”这一关键事实;同时为了装点自己的学术高明,还肆无忌惮地自己的“学术著作”中间大搞“掺水和造假”。要知道,有一个好的出身门第同时又显得特别有学问,这是成为学术大腕的重要条件。

    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的世界里,相互竞争的利益是总是相互冲突的,这意味着对于中国不利的事情,就肯定对中国的竞争者有利,而且越是对中国不利的事情,就越是对中国的竞争者有利。美国总统小布什说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许多人不知道根据竞争的规则去实现自身的利益,有的人虽然知道这是条路子,但是手法过于拙劣,如那些“一夜美国人”就是因此注定了成不了大家。而张维迎先生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他一方面竭力迎合国内强势群体的需要,一方面了解中国的竞争者――美国――的需要,因此才得到美国人的加意扶持。张维迎设计了瓦解中国国企的重要制度,并且不遗余力地宣称私有化就是好,政府最好放弃干预市场,这就成功地把能够与美国垄断资本竞争的经济组织模式和政治力量给解除了,这些努力和努力的成果,就不是那些只知道向美国谄媚的“一夜美国人”能够梦见的。北岛诗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如果不依靠背弃民族和国家的整体利益,仅仅靠个人的努力奋斗,成功要等到何年何月?正如汪精卫曾经总结的经验,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卖国得好处的,卖国需要有资格,这个资格通常表现为一个人掌握的政治权力和话语权份额。因此就有必要考察张维迎的话语权份额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所有的造假努力,都是一种投资,而且是低投入高产出的投资,投资的后果总是为了积累有用的资本。有了资本之后,如果还要继续追求真正的学术,那不仅显得过于“死心眼”,而且也等于是自己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揭穿自己过去的把戏了。一个人如果是以学术造假开始,他就发现必须得把这个努力坚持到底,否则就显得“很不经济”,按照新制度主义经济学的理论这叫做“路径依赖”。既然已经有了相当的资本积累成了学术大腕,目的当然是准备了更好的交易条件,可以标注更高的交易价格。在顾雏军的事件之间,我们今天已经知道给张维迎先生的出场费是8万人民币,外加支持性发言每字10元,这个交易价码确实不低,足够让许多有志青年艳羡。

    虽然出场的主流经济学不止张维迎一个,都是同样得到了差不多的报酬,但是在一样中间就有不一样,张维迎先生还是显得出类拔萃,高出侪辈多多。以前老田分析过新旺先生当主流经济学打手的事件,指出他的高明之处在于首先发现了为了维护主流经济学的话语霸权,市场上迫切需要打手并首先充当打手而得利的光辉案例,在该文中间还同时指出张维迎先生也客串了一回打手角色。现在看来,那个分析不是很完整,有待进一步深化,关键是忽视了张维迎先生的高风亮节,与其他的主流经济学家相比,在同样的报酬下,张维迎先生也总是愿意做更多的事情作为回报,为此他曾经破口大骂郎咸平“无耻”和“没有公信力”,其他的主流们就没有这么做。今天我们已经知道,顾雏军确实如郎咸平所言,以非法手段大量窃取国企资产,在这样的确凿事实面前进行理论辩护本没有什么努力空间,但是张维迎先生并不因此放弃,谁说辱骂和恐吓不是战斗,就说明他跟咱们的主流经济学家相比还很幼稚。

    不要以为张维迎先生只是对“高报酬”才产生如此灵敏的反应,即便是一点点好处,张维迎先生也一样积极行动,表现了少有的不计较金钱多少的风度。1980年代中期,张维迎先生到广东出差,期间有一家工厂送给他一床化纤质地的毯子。此后张维迎先生就到处讲该工厂的好话,这表现了张维迎先生对“滴水之恩”也能够“涌泉相报”的高风亮节。在工厂一面而言,则是验证了“有钱可使鬼,无财不通神”的古训,深刻地验证了我们的著名经济学家的“经济人”品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张维迎先生还有一个姓王的同事提醒他这样做不大妥当,表现了这位学者的迂腐。历史终于选择了特别懂得投桃报李的张维迎博士,使他成为茅于轼所称的中国微观经济学的“第一把手”。张维迎的成功不是偶然得来的,背后确有非常人能到的高处,即便是很少的报酬,张维迎也一样尽心竭力,试问:这样的人不成功谁成功!

    八十年代的“价格双轨制”,今天一般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改革路子,是开通了“权力变金钱”的腐败通道,要为后来严重的腐败和权钱结合负责。许多人当年对此竭力赞成的精英们,在今天社会舆论强烈的“反腐败压力”下,往往讳莫如深,只有张维迎先生仍然作为自己的一大光辉要点而加以炫耀。因为别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曾经支持和推动双轨制了,张维迎就说是他而不是别人设计了“价格双轨制改革”。张维迎这一高招,暗合中国商人祖师爷陶朱公的师傅计研“人弃我取”的大智慧,当然,价格改革作为中国城市改革的关键一步,推动者和支持者在官场内外不知凡几,要独揽功劳占这个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别人都不愿意承担骂名的时候,张维迎的机会就出现了。我们知道,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成功总是以付出代价来取得的,张维迎先生这一次的“光辉业绩”是以“不要脸面”为代价的。这说明,谁最能付出脸皮作为代价,谁就最能成功,张维迎的改革大师地位,在主流经济学家中间的杰出英名,难道不是付出这样的代价才得以建立的吗?于连最后终于被杀头,说明他还是有点“死心眼”,跟张维迎先生彻底的“金钱觉悟”相比,相去不可以道里计。

    中国民间谚语说“人要个脸,树要个皮”,一些平庸之辈就常常是拉不下脸面来,所以错失了极其宝贵的成功机遇。还有一句民间谚语说“狗屎不臭,挑起来臭”,这句话是告诉人们:在对自己严重不利的时候还去作舆论动员过程是极其愚蠢的,这句话显然是对一般庸人才有效的忠告,对于那些已经决定拿脸皮当投资成本的人来说,显然是不成立的。这不,张维迎先生已经聘请律师,宣称要跟网友打官司,要告别人“诽谤罪”,这是典型的“挑起来臭”的新一轮舆论动员过程,但是对于已经打算不要脸皮的张维迎先生来说,也实在是不会损失什么了。

    诽谤是名誉损害性质的问题,既然脸皮可以不要,实际上就没有所谓的“诽谤问题”了,但是张维迎先生仍然愿意付出律师费,这就需要进行深入分析了,除了张维迎先生之外,还有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可能是要脸皮的,他们的脸皮也和张维迎先生一样受到网络舆论的威胁,仅仅靠厉以宁先生那个“顶住互联网”的高招可能还不管用,厉以宁先生基本上是贝克莱说的“只要你闭上眼睛世界上就没有悬崖”那个路子,恐怕主流们多数不肯相信,还是固执地认为闭上眼睛悬崖还是继续存在。由于许多主流们的死脑筋,导致厉以宁先生苦心设计的那个“无成本解决方案”失效了,不要以为主流们内部完全一致没有竞争,谁说张维迎当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付院长之后,就完全心满意足不再觊觎正院长的位置呢?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付出成本和代价就无可避免了,张维迎先生看到了这一点,并着手实施一项与厉以宁不同的竞争性方案,并自动承担成本。因此而部署的反击措施,意图以压缩网络舆论的监督作用,这显然是那些认为脸皮还有用的主流经济学家的一项“共同利益”,张维迎先生作为受到主流们抬爱的巨擘,也不仅仅是出于“毫不利己”的动机,来支付这个律师费的,对于一个说一个字就得十块钱的人来说,律师费还使付得出的。金钱本身就是一种权力,“付得出律师费”本身对于那些比较穷的网友来说,是一个现实的威胁,即便最终法律能够维护公正,陷入一场官司也是费心费力的事情,张维迎先生就是以这种方式提醒网友:以后在面对富人和主流经济学家讲话的时候,得给我小心点!

    前面我们已经提到,张维迎先生总是比一般经济学家付出更多的努力,以服务于自己的恩主。老田前些时写过一篇小文章,专门分析过顾雏军的倒掉与网络舆论的关系,认为是网络舆论拉高了顾氏“贪官保护网”的政治风险,从而导致保护失效的。张维迎这次用法律为武器对网络舆论进行反攻,实际上也算是一个与网络舆论进行较量的过程,如果情况理想的话,就可以确立一个“网络舆论违法”的案例,多少对网络舆论损害奸商保护网的严重问题形成一定程度的制约,使得主流们掌握的话语权对奸商的保护更为有效。从长远来说,如果一项保护无效,终将丧失收取“保护费”的市场,这样张维迎先生率先动用法律武器,就具有捍卫主流经济学话语权“保护大业”的价值。在这个意义上看,张维迎先生确实不愧为主流经济学的舵手,是主流圈内唯一对共同事业有远见的人,也是那个能够超出自身小我私利而为共同事业付出成本的领路人,以此而论,茅于轼称他为某种“第一把手”以肯定他的领导地位,不亦宜乎?

    一个从老少边穷地区走出来的有志青年,在十余年的奋斗历程中,成为主流经济学家群体中间的佼佼者。在成功的背后是有着许多奥秘的,首先是坚定不移地为权贵阶层说话,更为难得的是他不仅中国权贵的利益和需要,更知道美国统治集团的利益所在;其次是他始终知道自己成功就得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投入,包括彻底地牺牲脸皮;第三个经验是不能老是局限在小我私利中间,时刻注意为主流经济学家群体的共同利益和事业服务,包括为此承担有形和无形的成本,老子说“无私故能成其私”,岂徒言哉!我们都知道成功中间只有1%的灵感同时需要付出99%汗水,从张维迎的成功经验看,汗水流在什么地方也是非常关键的,这是由“灵感”决定的,否则有可能陷入“高投入低产出”的困境,永远与成功无缘。我们在此特地把张维迎的“灵感”揭示出来,希望有助于那些还在成功路上艰难跋涉的苦人儿。

    个人网页:http://www.wyzxwyzx.com/xuezhe/laotian
    二○○五年八月十九日

  • 责任编辑:whui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