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国企私有化的狂潮中间,一些公用服务业的公司也进行了合资或者在海外上市,这些公司存在垄断地位带来买卖双方交易地位的严重不对等,行业本身所特有垄断性质,决定了这些事业不适合作为营利性的私人公司存在,如果是这样改制的话,必然会发生垄断高价盘剥广大用户的状况发生。

    以武汉的管道煤气公司为例,这个公司合资之后,迅速就实施了高价策略,天然气进入公司门闸的价格是每立方米1.09元,该公司卖给用户的定价却翻了一番多,高达2.30元。同样作为煤气供应公司,河南郑州天然气的门闸价格为1.21元,卖给用户的价格是1.60元,即便是这样,郑州公司的赢利数量也是在逐年上升的,04年就已经达到7000万元。反过来,由于罐装坛子气公司仍然是国有企业,武汉市政府反复要求这家公司执行亏损定价策略,以稳定市民的生活负担,去年因此亏损了一千多万,而管道气公司的垄断高价却不受政府管制。

    问题还不仅仅如此,管道气公司的初期建设投资,由于邓小平时代国家不再负担公用事业的巨大投资,因此就批准了采取“入户缴纳高额的初装费”方式来筹集建设资金,绝大部分的公用事业资产是用户承担的。换言之,用户在管道气公司的资产中间持有部分产权,在没有给予补偿的情况下进行合资或者上市,把用户初装费投资形成的资产,变成少数股东的牟利资本,显然是一场掠夺。从前,公司资产集中管理,而且公司不以追逐最大利润为经营目标,收取用户高额的初装费,是包含着隐性契约的,这一契约的要害在于公司不以高价牟利、而是以服务为经营目的,公司的定价中间不得摊入投资成本、利润和折旧部分。这种性质的公司,并不真正拥有用户初装费投入形成的资产产权,仅仅是一个管理者角色:先是通过高额初装费形式从受益者那里收集投资,管理服务性资产(管道等)的建设过程,再通过向用户收费的方式完成“集体购买”天然气的交易,这样的公司无论如何都不是真正的企业。现在,通过合资或者上市的方式,把集体投资的资产用于牟利目的,再以垄断高价方式违背了隐含契约,变相剥夺了用户的投资。

    不仅是煤气公司如此,许多地方的自来水、电力、电信和移动公司都是如此,巨额的初装费实际上都是用户的投资,高额初装费需要这些公司的长期承诺为条件:不得以最高牟利为目的来运用用户投资所形成的资产,更不能搞垄断定价。现在这些公司许多都进行了合资、上市等改制过程,变成了以最大赢利为目的的经营性企业,因此所有缴纳了初装费的用户,都有权向法院起诉,要求退回自己的“投资”本息,按照同等投资同等权力的逻辑,用户应该可以选择主张“按照该公司上市溢价发行的标准”给予补偿。

    就笔者所知,电信行业为了减少税负和筹集建设资金,曾经普遍采用“加速折旧”的方法对形成的资产进行帐务处理,这也带来巨大的资产流失。例如一家电信公司投资形成的新资产是100亿元,该资产的实际服务年限是20年或者更长,但是在加速折旧方式下,往往只经过了短短五年时间,该资产的账面价值就下降到零。这一部分“账面价值为零”的资产,在公司合资或者上市公司之后,却仍然处在服务年限之内,作为盈利性资产起作用。由于电信事业中间的许多设备,在电子时代可以连续进行软件升级以更新其服务功能,许多电信机房常常装修为恒温恒湿条件,实物资产的服务寿命都相当长,因此通过加速折旧处理的资产,所掩盖的资产转移情形就尤其严重。说到底,这些资产的投资来源,相当一部分是用户以初装费名义投入的,其他的部分包括国家投资,垄断利润积累和前期的未负税款。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些公司的所谓以“产权明晰”为目的的改制过程,实质上体现的却是资产的换手和掠夺过程,在加速折旧时间段结束之后的赢利上升,本质上是前期利润在后期的实现。

    由于存在这些严重问题,公用事业合资和上市,明显侵害了早期投资人的权益,因而是不合法的。从法律首先应该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权利出发,支付了高额初装费的人,是有权利对这些公司进行起诉以追回“初装费”投资,因为这些公司既违犯了隐含契约条款在先,又非法转移了投资于后。

  • 责任编辑:刘燕舞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