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而言,老左派和新右派具有共同点,都是把所有制问题作为社会制度的核心标志来看待的。老左派捍卫公有制,认为有了这个就是社会主义;新右派(特别是其中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反过来,认定只有彻底实现了私有制才是彻底完成了改革任务,动不动就要对国企进行改革攻坚,彻底割掉社会主义尾巴。新右派的狭隘视野,受到高举“非主流经济学”大旗的杨帆教授的嘲笑,说他们是“逆向的斯大林主义”。

    按照老田的理解,社会主义制度决不仅仅意味着所有制的改变,而是意味着真正的社会革命或者说人民大众的翻身,这个翻身意味着除了经济上不受资本的控制和剥削之外,还要实现文化和政治地位的翻身,没有后面两个条件,根本就不能算是社会主义。我们知道,许多所谓的国企早已经是经理负责制了,跟私人老板一样对员工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工人的政治地位早就下降“雇佣工人”的水平了。同时,整个社会的文化氛围,早已经不是突出工农作为财富创造者的主人公地位了,而是说资本和企业家雇佣并养活了工人,工人在政治权力和经济地位上的弱势地位,反应在文化上就是这个后果。在工人已经充分雇佣化的条件下,不管他是否受国企雇佣,都不可能有什么本质差别了。而且,许多国企作为上市公司,早已把赢利最大化作为唯一经营目标,对于国家和民族利益、职工就业保障和福利,根本漠不关心,企业经营者唯一关心的是:还有多少可能降低工人的福利和工资,下岗多少人来增效,前政府高级官员总结的两句话“减员增效、下岗分流”,就是国企性质根本改变的标志。

    即便是仅仅从经济建设的安排上看,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超越,必然意味着克服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消灭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之间的矛盾。解决矛盾的方式,不可能是把生产社会化消灭掉,走回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时代,而只能是超越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方式。从管理和国家政治角度看,私人占有生产资料与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实际上是物质财富的生产和分配范围达到整个社会(例如一个国家甚至超出一个国家的边界)范围了,但是生产决策还停留在服务于所有者利益最大化目标,这个目标与整个社会利益最大化之间存在着巨大落差,社会福利生产水就无法达到生产力和技术手段所隐含高度上,由此,生产关系成为生产力或者人民福利提高的一大障碍。为此,超越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不仅意味着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占有,完成对私人占有的超越,还意味着要超越由少数人利益最大化目标下决定全社会福利生产水平的决策模式,因此在改变占有方式之后还得实现生产资料运用超越狭隘的生产单位利润目标,如果公有制企业继续作为“利润挂帅”的单位存在,显然尚不足以克服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所以在生产资料国有之外,还必须实现“国营”――才能实现与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一致。

    在南街村的争论中间,许多人对于南街村存在的意义有着错误的判断,好像这个问题隐含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竞争优劣。实际上,由于不存在宏观的环境,南街村仅仅作为竞争条件下的“别种竞争方略”而存在的,本身不能代表或者预示着另外一条道路。南街村所采取的内部管理模式,能够实现程度更高的人力物力资源整合,按照南街村人自己用古人一句话所作的总结是――“公生明、廉生威”,这按照新制度经济学理论来注解,意思就是:公心的存在使内部管理过程可以减少信息障碍降低信息成本,管理者清廉可以收获更高的群众威信以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成效。

    从竞争社会中间的生存方略看,南街村倒是有很多长处,可资学习。根据不同的资料来源,全国农村大约有7000-8000个村子仍然保持着集体经济经营模式,这些村子基本上都实现了工业化,其中一些村子非常著名,例如刘庄、周庄、南街村、华西村等。说到底,新集体经济不再存在于国家分配资源的社会大系统内部,也将和其他的私营企业一样,遭遇市场变化和竞争带来的风险。有价值的可能是:新集体经济都是成长在农村地区的,在起始阶段这些集体组织与城市企业相比,在“资金、技术和市场地位”诸方面的严重不足是再明显不过的,这些集体组织突破这三种“决定性限制”的奥秘何在?在今天严酷的市场竞争中间,许多企业的辉煌都不过是昙花一现,甚至改革初期的“样板典型”多数都已经被市场竞争残酷地淘汰了,相比较而言,新集体经济在市场的生存能力方面,有着很突出的表现,这一现象又如何解释?从目前的市场经济实践看,即便是有一些新集体经济单位遭遇困难甚至破产,但是从总的赢利能力和市场生存能力看,新集体经济的表现都更好,与国有企业和私人企业相比,明显在竞争力方面存在着巨大的优势。

    这些新集体经济单位,虽然与毛泽东时代的集体单位多少有些历史继承关系,但是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那个时期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权威和所需的合作主义意识形态,都是从外部供给的;而新集体经济则需要在市场化和个人主义舆论环境中间,解决自身的管理权威和意识形态需要。因此新集体经济只是竞争市场环境中的竞争方略,而不是老集体经济那样作为一条道路而存在的。我看强国论坛许多网友的争论,明显偏重于把个案宏观化看待,因此引发了不恰当的对峙。作为一条不同于资本主义的道路,需要宏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那种肯定少数人的方向,这是南街村作为个案所无法代表的。

    个人网页:http://www.wyzwsx.com/xuezhe/laotian
    二○○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 责任编辑:刘燕舞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